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二章 世界碰撞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世界碰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一直‘挺’羡慕佛‘门’***,不用像道‘门’那样辛辛苦苦修练,境界一到,神通自成,省

去大笔修练时间,还可能提前享受超越本身现下境界的效果,就像开了挂的龙云儿那样。,:。

尽管自己不属佛‘门’,但耳濡目染,又当了两年和尚,对其中各项神通的情况,心中有数

,所以当弥勒‘欲’行检视时,自己不加遮掩,亦不躲避。

一方面,是表示坦然,但另一方面,也是想藉助弥勒长老的神通,确定自己心头的疑‘惑’

果然,弥勒踢到铁板,天目神通原本应该有回溯时光,看见一个人过去经历的能耐,却

在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之前,被某些力量给阻住了。

温去病两手一摊,“我秉持诚意而来,这黑锅我不背,大师你可得替我作证。”

弥勒***‘揉’了‘揉’眼睛,哈哈一笑,挥手道:“无妨,佛友的福缘深厚,得到大人物关注

,这是旁人羡慕不来的,哈哈哈。”

“……这好像不是可以随便笑的事。”

温去病摇头苦笑,五藏妖界之事,涉及霸皇、青‘女’重生,背后涉及大人物的‘激’烈斗争,

哪是可以随便窥探的?虽然那些大人物不会刻意出手封禁,但打发区区一二重天阶,原也不

用们出什么手。

“***,温某此次前来,是代表我的弟兄,寻求贵派的友谊与协助。”

不扯闲话,温去病坐直身体,摆正姿态,坦‘荡’‘荡’表明了来意。

如今碎星团与金刚寺的立场微妙,甚至说得上尴尬,无论来的是谁,都不会比温去病适

宜,他眼下的身分,于司马家有渊源,于金刚寺有传道大恩,哪怕他自己不提,金刚寺也断

不会不顾。

“拜托了。”

温去病双手按地,向弥勒***深深一躬,后者微微动容,之前温去病传法,身分单纯,

金刚寺方面虽然从蛛丝马迹猜到他与碎星团有关系,到底没有证实,大家装‘迷’糊、好办事。

如今再相逢,温去病代表碎星团而来,明示了身分,碎星团也已回归,掀起大地风云,

更与金刚寺的立场有所冲突。如此一来,哪怕温去病对金刚寺有恩,但双方的关系,肯定不

可能亲密如前。

弥勒***双手平托,禅功发动,想把温去病托起,但力量甫发,对面却一片空无,这一

下如触无物,没能托起,让温去病拜了下去。

“……佛友另得异遇,妙悟大道,老衲有所不及。”

受了这一礼,弥勒***微微一笑,温去病却是摇头,“这一拜,不是为了请***‘玉’成,

而是拜谢***予我温家援手,庇护我的手下与族人,保全他们‘性’命,姓温的铭感五内,无论

碎星团与金刚寺如何,将来也必回报这份恩情。”

“佛友言重了。”弥勒***立掌‘胸’前,正‘色’道:“既行大乘法,救命度厄,便是我辈份

内当为,何须致谢?倒是老衲能力不足,只能将贵府众人收于净土带走,未能保住贵府家业

,殊为有愧。”

“身外之物,何足介怀?”温去病笑道:“多谢大师一场辛苦。”

“只不过……”

没让温去病继续说下去,弥勒***道:“老衲如今潜心修行,不问俗务,本派与贵团的

关系,还得听由方丈的判断。”

“……这是当然。”

温去病微微一笑,并没有觉得对方甩锅,不负责任,因为这***本该如此。

举凡‘玉’虚真宗、金刚寺,这样传承久远的大派,都有诸多戒条,***一群长老、太上长

老的权力,否则,像弥勒***这样证道天阶,实力远超掌‘门’的长辈,如果动辄对掌‘门’指手画

脚,甚至撩起衣袖比拳头大,那寺里还怎么办事?一切早‘乱’了套。

因此,越是传承久远,这方面的***规章越是周全,像弥勒这样的长老,一旦开辟净土

,成就罗汉,立刻被奉为***,地位之尊贵,远在掌‘门’方丈之上,却也从此失去‘插’手寺务的

权利,天阶***纵使高高在上,碎星团和金刚寺的将来,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不过,温去病同样也相信,弥勒***虽不能直接干预寺务,可无茶方丈和阖寺僧众做判

断时,也绝不敢无视他的意愿,这点哪怕规章***再多,也是一样。

“那……还请***为我引见方丈?”温去病挤眉‘弄’眼,贼笑道:“我和方丈他们应该也

有很多生意做的。”

“且不忙一时。”

弥勒***笑道:“观佛友气‘色’,已经天阶二重,却不知……体内气机凝练如何?”

