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三鲜血盛宴

永夜君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章十三鲜血盛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千夜体内一轮烈日冉冉升起,一时之间整个世界都是光芒!黎明原力源源不断从四个节点中涌出,流向四肢百骸,补充着消耗的原力。

血气似乎不太适应黎明原力过于充沛的环境,纷纷从内脏上剥落下来,重新汇聚成七道,次第向心脏游去。但就在这时,那道金色血气突然弹出,一下就抓住一条普通血气,转眼间吞噬干净。

它意犹未尽,又将躲回心脏的普通血气一道道拉出,直到吞噬得还剩下两条,才缓慢向能力符文内游去。它终于有了变化,明显粗大许多,回到符文中后,金色血气立刻盘绕成一团,最后凝结成一颗金色的小茧,蛰伏不动了。

千夜结束***,缓缓睁开双眼。幽暗的房间里,仿佛有暗色血光一闪。

他现在终于是四级战兵了。

四级战兵不仅会继续大幅度强化身体各方面素质,等境界稳固后,还有可能觉醒一个新的能力。至于这个能力是什么,就和个人的天赋有关了。

千夜略略活动了一下身体,明显可以感觉到身体内部又开始发生微小的变化。力量不断从每个角落里悄悄滋生,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也给了千夜前所未有的自信。

现在就是再遇到余仁彦,千夜也有把握在正面对战中取胜,只不过对方想逃的话,大概是没办法把对方留下的。

四级战兵还带来一个最直接的好处,那就是一场战斗中千夜已经可以使用两次鹰击了。不过两***射出,他就基本处于原力枯竭的状态,要打一针***之后,才能够继续使用原力战斗。

***的进度比千夜预想的要快,一组药剂用完,就让他成功激活了第四个原力节点。难怪门阀世家中年轻高手无数,除了前两个节点必须依靠自身***完成,以奠定扎实基础之外,后面的节点都可以借助药剂之力硬生生地堆上去,直到把所有天赋潜力全部挖掘出来。

在世家眼中,有没有天资,是用能否冲破战将关口来衡量的。

只不过药剂对应的等级越高,价格也就越高。基本上每升一级,价格都要翻倍。四级升五级也就算了,从五级到***,所需药剂动辄以十万金币起计。就算对世家大族来说,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余英男还没有回来,那个神秘任务的细节也未得知。不过千夜已经预先用掉了价值三百金币的药剂,看来不管任务内容是什么,都得接下来了。否则的话,他到哪儿去赚那么多钱去支付?有了更强的实力,才能够赚更多的钱。有钱就有资源,才会有更强的实力。

接下来的几天,千夜准备继续***,好好巩固当前的境界,同时把血气再度培养到七道。普通血气数量一减少,对内脏的防护就明显削弱,在只有两道血气的情况下,千夜支撑过三十三轮原力潮汐就达到极限,而不是三十四轮。看似差的只是一轮,但***速度上却会降低整整一成。

被千夜惦记着的余仁彦并不在城里,他养好伤后再次甩下正盲目搜索磐石领各大城市的暗刃,加入了一个高级猎人任务,此刻已经身在距离暗血城数百公里外的荒原中。

这里是人类控制区的边缘,经常会有成规模的黑暗种族活动,人族对此地的主要控制手段是派遣远征军大队不定期进行武装巡逻。除此之外,就是由军方悬赏,依靠佣兵、猎人们的活动来清理区域内的黑暗势力。

余仁彦全副野外行动的装备,带着面罩的短斗篷包住了大半张脸,俨然一副资深猎人的样子。他身边还有五个人,最低都是五星的资深猎人,共同组成了一个实力强劲的小队。

这个小队正结成战斗队形,进入一个定居点搜索。这里大约有百余人居住,原本是他们此行预定的落脚点之一。

现在是傍晚时分,天色早就黑了,部分建筑还透出昏暗的灯光。但是整个定居点内一片死寂,听不到一点声音。猎人小队站在唯一一条进村道路的入口处,可就连猎狼犬都没有丝毫动静。

余仁彦忽然做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拉下面罩,用硕大的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不再掩饰行踪,拔腿向村中心的大厅奔去。他在台阶上停滞了一下,伸手轻轻推开大门。

一个又一个猎人走进大厅,然后默然站立。

这本是整个定居点的议事大厅,现在却一片狼藉。正中央可坐三十人的长桌上,以摆放餐点的方式陈列着几具少男少女的遗骨。他们只有头颅完好,脸上凝固着临死前的痛苦和恐惧,身体则已经被啃食得七七八八。

墙上如标本般钉满人体,地上则横七竖八地堆叠了更多。整个大厅的地面、墙壁,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是厚厚一层凝固的鲜血。被吃了一半的肢体和内脏扔得到处都是,大厅深处还摆放着一排木桩,每根上面都穿着一个人!

