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四章 弄没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弄没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主世界的佛门传承,原本近乎断绝,诸多典籍残缺、晦涩,望文难以索解,金刚寺堂堂佛门大派,说穿了,不过就是一堆苦力***起来猛练肌肉的团体,口诵佛号,却不明因果,佛理全靠瞎猜,中间不晓得多少次走入歧途,大规模血洗清寺,分割异端逐出寺,也不只七八次了。

如今,佛门传承能在金刚寺遍地开花,都是温去病带回的经书之功,而那些经书温去病自己全都看过,尽管是囫囵吞枣硬记下,大部分都不解其理,可听弥勒***一说,略为一想,马上也就想通其中道理。

“……呵,一切都是因果,众生在万丈红尘中,一切为因果所控,万般不由人。”

温去病缓缓道:“世人因果缠身,受业力所缚,身不由己,虽然作出种种恶行,但都是因果牵扯,今生所受诸业,皆因前生所作,所以受害者未必无辜,要看前世因,加害者也有无奈,前生可能就是无辜者,一切都是因果。”

弥勒***微微一笑,并不多言,金刚寺所得诸佛典,都是得自眼前这青年,自己想要说什么,他肯定是能明白的。

温去病摸起下巴,陷入思索,玩味道:“人为因果所控,置身业力当中,人害我,他造恶业,必自食恶果,我如果报复,偿还因果的同时,我自己也造了恶业,从此因果循环,不得超脱……所以我们要跳出恩怨,中断这个循环,这才是真正斩断因果,得到解脱。”

弥勒***道:“因此,我们劝人放下,劝人放弃复仇,想拯救的,不是造业人,而是那些还没造业的人,不想他们因此造业,沉沦苦海,从此不能自拔,生生世世,业果缠身。”

“……有理1

温去病一拍大腿,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满面欢喜,躬身一礼,“多谢大师点化。”

“……不敢。”弥勒***回礼,道:“恭喜佛友勘破迷障,得参大道。”

“可是……”

才在还礼,弥勒***忽然听见温去病的声音,有些事不关己,有些闲散,还有些满不在乎,最后汇聚成满满的恶意。

“大师,我已经明白了,但我仍放不下,即使因果缠身,即使生生世世不得脱离苦海,永远沉沦,我还是想要报复,要我的仇人比我更痛苦,这……又该怎么办?”

温去病淡淡说着,弥勒***双目圆睁,一脸“***的故意找碴”表情,随即叹了口气,满目悲悯,摇头道:“时人知法犯法,殊不可取,佛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取其弊,却是何苦?却又何必?”

“……因为我高兴,因为我可以。”

温去病理直气壮的回答,弥勒***虽然没两手一摊,但表情已经很明白:你自己执意找死,还拿老和尚我开涮,我劝不动你,又打不过你,除了看着你胡作非为,还能做什么?

仿佛还觉得***不够,温去病全然没在乎坐在眼前的弥勒***,斜眼看着菩提心树,缓缓开口。

“冤有头,债有主,这话倒是说得好……所以,我的冤头债主不是李家,而是因果,但因果这东西太虚无缥缈,我也没法把因果先生喊出来,请我砍他十八刀吧?”

温去病似在认真思索,停了几秒,最后道:“有了,众生牵扯在因果中,我屠尽众生,只要世上从此无人,就没有因果,众生同归于灭,我……我就报大仇啦1

如果只是单纯这些言语,弥勒***的反应,就只有七窍生烟,觉得这是什么屁孩想法,佛门居然由这人来传法,简直是老天瞎了眼,自己有仇有怨,鼻屎大的动机,就卯起来要毁灭世界、屠尽众生……行吧,你有力气,你就去干吧,老和尚没时间陪你瞎闹了……

假若只是这番话,弥勒***的反应基本就是如此,但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温去病眼中闪烁的,是一种背离理智的疯狂,特别是在说到众生俱灭时,他嘴角微微扬起,那是一种真心感到悦乐的笑容……灭绝所有生命的这个想像,确实令他愉悦。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一个屁孩并不可怕,但一个拥有足够力量与智能,明知疯狂却执意沉沦,会认真去实行那些谬想的屁孩,那就不只是可怕,而是……一场浩劫!

