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一高邑

永夜君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一七一高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千夜安步进了主殿,里面空无一人,没等多久,就见一个华服女子从后堂走出,在当中凤椅上坐定。

不等千夜行礼,她就抬了抬手,说:“这里又不是帝宫,不必讲那么多规矩,坐吧。”她的声音十分柔和悦耳,不过内里却有种不容违拗的威严。

说着,高邑公主摆了摆手,指向旁边的座位。挥手之间,她手指上那长长的甲套映着灯火,熠熠闪辉。

千夜看了,却觉得眼睛似乎都被刺了几下,略感刺痛。恍惚间,明黄的原力灯光好像幻出一层血色,他脑海中忽然浮上一个古怪的念头,不知当初那个夜晚,是不是这双手持刀,剖开了自己的胸膛。

高邑公主保养得极好,望上去只有三十不到的年纪,眉目如画,既有稀世***的样貌,又有雍容自华的气度。甚至她望向千夜的眼神,都柔和似水,看不到丝毫其它含义。

越是如此,千夜心下就越是凛然。另外,他注意到,高邑公主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眉宇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高邑公主缓缓道:“千夜,听说你此前在永夜参加血战,为我赵阀获取了不少军功。那铁幕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很是好奇,不妨为我说说?”

千夜定了定神,说:“其实铁幕看起来不过是些压在头顶的乌云,只是那云层不会散开而已。但实际上那是一个广大无比的领域”

如是一问一答,就象两人在闲聊家常一般。

高邑公主大多在问些千夜过去的生活片段,去过什么地方,风土人情如何,遇到过什么人,是否成婚有子女,和赵君弘、赵君度以及赵雨樱如何相识。

这都是些生活小事,真正关键之处,比如说千夜的******,目前等级实力,势力背/景都只字未提。对当年那件事,自然也没有说过半个字。

这样聊了一会,高邑公主忽然道:“我赵阀儿郎建功立业,都是着落在战场上,没有趁手的兵器可不行。听说你有把重剑需要天水重银补全才能真正完成,恰好我手上正有一些,还是当年从帝都带过来的,这么多年了一直没什么用处。用在此处,倒是绝佳。明天我就让人把天水重银给你送过去,量虽然不多,但一次淬炼勉强也够了。当然,要是额外再有些份量,自然是更好。”

“谢公主。”千夜起身致谢,心中却泛起阵阵寒意。

他相信,以赵魏煌的实力,没人能偷听他们的谈话。然而赵魏煌刚刚吩咐下去的事情,却转眼间就被高邑公主知道了。看来即使高邑公主久居别院,也没有放松对承恩公府的掌控。

高邑公主微微一笑,摆手道:“些许小事,哪里用得着谢。君弘和君度都很记挂你,这次你能够回来,虽然错过了与他们兄弟俩见面,但我想他们也会很高兴的。”

就在此时,领千夜进来的那位老人匆匆进殿,凑近高邑公主,小声道:“公主,小姐等在外面,想要见您呢1

高邑公主叹口气,道:“这孩子这么晚不睡,急着见我作什么?唉,正好我也累了,和她聊几句就歇了吧。”

说到这里,高邑公主有意无意地向千夜投去一眼。这一眼说不上有什么含义,也不见如何凌厉,却让千夜心中又是一凛,手心中渗出细细冷汗。这倒并非害怕,而是对危险的本能惊惧。

千夜起身告辞,高邑公主也没有挽留,派人将千夜送了出去。踏出清平殿时,千夜才觉得如同卸下无形重担,猛然松了口气,不知不觉间又是一身冷汗。

清平殿内,高邑公主端然坐着,面上无悲无喜,看着面前的赵若曦,道:“曦儿,这么晚不去休息,为何跑到我这边来?你这身体如何,难道自己不知道吗?”

赵若曦堆起无邪笑容,略带撒娇地道:“女儿只是闷了,想过来看看母亲而已。”

高邑公主似笑非笑,“你恐怕不是来看我,而是来看看我这清平殿是不是个有进无出的龙潭虎穴吧?”

