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九大变

永夜君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十九大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show_read

片刻后,千夜和宋子宁转去房坐定。近论铁幕、帝国还是黑流城,发生的事情都很多,两人各自经历也不少,互叙重要情报就花了一个多小时。

宋子宁这边形势不错,他这次出征,还联络上了千夜上次西进时收服的狼人。锋牙部落在血战中受到波及,整个部落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终还是离开了世代居住的青峰山。

狼人子爵布鲁多在上次被千夜打击后,谨慎起来,始终收缩稳固自己的核心领地,没怎么卷入血战,倒是保留了大部分实力,还把残余的锋牙部落收到自己领地上。

千夜听了这些消息,想到威廉,心中叹息。宋子宁虽然现在回了黑流城,但在他横扫过的区域布下了不少后手。等血战结束,来自上层***的黑暗种族撤走,那些地方迟早会被纳入黑流城战区的版图。

与此同时,人族也会蜂拥而来,就像外面街道上的那些商人、冒险者和所有寻找存身之所的人,或许几年间就会有一座或几座的城市拔地而起。然而那也意味着这一区域中黑暗种族生存空间的压缩,即使千夜将来默许他们留在自己的领地上,也法改变这个大势。

这就是永夜与黎明阵营战争的本质,土地和资源,决定着种族的生存和繁衍。

不过宋子宁感兴趣的却是战争带来的利润,用他的话说,土地、资源和人口意味着交易的机会,若是人口种类丰富的话,机会将会呈倍数增长,因此中立之地会是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千夜看着宋子宁眉飞色舞地扔出一连串数字,颇有眼花缭乱的感觉。按照宋子宁的说法,包括帝国封赏和世家溢价在内的血战军功丰厚进账,也不过与宁远集团在此期间趁机进行的各类交易利润打平。

千夜笑笑,他突然想到宋阀,也有些理解了那个庞大的家族为何会慢慢走到今天。交易产生的利润实在太过庞大,庞大到了让人慢慢忘记,交易的基石是什么,忘记了商品来自资源,公平来自力量,而且反过来并不能成立。

相对而言,千夜在这次血战中的收获比较简单,都是些从赵阀得来的珍稀材料,其中不乏战将***所需的珍贵药物。不料宋子宁却说他完用不上,因为他从来不用任何药物辅助升级。

千夜对此倒是有些惊讶,人族千年前觉醒原力时,还根本没有***药剂一说。但是经过了漫长岁月,也为了让多人类具有战斗力,机械和药物等各类辅助之物好像已经如呼吸般自然。

说到这里,宋子宁忽然问:“宋氏古卷里除了玄篇和曜篇外,你没有再看到其它******?”

千夜说:“还有四、五篇,可是里面提到的原力运行路线和什么经脉节点根本找不到。”

“哦?怎么回事?”

千夜回想自己在宋氏古卷里看到的原力运行和操控法门,后索性拿出玉册,一片一片激活,指给宋子宁看。

这时千夜忽然发现能够从宋氏古卷中激活的功诀好像多了几篇,他困惑地盯了玉片一会儿,抬起头看着宋子宁,“我记得你说过,只有觉醒晨曦明的人才能***宋氏古卷。”

宋子宁一片一片地仔细翻看显示出字迹的玉册,头也没抬,“你的天赋不就是晨曦明吗?”

千夜愕然,张了张嘴,居然从辩驳。

一开始的晨曦明来自金色血气模拟,但是后来金色血气被宋氏古卷凝练掉了。而在赵阀洗髓池晋阶,虽然他自己没看到异象,可检验天赋的原力法阵和那几位赵阀神将级强者都说这就是晨曦明。难道他们都认错了不成?千夜突然发现就连自己都不确定了。

“可你那时说,有位大师推算过……”

宋子宁笑了,得意洋洋地指了指自己,道:“区区在下,难道不配称为大师吗?1

“你是说,你……”千夜完语。

当千夜和宋子宁离开房时,已过午夜。

宋子宁回住处后没有马上休息,他靠在床上若有所思了很久,手里拿着一块玉片随意地上下抛接。那块玉片色泽黯淡,粗看普通平常,再看实则光华内敛,不是凡物,竟然和宋氏古卷的材质如出一辙。

玉片又一次被抛起,这次飞得格外高,几乎要触到天花板,才翻滚着落下。它在中途忽然开始崩解,碎裂成点点莹润的光芒,然后尽数落入宋子宁掌心。

浸没在夜色中的房间,依然没有任何光源,却在这一刻蓦然明灭了数下。

宋子宁掌中的莹莹光点已经消失得差不多,映照着他俊秀的脸,描摹出格外柔和的轮廓。然而他的神情连同一双眼睛都漠然得好像虚,仿佛这一刻他站在了另外一个世界。

现在,宋子宁体内多了一个原力漩涡,他十一级了。

接下来的数天对千夜是难得悠闲的日子,除了暗火基地墙外的城市街道实在太过喧哗。他终还是没逃过被宋子宁拉去看了隐泉商团的表演,不过总算成功拒绝了宋子宁的好意,没有在身边再增加几个***护卫。