“哦?”

没料到会是这么个问题,温去病一怔,表情变得甚是玩味。

天阶二重之后,修练等于要开始为晋升大能做准备,大能者,事涉空间,而为了分解空

间结构、穿梭不同空间,天阶者需要储存极大的能量,因此,天阶的前三重,基本是能量累

积的过程,而第二重升第三重的关键,就是在累积的同时,还要将能量聚合压缩,作更高效

的利用,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凝结大日。

成功凝结大日,是踏足天阶三重的关键,而弥勒***的这一问,涉及修为隐密,普通来

说,是颇有禁忌的。

没等温去病回答,弥勒***自顾自说道:“佛‘门’之路,与***途径不同,道友是在内世

界中凝结大日,而我佛‘门’自辟净土,净土中央俱是菩提,修为越高,菩提心树越是茁壮……

温去病往上瞥了一眼,顶上的菩提树,看似正常尺寸,但若用“心”去感受,就能窥见

真貌,这棵菩提树长高千丈,高耸入云,撑天连地,气派不凡。

“踏上三重天阶时,菩提心树伞盖大开,支撑整个净土的存在,纵然僧者圆寂身灭,所

辟的净土也可能留存,是名符其实的世界树。”

弥勒***娓娓道来,温去病听了扬了扬眉,自己虽然当过两年和尚,得知部分佛‘门’典故

与隐事,却还接触不到这么高端的东西。三重天阶的金身罗汉,大荒西朝几曾出过这么牛的

存在?

“……直至证道大能,铸成菩萨金身,这棵菩提树才会再有变化,随修者心而动,或化

须弥神山,或化芥子微尘,或诸佛之形,又或是大菩萨,随各自修行法‘门’而有异,直至超脱

成佛。”

这也是温去病先前所不知的奇闻,他皱起眉头,凝神想了想,好像捕捉到了点什么,“

显现诸佛之形,唔,佛‘门’修行,存佛于心,日日观想,平日观想的是哪尊菩萨或古佛,就呈

现彼之形?”

语带询问,其实心里已经大致确认,但温去病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在说着此事的时候

,莫名心生警兆,好像里头藏了什么危险。

“阿弥陀佛!与其说是观想的诸佛,还不如说,是诸佛所代表的法‘门’。”弥勒***道:

“诸佛之形不过表象,是背后法理规则的显现,如我佛‘门’四大菩萨中,文殊表智能、观音表

慈悲、普贤表行践、地藏表愿力……心存正念,发愿修行法‘门’,三千大道,殊途而同归。”

温去病点头道:“确实如此,妖鬼佛魔,仙神人族,看似歧途无数,说到底,所行的终

归还是大道三千。”

“善1

弥勒***双掌合十,笑眯眯的甚是和蔼可亲,“然佛友可曾想过,我之菩提,彼之大日

,到底又是什么东西?就单纯只是自身能量的聚合表现?”

闻言,温去病陡然一震,眼中一下亮了起来,喃喃道:“……或者,它们其实也是自身

大道的初级显化?”

话出口,温去病体内气机震动,醍醐灌顶的冲击,他闭上眼睛,盘膝而坐,导引体内飞

速旋转的能量,试图凝聚。

在温去病的对面,弥勒***笑‘吟’‘吟’地注视,这名佛友的资质委实惊人,一听自己未尽之

意,就明白了关键,而他修练的速度也快,不显山、不‘露’水,竟然已经是二重高段,若非如

此,也不能一悟明晓,就立即有了反应。

只是……

弥勒***心下好奇,若是寻常的天阶者,行功至此,定然已经星宇流转,内世界浮现,

异象纷呈,但这位佛友却只是端坐,虽然感受得到他身上澎湃的气机,可并没有其余异象显

现,看来……他所结合的,是一‘门’非常奇特的大道。

正如此思量,弥勒***陡然一惊,发现温去病身上有诡异发生,变得非常有存在感,非

常……重!

端坐在那边,温去病表面无事,体重却不住增加,一倍、十倍、百倍……万斤、万吨……

重量疯狂地飞速递增。

换了在外头,大地早就开裂,让他不住沉往地下,也唯有此地,弥勒***开辟的净土,

才能够继续托载住他,泛着淡金‘色’的地面,未有开裂,稳稳盛祝

饶是如此,弥勒***的表情也不好看,为了要撑住温去病,他从一开始的从容,到后头

已经有些吃力。

这种不寻常的失控,来自温去病的内世界,看似单纯体重增加,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的小

世界,直接压到自己的净土上,等若世界的碰撞。

……这是两名天阶者的比拚。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