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日之期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日之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重魂之穴!

闻言,肖涛的瞳孔急骤一缩,重魂之穴就是墓穴还葬着另一个人,而且是垂直下葬的,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两个死人的气场叠加在一起,这是大凶之穴!

墓葬之地只能葬一个人,如果下面还葬着一个人,无论那块墓地风水有多好,倾刻之间就会变成阴煞凶地,重魂是风水大忌,祸及后代。

“许家子孙,现已知晓,尔等离去,莫扰红尘。”

肖涛的眼中散出冷冷的光芒,死死注视着许启博,所说的话都是比较深奥,词语简练,气势非凡,每一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来都是苍劲有力的,仿如天上的暗雷闷响。

“家不成家,穴不成穴,吾魂不归,寄于子孙。”

许启博的眸子却是暗暗淡淡,没有一丝生气,仿佛一双死人眼,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冰冰冷冷、阴阴森森,让人不寒而悚。

“不肯走?那不行,我先送你走。”

肖涛的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取出七赤铜钱,手指向铜钱身上一点,七赤铜钱顿时散淡淡的黄芒,再一指许启博,喝道:“至阳化阴,疾1

喝声一出,肖涛的灵识崩出去,引许启博体内的珍珠粉阳气,随即周边气场大乱,林泽军等人顿时感到空气中的温度骤起骤落,时高时低,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惊骇万分。

许启博的神色变得狰狞,看起来有些扭曲,仿佛被无形的气压夹住了一样。

“吾去不安,百日为期1

许启博突然凄厉的叫了一声,随后双眼一翻,重重倒在沙上,不省人事了。

肖涛回手一引,取消秘术,七赤铜钱的黄芒随之消失,气场很快恢复了原状。

肖涛长吁了一口气,收起七赤铜钱,走过去把许启博扶直身,分别在他的天灵、人中、擅中三大穴位点了一下,给他打了三道阳气。

“肖肖大师,我儿子怎么样了?”许智民焦急的望着许启博,巴巴结结的说着话,语气尽是惊恐,而他旁边的妻子早就花容失色,嘴巴一直在哆嗦,根本说不出话来。

就算是林泽军见过肖涛布风水阵时的神奇手段,此时也无法淡定了,刚才肖涛与许启博的诡异对话,也把他吓得不轻,而他的妻子早就软瘫在他在身边,似乎被吓晕过去了。

“没事了,让他休息一下,一会就醒。”肖涛放下许启博,神色凝重的坐回原位,端起茶杯啜了几口,然后深深的看着许智民,道:“你们只有一百天的时间重新整理祖坟,如果在百日之内没有整理好,轻则你儿子不保,重则整个家族都会大难临头。不过,你们家的祖坟唯有***这一边出问题,相信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把山坟弄好。”

许智民脸色煞白,显然被刚才的诡异现象吓得不轻,他定了定神,用恳求的语气说道:“肖大师是神人,我还是希望肖大师亲自出马,帮我们许家化解这场厄难。”

“我说过了,我有要事要办,短期之内离不开山阳。”肖涛摇摇头,又端起茶杯说道,“你要是等我亲自过来,那时间就仓促了,恐怕会误事。你还是按我的方法另请高人,早日解决祖坟的问题,你们也好早日安心。”

许智民无奈的道:“只好如此了。”

这时,许启博悠悠醒了,睁开眼睛之后,妖娆之色全无,明亮的眸子却充满了疑惑,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问:“爸,妈,我这是在那?”

杨翠冰爱子心切,急忙扑了过去,把许启博紧紧抱在怀里,呜咽得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启博”

“表姑和表姑夫?”许启博看到了林泽军夫妇,又看了看四周,就有些恍然了,但是他仍然不解:“这不是表姑家吗?我们怎么来这里了?”

肖涛笑呵呵的问:“你之前在干什么?”

“我在家睡觉啊,怎么睡醒就到这里了?”许启博挠了挠脑袋,见到***人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他,不禁疑问顿生,难道我脸上有花?

