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四章 重魂之穴,不得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肖涛对她们的尖叫充耳未闻,又换了一个手印,再向七赤铜钱点下去,药盅再次闪过光亮,药盅里瞬间气场大盛,也充满了诡异。

七赤铜钱散发出来的至阳之气并没有向外面溢出,而是在药盅里面缓缓盘旋,还发出眩目的黄光,而百禁丹盅的内胆却闪烁着奇异的白光,竟然开始吞噬珍珠粉的气场,刹那之间,百禁丹盅散发出黄与白的光芒。

“这这是魔术吗?”饶得是许智文见惯大场面,也惊讶得忍不住嘴了,眼前这一幕他可从没见识过,这给他的视觉带来太大的冲击了。

“不是魔术,这是风水师的法术,肖大师的本事多着呢。”又可以见到肖涛的神奇法术,林泽军是一脸的兴奋。

肖涛在林泽军的心目中已经不亚于一位神仙,他认为只要肖涛肯出手,就没有肖涛办不了的事,何况肖涛是他介绍过来的,肖涛的本事越大,他就越有面子,越能在许智文前面抬得起头,他欠许家的人情就越容易还清,甚至许家还有可能因为此事觉得欠他一份人情呢。

就在众人注视着那个神奇的药盅的时侯,许文博却无动于衷,仿佛周边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他左手拿着一面小镜子,右手拿着唇膏涂口红,还哼着古老的小曲,十分诡异。

肖涛睐起眼睛注视着药盅内胆,雪白的珍珠粉在诡异的气场之下,渐渐变成了金***。

肖涛的嘴角勾起一道微笑,伸手一引,取消七赤铜钱的气场,并把七赤铜钱收起来,药盅的神异光芒就消失了,所有气场也恢复了原状。

众人还沉浸在惊鄂状态,肖涛已经取来一个水杯,把药盅内胆的珍珠粉全部倒入水杯里,随后递给回过神的许智民,说道:“往杯里倒满水,再搅一下,就可以让启博服下去了。”

许智民等人睁大着眼睛,看着杯里黄灿灿的珍珠粉,各人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许智民犹犹犹豫豫的问:“肖大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珍珠粉在倒进那个药盅之前应该是白色的,可现在怎么变成黄金色了?能解释一下吗?”

“加工过了,颜色就变了。”肖涛轻描淡写的道。

这可不是风水,这是秘术,对于许智民这些门外汉来说,再怎么解释他们还是不懂,也理解不了,肖涛也就懒得向他们祥细解释了。

事实上,肖涛是施展了秘法,改变了珍珠粉原有的阴性气场,变成了阳性气常

珍珠粉原本就是珍珠碾碎而成,而珍珠产于海洋,本身就带有海洋之气,属于阴性气场,也是容易转化气场属性的物品,与玉器的功效异曲同工。

珍珠粉本身就是一味药材,只要剂量适合,是可以让人服用的,因此有不少风水师会用它来作为干扰人体气场的媒介。

干扰许启博身上的阴煞需要至阳的气场,但珍珠粉的气场是阴性的,肖涛必须转换珍珠粉的气场才有作用,将药材转换气场需要特殊工具,否则肖涛也毫无办法。

幸好,从陈长发手中得到的药盅正是转化气场的特殊工具,百禁丹盅不仅是一件阴至法器,同时也是三败门的镇门之宝,三败门大部分的秘药都是通过百禁丹盅来制成的。

到目前为止,肖涛也不会使用百禁丹盅来研制秘药,但是将药材转换气场的手法,他倒是懂的,尚元真人传授过这方面的知识给他。

百禁丹盅是至阴法器,但是百禁丹盅有一个特殊的功效,会吸收药盅里面的药材的阴气,但单靠百禁丹盅吸收阴气是转化不了药材的气场,还需要别的法器来辅助。

肖涛要把珍珠粉转换成阳性气息,必须有极品的至阳法器辅助,七赤铜钱正好派上用场,肖涛调出七赤铜钱的至刚至阳之气,而百禁丹盅的把珍珠粉的阴气吸尽,珍珠粉失去原本的海洋之气,正好被七赤铜钱的至阳之气补充进去,气场就变成了阳性。

见过肖涛的神奇手段,许智文也不再疑惑什么了,当即给杯子倒满水,找来汤匙搅溶杯中的珍珠粉,等水温降下来,才叫许启博来喝。

“这是什么东西,黄乎乎的,本姑娘不喝。”许文博一直不说话,但一说话就是不阴不阳的声音,很不自然,让人听了非常不舒服。

“乖,你喝下去,就会变回男人了。”杨翠冰劝道。

“我不喝,我不要做男人,我要做女人。”许文博嘟起了满是红色唇膏的小嘴,像一个小姑娘似的扭过头,不理***人。

“这”许智文皱着眉望向肖涛,用眼神来询问肖涛接下来怎么办?

