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五章 当头棒喝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五章 当头棒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时此刻,在人族所接触不到的频率,一群“魔”的意识,正在其中交流。

“仙界开始蠢动了,居然把技术传给这些人族……还好我们抢先一步,否则就给仙狗骗了。”

“人族和仙界若联手,实力就不是我们之前评估的那样了,后头该怎么办,要和上头请示……”

“有什么好请示的?人族耍点小把戏,还真把你们弄怕了?一个碎星团翻不了天去,只要能建构通道,让几位大能降临,此界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可人族之中,也有万古存在,光靠那几位大能降临,***得住吗?”

“嘿,你有所不知,来之前我已经确认过,人族那两名万古是有问题的,如今更已不在,不用顾忌了1

一群魔将使用密语,即使相隔数千里,也能这样相互沟通。魔界辽阔旷远,包含世界无数,这批魔人分别来自不同的世界,虽同为魔族,却互不相属统,这一回策动三家联军,原是一次磨合与探底,当彼此有一定了解后,跟着要发生的,便是争夺指挥权。

魔族可是奉行强者为尊的世界,虽然说,人族也是奉行强者为尊,但是绝对和魔族的不一样。

想抢指挥权,必须要先掂掂份量,诸天魔界并非不相往来,一些来自大千世界的猛人,就算在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也是如雷贯耳,不可能没听过。

名气响亮到这种程度,这种猛人当然不可能亲身前来,也通不过封神结界,但其门下、麾下的徒子徒孙,相比起来,自然也高人一等,当联络中的各方魔人,分别说出自身来历,高下立分。

下位者,马上识相不敢开口,至少,也是把心思藏起,不会表露出来,而一番比较之后,位在最顶上的那几名魔将,心里更笃定得多,却也生出一个困惑。

“……这回各路人马,暗中都是接受封刀盟那一位的调派,不晓得那一位,是来自哪方世界?哪位魔尊的座下?”

这个问题被提了出来,但接着而来的,却是一阵尴尬的沉默,赫然没有哪位魔将,知道依附在那一位身上的,是来自何方魔土的哪位大人物?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魔界层级分明,在地位悬殊的世界,上位者不屑于解释,自然秘密主义盛行,那一位的身份没人知晓,只代表对方地位崇高,底下的魔人们没资格碰触。

别的不说,司徒诲人卡在半步已久,被后起之秀亢金龙、武苍霓……等人一一超过,锐气已失,又逢新败,伤重之身,本来可能此生无望天阶,但那位降神依附后,立刻冲破瓶颈,身登天阶,只这一点,就不是其余魔人能够比拟。

更何况,如今预备进行的大召唤,各路魔人只负责配合,而核心的术式建构,是由那一位独力负责、独力守护,显然魔界上层对这一位信心十足。

……这一位……看来不是可以随便挑衅的存在……

各路魔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个都谨慎起来,就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甚至快速的转移注意力,转而把思绪投向完成大召唤的准备。

“祭品的准备,已经完备六成,剩下的时间不久了。”

“大召唤只能由结界内部进行,无法从外部强行突破,仙狗只传技术过来,不比我们直接出手,已经落后我们不只一步了。”

“几位大能一来,覆灭碎星团易如反掌,届时,我要亲自将那群碎星狗拆骨煎皮1

“哈哈哈,可别忘了给我留一份,我们摩罗魔土的炎刑,别具一功,带我找些碎星的……”

话说得欢喜畅快,但,就在此时,轰隆一声雷鸣,空中骤然轰雷炸过,一道道紫电横空,汇为雷光巨龙,仰天长啸,对着天空吐着雷球,紫色雷球向着天边飞射而去,雷光狂暴横断苍穹。

轰雷一起,震慑心神,远在各处魔人心头都是一凛,此时,他们一个个都闭口不言,仔细小心,看着四周的情况,他们隐约有些不妙的感觉,他们的境界还未能感应到天地法则变动,却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这是一种类似于小动物遇见野兽时的本能反应,但是,即使这反应,也代表了他们此时心中的惊疑。

这一片轰雷过后,他们全都生出呼吸不畅,神魂晦暗,仿佛被五花大绑的束缚感,这感觉的源头,不光是因为天地法则的细微变化,因为雷光之中含带的一股力量。

这力量神秘,诡异,玄奥,莫测,同时其中蕴含的气息,也让人胆寒。

六道封灵锁印.封魔印!

纵然是天阶二重,也不可能将一击封魔印,打遍整个大地,但封神结界横断天地,透过封神台,温去病就能把这一击打出来,虽然效果只有一瞬,但对于那些正潜伏人身的魔族,这一下,等若拿着铁锤,往普通人胸口重重敲了一记。

特别是对于那些正透出神识,进行密语沟通的魔人,这一下敲的不是胸口,而是正对着脑门,狠狠敲了下去!

