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鸠占鹊巢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三章 鸠占鹊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位冯大师的脸色微微一滞,感到此话话有玄机,如炬的目光立刻投向肖涛,却见到肖涛年纪太轻,眼底的深处露出一丝失望,不由冷哼了一声,视线也移了开去,不屑与对方争论。

“这位小兄弟也有高见?”蒋星辉倒是饶有兴趣看着肖涛,脸上的笑容不减。

事实上,蒋星辉对肖涛没兴趣,对肖涛的话也没兴趣,他有兴趣的只是曲清盈,这个女人出凡脱俗,美得不可方物,他自从第一眼见到曲清盈,就感到自己的魂魄全被勾走了。可是,曲清盈根本不受他的勾搭,他心里着急得很,肖涛这边一话,他就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了,肖涛一直呆在曲清盈的身边,他以为肖涛是曲清盈的弟弟呢。

蒋星辉的心思那里避得过肖涛的法眼,肖涛对他同样熟视无睹,只是冷冷讽刺冯大师:“有人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入驻鹊巢,非大富大贵之人不可,我看这人一定没好好研究鹊巢的真正意思,有些房子不是说拿到手就是你的。”

说罢,肖涛也不管冯大师气得抖的模样,就转身走了,曲清盈等人也跟随而去。

“那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肖涛说的话蒋星辉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只是一个劲的问曲清盈的名字,可是曲清盈充耳未闻,直接走出了大门。

“鹊巢的真正意思?”冯大师念了念,怒火瞬间降了几分,他连忙取出一个罗盘,重新探测房子里的气场,仔细地堪舆每一个凶位和吉位,特别是对顶上的鸟巢形房顶堪舆得特别认真。

“冯大师,这房子的风水你不是看过了吗?你说这里是极佳的水风宝宅,做生意有赚无赔,怎么那小子一句话,就让你怀疑起来了呢?”蒋星辉看着冯大师拿着罗盘走来走去,有些不耐烦了。

“不对,那个年轻人话中有玄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可又记不起来了。”冯大师没把蒋星辉的话放在心上,还是继续他的堪舆,口中还喃喃道,“鹊巢之宅是吉宅,喜鹊朝阳是福泽,在风水方面来说,明明是大吉大利的格局,那个年轻人为什么说拿到手也不一定是你的呢?我难道漏了些什么?”

这位冯大师叫冯效,是广云省很有名气的一位风水大师,他跟蒋星辉的父亲是老朋友,年轻落魄时受过蒋家的恩惠,从此蒋家有任何难题,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相助。

“我说冯大师,房子的事先不忙吧,你帮我算一算刚才那姑娘叫什么,我想认识认识她。”蒋星辉皱着眉头,根本不把风水的事放在心上,他的心被曲清盈牵走了。

“蒋少,外面女人千千万,你要什么女人没有?”冯效头也没抬,眼睛只是盯着罗盘上的指针,一副专心专致的模样。

“我认识的那些***在这个姑娘的前面,简直丑爆了。”蒋星辉说话的时侯,眼睛闪着光亮。

“我劝你还是别想那位姑娘了,人家懂风水,多半是玄门中人,这种女人最好不要招惹。”冯效摇摇头的道。

“又不是你招惹,你怕什么?”蒋星辉不满的道,“你不是全能的吗?快帮我算一算那姑娘的来历,我要约人家呢。”

“我也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算得出人家的来历?”冯效始终停下手上的活,语气深重的说道,“蒋少,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别整天沾花惹草了,认真考虑婚姻大事吧,俗话说成家立业,只有成了婚的男人,才能定下心来闯一番事业。”

“我说你怎么比我妈还烦埃”蒋星辉瞪了冯效一眼,自己的婚姻大事心中有数,轮不到外人指指点点,不过他很快就收起不满的表情,他不想过于得罪冯效,毕竟冯效对他老爸忠心耿耿,蒋家也没把冯效当外人,他自己就有不少事情要冯效帮忙呢。

蒋星辉悻悻的道:“如果要找对象结婚,我就找刚才那个姑娘,我看上她了。”

冯效叹了一口气,再次摆弄着罗盘,口中说道:“刚才那个姑娘叫曲清盈,江湖上人称曲仙子,来自丰州曲家”

离开了那栋大房子,地产中介商老陈说要介绍另外一栋出租的房子,肖涛当场拒绝了,老陈见好意被拒,脸上有些无光,就跟万东林打了个招呼便走了。

万东林猜测肖涛另有打算,就问:“肖大师,你是不是有更好的主意?”

肖涛点点头道:“整条南华街最数刚才那栋房子最好,也是最合适做酒店的,那栋房子迟早是我们的,我们为什么还要另找地方?”

