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无名因果(周一红包满五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净土承受重压,弥勒***神色凝重,确实感到吃力,虽然自己有***手段可以反制,但

那都是攻击性手段,真这么干了,就怕引起误会,只能先行撑祝

……不过,这个年轻人的力量好强,自己比他早证道,他却迅速追了上来,甚至还进一

步反超过去,真不愧是闯入诸天大人物斗争,仍平安生存回来的胜利者!

……而且,先前他化解自己的一托,化本身若无物,此刻却又变得无比沉重,飞速激增

的重量,到现在仍不见尽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相反力量,他是如何掌握的?

对温去病有好感,但考虑到将来,弥勒***把握住每一个观察的机会,试图看透温去病

所行大道与力量本质。

只是,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当温去病的力量迟迟不见底,弥勒***苦撑之下

,净土也有些承受不住,整个世界,开始晃动,中央的菩提心树震得尤其厉害,摇枝落叶。

为求稳妥,弥勒***不得不借助外力化解,随手牵引,连结金刚寺的护寺大阵,接引地

脉,多一份承受。

温去病施加的重力,也顺着导引,传往外界,刹时间,金刚寺所在山脉,开始微微晃动

,竟然造成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

满身信徒,在地震中错愕莫名,最开始的时候,有***叫,这里是金刚寺地头,高僧们

肯定会有行动,大家不用惊惶,但时间分秒过去,大雄宝殿内的众高僧没有动作,就连山道

上的那些武僧,都一脸懵懂,不晓得这是什么状况。

大雄宝殿内,无茶方丈与一众高僧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最有可能的解释,

就是两名天阶者交手,弥勒***扯动护寺法阵,联合压制对方。

然而,金刚寺对碎星团的基本方略,是未为友、不为敌,怎么会一见面就干起来了?再

者,弥勒师叔是宽厚之人,连他都忍不住要出手,碎星团的这名使者,到底是有多惹人厌?

多么会挑衅?

“阿弥陀佛1无邪首座握拳道:“看这情势,来者咄咄逼人,我们与碎星团恐有一战

了。”

无茶方丈长声一叹,点头道:“能避免,尽量避免,我们与碎星团原本没有本质上的冲

突,但……若真***上门来,我金刚寺众僧又岂是怕事之人?”

闻言,在场众僧无言地点了点头,纵然有些想要开口的,最后也都沉默地跟着点头。

神圣的寺院,跟随地震,砖石都在震动,仿佛预兆不祥的前景……金刚寺也许大祸

临头,但绝没有人会独善其身,刹时间,全场都是一片凝重的悲壮气氛。

而在弥勒***的净土中,盘膝而坐的温去病,骤然睁眼,气息释放,虽然没有任何力量

,却是气势慑人,弥勒***心头一凛,感受到其中一丝源自大道的冲击,不由得开始琢磨、

感悟,心神略分。

弥勒***一下分神,这股气息传到外界,金刚寺中登时又是一乱,无茶方丈等高僧,对

这斯气息似懂非懂,只觉得朦胧中似乎有些极其深奥的东西,想要捕捉却又难以触碰。

然而,随着这股气息弥漫,寺内的几口大钟,竟然同时鸣动,嗡嗡传响,远传整片山群

,山体的震动也渐渐消失。

就不知内情的人看来,钟鸣而后大地平息,这钟声听来就是神圣不可侵犯,满山信众纷

纷跪倒,向山上的金刚寺膜拜顶礼,至于寺中的无茶方丈等人,则是想笑又笑不出来,相顾

尴尬。

净土之内,温去病一口气缓缓吐纳,身体的重量恢复正常,诸般异常现象也消失,整个

人看来神完气足,获益匪浅。

虽然,还不可能说这么幸运,直接踏上天阶三重去,但弥勒***的这一下提点,确实也

帮了大忙,自己前路照亮,有了方向,对于还在摸索中的凝结大日,有了更多的把握。

刚刚的尝试,如预料之中的那样没有成功,但之后就是更多的聚累能量,反覆尝试,校

正方向,一步一步登上三重天去。

“……看来,这回我欠大人情了埃”

温去病有些尴尬地摸摸头,弥勒***笑道:“不算人情,老和尚随口说说,佛友自己的

累积够了,有所触发,算得什么人情?当日佛友解我寺万年不解之惑,为这世界传法开道,

这才是无量功德。”

弥勒***表现得甚是豁达,温去病却没法这么轻松,自己可不喜欢平白欠人情,而且欠

谁的也就算了,佛门最重因果,若欠了这大和尚的债,后头搞不好就有什么因果缠身,得想

办法先摆脱才是。

眉头一皱,温去病心念微动,道:“***,外头……好像正在论法?”

