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玄门秘境 > 第二十一章 法器经营

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一章 法器经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所谓藏风聚水,风水风水,最好的风水就是背后靠山,前有名堂,藏风聚气。”

肖涛走到店铺后面的窗口,指着后面的高蛮谓靠山不一定就是山,正所谓高处为山,山不能是穷山、恶山,必须要是明山,常言道背靠明山当掌权,前有明堂视野宽。”

“肖大师,什么是穷山?恶山?”林泽军问道。

肖涛笑着解释道:“用明确的山脉来说,怪石嶙峋,山势险恶、寸草不生、峭壁屹立的山就是穷山恶山,山势雄伟,树木茂盛,生机盎然的山就是明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穷山恶水自然无依无靠。”

说到这里,肖涛伸手一指远处道:“放在城市中,远处的高楼高大建筑就是山,就拿居民楼来说,居民越多,人气越旺,自然就是明山,倘若小区里面居民稀少,那么就是恶山穷山,倘若是一栋烂尾楼,那么这样的风水千万不能眩”

“除了风水布局,还要考虑五行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同样的风水宝地,有的地方适合开饭馆,有的地方适合开金店,正是这个原因。”

“这就好比有的地方阴煞极重,但是却适合开寿衣店和冥币店,就是这个道理,这世上没有不好的风水,只有合适不合适的风水,有的风水宝地适合建造阳宅,有的风水宝地适合建造阴宅,有的风水适合建学校,同样是宝地,建造的东西不一样,结果也就不一样。”

“比如万老板这个店铺,背后有明山,边上有随龙水,风水很是不错,但是从五行看,却属于巽位,五行属木,倘若开金店自然没有开玉器店合适。”

“肖大师真是真人呐,听了肖大师的一番解释,我是受益匪浅。”万东林笑呵呵的道,随着和肖涛不断的接触,万东林越是感觉到肖涛的本事,自己之前的投资简直是太明智了。

“肖大师,什么是随龙水?”

林泽军倒像是好奇宝宝一样,对于很对风水名词都很好奇。

“所谓随龙水指的是顺山势而来的水,城市之中自然缺少河流,人流就是水流。”

说着话,肖涛伸手一指道:“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背后有几个高档小区,小区通往这边正好有两条道路,道路经过店铺,交汇形成水流,这样的水就是随龙水,正所谓山高为龙。”

说着话,肖涛呵呵一笑道:“其实用通俗的语言解释就是,既然是玉器店,自然要有客源,玉器本就是比较高档的东西,一般人自然买不起,面对的人群基本上都是中高端的人群,背后的小区福而贵,消费水平不低,消费群体不小,在这儿开玉器店自然不用担心客源。”

“哎呀1

林泽军双手一拍笑道:“肖大师这么解释,我总算明白了,原来风水之道其实也就是经商之道,这些通俗的道理我估计大多数人都懂,但是却不知道其实这就是风水。”

“不错。”万东林也笑呵呵的点头道:“生活之中很多事情果然都和风水有关,只是我们不去注意罢了。”

“风水原本就是在生活中总结出来的,只不过是为了让人更好的适应环境罢了。”肖涛笑着道。

“肖大师,我这个店铺可就仰仗您了。”万东林连连拱手,对肖涛是越发的客气。

这么多年,万东林也不是没有和风水师打过交道,但是大多数风水师都喜欢故弄玄虚,像肖涛这样把一件事解释的这个透彻的人简直少之又少,也正是因为如此,万东林才越发觉得肖涛深不可测。

正所谓生活之中有大道,对于大多数风水师来说,他们之所以故弄玄虚,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彰显***,显得自己更加超凡脱俗罢了,但是在肖涛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任何事情解释清楚,客户才更放心,有些事也不是对方知道了缘由就能自己解决的。

这就好比中医看病一样,很多中医大夫看病总是喜欢说什么术语,患者根本听不懂,通俗的解释,让患者了解病灶,清楚自己的状况,岂不是可以更好的配合?

