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六章 汉水来客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六章 汉水来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西北大战之后,狼翻郡受损严重,都城平阳几乎被打烂,云岗天关旧址,破败城墙,断壁

残垣,尸体堆成了山,风一吹都能感觉冤魂在肆虐,恶鬼在叫嚣,天空灰噗噗的根本看不出

原来的颜,大地一片焦土,散发着一股焦炭燃烧的味道。^^%搜索@就爱中文+阅读本书#最新%章节^四周了无人烟,十室九空,空荡

荡的城,偶有几人幽灵一般晃出来,在这死寂的环境可怜游荡。

对于原本就不富裕的司马家,这一下委实伤损严重,哪怕并吞掉原本云岗关外的***土地

,也仍得不偿失。

皇城之战,帝国易主,天下大变,到处哀鸿遍野,鬼哭狼嚎。这连场大变,天下震荡,却

和西北之地没有什么关系,忙着从战祸中重建再起的司马家人,已经无心也无力去管这些事

情了,此时的司马家人心已经冷了,自己家中危机,最后变成这样,哪里还有时间管这些,

他们只是冷眼看着外界的风云变幻,态度出奇冷漠。

六郡七家中的***世家,都对西北歧视甚深,素来看不起,中央***虽然总喊着公平对待,可资源分配总是有差,好东西总是轮不到西北。既然是这么个态度,外界发生些什么事,又与西北何干?

何况,他们现在也自顾不暇了,无心也无力去管他们怎么样,有好处的时候轮不到西北,有

困难西北也不会帮。

基于这样的想法,西北自行其是,哪怕碎星团复起,搅动天地,震慑人心,甚至是连翻大

战,争夺不断,大地风云变,西北也仍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作。

然而,有两大变化,在战后的西北之地发生。

其一,是三藏法师取经,传法于金刚寺之事,随着故事传开,金刚寺大行普渡之道,度化众生,是为大乘佛法,引导民众修行。

金刚寺位于西北,寺中高僧又半数是司马家血脉,有地缘关系,加上血脉亲缘,结果就是近水楼台,外加肥水不落外人田,短短一年,家家户户笃信佛法,每十户供养一名僧侣,并以此为荣,隐隐约约,有了一片佛国的雏形。

其二,九外道一场大会,让很多人心生警惕,其中就包括了武苍霓。

无神铺的这份基业,始终是她篡夺而来,在邪派根基未稳,亢金龙能够拉拢不老仙的残部,未必不能更进一步,万一双方斗争激烈,己方有个闪失,被亢金龙夺了无神铺的控制权,那就大事不妙。

所以,武苍霓压力也很大,甚至,时刻不敢放松警惕,精神紧绷。

当初无神铺的存在,是在三不管之地,作为人族与兽族之间的缓冲,并且相互贸易,怎一个繁荣景象,如今属地已归司马家统辖,意义少了大半,无神铺自然也该转型

为此,武苍霓下令,将无神铺多年累积的资产,向司马家输血,以投资者的身份,在西北进行大量建设,司马家负责大开方便之门,事后则与无神铺分别持有股份,共同经营。

这是*裸的***结,而且还是地方官府与黑帮势力的结合,不过,在**政体下,这压根不是什么问题,反倒无神铺内部有些杂音,可武苍霓的人马牢牢控制住无神铺,外部又有金刚寺、司马家的辅助,终究没人敢来反对,事情就这么顺利进行了。

原本武苍霓只是安排了方向,公布了草案,打算自己亲自来进行,但异界之旅的时间,远远超乎预期,她一走没了踪影,司马路平等心腹遵照指示动作,未因她不在而有差,一年的时间,无神铺的大笔金钱,犹如及时之雨,遍洒干涸的西北大地。

一栋栋崭新的建物拔地而起,有房舍、有商店、有学堂、有佛寺,西北的几个大城,气像一新,还有几个中小城市,顺势打掉重盖,重新规划,如今已略具城的雏形,脱离原本“镇”的感觉。

种种变化,迅速的不可思议,也让很多人眼馋不已,但是不管如何,这里是西北!很难有人

能够插手其中。

这两件大事,在一年之内,改变了西北之地,前景可期,而值此天下动荡,黎民不安之际,金刚寺众僧举行**会,率领百姓,向诸佛祈祷,祈愿天下太平,还世间平静。

金刚寺素来奉行简朴,成员多是***中下阶层,尤其是各种劳工为多,苦力、车夫、士卒……都是金刚寺的铁杆***,走金刚力士的法门,大家一起练功,一起流血流汗,连结起来的情感,就是铁哥们,这也是金刚寺的基矗

这样的门派风气,自然不需要什么奢华排场,但现在走大乘佛法的路子,要广纳普通信众,一点排场都不讲,是不可能的。

即使金刚寺众僧不愿意承认,但无可置疑,一定程度的排场,能让老百姓生出崇敬,而这也是虔诚信仰的基础,当然基本的行善不可废,可众僧确实开始整治衣装,那些新盖的佛寺,也比以前所建的更气派、更具格调。

大乘佛法之下,金刚寺众僧没有赐福信徒的能耐,但却能领导信众一起诵经、持戒,向诸佛祈福。

在这样的过程中,信众得到诸佛赐福,诸佛得到信仰愿力,而作为中间媒介的众僧,则是得到愿力转化后,降临己身的佛力,提升修为,显化神通,是一个三方各有所得的模式。

因此,和过去相比,金刚寺举行的***更多了,率领信众祈福,并且度化领地内的亡魂、怨气,百姓也热衷于参与***,供养僧众,替自己累积福分。

当三家联军攻击汉水四城,金刚寺与司马家都选择作壁上观,却不是全无动作,他们举行以一月为期的大型***,连续的诵经声,笼罩整个西北。

佛音阵阵,铺天盖地,一股无形的信仰愿力,普照西北天地,这种力量无形无质,看不见摸

不着,但是谁也知道这股力量的存在。

在***门派眼中,这么作有些不知所谓,一群人正事不干,拚命把头缩到洞里,整日祈福,福分累积得再多,一朝大祸发生,又如何抵御?

