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左家的危机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四章 左家的危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左易辰向左明君投去一道怀疑的目光,左明君对他的目光没有任何回应,相反,不善于喜怒形于色的左明君此时正嘴巴微张,还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向肖涛看去。

左易辰收回了目光,重重的往椅子上一靠,神色沉重了起来,左明君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肖涛并不知道左家的状况,否则左明君也不会当场吃惊。

“肖***,你还会相术?”左易辰缓缓的问。

玄门五术,山、医、命、相、卜,肖涛是样样精通,左易辰的短板自然逃不过肖涛的眼睛,只不过肖涛不是用相术看出来的,而是用了医术中的望闻切问之中的望,就从左易辰的面容看到***了。

左易辰看上去精神奕奕,脸部的生机却是非常黯淡,这是气血衰退很严重的迹象,相术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很高明的医术才看得出来,而肖涛在医术方面并不逊于中医国手。

尚元真人是一个不世奇人,不仅秘境深不可测,医术同样深不可测,而且独树一格,治病救人的手段是以山、医两术融合并用,比***医术更加高明。

肖涛跟随尚元真人将近二十年,早就继承了尚元真人这套独门的医术,左易辰外强中干的身体是骗不过肖涛的。

“我是玄门中人,会相术并不奇怪。”肖涛没有否认,但他却没把医术说出去,他感到左易辰对玄门并不了解,所以也不想在这方面过多解释。

肖涛知道左易辰并非想跟他讨论玄学,左易辰应该是有事相求,这一点倒是肖涛从左易辰的面相瞧出来的,左易辰一生的运势比较流畅,但晚年却遭逢劫难。

左易辰印堂黑,说明近日会有一个劫难,这个劫难关乎到左家的安危,因为关乎到左家,左明君的印堂同样黑,所以左明君当初邀请肖涛来左家玩,肖涛就猜到左家有事相求了。

“肖***可否帮我看看相,我想知道近来的运程。”左易辰笑着道。

既然左易辰开了口,肖涛也不客气了:“左老印堂黑,黑到中际,近日会有一个劫难,这个劫可大可小,如果迈不过这道门坎,左老就会死于非命,左家的家势也就从此灰飞湮灭。”

左易辰的眉头微微一扬,问道:“如果左家迈过了这个劫难,将来的家运是否一帆风顺?”

肖涛仔细看了看左易辰的面相,就说道:“渡过这一劫,左家在两年内仍然家运长虹,但是两年之后还有一个劫难,那个劫难比这次的劫难严重得多了。”

左易辰对肖涛的相术本事暗暗吃惊,但表情不变,继续问:“两年后的劫难还比较远,我还是关心目前这个劫难,不知道肖***可有化解劫难的方法?”

肖涛与姜航一战,血煞化阳几乎把他的精气神消耗殆尽,尽在小船上调息恢复了不少精力,但还是相当疲惫,急需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

可现在,左易辰有事也不开门见山,说话一直在兜兜转转,肖涛早感到不耐烦了,他之所以还耐着心坐下去,一则是敬重左易辰的一世英名,二则是看在左明君的份上,否则的话他早就拂袖而去了,那里有这个闲时间听左易辰哆哆嗦嗦。

肖涛少年老成,一直想做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可惜他毕竟过于年轻,很难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有时侯还是会被情绪所左右,无法掩盖他原本的真性情。

面对左易辰转弯抹角的说话,肖涛也就皱起了眉头,干脆直切中心:“左老,有事不妨直说,明君是我的徒弟,有些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左易辰却笑呵呵的道:“肖***,有些事不是年轻人可以办得到的。”

闻言,左明君的脸色一变,心道坏了,爷爷是不了解***的为人,***可不完全是年少老成的性格,***是敢作敢言的,有时侯会喜怒于色,现在当面说***年轻办不了事,这不是想让***当场飙嘛?