“万老板放心,我一定尽力。”肖涛笑着点头:“这几天我会设计一个方案,到时候万老板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布置就成,不过布置风水局却必须要有法器,这法器可不好找。”

“这一点也要仰仗肖大师,至于开支方面肖大师不用担心。”万东林道。

“对了,既然万老板也懂风水,可知道山阳哪一块有经营法器的地方?”肖涛问道。

虽说前些年玄门被批判为封建迷信,很多宗派都隐匿山门,但是大隐隐于市,风水法器始终还是在一定的圈子里面流传的。

“这个我倒是知道。”万东林点头道:“山阳确实有几个地方经营法器,不过算得上法器的东西却不多,大都是赝品或者半成品,我对法器又不精通,也不认识。”

“既然万老板知道,那下午我们就去转一转,或许能找到布置风水阵所需之物。”肖涛道。

“也好。”万东林点了点头。

中午,几个人找了一家饭馆吃了饭,万东林就和肖涛林泽军沈勇四个人去了山阳有名的古玩市常

下了车万东林就解释道:“这一块一直都是山阳比较出名的古玩交易市场,已经好多年了,前些年名气还比较大,只是后来鱼龙混杂,真品比较少,再加上小商贩混杂,也只能忽悠一些外地游客,说是古玩交易市场,其实已经成了工艺品***市场了,我在这一块也有一个店铺,经营的同样是玉器。”

“没想到万老板的分店不少,生意做得这么大。”肖涛笑呵呵的道。

“其实前些年我本来就是倒腾玉器的,和缅甸老挝那边也有生意往来,随着玉器市场这几年的行情不断走高,那边的玉器商人也越来越多,让人力不从心,我这才开始专心开始经营玉器成品***,玉器这个行业懂行的人自然是一夜暴富,可要是走了眼,那就是倾家荡产。”万东林道。

说着话,几人已经进了市场,整个市场人流很大,两边小摊贩很多,摆放着各种工艺品,有青铜器、木雕、玉器等等,琳琅满目,不过肖涛和万东林都是行家,打眼一看就知道基本上都是水货。

几人走到里面,肖涛就发现了一家玉器店,店名同样叫卿云阁,应该就是万东林的店铺了。

“肖大师,要不进去坐坐?”万东林笑着道。

“先去看看法器吧。”肖涛摇了摇头,他这算是第一次进入大都市,所以很想见识一下山阳的法器买卖,看看行情如何。

如今肖涛还带着万东林的玉观音,这东西可不便宜,一千万可不是肖涛能够随便拿的出来的,想要在一两年之内赚到一千万,肖涛除了给人看风水,还想了解一下法器的行情,或许将来他也要在山阳开一家法器店。

“那我们就直接过去。”

万东林呵呵一笑,带着肖涛几人穿过比较热闹的街道,拐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子,走进巷子深处,里面竟然开着好几家古玩店。

“肖大师,这儿的几家古玩店都是经营法器的。”万东林解释道。

“店铺开在这个地方,能有生意?”林泽军不解的道。

“林老板这就不懂了吧,法器经营本就是面对行家,要知道法器的价格都是很离谱的,在行家眼中一件法器或许价值百万,但是在不懂行的人眼中或许一文不值,这儿的生意做得都是回头客,真正属于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肖涛点了点头,这一点不错,法器的认知毕竟不是大多数人能懂的,而且又不能明目张胆,别看这儿偏僻,倘若一月能卖出一件法器,那也不亏。

巷子里面的店铺总共三家,相距不算太远,万东林领着肖涛几人进了第一家店铺。店铺里面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和一位三十岁出头的青年正在喝茶。看到万东林和肖涛几人进来,中年人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哈哈,万老板大驾光临,我这儿可是蓬荜生辉埃”

“彭师傅说笑了。”万东林呵呵笑道:“您这儿我可不敢随便来,消受不起埃”

说着话,万东林让出身后的肖涛给双方介绍道:“这位是彭山彭师傅,这位是肖涛肖大师,这位是林泽军林老板,这位是沈勇肖大师的朋友。”

“呵呵,几位都是贵客,快请坐。”彭山很是热情的招呼,同时多看了肖涛一眼,既然被万东林称之为大师,那么这个年轻人就应该是风水师了,不管是不是冒牌货,哪怕是江湖骗子,今天这一单生意也是这个年轻人做主了。

只是让彭山好奇的是,万东林这样的老油条竟然会相信肖涛这么一位二十岁的小年轻,当真是奇哉,怪哉!

彭山观察肖涛的时候,肖涛却在注意那个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青年。这个彭山虽然也有些身手,看上去应该有明劲巅峰的功夫,但是却应该不懂秘法,倒是那个年轻人让肖涛有一种压迫感,搞不好也是一位秘境高手。

ps:新书求收藏,求打赏,求花,求票!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