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风云再起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风云再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争,从来都是将领对战,士兵对战,气势之争,甚至是谋略之战,却从来不是眼前这一幕。人,数不清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疯狂的开始战斗。

这一战结束,碎星团的财物损失不少,各项资源的耗损、到处破坏的修补,所费不赀,但最重要的人命伤损,当然是一个都没有。

三族联军方面,死者虽然也不少,两万多人的性命,在这一战中消逝,连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回来,但相较于被千万敌军围起来打的应有死伤,现在这结果已经是祖宗保佑,甚至可以说是祖坟冒烟了。

就算是现在,这些人还记得那恐怖的一幕,那些疯狂的士兵,疯了一样的攻击,根本不怕死亡。

三家联军的死亡人数不多,但伤的……就很多了,各种轻重伤之外,有三分之二的士兵,罹患了严重的密闭恐惧症,一处于密闭黑暗的环境,就会疯狂尖叫。

这种后遗症,直接导致了,不能在夜晚开战,甚至一到天黑就必须点灯,不敢再让士兵在黑暗中前行了。

搞到这一步,就算这些人没太大损伤,回去以后还能相对正常地过活,也没法再上战场了,哪怕是魔族手段都不行。

三家联军,就这么自然瓦解,狼狈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封刀盟的直属队伍,受损最小,本来还想为了正气而坚持,但没有了三家奥援,等若单独要面对碎星团,太过危险,在司徒诲人裁断下,封刀盟也撤了回去。

这种一战而定的决胜法,不只碎星团内没人想到,放眼全帝国都没有别人想得到。

着胜利甚至有点儿匪夷所思的感觉,此时此刻,事情变得更加的有趣了。

“……问题暂时解决了1

韦士笔一想到是怎么胜利的,嘴角就忍不住的笑,摇头道:“本来应该大摆庆功宴的,不过,这次作战的消耗,给我们造成很严重的财政问题,大家还是缩衣节食一段时间吧,阿山,这技术还……”

温去病听着韦士笔的话,也想到胜利是怎么来的,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着摇手道:“小规模的没问题,我随手就能施展,你们也成,但如果要一次变出万人……大概两个月内都不可能啦1

尚盖勇道:“可喜可贺的一点,就是外人不清楚这点,只要你再拿***的仙界技术出来唬唬人,我们可以清净好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可以缓出手来,做些我们该做的事……”

结论很快就出来了,该如何做,先前也有共识,但在各自执行之前,韦士笔笑着踢了温去病一脚。

“嘿!兄弟,大家各自开始之前,你好像有些事情需要收拾啊1

“……嗦嗦的,这又不关你们什么事……”

温去病难得露出厌烦的表情,抓了抓头发,迳自离去,尚盖勇在后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韦士笔又一把拍过去,“干什么这么沉默?老尚,不说几句吗?”

“……说啥?他早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尚盖勇笑了一下,表情如雨后初阳,和煦开朗,“虽然总觉得阿山一副小鬼的样子,担心他会遇到什么危险,但……他始终是成年人了,什么事情有他自己的判断,也该扛起他自己的责任,不用我们多管闲事。”

韦士笔笑道:“能这么想就对了,你之前那个样子,他有个什么媳妇人选,你都要给人家脸色看,简直像个死了老公几十年的恶婆婆……真是可怕1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照照镜子就知道有没有啦1

虽然有大批佣兵被雇用,当中有也不少人主动想加入,但碎星团的人力仍然相当吃紧,特别是在战争前后,各种善后、准备工作,各人都忙得四脚朝天,找不到空闲。

忙,很忙,非常忙,是最能体现此时碎星团状态的词,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将时间掰成三瓣用。

身为碎星团如今的巨头之一,武苍霓的身份尊贵,却还没有回归体系。

当初,武苍霓是山陆陵的副手,第一大队的副队长之一,与刑戚等人的地位相同,只不过尊贵得多,队里任谁都把这只武家的凤凰高高奉起,不敢平视,如今,身登天阶,这只凤凰的地位只会更高,要她再委屈队里,当一名副队长,她本人或许无所谓,底下众人却都觉得别扭。

照理说,武苍霓已经有资格独立拉起一支大队,成立碎星团的第五、第六大队,身份与四大武神齐平,然而,她本身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温去并韦士笔等人也不希望她被这个***祝