金刚寺没有回应这些质疑,过不多时,十字庵派出观摩团,来到西北,与金刚寺的一众高僧切磋交流。

虽然双方都属佛门,但男女之别摆在那里,一群尼姑跑来和尚庙交流、切磋,各种有眼光、闲言碎语,肯定免不了,但至少这种声音在西北不会有,在***地方也绝不敢大声讲,这两派可都不好惹,金刚寺人强马壮,背靠天阶者,十字庵的人数虽不多,后头却有一位大能在,谁敢招惹?

金刚寺对这次的交流,非常看重,尽管弥勒***未有露面,但无茶方丈、枯荣长老、无邪首座亲率众僧相迎,会见十字庵主定寂师太,双方在大雄宝殿上辩证论法,已经多日,外界皆引以为佛门盛事。

这样的大好事,却也难免遇到苍蝇滋扰,有些狂徒自恃本事,想要闯进大殿,参与这场佛法辩论,只要能说上几句,展露头角,传扬出去,就能声名大噪。

不过,便宜从来都是不好占的,金刚寺将辩法交流视为首要大事,在外布下金刚阵,所有试图侵入者,都在外头遭遇金刚阵,直接给轰了出去。

虽然是佛门,但金刚寺过往行力士法门,练到顶也不过成就明王法身,并不讲究慈悲为怀这一套,摆出金刚阵,已经是种阻吓,看了阻吓还硬要闯的,就是摆明欺负人,而司马家对于这种欺负人的,就算不打折手脚,起码肋骨也要断一排。

很快,金刚寺的山门外,就多了几个早几刻还衣冠楚楚,似是青年俊逸,现在却满身尘土,处处都是皮肉伤的人物,其中更不乏名列星榜的人物,相信今日之后,他们的星榜名次会大幅波动。

“双***龙”余一平的头上、脸上,甚至还有脚印,那是刚刚被和尚们扔出来后,旁边愤怒的信徒一涌而上,拳打脚踢的结果,虽然这些信众都是普通人,他们任一个都能随手杀掉一群,但在金刚寺山门前,当着那些和尚的面杀他们信徒,这就与***无异了。

所以,此时这些名动星榜的俊才,一个个都被打得相当憋屈,被揍还不能动手,只能被动防

御,而且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啊,一个个被打的相当凄惨,他们的心口也窝火不已。

“可恶,这些和尚,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们留……”

自号“河西双英”的杨氏兄弟,同样心绪难平,他们鼻青脸肿,鲜血横流,同样狼狈,两兄弟出道以来,擅长合击之术,可以说手段高超,鲜有敌手,他们甚至认为自身实力也属

于高手行列,但刚才撞上金刚阵,人家那是货真价实的佛门战阵,十八个大和尚围殴他们两

兄弟,一场痛揍,各折一只手脚,骨裂处无以计数,脸更丢尽了。

“哼,这些恶僧,总有人能制他们!就不信他们能这么一路恶下去……”

一群擅闯踢铁板,灰头土脸的失败者,开口都是不平恨语,并没有人提起他们之所以选择金刚寺来闹,是因为事先考虑过,金刚寺是上门***成本最低的一个,就算棍棒加身,总不至于被当场杖毙,可以说,他们都是算计好的了。

玉虚真宗向来是受力几分,都以倍返,不讲究包容;封刀盟经历大变后,这一年来渐趋强势,“刀皇”司徒诲人证道天阶后,对挑衅者绝对算得上凶狠,来犯者全都砍了;至于天斗剑阁……仿佛有意与封刀盟别苗头,撞上那班疯妇,死倒是不怕,就怕缺手缺脚,少鼻没眼,活下来都想***。

闯金刚寺,最多就是骨折,已经是成本最低的一处地方了……

正自不平,一群人忽然发现,周围的信徒没了声音,目光望向山门口,似乎那边有什么异动,当他们也顺着看去,却只见一名身形偏瘦,穿着华贵,公子哥模样的青年,踏着阶梯,走上山门,被门口的知客僧拦阻,然后,双方似乎碰撞摩擦。

“……又有人来了,和咱们一样。”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人?星榜之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吗?”

杨氏兄弟看着那道背影,开始牢骚,余一平陡然脸一变,虽不是很肯定,但刚才风中隐约的声音,似乎听见“碎星”两字。

这位……是碎星团来人?碎星团要闯金刚寺?

此事……大了!

“……我再说一次,我自汉水来,要拜访无茶方丈,与弥勒***。”

温去病微笑说话,对面的两名知客僧却面凝重,胖的那名佛掌立胸,喝道:“我等也说最后一次,凡是汉水来客,一概不得入金刚寺1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