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庇荫反馈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二章 庇荫反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到肖涛面色凝重,林泽军心里打了个鼓,每次肖涛处理风水问题的时侯,都比较风轻云淡,可从没见过肖涛如此严肃。林泽军有些紧张起来,他可不是愣头青,肖涛这个表情说明他的亲戚问题严重,肖涛也不好处理。

这时,大厅里的三位中年男女和一位年轻人齐齐望了过来,其中一位中年妇女衣着普通,是家庭主妇那种;另外两位中年男女衣着讲究,女的气质高贵,男的文质彬彬;而那位年轻人就精彩了,浓妆艳抹,水汪汪的眼睛,再加上一袭粉色长裙,如果不是长着喉结,谁都会以为他是一位大***。

林泽军笑着把肖涛介绍过去:“我来给大家介绍,这位是肖涛肖大师。肖大师,这位是我爱人王静莲,旁边两位是我爱人的表妹杨翠冰和表妹夫许智民,那个年轻人就是他们的儿子许启博。”

“你就是肖大师呀,快请坐。”王静莲显得十分热情,立刻给肖涛斟茶递水,一点也不因为肖涛的年纪而诧异。

林泽军平日没少王静莲跟提起肖涛,她也多多少少知道肖涛的一些事,也很感激肖涛帮了他的丈夫的大忙,让他丈夫在事业上有更大的进展。

杨翠冰和许智民就没王静莲那么镇定了,他俩见到肖涛的时侯,眼中均露出诧异的神色,看肖涛的年纪也不比他儿子大多少,估计还是在校的学生,怎么会是林泽军口中的风水大师呢?

林泽军陪肖涛刚刚坐下,杨翠冰就盯着肖涛发问了:“肖大师,我表姐夫对你推崇至伟,可我看你的年龄还很年轻,请问你多大了?”

“二十岁。”肖涛道。

“年轻有为埃”杨翠冰说话的时侯神色有些暗淡,脸上浮起失望的之色,之前林泽军在***里向她极力推荐肖涛,只说肖涛很年轻,可没想到年轻成这样,怎么会是手段极高的风水大师呢?

杨翠冰向她丈夫看了一眼,后者的眼中也是流露出和她一样的神色,均感觉白来了一趟,他俩当即沉默了下来,气氛也沉闷了许多。

像杨翠冰夫妇这样的表情,肖涛也见多了,见惯不怪,他也不多说话,端起茶杯慢慢喝茶,视线落在他们的儿子许启博身上。

有关许启博的大概资料,林泽军之前已经交待过了,十八岁,叛逆高中生,在学校争勇好胜,经常滋事打架,让家人头痛了不知多少回。

前不久,许启博的性情大变,喜欢化妆,喜欢穿花里胡俏的衣服,说话也娇滴滴的,一整个女儿身的模样,还说自己是女人,嚷着要做变性手术。

许家都急坏了,找来很多有名的大夫给许启博看病,均无结果,因为许启博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是性取向有问题,也不是医术能够解决的问题。后来,许家觉得许启博可能中了邪,又找了几个出名的风水师来驱邪,但是都解决不了问题,许启博现在变得越来越女性化了。

林泽军见肖涛盯着许启博,就问道:“肖大师,如何?”

肖涛没有说话,只是一摆手,示意林泽军别问,人家的父母还没发话,他急什么,既然许家有事相求,就得由许家人开口相求,那有主动送上门的理由?

许智民见肖涛不搭话,就知自己怠慢了对方,肖涛虽然年轻,也许对儿子的事不顶用,但肖涛是林泽军请过来帮忙的,但无论如何也要给人家一个尊重,否则林泽军如何下台?

许智民带着一丝歉意,看着肖涛说道:“肖大师,我们为我儿子的事都愁白了头,有些事我们也转不过弯来了,如有怠慢之处,还望肖大师见谅。”

肖涛点点头,微微一笑的道:“没事。”

肖涛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已经有些恼火了,这对夫妇的态度傲慢,如果不是看在林泽军的份上,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许智民见肖涛如此,知道人家已经不高兴了,于是直入主题:“肖大师,很感谢你能前来,我也不多说***了,儿子好象中了邪,整天说自己是个女人,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

肖涛看了林泽军一眼,发现林泽军眼中带着满满的恳求之色,于是叹了口气说道:“你儿子不是中邪,是受了庇荫的影响,才会性格大变的。”

许智民一愣:“庇荫?什么是庇荫?”

