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找不回来的信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找不回来的信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帅靠得住,除非母***会上树!

去病倒是很想回答,但眼前必以待,而大战结束至今未满十年,做为曾经走过那个年代的幸存者,无茶方丈更不是随便几句话能打发的。

“……鬼族,不比妖族强横,也没有魔族诡奇多变,可一沾染上,就绝难拔除,想彻底抹消影响,是没有可能的。”

无茶方丈严正道:“这应该是一个基本常识,也是大战时,贵团亲自说过的话,如若老衲记性无差,还是尚帅、韦帅当面解释,之后就屠灭我寺魔染***一千七百四十六名,明言魔染者,不可信、不可用,绝无可能复原,只能杀之……如今温家主所言,今日而昨非,难道是要告诉我等……以前错了?”

这个质问,着实不好回答,温去病甚至感到一只巴掌,从过去狠狠甩到今天的自己脸上。

“过去没错,今日也没错,当日对方丈所言,乃是通则,如若今日魔染者众,我碎星团的策略与当初相同,唯杀而已1

温去病笑道:“但什么事情除了通则,总有个案,总有例外,倾我全团资源,救不了万千众生,却足以保一人,只要这人值得,能为我人族换来更大利益,起码……截至目前,他的状况不错,也一心摆脱与鬼族的牵连。”

无邪首座厉声道:“鬼族狡诈,未可轻信,即使外表看来一切如常,温家主你又如何担保,他不是伪装如常,包藏祸心?”

温去病的脸又一阵**辣痛,不是因为对方的质疑不留情面,而是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话肯定是当初自家人对金刚寺说过的。

那时,肯定也有金刚寺的人,想解释那些可能为魔所染的人,一切举止如常,不能妄杀,但……大局当前,哪怕表面上看起来没问题,自我意识也正常,却还是有可能成为带原者,在自身不主动害人的情况下,害光了周边的人。

每延迟一秒,情况就会更不可控制,就可能有更多的人受害……迫于这份压力,好人也只得错杀了!

当时,碎星团表现出的魄力,把整个危机及时止住,堪为不幸中的大幸,但什么事都是表现魄力容易,收拾善后就麻烦,如今的自己……唉……

温去病坦荡道:“我敢问各位一句,自我团复出至今,可曾主动伤害过什么人?各位紧盯的那一位,可曾有什么恶行?他半身为鬼,还有半身属人,更一心想要挣脱鬼族束缚,一切不是没有争取余地,各位就要这样放手,白白把我人族的助力,推到对立面去?将来历史回顾,各位就不怕成为千古罪人?”

考虑到以前碎星团的所作所为,这些话应该是没有半点作用的,之所以能让满室一片寂静,不是因为话有道理,而是因为众僧本就对此犹疑不定。

金刚寺从不贪生怕死,畏恶怯行,如果不是因为寺内也有争论,对尚盖勇的情况拿捏不准,早就倾寺而出,为这世界除害了,一直以来,他们也在迟疑,不知到底该怎么处理?

温去病的话,将金刚寺逼到选择的关键线上,到底是战是和,是杀或是为友,金刚寺该要拿个立场出来了。

众僧的目光,都落在无茶方丈身上,他思索片刻后,道:“碎星团想与敝寺合作,是怎样的合作法?”

韦士笔已经重出,这名温千刀也是精明干练之人,有这样的人物在,碎星团想必不至于提出“尚盖勇统军,联合出兵扫荡妖魔”这种摆明讨拒绝的愚蠢方案,既是如此,不妨先听听,然后再来判断。

“方丈客气了。”

温去病一拱手,先向无茶方丈深深一礼,叩拜下去,忽然行大礼的动作,让金刚寺众僧大吃一惊,隐约感到温去病将提的要求,定然非同小可。

“我团为了救治尚帅,已经做了各种准备,如今万事皆全,只欠东风。”

“……东风?”

“这阵东风,唯有贵寺能够援手。”

温缺我们在至阴……呃,那个天选福地布阵,为尚帅断除鬼身,最后的关键一步,为了防止鬼族干扰,需要布下金刚***大阵,此阵……唯有贵寺能够。”

众僧听到这要求,脸色登时变了。

那是金刚阵的极大运用,以一名天阶***,搭配一百零八名地阶禅师,联合组阵,号称能断万法,封锁一切,并且能发诸般神通,几乎就是一座不陷落的佛光堡垒,威力无穷,堪称是金刚寺的镇派传说。

之所以是传说,便是因为要求太高,姑且不论天阶***,光是一百零八名禅师,金刚寺也不是每个时代都能凑到的,要这两者双双满足,真是谈何容易?