赵若曦笑容顿时僵住,勉强道:“您说笑了。”

高邑公主淡淡道:“我可是你母亲,你那点小心思如何瞒得过我?还有,你和曼殊沙华离得太近了,总会损耗气血心神。所以如果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带在身上,更不要藏在裙子里。”

赵若曦脸色大变,渐渐的反而变得倔强,“母亲,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它带在身上。”

高邑公主望着赵若曦,半晌之后方叹了口气,说:“在这赵府之内,能有什么大事需要用到曼殊沙华。”

“那就最好不过,女儿告辞了。”赵若曦行罢礼,就离了清平殿。

高邑公主在凤椅上又坐了很长时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一盏琉璃宝树般的落地灯架,良久自语道:“孩子们都大了,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千夜片刻后回到了赵雨樱的居处,那是位于幽国公府东北角的一个院落,隔着一条夹廊就是外墙,还有单独门户,进入十分方便。小院名为‘开山别院’,却是赵雨樱懒得起名字,索性用自己的手炮命名。

回到开山别院时,千夜正遇见几名医生从里面出来。赵雨樱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接受治疗,她不光伤到了内脏,原力漩涡也受创不轻,这种伤势只能慢慢疗养,用水磨功夫弥补。

千夜走进屋时,赵雨樱正坐在桌边,苦着一张脸,面对桌上大大小小十几个杯碗呆。里面都是她需要服用的药剂,看来味道应该不怎么样,否则赵大小姐不会如此愁眉苦脸。

看到千夜,赵雨樱把一封信甩给他,说:“君度的信!你先看着,我对付这些东西了。”

赵雨樱端起一个药碗,以视死如归的姿态,一口饮荆药液入口,她一张俏脸上顿时忽红忽青,表情说不出的精彩。不等药劲过去,她又抓起第二个药碗,仰头干了。

千夜在旁边看了,不禁失笑摇头,心头原本的阴霾也消散不少。他拆开信封,微微一怔,手上这叠信纸好像有点厚度,千夜在沙上坐下,开始细读。

这封信一上来就是大段大段***心得,赵君度只知道他修习了兵伐决,所以把赵阀几种可能适合千夜的秘法全都列举出来。他也说到,赵魏煌会亲自为千夜选择***,但仍事无巨细,一一陈述利弊。

虽然千夜并不需要更换***,却没有丝毫不耐烦,还是仔仔细细,一字一句地看下去。

在信中,赵君度反复叮嘱千夜,赵阀洗髓池和普通***之地完全不同,造化园下的大阵能够凝练原力。不管千夜现在原力精纯到何等程度,在洗髓池中晋升战将,原力凝练和精纯程度都有可能再上层楼,所以这一机会万万不可浪费。

赵君度新晋战将,还一次连续凝聚出三个漩涡,因此对于晋阶过程和注意事项,乃至遇到特殊情况的应对,说得更是详细。哪怕不同秘法原力潮汐掌控各有技巧,可总有相通之处。

看过之后,千夜心底颇为感慨。这封信很长,长得甚至有些嗦。可千夜印象中赵君度是冷若冰霜的人物,寻常人等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却不知是怎么在血战之余还能抽出空来写下这么长的信。

千夜看完信,赵雨樱也把所有的药都喝完了。她立时窜到柜子边,翻出个酒瓶,仰头猛灌一大口,顿时神清气爽,脸色好了很多。

千夜在旁看了,实在无语,忍不住说:“你这些药,都是忌酒的吧?”

赵雨樱手一摆,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一口酒都不能喝,老娘还不如死了算了。小四给你写什么了,怎会这么厚,拿来给我看看1

千夜把信递了过去,赵雨樱几眼扫完,口里啧啧有声:“真没想到小四还会这么嗦,简直跟个女人似的。难道在洗髓池里把脑子也洗坏了?”

千夜对赵雨樱的惊人之语,向来不置一词。赵雨樱也习惯了他没有反应,编排完赵君度,她又想起一事,道:“对了,过两天你进洗髓池的时候,千万别客气,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源液很难得的,不用白不用。”

千夜感觉有些不妥,道:“既然源液难得,那成功晋阶后就应该停下吧?日后慢慢***,原力总会增长的。况且还要稳固境界。”

赵雨樱眼睛一瞪,道:“让你用你就用,嗦什么!你不知道那些老不死的有多***,宋子宁那份军功实际上已经够进去洗个两回,可他们就是不肯松口,非说是洗髓重地,不能轻与外人。后来老娘差点烧掉他们的房子,那些老家伙才放了次机会出来。就这样,还贴了君度的积分进去!那些老不死的既然不仁,咱们也不用和他们客气。这次不把本钱捞回来,老娘跟你没完1

面对杀气腾腾的赵雨樱,千夜也惟有答应下来。

实际上,赵雨樱愤怒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赵阀洗髓池并不对外开放,一开始千夜算在她的附庸里,却不能算是赵阀的人。最后只能惊动赵君度,把千夜列入他从府名册,这才拿到洗髓池的使用资格。

千夜刚从赵魏煌那里回来,赵雨樱不太会察言观色,虽然看不***夜神情有什么不对,但还是本能地把这次身份之争压了下来。

接下来千夜足不出户,就连赵魏煌那边也只再去过一次,他日日在开山别院内静修,慢慢将身心调整到最佳状态,等候着洗髓池开放的日子。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