肖涛看了许智民一眼,光凭他刚才的发问,就知道他对风水是外行,当下就解释道:“庇荫是指祖宗对子孙后代的庇荫,也就是说祖坟对后人的一种庇荫,你儿子的这个情况,多半是你家的祖坟出了问题,从而影响了你儿子的性情。”

许智民疑惑道:“肖大师是怎么看出来的?”

肖涛在进门的时侯,就感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他发现许启博身上有一股阴煞缠绕,这股阴煞由地而上,仿佛中了某种邪气。

而且,许启博的印堂隐约发青,双眼闪烁,与中邪很相似。

当时肖涛就有些纳闷,如果是普通的中邪,只要有秘境门入的风水师都可以解决,许家不是请过出名的风水师吗,怎么会解决不了?

可当肖涛放开灵识一探许启博身上的阴煞,就意识问题严重了,那道阴煞死气沉沉,宛如坟墓里的死气,这就不是中邪那么简单了。

一般的阴煞虽然阴森恐怖,但都是有活力的,具有吞噬性、入侵性,就算阴煞化了形,或形成了灵异,其活性只强不弱,绝对不会死气沉沉。

这种死沉沉的阴煞不容易看得出来,仅仅是秘境入门或初期凝神境界的风水师就看不出了,他们的修为不高,无法感应到这种死气。

肖涛已经是中期凝神境界,灵识已经凝实,刚好能够感应出煞气的活力性,否则他也只能把许启博当作中邪处理。

肖涛这一脉的玄门秘术独特,山、医、命、相、卜五术均有独到之处,知道没有活力的阴煞是从何而来,否则他就算看出是死气,也找不到什么原因,一样束手无策。

不过,这些秘术和术语很难跟许智民解释清楚,要让对方相信,肖涛只能从***地方入手,他就问道:“每天晚上的十二点,你儿子是不是都要照镜子,声音大变,持续一个小时?”

许智民夫妇脸色大变,因为这些事情比较诡异,他们可没跟林泽军夫妇提起过,肖涛也不会知道的,许智民嘴唇哆嗦的道:“肖大师是怎么知道的?”

肖涛没有回答,只是继续问:“你必须告诉我,你儿子晚上的声音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像你祖上的什么人?”

许智民面色凝重,缓缓的道:“很苍老,很像我死去的奶奶。”

肖涛又问:“***的阴宅近几年有没有移动过?”

许智民的眼中闪过一道惊悚的神色,道:“三年前,我奶奶的坟迁过一次,原来葬的那个山头被***征收,我们就把奶奶迁到另一个山头,当时我们许家还请了很有名气的冯师傅来堪舆阴宅,我奶奶的新坟就是他一手安置的。”

“冯师傅?”肖涛欲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却想不出是那个姓冯的师傅闻名全国。

“是冯效冯师傅,他在广云可是有名的风水大师,不是一般人能请得动的,他还是看在我爸爸的份上才出手的。”许智民连忙补充。

肖涛“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不大,便心中已经知道是谁了,就是蒋星辉身边的那个风水师冯效,在堪舆那栋房子的时侯,冯效因为看不出鸠占鹊巢的隐藏格局,让蒋星辉栽了一个大跟斗,结果那栋房子还是拱手让给了肖涛。

肖涛沉吟了一下,道:“许先生,我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的兄弟不少,属于大家族里面的人,酗应该很多,***生前是不是对你的儿子特别宠爱?”

刹那间,许智民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个表情不止许智民有,他妻子杨翠冰也惊讶得嘴巴合不拢嘴,甚至连林泽军夫妇也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从这些人的表情来看,也不需要他们正面回答了,肖涛直接说道:“我肯定你的儿子不是中邪,而是受了***的庇荫反馈,出现这种现象说明祖坟出了问题,反馈到某个子孙身上。”

到了现在,许智民有几分相信肖涛的本事了,但他还是有疑问:“我们家族人口众多,为什么我奶奶只反馈到启博身上?***子弟为什么没有受到反馈?”

肖涛解释:“***生前偏爱你儿子,死后也会特别庇荫于他,如果***的阴宅出了什么问题,也会第一时间在他的身上反馈出来。”

许智民苦笑道:“我奶奶生前是很喜欢启博,可也不用让启博变成女人啊,肖大师,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肖涛双手一摊,道:“这个我也解释不了,或者用科学来解释一下,可能会比较合理。每个人都有某种脑音波,死后的脑音波也不会很快消失,如果遗体进入棺木土葬的话,脑音波在密封棺材里平静的保存下来。一旦山坟有变故,影响了棺木里的脑音波,那么脑音波就会释放出去,找到与它的频率最有共鸣的人,从而影响了那个人的性格和行为。”

,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