即便是眼下,金刚寺得佛门传承而大兴在即,实力都有了不小的成长,但能否凑足那数目,众僧也是心里打鼓,七上八下,更重要的是,金刚寺凭什么要下这个本?

“温家主可知道……金刚***大阵一旦完成,无须结合护寺大阵,也能直接沟联天地,发出大金刚镇,只要未证大能,寻常天阶,都挨不起这一记大金刚镇。”

无茶方丈道:“但结成***大阵的代价,不但做为阵心的天阶者元气大伤,其余的一百零八僧,也要折损半生修为,往后就算不成废人,也从此止步,再难晋升一步了。”

“……我清清楚楚。”

温去病苦笑着点头,而这句话一出口,对面众僧全部脸现怒容,觉得碎星团欺人太甚。

之前封神一战,金刚寺配合碎星团行动,那百多名“同天阶战力”,几乎把金刚寺的地阶战力消耗一空,并且全数丧命在太古妖都,一个也未能生还。

对于金刚寺来说,再没有比这更深沉的伤痛,碎星团再起后,他们不知要用多大定力,才能强行忍住,没有去寻仇寻衅,用前事一笔勾销的态度,来面对碎星团,而今,碎星团坑完全寺一次不够,竟然还来第二次,这口气……谁忍得下去?

感受到对面的怒气,温去病真心希望,在这里的人是韦士笔,而不是自己,因为自己这名老朋友,最擅长就是面对怒气冲冲的债主,然后或是忽悠得人家天旋地转,或是用连串好处,把盛怒的债主砸得晕头转向,最后放弃本来目的,缔结新的合约。

让这个专家来处理眼前场面,效果可能比自己好得多,但自己还是希望亲自面对,因为自己对金刚寺有愧疚,希望能给他们更好的条件,虽然……一上来就搞出意外,这实在不是最初所愿。

“弥勒***如今缺位,组阵时需要的那名天阶,由我来顶替。”

温去病朗声道:“我也向各位担保,开阵完毕后的耗损,我团一力承担,半年内,负责让一百零八位大***的身体复原,更胜之前,除此外,我团更将致赠一件神兵等级的佛宝,供贵寺传道***,宗远流传。”

连串条件许诺出去,金刚寺众僧的怒气,明显减退许多,私下交换眼神,大多都是肯定,如此一来,付出的代价不是太大,得到的好处却又不错,神兵等级的佛宝,寺内总共也没有几件,碰上出不了天阶者的时代,这样的宝物,就是护寺保派的根本,没人会嫌多的。

无茶方丈也被触动,但与身旁几名老僧对换一下眼神,仍是摇了摇头,温去病心下一沉,晓得自己开出的条件不够。

事实上,这几个好处已经不小,哪怕如今碎星团人强马壮,要做到这两点,肯定也要人仰马翻,甚至不敢百分百打包票说定能做到。

金刚寺和碎星团交易得多了,也吃够亏了,听到的好处再大,都会下意识打几成折扣,这是往昔造业,仓促间也无法取得对方信任,只能透过多次造访,逐步打动对方,把事情谈定。

自己原就没想过能一次就把金刚寺搞定,这也太一厢情愿,不过就事论事,这样的谈判,次数一多,容易横生枝节,最好是能够一次就谈定,只可惜自己没有那样的能力。

先前与金刚寺结下的善因还不够,往昔与碎星团的合作,又都不是什么好经验,不足以说服对方,如果能有什么够分量的第三方,在这时候出来做个担保,或是说点什么,成功机会就高得多了。

无奈,环顾大地,够分量的势力不是没有,但都不是碎星团能请得动,昔日司徒无视仍在时,封刀盟倒是个很好的第三方,现在的司徒诲人则是想都不要想,玉虚真宗或许请得动,但金刚寺对他们的戒心,搞不好还在碎星团之上。

温去病暗叹一口气,隐约感觉到这一趟将无功而返,但自己不能白来,总得做点什么,为下次到访留个好开头……

正在盘算,忽然大殿外有人靠近,听那声势,还是一小支队伍,温去病皱起眉头,无茶方丈也一脸讶异,跟着就看见守殿外的小僧来报。

“禀方丈,十字庵的守月、守缺、守残等几位师太在殿外求见。”

听到这声通报,温去病暗叫不好,关键时刻,这群尼姑来添什么乱?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