轰隆隆的雷鸣,伴随着刚猛的力道,直接作用在魔人的神识之上,下一秒,所有的魔人都心神受创。

六道封灵锁印,四大武神中,香雪修成封妖印,暗藏在纵天女君妖像中的力量,就含带封妖印,一击之下,轻易击杀半步大能黎鸢,而修成封魔印的温去病,及时回归主世界,对碎星团来说,堪称及时之雨,可对于诸多魔族,那就是当头一棒。

尚盖勇***环境时,见到大地上人马惊动,各方***,那种慌乱的样子,看的尚盖勇心中欢喜狐疑,但匆匆一瞥间,无法看细,没看到在三郡之内,许多人忽然两眼翻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口沫中更有千百小虫蠕动。

这些是运气比较好的,比较糟糕的,雷震之下,心脏炸破,或是直接头颅爆开,遍地红白之物,吓坏了周遭众人,却不明所以。

这一幕,真的是让魔族惊恐了,他们从来不知道,人类世界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攻击,恐怖至极,让他们惶恐。

这也不在当初温去病的预计内,他只估量着封魔印对这些入侵者有压制效果,透过封神台打出,死马当活马医,至于说有多少成效,只能求老天保佑,却想不到威力惊人,又适逢魔人们进行神识交流,几不设防,被封魔印一轰,神魂立损,登时受创。

刚刚还在嘲笑碎星者的诸魔,立刻就到这群人不按牌理出牌,常常连他们自己也被吓到的厉害,懊悔不已。

种种情况,让他们行动更加的小心谨慎起来,再也不敢随意的行动起来。

事实上,后头连温去病都感到懊悔,如果早点想到有这可能,自己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布下圈套,利用魔族通讯的时候,收网出击,只要配合得好,对于这些潜伏人界的魔族,就会是一场大***,委实……可惜了。

不过,当三家领地为着那些莫名炸心、爆脑的死者,惊惶莫名,错愕不解时,仍有人把握到了状况,露出愉悦的微笑。

封刀盟之中,一名新晋级客,忽然爆了脑袋,死状凄惨,周围登时大乱,正在与众人开会,表达本身不满的司徒小书,震惊得无以复加,立刻赶上前去,确认状况。

在确认死者是因为体内气血,爆脑而亡,并非因为外力,也不是遭到偷袭后,司徒小书的困惑更深,环视满座,有些人拍案惊怒,眼中却有迷茫,有些人脸色苍白,还有人面容抽搐,手紧握椅子,似在忍受极大的痛楚……

这些现象,司徒小书隐约猜到了什么,再抬头看看天空,巨大的雷电早已消失,只余沉闷的轰鸣声,持续震动天地,这……难道就是源头?

抬头一瞥,却见到坐在主座的父亲,动也不动,没有丝毫起身查看的意思,也没有多问一声,嘴角反而露出一抹微笑,笑得很随意,却不知为何,让自己心头阵阵发寒。

……自己家的弟兄爆脑猝亡,他竟然在笑,好像还有那么几分蔑视的意味?这人的死,让他感到愉悦?抑或是……他对于依附人身的魔族之死,感到快乐与……可笑?

司徒小书脸色苍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能确定,小心翼翼开口道:“……爹,巩兄弟……”

“他新进地阶,力量不稳,偶然失控,不足为奇,不用大惊小怪,各位兄弟近日为了对抗碎星恶贼,练功勇猛精进,却也不要忘记稳固根基,切莫操之过急了。”

没让司徒小书继续把话说下去,司徒诲人摇摇手,漫不经心的道:“我有些乏了,今日的讨论先到此,大家回去各自想想,看看如何解决我们当前困境。”

一声令下,会议解散,司徒诲人向女儿笑了笑,起身回屋。若是以往,司徒小书会追上去,和父亲多说几句话,但眼下却不行了,因为……父亲的屋中有女人,还不只一个,他才踏入屋中不久,就隐约有女子的欢笑嬉闹声传来,那声音……让人听不下去……

素来严谨自持的封刀盟主,就在证道天阶,自号刀皇之后,作风大变,从一个简朴刻苦的侠客,变成讲究排场,饮食铺张,蓄纳姬妾的武林大豪,虽然封刀盟上下对此看似没说什么,但司徒小书的心里,却满满的不是滋味。

她有点儿迟疑,不知道这样的父亲,还能变回来吗?还能如同往日一般对她展开笑颜吗?这一刻,她真的不确定了。

追不上去,司徒小书站在原处,手按刀柄,一时无言,半晌过后,她无声一叹,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甫进门,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绝对想不到,我刚刚已经找到对付那些活死人的办法了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