整个定居点的人都在这里了。

突然大厅里响起一片悉悉索索的杂音,一只又一只至少拳头大小的蜘蛛从尸体中爬出来,全都齐刷刷地头部转向猎人们,瞪着血红的复眼,口器不断开合。

“蛛魔的仆蛛。”一名资深猎人沉声说。

“至少有五六个血族,否则布置不出这种规模的鲜血盛宴。”

“他们刚刚离开不久,应该还不到一天的样子。”

余仁彦拔出***,将几只向自己爬来的新生仆蛛打爆,然后森然道:“追上去,杀掉他们1

其余的猎人均无异议。看到这一幕,没有人还能压住内心的愤怒。

大厅里***声大作,六名猎人背对背结成圆形阵势,手中武器不断喷吐出火舌,将铺天盖地冲来的仆蛛打爆。

在这些高级猎人手中,哪怕是自动步***的连射,也和点射没什么区别,每颗***都不落空。转眼之间,这座大厅里的几百只仆蛛就被一扫而空。

一名胡子半白的六星猎人掏出一个方型***,就打算扔出去。但是他的手被余仁彦按住了。

“留着它吧,让***人看看这个也好,免得他们忘了过去千年的历史,忘记了那些死伤无数的战争。”余仁彦说。

这种鲜血盛宴并不常见,特别是在人族控制区里。一旦出现,帝国远征军就会将之视为重大挑衅,无论当权者们心底是什么想法,行动上都会倾力进行报复。可以说在人族领地里出现血宴,往往就是新一轮种族大战行将开始的标志。

余仁彦的话中别有深意,***猎人们也都若有所思。在永夜***,一部分人族利用遗弃之地的特殊地理位置,在暗地里和黑暗种族进行交易,这已经是接近公开的秘密了。甚至帝国远征军内部,也曾有人隐晦地提出过,是否可以和部分黑暗种族共处。

然而,几千年来流过的血,岂是一句轻飘飘的共处就能够洗刷干净的?

“这些黑血***实力可不低。”一名猎人缓缓地说。

“我们也不差!怎么,你怕了?”另一名年轻气盛的猎人回嘴。

先头那名猎人怒了,“怕?我开始猎杀黑血***时,你还没生出来呢1

上了年纪的猎人说:“听听小余的看法,他比我们都有经验。”

这句话不是恭维,而是认可。余仁彦已经和他们合作过好几次,靠实力和战绩得到了所有队员的尊敬。

余仁彦的声音有些沙哑:“这种事,忍不了。追上去,干掉那些***1

年长猎人当即道:“好!我们去干掉那些***,管他们有多厉害1

这支猎人小队在定居点外留下标记,然后就冲进了茫茫荒原。

那队黑暗种族留下的痕迹不多,但是浓浓的血腥气和蛛魔独有的臭味,在这些资深猎人眼中,却都是醒目标记,何况队伍中还有余仁彦这个追踪大师在。他嚼下一小块仆蛛的肉,就此记住了参与血宴的两名蛛魔的味道。

一天一夜之后,猎人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黑暗种族的据点。那队炮制了血宴的黑暗种族,最后行迹就延伸到此为止。

几名猎人分散开,悄悄接近。随后***声轰鸣,几个在据点边缘游荡警戒的黑暗种族战士应声而倒。

猎人们全都心中一凛,他们这只是骚扰射击,却没想到得手竟会如此容易。如果警戒的是黑暗种族高级战士,那么第一轮偷袭能够有一半得手就算不错了,至多重伤对手。然而偷袭竟然全部命中,还是一击毙命,这说明那些哨兵根本不是战士,全都是炮灰!

余仁彦最先反应过来,腾地从隐蔽处站起,发出一声示警的尖啸。这是猎人小队遇伏的传统,表示他自愿断后。其余猎人们都藏在原处不动,并没有仓皇逃跑,在荒原上,把后背留给黑暗种族就是死路一条。

对面的据点中涌出幢幢人影,数十名主要由蛛魔和血族组成的高级战士分散开来,呈翼状向外推进,显然是要把来袭的猎人们一网打荆

随后又从据点大门里走出四名血族,他们个个身材高挑,神色傲慢又残忍,披戴的盔甲华丽得有些过份,而且都是同样风格,显然出自同一氏族。

余仁彦和猎人们的心骤然一沉!血骑士,还是四个!

受封的血骑士至少七级,偶尔会有***的出现,那种必然十分年轻,都是大氏族内公认的天才,反而比七级的还要难缠。余仁彦自信正面对决的情况下,可以一对一干掉一个血骑士,但是以一敌二必死无疑。

以他们这队人的实力,面对三名血骑士就要落败,对上四名血骑士的话,如果不付出几条性命,连逃跑都很困难。更何况旁边还有数十名高级战士在虎视眈眈,他们可不是普通炮灰。

这时从据点里又走出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高瘦,相貌俊美的年轻人,眉心位置赫然有一只竖瞳!这是魔裔,极为罕见的魔裔,长出第三只眼睛,标志着他已经突破极限,达到战将级别!

在这个魔裔身边,还站着一个外貌是纯粹人类的女孩。

她的容貌十分漂亮,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如丝缎般浓密黑亮的长发披散到肩,绝美的小脸上一副茫然而无辜的表情。她有些瘦弱,赤着双足踏在地上,身上的白裙脏兮兮的,裙边早就破成丝缕。女孩看起来大约十二三岁,手上腿上都还有不少还没有愈合的伤口。

她的小手中居然拖着把一米多长的方头厚背这个十几公斤的大家伙,用力抡圆了,光砸下去的自重就足以劈开狮子的脑袋!

PS:昨天好像差了几十票,是俺赢了。所以终于可以还债了!

今天17号,本月红票18万多,所以,这是总量加更。

无债一涉不错。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