弥勒***一怔,随即笑道:“是十字庵的来使,说是论法,但又怎么瞒得过佛友这般的

……”

话未说完,温去病主动抢话道:“大师,我有疑惑难解,可否为我开示?”

以这句为开头,温去病并没有躬身拜倒,反而正襟危坐,双掌合十,看了这架式的弥勒

***,神色也凝重起来。

依着佛门礼节,温去病此刻的提问,就不是求开示,而是求论法。天阶者追求大道的碰

撞,透过这样的流程,益发清晰本身的大道追求,佛门更另辟蹊径,除了直接动手开打,也

能藉由相互演法,各展神通,破见本心,进而开悟。

此刻外头正进行的那场论法,只是遮掩,但温去病提出论法,正合弥勒***的需要,闻

言大喜,登时也端正坐姿,堂堂答道:“佛友何惑?老衲愿共同参祥。”

“……我心中有怨,更有恨1

“……世人哪个无怨?几曾无恨?悲欢喜乐,爱憎怒怨,正是滚滚红尘。”

弥勒***正色道:“然,红尘遮掩本性,恶世五浊,沾染沉沦,便永世不得超脱,不能

见如来,不度彼岸。”

“***是劝我放下?”温去病淡淡道:“可我放不下,我那么多的弟兄,他们为了人族

而战,死得何其无辜?身亡之后,他们的家眷没有人照顾,他们的尸骨无人收殓,世人踩在

他们的墓碑上,开启繁华盛世,如今我身证天阶,能为他们所做的……居然只是放下?”

这些话,温去病原本只打算平淡问出,用不着刻意表现什么悲痛仇恨,自己又不是来这

里哭给人看的,但话说到一半,心头积压的悲怒被牵动,神情益发冰冷,隐隐有些凶厉之意。

弥勒***心中一凛,一直以来,金刚寺对温去病的身分有种种猜测,单从资料上来看,

他绝对干净,若非如此,也不可能瞒过朝廷、瞒过密侦司,成为官方许可的碎星猎头人。

但随着碎星余党自海外回归,许多早应该死亡,连脑袋都公开示众过的战犯,复生回来

,还都是他报上去,领过赏金的人物,这下只要不是***,都晓得他有问题,朱家也是因此

问罪温府。

金刚寺往昔也是和碎星团并肩作战,内中的主要成员,相互都看得眼熟,当然晓得碎星

团里没温去病这号人物,只能推测,他或许是碎星者的家属,或是碎星团的周边人员,不见

诸于册,这才能逃过朝廷的捕杀。

但现在看见温去病的神情,弥勒***整个明白过来,他绝不是什么碎星团的周边人员,

而是碎星团藏得最深的那几个幕后人物之一!

若不是亲身经历,怎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感?怎能用这样的姿态,以碎星者的身分发言?

他言语中的那股魄力,面对面之下,感受得尤其清晰。

……大地上竟然还有人以为,温剥皮不过是个油滑商人,收了碎星团的钱财,偷送人出

海,还向朝廷讹钱,吃完上家拿下家。

……都已东窗事发,还能让人无法直面现实,他的这份伪装真是厉害,深入人心,耍弄

了天下人。

……但如此一来,寺方先前的预计全盘错误,对他势必得要换个态度了。

弥勒***尚在沉吟,温去病又开了口,“敢问大师,如果你的亲人、同门,被人残杀,

被人冤枉,死得凄惨,你放得下?你能不恨?”

“阿弥陀佛。”

弥勒***摇头道:“老衲不恨,虽然伤感,但……不恨。”

“哦?”

温去病冷笑道:“大师唱得好高调,难道修佛,就修得没有半点常人情感了?现在好像

有一个专有名词是说这状态的,好像叫……叫什么……哦,圣母狗1

弥勒***满面慈悲,缓缓道:“老衲不恨,不因非人,是明其所以,故而不恨。”

“明其所以?”温去病笑道:“这有什么所以?我的弟兄们该死,李家不得不杀光他们

,我明白李家的苦衷,所以不该恨他们,就该放下?”

“是明其所以,但这个所以,既与李家相关,也无关乎李家,万事有因有头,佛友复仇

,不也讲究冤有头,债有主?”

微微一笑,弥勒***长吟道:“风吹屋上瓦,瓦落破我头,我不怨此瓦,此瓦不自由。”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u123长按三秒复制!!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