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零别离下

永夜君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一二零别离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千夜沉思片刻,淡淡道:“就是这里吧。”

“可是”宋虎看了看千夜的神情,放弃了***,无奈地说:“那我就先把布防方案做出来。”

等宋虎走后,千夜又想了一会儿,略有点沉重地叹了口气。现在的第七师不说一盘散沙,也至少是半盘子沙砾。魏柏年连私人卫队都没带齐,就算有魏家在后面支撑着,也不可能相隔数个***,运兵运物资过来。

魏破天年少气盛,手段无情,武正南死后,黑流城发生了好几次***,他就下了狠手,几乎把武正南的亲族心腹一网打荆结果不少老兵就再不敢露头,全都逃到附近领地去了。如今的第七师怕要征一半兵源,才能把建制重新立起来。

因此,这个防区如果真遇到黑暗种族大军压境,不要说两个小小的镇子,就连黑流城都不见得能守祝

而宋虎在当晚深夜,又对着另外一人把佣兵团接到的防务说了一遍。

离开多日刚刚返回的宋子宁听完千夜的反应后,不由失笑,道:“实际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那两个小镇不过做前哨之用,并非必须死守的战略节点。大战一起,黑暗种族那边兵力达到一定规模,就会收缩战线,向内地撤防。”

宋虎倒是神态自如没有半点不自在,以他的能力当然不是没想到,只不过说了有选择性的话而已。

宋子宁又说:“虎叔,有些事情也无需太过刻意去做。我的朋友是一个简单却不单纯的人,对他来说,迂回隐晦的手段大部分时间不是那么有效。一年之期,就辛苦你了。接下来,你那边的事不用再向我报告。”

“愿不辱命。”

这也是魏破天在永夜***的最后一晚,他拉着千夜出门,绕着黑流城的街头转了几圈,找到一个喧闹且不起眼的小酒馆,准备在此共谋一醉。

开始的时候,千夜和魏破天都是在闷头喝酒,谁也没有说话。转眼之间,每人两瓶,四瓶烈酒就下了肚。

千夜的眼神有些迷茫,从喝第二杯起他就是这样,到了两瓶喝光他还是这样。而魏破天今晚的酒量却是格外好,双眼亮如寒星,丝毫没有醉意。

魏破天忽然长叹一声,郁郁地道:“小夜,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事情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因为你和我不一样,你是世子,自然有很多事情会身不由已。”

“妈的,那当这么个世子有什么意思?”魏破天有些烦燥,使劲捶了下桌子,把杯中酒一饮而荆

“怎么会没有意思,只有你自己的话想怎么做都行,好或不好,也就一个人罢了。可若是为了你身边的人,为了远东魏氏一族,那就得当下去,而且还要当好,直到接过族长之位,然后再把你的魏家发扬光大。你比我更清楚世子这个头衔的含义吧,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魏破天难得地开始思索,沉吟道:“如此说来,掌握的资源越多,就越是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么说也没错。如果你不是世子,我们哪有可能把武正南给扳倒?他现在想必还在师长的位置上坐得好好的。”

魏破天点头道:“我知道了,就和白龙甲将军说过的同样道理吧!你知道吗,你在暗血城救了我的那个晚上,白将军说,如果没有权限去证实,那任何说法就都是流言。而那个时候,我的权限只能宰几个少校以下的胆小鬼,现在则可以处理校官了。”

千夜微微一怔,迷蒙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最终没有答话。

魏破天却兴奋起来,拍了拍千夜的肩,豪气地道:“那好!我就在这个位置上好好干,魏家家主、博望侯可不是尽头,老子怎么都要弄个帝国元帅当当1

千夜笑了,说:“这个目标不错。”

“你呢,有什么打算?唉,要不是你这状况,跟我回秦陆,随便哪个主力军团都能做个校官1魏破天说到这里,忽然发觉失言,立刻闭嘴,他自那晚宋子宁焚毁了武正南的残骸后,就不曾再提起片言只语。

千夜却不以为意,将杯中酒一口喝干,淡笑道:“我现在还不错。”

魏破天习惯性地抓头,道:“话是这么说,可总是一个麻烦。以你的性格”

千夜不由笑了,道:“以我的性格,可不是那种有人找麻烦,还有耐心慢慢讲道理的。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1

魏破天仔细看着千夜,缓缓说:“你变了。”

千夜叹息一声,道:“当我在那座小镇里,看到冲上来的都是远征军战士,都是人类的时候就有不少想法改变了。”

魏破天当即显得放松不少,给两个人的空杯全部满上,笑道:“我总担心你今后会吃亏,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1

千夜又满饮一杯,瞥了他一眼,道:“就你这个家伙还来说我1

“我可不象你那么”魏破天用力思索,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迂腐1

对于这个评价,千夜张了张嘴没出声,挺新鲜的一个名词。

魏破天又道:“我从小就被教育,魏家第一,老子第二。如果有人拦在我路上,不管那家伙是谁,又秉持什么大义之道,都要一脚踢开,最好再上去踩他妈的两脚1

“这么直接1千夜听得有些怔住,他怎么都没想到世家大族居然是这么教育继承人的。

“当然没说得这么露骨,但我琢磨下来就是这个意思。”说到这里,魏破天又倒了满杯,这才发现酒瓶又空了。

看着周围喧嚣的人群、破烂的环境,以及空空如也的酒瓶,魏破天不知怎的忽然心生感慨,低声说:“小夜,这次分开,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但是我想,要再找到象你这样的兄弟已经不可能了。你和我都有自己的想法,可这个世界却太他妈的糟糕!只有把整个世界都握在手心里,才能够让这个世界按我们的想法走下去。所以小夜,一起干吧,一起站到世界之巅,把所有***都握在你我手里1

“好大的野心。”千夜失笑。

“心有多大,能够容下的世界才有多大1魏世子依然如此豪气冲天。

千夜并没有说话,然而他的眼中渐渐有某种火焰开始燃烧,那满杯的烈酒,正化作火流,滚入喉咙,沉落深渊,再化作烈焰升腾!

当两人走出小酒馆的时候,夜色正浓,月方中天。

黑流城内依旧热闹非凡,佣兵、冒险者和猎人们正把冒着生命危险赚来的金银铜币大把大把洒在烈酒和女人身上,毫不心痛。

在这朝不保夕的日子里,每个人都不敢确信自己能够看到明天的晨曦。

大战将近,消息早已在上等人中传开,娜嗣峭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