在乔家拳场,肖涛当众向乔立文飙,让乔立文下不了台,此事左明君印象深刻,肖涛的性格也被左明君打上了易怒的标识,再加上肖涛对徒弟的严厉,他自然是很担心爷爷激怒肖涛的后果,要知道肖涛的实力和手段都是高深莫测的。

果然,肖涛的面色就没那么好看了,他虽然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但克制一下情绪还是做得到的,他年少老成,心灵也通透,左易辰的话他怎么会听不懂,分明是指他太年轻,并不相信他的能力,甚至还隐约有一种左明君拜他为师是个错误的意思。

肖涛猛的起身,表情冰冷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出去了。”

左明君急了,连忙出来圆场:“***,我爷爷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你千万别见怪。”

左易辰一愣,也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肖涛如此沉不住气,心中感到有些失望,不过肖涛始终是自己孙子的***,他还是要给左明君留一个面子,不能把肖涛得罪太深,该道歉还是要道歉,于是他一脸歉意的道:“肖***,别看我这个老头的年纪大,其实我始终是一介武夫,说话水平有限,如果得罪了你,请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左易辰在此向你道歉了。”

肖涛一摆手,道:“左老是长辈,不必道歉。”

说罢,肖涛也不管左易辰是什么表情,就转身走出书房。

左明君心下大急,连忙追了出去,现肖涛正站在二楼的梯口,全身摇摇欲坠。

“***,你怎么了?”左明君急忙上前扶住,见到肖脸青嘴唇白,双目半闭,不由紧张了起来,“***,我爷爷说话多有得罪,我代他”

肖涛无力的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口中微弱的说道:“不关你爷爷的事,你不必自责,我有些不舒服,需要静休。”

“跟我来。”左明君扶起肖涛转回去,随后打开二楼的一间客房,把肖涛扶进里面的卧床。

“我不想让沈勇他们担心,你就说我在睡觉就行了。”肖涛吩咐了一句,就沉沉睡去。

左明君悄悄离开了房间,轻轻关上门,就往回书房质问左易辰。

左易辰看了左明君好一会,无奈的说道:“我不否认你***是一个天才,二十岁就练出了暗劲中期,秘境修为又高,这样的人百年也难一遇。但是他太年轻了,性格也欠火侯,他当你的***可不一定称职,他可能不懂得传授武艺的法门,到时你会学艺不精的。”

左明君道:“不是这样的,***教我的时侯很认真,讲解也易懂,他的武学秘法是有一套成熟的体系,教的东西我都学得进去,就这一点傲叔叔跟他就差远了。”

左易辰道:“就算他是一个好***,我也不想他渗和我们左家的事。”

左明君的眼中闪过不解的神采,问:“爷爷,你怎么突然变卦了,不是说好向我***相求的吗,只要我们开口,我***一定不会拒绝。”

左易辰苦笑了一下,道:“你爷爷一生阅人无数,怎么会看不出你***肖涛是一个性情中人,是一个热血男儿呢?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他出手相助我们左家,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前途无量,我不想毁在我们左家之手。”

左明君一脸的迷惑:“我听不懂爷爷的意思。”

左易辰意味深长的看了左明君一眼,道:“这次来的人可是化劲高手,人家又是长期在地下拳场淬炼体魄,实力远在傲无常之上,肖涛又怎么是人家的对手?咱们请肖涛相助,无疑是让肖涛送死,我们左家做不出来。”

左明君颇有信心道:“我***是玄门中人,他的强项是秘法而不是武技,对方的武技再高,也不见得在秘法之下讨得了便宜。当初,傲叔叔知道我***是玄门中人,就马上顾忌三分了。”

左易辰摇摇头,道:“那是傲无常的化劲不够深厚,他才会对秘法比较忌惮,但对方的实力远傲无常之上,肖涛以目前的境界是奈人家不何的。以我对玄门的一些了解,只有灵识化形的秘境人士才算得上强大,才能与化劲境界的武者匹敌。”

左明君皱着眉,犹犹豫豫的道:“可是,我们还没向***开口,***也没表态,万一***有取胜的把握,我们不是错失良机了?”

左易辰的眼中浮起一抹失落的神彩,道:“无论肖涛有没有把握取胜,我们也不能开口,他刚进门坐下来的时侯,我就现他的精神有些萎靡,脸色也有些苍白,这是身体虚弱的象征,凭我几十年的江湖经验来看,他应该是受了伤,只是强打精神跟我说话而已。”

“我***受了伤?”左明君一凛,脸色都变了。

“不然他怎么会急着离开?”左易辰道。

“那就绝不能把我们家的事告诉***了。”左明君说完,就沉默了下去,现在没有***强力的外援了,左家这一关也就岌岌可危了。

“你下去吧,好好招待你的同学,不必为此事担心了。”左易辰一摆手,然后向椅背重重一靠,闭起目来说道,“明天一早,你们都给我离开,我一个人留下来就行了。”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