这天一清早,千夜就有些心神不宁,仿佛什么事即将发生。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傍晚,他决定出城去走走,顺便查看黑暗大军的动向。宋子宁没反对,他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他能肯定的是,有异动的并非黑暗大军。

千夜离开城市就开始在荒野上奔跑,在极限的速度中,向着铁幕深处驰去。他忽然心有所感,停下脚步。

他低头望着脚下的大地,看上去地面没有任何异样,但是土壤忽然处处涌动,数在战火中幸存下来的昆虫和老鼠之类的小动物纷纷从藏身之地逃出,爬上地面,完没有头绪地四处乱窜。

在大地深处,有一种隐约的震动,不断向远方扩散着。

这种震动极为微弱,微弱到千夜如果不是凝神感知,都会忽略过去。可是当他试着去感知时,却猛地一震,身血液几乎冻僵!

当他的意识碰到这震动的瞬间,千夜就触摸到了一个比庞大的意志,它冰冷,淡漠,残暴,似乎已经存活了难以计数的悠远时代。在它面前,千夜渺小的连蚂蚁都不如,那是一滴水和一片汪洋深海的差异。

这片意志海洋根本没对千夜的触摸有所反应,或许它太过庞大,或许千夜太过渺校

千夜的血核和心脏一起疯狂地跳动起来,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感知收了回来,不敢再去探查大地深处的奇异震动。

但是仅仅瞬间的接触,千夜的消耗就极大,积存下来的精血几乎消耗一空。

千夜心下惊疑不定,如果刚才感知误,就说明在永夜***的地下深处,隐藏着惊世之秘。这或许就是天鬼出现在永夜***,并且张开铁幕、宣示领域的原因。

只不过刚刚的接触已然清晰表明,这个秘密根本不是千夜这个层次能够窥探的。仅仅是意识的接触,那个古老意志就可以把他碾成粉碎。至少需要神将,才能够对抗那古老意志,若是想要正面交锋,恐怕惟有人族天王,黑暗大君等至高上的存在才有资格。

然而为何那个古老意志在此时彰显存在?

千夜忽然心中战栗,抬头向上望去,赫然看到空中那处不在的铁幕忽如退潮般******消退,天空中再现深邃星空。在有些地方,铁幕又重生成,但消退的地方却是多。星空也渐渐连接成片。

千夜怔怔看着,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眼中所见的一切。

铁幕消失了?

这意味着持续数月,令两大阵营死伤数的血战正式落下帷幕。但若深想一层,却又不是这么简单。

铁幕是天鬼的领域,当天鬼撤回领域时,或是意味着它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从威廉透露的消息看,永夜议会的巨头们绝不容许天鬼轻易将那件东西拿走。既然永夜一方的***强者都出手,人族方面的天王也绝不会坐视,必然会想方设法掺上一脚。

如此说来,铁幕消退,岂不是意味着两大阵营的绝世强者已经和天鬼开战?

需有形的威压,仅这个想法本身,已经足以让人窒息。

这时千夜脚下的大地终于开始震动,越来越强烈,他都可以看到地面竟如波涛般一起伏!与此同时,数龟裂在大地上出现,整个荒原似乎分成数块各不相干的国度,彼此交错运动,大地上的裂隙越来越大,越来越长。

就在千夜前方千米之处,猛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一块陆地陡然升高,笔直向上,轰轰隆隆的冲上数百米,这才停下。就这样,在千夜眼前凭空出现一道断崖。

远的地方,从大地裂隙中突然喷出冲天的岩浆火流,直上千米,这才滚滚落下,***黑烟腾空而起,遮蔽了小半个天空。

千夜张开光翼,纵身而起,飞上高空,俯瞰大地。

目之所及,永夜***处处都在震动,一道道龟裂如同可怕伤口,分布四面八方。有的裂隙已有千米宽,长达上百公里,是深不见底。千夜能看到一座属于黑暗种族的城市正在从中裂开,地火从城市中央喷发出来。

而天空中,则渐渐出现燃烧的火云,取代了铁幕,覆盖在永夜上空,有若末日灾劫般的深红染遍大地,驱散了夜色。

虚空深处,一道又一道原力波涛从极远处汹涌而来,越过千夜,冲向远方。

千夜体内忽然有原力波动被引起了共鸣,太玄兵伐诀自行缓缓运转起来,他捏了一手冷汗,却没有停止它,而是把意识附着上去,试图跟上太玄兵法决的运行节奏,直至掌控它。

ps1:亲们,虽然俺跳坑是跳定了,你们也不能这样把坑往深里刨啊!

ps2:晚些时候,还有一。r1058

show_read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