许启博看到茶几上的小镜子,就顺手拿起来照一下,看看自己的脸上是否真的有花?不照则已,一照大惊,他腾的一下挣脱母亲的怀抱,恼怒的问:“谁给我化妆了?像人妖似的,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说完,却没人回应,许启博见众人的神色古怪,不禁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僵住了,随后变得勃然大怒:“谁给我穿的裙子,爸、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启博,不是我们帮你穿的,是”杨翠冰急忙解释,却被许智民打断了,许智民道,“翠冰,先让启博去换件衣服,洗把脸。”

“启博,来,到我房间,先换上我的衣服再说。”林泽军连忙起身,搂着许启博的肩膀往房间里走,许启博走路的声音很大,似乎怒气未消。

望着许启博的身形消失在房间门口,许智民才转过身,坐近肖涛的身边,露出掩盖不住的忧愁,说道:“肖大师,我还有几个疑问。”

肖涛知道许智民想问什么,也就不等他问,直接给他说解一下:“启博只是暂时恢复原状,时限就是一百天,所以你要在百日之内,处理好祖坟。关于***的祖坟情况很不乐观,墓穴的下面还葬着别的人,风水上叫重魂之穴,是大凶之地,处理不好会祸及子孙。”

闻言,许智民猛的站起来,眸子闪烁愤怒的光芒,咬牙切齿的道:“冯效,我跟你无怨无仇,你竟敢害我许家,我跟你誓不两立。”

肖涛很理解许智民的愤怒,他迁移奶奶的阴宅是冯效亲自来堪舆,没想到冯效居然点了一个重魂之穴,确实把许家给害惨了。

因为租房子的事,肖涛与冯效有接触过,当时肖涛就察觉冯效身上有的秘法气息,而且修为不低,正是货真假实的玄门中人,绝对不是骗子。

只是肖涛不大明白,既然冯效是广云有名的风水师,他又怎么会点一个大凶之地呢?这种低级错误不应该生冯效身上,除非另有阴谋,要故意坑害许家。但是,这需要多大的怨仇啊,这是要致许家上下灭门的手段,就算有杀父之仇也不是这么相报的。

于是,肖涛就问:“许先生,你们许家可有仇人?是血海深仇的那一种。”

“我们许家在广云也算有头有脸,无论经商从政都对得起良心,虽然商场上和政场上是有些人对我们许家不满”许智民沉吟一下,随后又说道:“至于仇人,没有,我肯定没有,我们许家家族的规矩很严,族中大多数人都安份守已,就除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他在学校争强好胜,老是跟人家打架,但这也不至于跟人家结下血海深仇吧?”

顿了顿,许智民面色凝重了起来,他道:“不行,回头我要查一查,看看启博在学校得罪了那些人。”

肖涛一摆手,道:“我看不必查,启博正值年少气盛,可能还处叛逆期,争强好胜是构不成血海深仇的。我打个比方,启博把人家打伤了,人家有怒气,就会回头找他本人报仇出气,绝对不会想出这么阴毒的法子来灭你们全家,这只有血海深仇的人才会这么干的。”

许智民露出茫然的神色,摇摇头道:“那我实在想不出是谁了,反正我奶奶的阴宅是冯效一手包办的,无论如何他都逃不开干系,他别想在广云立足了。”

肖涛对这冯效的事兴致不大,无论他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对许家构成了伤害,至于许家怎么报复他,他又是什么下场,这都与肖涛无关。

肖涛心里始终有一个大大的疑问,重魂之地,不得安生,祖坟建在这种大凶之地上面,必定祸及子孙,轻则倾家荡产、妻离子散,重则招来横祸、家族灭亡。

许家的祖坟迁到大凶之地,按道理会在百日之后,许家就会飞来横祸,噩运连连,但是时间过去了三年,许家才有一个子孙出问题,而***人还是相安无事,这个奇怪的现象让肖涛感到十分迷惑,莫非许家的祖坟还另有隐情?

但这未尝是一件好事,有了许启博这个庇荫反馈的警示,许家肯定会把祖坟重新迁走,规避劫难,也不会闹出人命,也算某种功德吧。

肖涛和许智民又聊了二十多分钟,房间门打开了,林泽军陪着许启博出来,许启博脸上的浓妆已经洗去,身上的裙子不见了,换上了林泽军的衣服,只是许启博有些沮丧,看样子林泽军已经把事情告诉他了,他还处于难以接受的状态。

“好了,我该做的做完了,我也该走了。”肖涛说着,就站了起来,旁边的许智民也猛地跟着起来,一把拉着肖涛的胳膊,诚恳的说道:“肖大师,请等等,你帮了我的大忙,至少也要给我一个机会请你吃顿饭吧。”

“我看这顿饭就在家里吃吧,我亲自下厨,准保大酒店的菜肴都没有我的水平。”林泽军也过来挽留肖涛,许智民夫妇立刻赞同林泽军的决定,许启博的身体刚刚恢复,他们也想让自己的儿子多休息一下,不要到处走动。

肖涛见到林泽军的眼中闪烁着异常的光芒,知他还有事相求,就点头答应了。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