在弥勒***眼中,温去病的形象又一次发生变化,鬼气森森,魔意深重,虽然披着人皮,却实是鬼魔之心。

感受到莫名压迫,弥勒***再顾不得什么论法,默运气机,神色肃然,哪怕不能伏魔卫道,也要表现出来,金刚寺绝不会放任邪魔祸世,残害苍生。

同时,弥勒***也明白过来,这未必是温去病单一个人的想法,很有可能是碎星团的集体意志,毕竟那边有一个鬼尊尚盖勇,而韦士笔又深沉多诈,真实想法难明,万一他们的想法,就如温去病所说的一样……

……比一个疯子更棘手的,是一群疯子!

弥勒***无声一叹,心中也生出某种觉悟,正要有所行动,温去病却陡然一声轻笑。

“大师,你的无边佛法,今日连我也度不了,如何度尽苍生?”

突来一句,平时来问,弥勒***不过就是笑笑,自己何尝有那么大的雄心?但此刻正生出觉悟,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这一句就等同当头棒喝,暮鼓晨钟。

弥勒***心中一震,猛地抬头,直视温去病,却见他一派轻松,再没有什么邪气、魔意,满满的云淡风轻,笑道:“他日遇上鬼族,大师你也度不了他们,又该当如何?拚着牺牲,以身灭魔,你灭得了几个?又能改变什么?这一些又算是什么因果?”

连抛几个问题,一句一句,都砸在弥勒***的心上,他脸色大变,握着念珠的手不住颤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这……这……”

口唇颤动,弥勒***怔怔说不出话,脸色越来越白,脑中想的全是温去病那几个问题,拼命想要找出***,却每一个都全无头绪,苦海茫茫,不知何渡?

在对面看着弥勒***的表情,温去病暗自好笑。

弥勒大和尚刚才并不是直接提点,而是透过问话,迂回让自己顿悟,既然他给自己的是一个问题,那自己也就给回他一个问题。

他问自己的问题,他是知道***的,但自己抛给他的问题,却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已经为此困惑多时,这时候抛出去给他,颇有些甩锅的意思,顶多他等一下回过神来,要问***的时候,自己坦白告诉他不知道了。

……这世界,哪来这么多有解的问题?多得是那种根本没得解的。

温去病面带微笑,静静等着弥勒***缓过神,向自己提问,反正老和尚虽然年纪大了,但怎么说也是天阶,自己还真不担心他忽然心脏病发了。

然而,情况的发生却有些诡异。

弥勒***又红又白的脸色,一直也没有缓过来,呼吸越来越急促,口中念念有词,温去病着实讶异,暗想老和尚总不至于因为这样,就开始骂脏话?

却见弥勒***盘膝而坐,双手结莲花印,口中低诵***,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欢喜悦乐的神情,温去病一见这情况,刹时头皮发麻,冷汗涔涔。

……不妙!

“大师,不可啊1

温去病大叫一声,一下窜起,来到弥勒***身旁,顾不得什么客气,推着他的肩头猛摇,但却慢了一步,弥勒***的身躯,从头部开始,染上一层淡金之色,转眼之间,整个人就化成了一座金像。

事发突然,温去病的下巴张得老大,几乎就要掉落下来。

……一言不合就圆寂?大家还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的论法吗?

不过,抬头看看,菩提心树虽然群叶凋落,枝干仍存生气,弥勒***虽结金身,却还活着,未有圆寂。

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自己有求而来,一来就把人家的天阶给弄没了,金刚寺的反应可想而知。

但……事情搞成这样,又要怎么和他们解释呢?他们……能接受这情况吗?

“……佛门踏入天阶之后,依照所修练的法门不同,有许多的歧异变化,当中也有……一些意外1

温去病不急不徐道:“弥勒神僧现在的状况,是坐入一种知见关,自结金身,如坐死关,这是只有真正的大德高僧,方能触及的领域,只要勘破了心中迷障,开关而出,就能复原,并且大幅提升,别说天阶三重,就是一步证大能,也是有可能的。”

叹了一口气,温去病又道:“毕竟佛门最重的就是思与悟,这种事虽然机率不高,却也还是有的……所以,弥勒***如今的情况,非但不是祸事,还是万载难逢的机缘,大机缘……这么说,诸位可以理解吗?”

在温去病的对面,以无茶方丈为首,金刚寺众高僧面如死灰,有些人呆若木鸡:有些人紧握拳头,咬牙切齿:还有人开始默默流泪……

大雄宝殿内,一片死寂!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