眼下的碎星团,并不缺乏强人或是天阶者,但当碎星团的势力要往外延伸,却很缺乏一些与外界相连的纽带。

与外界的各种冲突,现在都是靠韦士笔出面处理,凭着他个人的手腕,黑脸白脸一起来,打的打、拉的拉,把问题解决,但有时候他自己也是冲突源,黑锅背多了,信用破产,这时候就需要***人来帮手。

武苍霓是神都武家的公主,与平阳司马家关系匪浅,本身又在西北手握自己的人马,名声卓著,如果能作为第三方,对碎星团的利益,比增加一个大队长要高得多。

因此,目前的碎星团组织中,并没有武苍霓的名字,当众人忙到头晕眼花,她则是独自一个,泡了一壶香茗,在城内的一片竹林中独坐,观竹听露,一派风雅。

这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却难得的没人会对此抱怨什么,天阶者高高在上,自然有一片超然,本来闲杂事务就该扔给手下去做,各家各派都是如此,从没听说萧剑笏、***上仙这些人物,还要出来忙活的,像韦士笔、温去病这样角色无可取代,一堆大事必须是亲自上阵的,反倒是不良示范。

当温去病来到武苍霓身边,她一身白袍,手拿酒杯,披散着一头长发,踏足走在竹林间,潇洒得仿佛是一个女诗人。

但温去病很清楚,构成一个诗人的核心,从来就不是潇洒,而是满心的愁。

“……还好吗?”

温去病担忧武苍霓的心情,从妖界回归后,她立刻赶回家去,自己初时没多想,后来琢磨她的个性与思维,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幸亏龙仙儿出来打断,要不然,搞不好就发生什么憾事了。

神都武家,是这次魔族降神行动的重灾区,她的许多血亲,现在可能都已经非人非魔,包括她的父亲与弟弟,还有众多看着她长大、与她一起长大的亲人。

只要是个人,就需要有个家,而她匆匆离境一趟,一回来,家整个被端掉,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这份心情,可想而知。

家园失去,心中的恨,悔,时刻纠缠,缠绕着她的内心,身为一个重视家人的人,武苍霓此时的心情时刻受到剧烈的煎熬。

碎星巨头会议时,武苍霓冷静如常,很快把握住局势,点出破局的方向,说话有理有据,让尚盖勇不得不服,韦士笔也对其刮目相看,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可以说打了非常漂亮的一战,但……她心里真的一点事都没有?什么情绪都没有?只要是个人,都不可能相信。

做一个男人,现在该是自己站出来,为她肩扛、为她分担压力的时候,偏偏眼下自己所能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如果能多给自己一些时间,或许……

“……我回去看见我爹了1

没有转过身,背对着温去病,武苍霓脸色苍白,幽幽开口,声音仍然冷静,听起来却很迷惘、空虚,像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我没有露面,只是远远藏着偷看,他看起来……很好,很有精神,言行举止都没有变化,就是那个他,只是……对我们有很强很深的恨意。”

武苍霓回忆当时的情况,自己和龙仙儿对拼了一记,阴寒的掌力汹涌而来,逼得自己无可保留,认真反击。

阴寒毒辣的掌劲,却能生出浩瀚无边的气势,武苍霓百分百肯定,对方已经踏上三重天阶,内世界大日已经凝结,正待完善,或是已经完善了……

真要打,自己多半不是龙家妖妇的对手,但只是一掌单纯拚力量,力之大道攻防无双,就算三重天阶,也没法在纯力量比拚中将自己压倒,只是,战斗的所在非常不妥,若双方全无保留,也没有***天阶插手,这样的一战,足以让神都死伤过千万……

幸好,龙仙儿的一掌,意在***与试探,双方掌劲一碰,她立刻撤劲,飞身飘退,没再拚下去。

双方激战之中,龙仙儿竟能说停就停,想走便走,足见实力高超,当前表露出来的,还不是她的真正全力。

两名天阶的对拼,爆发出来的力量,恐怖异常,四周的空气***,温度下降,虚空哀鸣,有崩塌的危险。因为彼此的有心压制,没有酿成巨灾,又由于神都大阵自动运转,压制这股破坏力,因此没造成什么人命伤损,只是摧毁房舍多间,压伤多人而已。

武苍霓着实松了口气,却看到父亲怒气冲冲而来,将此事归于碎星团奸细的阴谋破坏。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