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夜君王 > 章八 依然爱着

永夜君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八 依然爱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出乎意料,这晚的酒格外合口。七少虽然从不缺锦衣美酒,可是他真正喜欢的并不是那些真正名贵的品种,反而是一种廉价烈酒。这种酒的口味,和当年在黄泉训练营中大醉一场时喝的酒很相似。

今晚南华拿来的就是同样口味的酒,也不清楚她为何会了解宋子宁的口味。端起酒杯时,宋子宁也想过这个问题,然后记忆力惊人的七少就想起,确实曾经和她模糊提过一句,没想到她就记了下来,现在都还没有忘记。

这让宋子宁颇为感动,破例没有让南华走,而是让她留了下来,两个人默默喝酒。这种时候,或是过于疲累和压力沉重,宋子宁难得有了一丝脆弱,想要有人陪一陪。

一瓶酒很快喝完,南华默默又取来一瓶,放在桌上。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也不问任何问题,就是陪着宋子宁喝酒。喝着喝着,忽然有一颗清澈水滴落到了酒杯里,她揉了揉眼睛,说声没事,就继续笑面如花地陪饮。

转眼之间两人旁边就堆起了好几个空瓶,纵使两人都有不俗实力,在无心抵御酒力的情况下,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和茫然。

宋子宁终于开口,声音很低沉:“你知道吗,我和千夜认识很久很久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一个***,一个非常倔强的***。可是在黄泉训练营里,我也只敢将后背交给这样的***”

“千夜从来都不聪明,从来都不。”

“他笨到替我挡了一***,然后自己差点死了,哈哈1

“不过如果那一***落在我身上,我死两回都不多。”

“这场战争里,这是他第二次差点死了。不,或许他已经死了。所以,也许不会再有这么笨的时候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剩下的都是聪明人,那该有多糟糕?”

宋子宁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说了些什么,然后困意上涌,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从在浮陆上闭门推衍天机的一刻起,他一直都没有合过眼。

南华也脚步蹒跚,好不容易才将宋子宁拖到床上,放平躺好。然后她自己蜷在他的臂弯,就这样躺着,静静地等着天亮。

天亮了,第一线晨光已经照耀在帝国本土的秦陆上。可这个时候,永夜仍是一片黑暗。但是按照帝国惯例,当帝都迎接晨曦的时候,整个帝国的天就亮了。

黑暗中,静静躺了一夜的南华终于爬了起来,向枕边的人望去。宋子宁依旧酣睡,他实在是太累了,那是从身体到内心的疲累。而且这次回到黑流之前,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布置,只是到这里等待一个结果,等待夜瞳的归来。

南华俯身,轻轻在宋子宁额头一吻,满眼都是恋恋不舍。她毅然起身,推门而出,然后轻轻掩上房门。

这个时候黑流城已经开始变得热闹,早起做生意的商家已经开始营业,汽灯将一条条繁华街道照耀得有如白昼。南华换上一身普通衣服,打扮得就如黑流城内随处可见的女猎人,行走在商业街上。在途经一个经营早点的小店铺时,似是被香气所吸引,就走了进去。

角落一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个人,同样是猎人装束,皮制外套没有扣上,内衬里缝着大大小小专用口袋,装满了各式武器***。他的皮衣磨损严重,看起来混得并不怎么如意。不过绝大多数猎人都混得不如意,否则也不会来当猎人了。而这间廉价的早餐店,来光顾的也都是失意的人。

随着宋子宁一手开辟的矿业日益发展,也带动着黑流城不断繁荣,现在宁远重工一名守卫的收入都要超过普通猎人,这无疑对底层猎人们产生了巨大吸引力。当守卫有制式装备,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全的,这和猎人朝不保夕的日子形成鲜明对比。所以附近几个郡的猎人都跑到黑流,试图在这里碰碰运气。

众多猎人的***,反过来又让黑流城变得更加安全,逐渐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走进店铺时,迎接南华的是好几声口哨。尽管她掩去了大半丽色,可是身段气质仍然放在那里,即使不看脸,也能完爆普通女猎人好几条街。不过看到南华走到角落桌边坐下,许多猎人就耸耸肩膀,遗憾地转过头去。看来角落里那家伙是个厉害角色。

独踞一桌的猎人终于抬起头,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双眼亮得清澈。只是一条横亘左右的巨大伤疤破坏了他的英俊,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

见南华坐下,他推过去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说:“你终于来了。”

这是一碗浓稠肉汤,配上撕成小块的烤饼,一碗就能将大胃口的汉子塞饱,而且可以顶大半天的饿,深受底层猎人和冒险者的欢迎。

这种底层人的食物,原本南华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现在她也伸手拿起碎饼,蘸着肉汤吃了起来。

刀疤猎人说:“真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够在这里相遇。这算什么,命运?”

南华手上动作一停,自嘲地笑笑,说:“命运?呵,也许吧。”

说完,她又大口吞起烤饼,如同泄愤。吃着吃着,忽然眼泪就下来了。

刀疤猎人苦笑,轻声道:“看来你还是爱他的。”

南华点头,说:“没错,也只有他。越是到了现在,我心里就痛得越厉害。”

刀疤猎人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轻拍了拍南华手背。南华的手一抖,却并没有收回去。见此,刀疤猎人反而没有进一步动作,端起旁边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倒水的时候,他的手明显有微微颤抖。

南华的目光在他左手上停了停,问:“还没有好?”

“怎么好得了?一条能够***、能够成长的手臂有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军部里只是个小角色,哪有可能负担得起?随它去吧,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想开了。”刀疤猎人看上去十分洒脱。

南华收回目光,说:“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

刀疤猎人笑了笑,说:“我这人没什么出息,得过且过。所以我要是你的话,就好好在他身边呆着,混一天算一天。现在他不还是穆穑恐徊还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