万东林和林泽军互望一眼,脸上均露出不解的表情,那个蒋星辉也是看中了那栋房子,还抢先一步把房子租下来,又有什么可能再把房子让出来?

倒是曲清盈觉得肖涛话中有话,问道:“肖先生,恕我愚钝,你刚才对那位风水师说的话我不太明白,鹊巢的真正意思是什么,为什么拿到了房子也不是自己的?”

肖涛先是卖了个关子,道:“鹊巢之宅原本是一个大吉的格局,如果进驻的是一只喜鹊,那么鹊巢就有了一个致命弱点,这只喜鹊的巢迟早也要让别人去祝”

曲清盈沉思了一下,仍然不得其解,而万东林和林泽军更是如坠云里。

肖涛笑了笑,道:“鸠占鹊巢,你们听过吧?”

曲清盈眼睛一亮,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曲家虽然是法器世家,但对于风水堪舆同样精通,肖涛这么一提点,她就恍然大悟了,也立刻感到肖涛在风水造诣比她高得多了。

万东林也有点醒悟,他是做珠宝生意的,他这一行自然免不了和一些鉴定大师、风水大师打交道,对风水相学略知一二,肖涛一说鸠占鹊巢,他就有些明白了。

鸠占鹊巢,指的是强占别人的住屋或占据别人的位置。

那栋房子的格局是鹊巢,如果进驻的人势力不济,鹊巢的格局就会变成鸠占鹊巢格局,很容易被更强势力的人占走。

曲清盈又有一个疑问:“我看那个蒋星辉非泛泛之辈,把他比喻喜鹊是否不妥当?”

肖涛笑道:“那个蒋星辉相貌堂堂,鼻梁笔直、鼻头圆亮,属于年少得意之相,有祖辈的荫庇,家势很强,是一个标准的官二代。可是,蒋星辉下巴不厚,额头偏窄,属于典型的纨绔衙内,没什么真才实干,不是喜鹊是什么?”

“佩服,肖先生不但在风水堪舆方面造诣很高,没想到在肖先生在相学方面一样了得。”曲清盈点点头,又问道,“如果蒋星辉是喜鹊,那谁是鸠?”

肖涛却是笑而不答,倒是万东林哈哈一笑,道:“有能力者皆为鸠1

曲清盈也明白万东林的意思,但她还是摇摇头:“我不做强占鹊巢的事,那不厚道。”

肖涛摆摆手,道:“鸠占鹊巢只是一个比喻,在风方学来说却不代表强占,一般来说是住在里面的人会主动把房子让出来。我看那个蒋星辉眼底有白浊,这是困境之兆,不出一个星期,他就会因为财政困难而退租,到时我们接手也不能够说我们不厚道。”

“如果对方会主动退租,我倒是可以接受。”曲清盈道。

万东林却有另外一个顾虑:“鸠占鹊巢的风水格局能不能改变?我看那个蒋星辉带着风水师来的,说不准那个风水师会有些手段。“

肖涛微微一笑,道:“那得看那个风水师有多大的道行了,但我不看好,至少我走的时侯,他还没明白我说的意思。”

万东林一拍大腿,笑得像弥勒佛似的:“我马上找老陈去,我要他帮我盯紧点,等蒋星辉一退租,我们立马接手。”

万东林走了之后,林泽军也有事走了,肖涛把曲清盈领到回到住处,取出另外三只灵虎牙交到曲清盈的手上。

“曲姑娘,灵虎牙制成法器需要多长时间?”肖涛问。

曲清盈微微一怔,肖涛这么问,一定是急用,不然也不会向她打探制造的时间,然而制造法器的工序繁琐,还需要时间来温养,她也无法给肖涛一个准确的时间。

更何况,兽骨类的法器特别难做,不是曲清盈能做得出来的,整个曲家只有她爷爷曲月天有这个本事,曲清盈也不敢代她爷爷来答复肖涛。

曲清盈道:“具体什么时侯能做好,我会问一问爷爷,到时我再给你***吧。”

肖涛沉吟了半晌,问:“曲姑娘,请你帮我转告曲师兄,四只灵虎牙一起做的话,恐怕要消耗很多精力,如果只做一只可能会快很多,实不相瞒,我急着用。”

曲清盈点点头,就告辞走了。

肖涛回到房间,就把那个百禁丹盅取出来研究,得到这个宝物肖涛着实很高兴,百禁丹盅不仅是至阴法器,还是研磨特殊药物的药盅。

肖涛继承了尚元真人精湛的医术,这个药盅对他而言自然是相当重要,以后可以研磨出一些灵丹妙药了。

这时,手机响了,肖涛取过来一看,原来是潘昌林打过来的。

今天更得比较晚,实在不好意思,祝大家春节快乐!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