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龙凤 第三十五章 我在医院的日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躺在这间医院,白天和黑夜基本没什么两样,因为我的眼睛始终睁不开。

        过了几天,我已经能清晰的读出吃、喝这些简单的字了,可是,想要将这些话连在一起,就有点困难了。

        孔婕这段时间天天都来医院看我,每当我感动的想对她说一句:[我爱你。。]的时候,音调都会自动转换成:[我阿姨。。]

        就因为这事,我郁闷了很久,但是没办法,医生说我是由于疲劳过度,精神过度紧张,外加大出血等等症状构成了医学史上第一例非一般性全身肌肉功能衰退间歇性少年痴呆外带扁桃体发炎伤口感染。

        别看我有嘴不能说,有眼不能看,可每天到了一定的时候我都能用耳朵和鼻子享受到感官上的***。

        四天下来,竟然有前后六批前来暗杀我的人,平均每天1.5次。

        可是他们还没来到我的身边就已经被那个叫阿罪的女人***了,随后就是凄惨入肺的凄厉叫声,最后我就能嗅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

        前两次我的身体还会哆嗦哆嗦,表示一下自己的害怕。可到了后来,我基本已经无视那些***的存在了,专门挑阿罪在打斗的时候呼喊:[虽。。谁。。水。。碎~]

        阿罪自然不会怠慢了我这位贵宾,可是,让我异常不爽的是,你怎么知道这些***有没有得性病?怎么能用他们的血来喂饱我的肚子呢?我已经饱了,你也不用掐着我的鼻子往里灌吧?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十三天,我头上的绷带终于拆了,第一眼就瞧见了哼哼,这小子长个了,正坐在对面的床上玩魔方,带他来的是黑猴和张美美,恩,还有猛子跟水老鼠。

        [爸爸~]哼哼扔掉魔方来到我身边呵呵地傻笑。

        [强哥。]其余人跟我打招呼,我都还以一个甜蜜的微笑,当我伸手要抱哼哼的时候,他忽然哭了,转身便跑,还一把抱住张美美的腿:[他。。。他不是爸爸。。他不是爸爸。。]

        [我…怎么。。了?]我吃力地说出这句话。

        猛子惋惜地摇了摇头,递过来一面镜子,我看着镜中那个满脸杀气,眼球通红的男子,差点没叫出声来。

        我他妈怎么成这副鬼样子了?我的心在乱叫。

        [那个。。强哥。。咱们是男人。。长相不长相的没关系。。只要有本事。。]黑猴上前劝我。

        我再也笑不起来了,说:[哥呜摁。。]

        [哥呜摁。。滚。。。]黑猴无趣儿地耷拉着脑袋出去了,张美美抱起哼哼:[哼哼乖,改天再来看爸爸。]

        房内的人都出去了,我傻傻地盯着镜子里那个完全陌生的男子,先是在心里诅咒那个已经死了的火力,然后又诅咒青年帮,最后,我看着看着竟觉得改头换面之后的我有点非一般的冷酷和凶残,于是开心地笑了。

        出来混,首先得有个好长相不是么?你要是长的四方大脸,眼睛大大的,眉毛粗粗的,鼻子高高的,嘴唇厚厚的,这样长相有杀伤力么?没准人家见了你以为你是拍电影的呢。

        现在可好,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钟都会感觉有股冷气从背后冒出来,更不用说别人了。

        唉,说真的,要想天生长出这副脸孔,的确很难。

        到了晚上,那个叫阿罪的女人来了,不可否认的一点,她的脸蛋长的非常漂亮,有点像明星,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怎么看也二十来岁的人了,为什么连一点胸都没有呢?

        阿罪穿着一件灰色衬衫,衬衫紧紧地包裹住她娇小的身躯,她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直着腰看我。

        我和阿罪的目光对上了,一分钟后,她皱了皱眉头将脸别开,伸出左手,捏成拳头,冷冷地说:[再看我就杀了你。]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女人啊!我的心又在嚎叫了。

        阿罪很静,非常的静,像一座石像,一直坐在窗口向外眺望,看着太阳落山,看着月亮升起,在很多时候我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凤。。呢。。]我问。

        [她醒了,但是不能下床。]

        [哦。。]

        她不是一个善于聊天的人,这是她留给我的印象。

        我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能闲得住的人,我已经受够了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的日子,第二天我就扶着拐杖下床练习行走,还不错,能在一分钟之内走十米远。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孔婕来了。

        [姐!(婕)]我异常兴奋。

        孔婕的眼泪唰地从眼眶流了出来,她一把抱住了我,重重地吻着我的嘴。

        [强。。。呜。。]

        [不。。哭。。]我说,我抱着她,眼泪也忍不住地往下淌。

        [恩。。我听你的,不哭!我要笑!]孔婕擦去眼角的泪水,找来枕头为我垫背,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鸭梨,开始削皮,边削边说:[强,你以后要是再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我一定要跟着你,我可不想再失去你了,没有你的这段日子,我天天都做噩梦,你要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

        我吃了一小瓣鸭梨,使劲冲她点头:[答应,我。。答应。]

        [这才对嘛!]孔婕从包里掏出香烟,像小偷似地左右看了看:[是不是犯烟瘾了,医生说你是病人,所以呢我就不让你抽那么多,一次只有半根噢!]

        香烟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长度,不过我的眼睛还是变的雪亮雪亮的,没烟的日子真不是一般的难熬,还是孔婕这丫头体贴我,烟啊,烟啊,烟可是好东西啊!

        深吸一口香烟,我摸着她的小脑袋:[谢谢。]

        [恩恩,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今天就只能抽这么多了!对了,我跟你说哦,学校要举行运动会了,我还报了项目呢!所以等一下我要回去训练!不能长时间的陪你噢!]

        [哦?]

        [嘻,在我没吃那种东西(***)以前,我可是长跑冠军,现在嘛,要拿冠军就有点困难了,不过呢,前三名应该是没问题的!一定要为我加油哦!]

        [一定!]

        [强,我爱你!]孔婕在我的嘴上地亲了一口,转身便走。

        我急了,你走可以啊,烟你得给我留下啊。

        我喊:[姐~]

        孔婕的心思是何等的细腻,她笑颖颖地将一根香烟和打火机塞进我的枕头下面:[这可是要坚持到明天的噢!]

        我笑了,这次可真是开心的笑了。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