肖涛随意的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朝许启博努了努嘴。

许智文注视了儿子一下,一咬牙,朝林泽军打了个眼色,林泽军立刻会意,两个人就齐齐扑过去,七手八脚将许启博架了起来。

“爸你要干什么?”许启博花容失色,尖声叫了起来。

“翠冰,给他灌下去1许智民不管许多了,冲着杨翠冰说道。

“不要1

许启博一听,就是一记尖叫,徒然间脸色变得狰狞诡异,全身的阴煞更盛,力量暴增,突然一甩双臂,许智民就被甩了开去,连身材高大的林泽军也按他不住,被他一下子蹿了出来,还伸手向杨翠冰手上的那杯珍珠水打去。

“定1

肖涛不知什么时侯结起了手印,及时施展了秘法,朝许启博打出一道气机。

随着肖涛一声低喝,灵识崩发也随之而出,灵识在瞬间崩发出强烈的气场,把许启博身上缠绕的阴煞暂时震开,许启博随即陷入了迷惘,全身僵硬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许启博的手只差几厘米就碰到那个水杯,而他母亲杨翠冰早被他突而其发的举动吓得脸无血色,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手中不住颤抖,水杯差点抓不稳。

肖涛猛的站起来,右手夺过杨翠冰手中的水杯,左手把许启博按回沙发上,手指一点许启博的水沟穴,许启博的嘴巴不由自主张开来,肖涛就顺手将水杯中的珍珠水给他灌了下去。

“咕咚,咕咚。”

许启博大口大口把珍珠水喝了下去,一双眼睛却是瞪大圆大,并向肖涛怒目而视,好象一头即将发作的野兽,随时跳起来咬人。

“咳咳咳”

许启博被灌完一整杯珍珠水,肖涛才放开他,不过他喝得太快,被呛得咳了起来,被肖涛震开的阴煞又渐渐回到了身上,又变成了不阴不阳的状态。

“启博,你觉得怎么样了?”杨翠冰爱子心切,红着眼眶问道。

许启博没有回答他母亲的话,只是阴沉沉的盯着肖涛,过了片刻才收回了视线,又拿起镜子照镜,不理睬任何人。

“智民,启博怎么还是跟之前一样啊?”杨翠冰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口中有些呜咽了。

“肖大师,怎么不见效果啊?”许智民看着妖娆的儿子,不禁大皱眉头,肖涛已经把珍珠水给他儿子灌下去了,但他儿子还是这般模样,有些怀疑肖涛的方法是否有效。

“耐心等等吧,就算是药到病除的仙丹,也要一些消化时间吧,那有喝下去就马上见效的?”林泽军对肖涛的手段是充满信心的,他道,“肖大师说行,就一定行,你们要相信肖大师,肖大师可是神仙手段的风水大师。”

“珍珠粉的作用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大家都坐下来喝茶吧,启博不会有事的。”肖涛坐了回去,气定神闲的捧起茶杯喝茶。

见到肖涛如此淡定,林泽军等人慢慢坐回原位,个个心中忐忑,坐立不安。

“不要紧张,再过十分钟,等启博有了反应,到时”肖涛说着,面色突然一凝,再也没把话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见到许启博开始有变化了,许启博妖娆的脸色变得很困惑,原本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暗淡了下去。

肖涛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亮,站起来道:“不用等十分钟了,珍珠粉的效果比我想像中的要快,启博已经有反应了。”

众人立刻朝许启博望去,只见许启博的脸色变得很古怪,口中还在自言自语,声音很小,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肖大师,这是”许智民望向肖涛问。

“不要说话。”

肖涛严肃的打断许智民的发问,手中捏起一个印诀,一引气场,大喝一声:“阳气化煞,灵异归位,律1

肖涛的灵识随之放开,周边气场随着秘术的启动而流动,林泽军等人立刻感到温度正在逐渐升高,恍如进入了炎炎夏日。

“仙逝之人,何恋于此?”

肖涛突然开口,声音由丹田而发,从喉咙一冲而出,中气十足,犹如滔滔江水奔腾千里。

众人感到耳膜一阵嗡声,不由自主朝肖涛望看,只见肖涛神色肃穆,目露威严,气势犹如长虹万里的磅礴。

许启博盯着肖涛片刻,突然露出很诡异的微笑,在他年轻的脸庞划过一道苍老的神色,清澈的眸子变得浑浊,嘴巴缓缓张开,说话很慢,语气很苍桑,声音很空洞。

“重魂之穴,不得安生埃”

,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