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八章 兵灾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八章 兵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强烈的震爆,透过法阵连结,撼动着汉水四城,犹如地震一般,无数砖瓦簌簌而落,房舍摇晃,却没有摧毁当中的九鼎阵,反倒让阵中术式全力发动,中央的大鼎频频喷吐仙光,冲上九霄,旁边的八个子鼎,豆兵像倒水一样倾泻出来。

之前士兵出来的速度虽快,却是一个接着一个出来,现在却是全然失控,仿佛溃堤泄洪,大量士兵用滚、用挤的从子鼎中出来,速度是之前的数倍,然后是十数倍!

速度,越来越快的速度中,大量的士兵被制造出来,那种震撼的的场面真的是让人只觉得身在梦境。

到后来,钜量的豆子兵,不及装配兵甲,很多是赤手空拳,甚至,赤身***地挤窜出来,奔赴战常

这画面一出现,武苍霓心中一沉,她知道发生了让她难以预料的事情,但是此时她还不知道要不要回去?这是不是温去病所要的效果?至少,自己还没得到那边的任何通知。

对三家联军而言,这一仗简直是场恶梦,所面对的碎星者,和以往全然不同,过往的碎星团成员,实力强悍、士气如虹、斗志堪比钢,极不好斗,但今天遇到的,尽管实力上逊了不只一筹,相互间的配合也差了不只一个档次,士兵根本各自为政,没有联手打一场仗的意识,可除此之外,都只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多,太多的人了,根本杀不尽杀不绝,一望无尽,看到的都是人脑袋,人挤人的场面让人震撼。

面对砍杀,这些士兵悍不畏死,只是疯狂的攻击,却从来不去防御,也不去闪躲,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此时,他们来拼的根本不是胜利,而是同归于尽,哪怕被砍掉一条手臂,也要坚持把手中刀剑刺进敌人肚里,就似根本不知胆怯为何物,但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恐怖的地方是,他们根本不是跑过来,而是泄洪一样涌过来的,放眼望去,黑压压一***,哪里像是敌军?哪里还像是人?简直就像是一***蚂蚁!

看不清,看不明,眼前的一切颠覆了人们对战争的认知,颠覆了他们对对手的印象。

为了止住崩溃,三家的地阶高手群起而动,分配在阵列的孱弱点,手持宝兵,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稳住己方军势,每一击出手,都是雷霆万钧,天地为之变色,数百米平方被净空,不管什么来敌,一股脑杀个精光,连尸骸都粉碎,强行抵住一道道裂岸惊涛。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至少能够坚持到战场的胜利,他们以为他们会得到最终的成功。

但惊涛却一波接着一波,堪比蚂蚁雄兵,延绵不绝,根本望不到尽头,灭掉了一批,就会出现另一批,黑压压的人群又如潮水般一涌而上,疯狂的人流将新清出的数百米空间快速填满,好像刚才那么惨烈的杀戮,全不存在。

当潮水般的填兵速度,快过地阶武者的回气速度,荒唐的场面就出现了,就算是百族大战时,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怪诞战情,******的人潮,压得地阶武者不及回气,喘不过气,难以计数的兵潮,激流般冲上,或砍刺,或撕咬,追求着最大效率的杀伤,刚被爆掉一批,马上又涌上一批。

到后来,甚至不等眼前这一批爆掉,根本是这一批人潮水般蔓延过来,犹如洪水倾泻而下的场面,直到后头涌出的新兵就等不及,攀爬上来,踩着底下同志的肩膀或脑袋,不顾一切的疯狂地冲杀,这边的三家联军,往往要面对两层,甚至三层的冲击阵。

这一幕太恐怖了,太让人惊悚了,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让很多见识过撒豆成兵的潜***物,都来不及反应了。

……哪有战争是这么打的?

……这他妈的还能算是打仗吗?

没有任何的阵列,也说不上任何队形,放眼望去,看得到的就只有人,喊杀冲锋的人、挥刀斩下的人、满身鲜血的人、***的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脑袋,到处都是人脑袋,除了人脑袋再也看不到***了。

没有半点道理可讲的情境,别说普通士兵战意崩溃,连地阶武者都被掩埋在人潮中,他们基本没有伤亡,只是力乏了,杀不出来,被埋在茫茫兵海人山中。

战争开打两刻钟后,汉水四城的各方城门,都出现裂痕,是被激烈涌出的兵潮给挤爆,城门通道上下,都留着因为剧烈挤压而破碎的血与肉,见证过那一场激烈的窄门竞争。

城外,早就没有所谓的战争………近千万人马,团团挤在汉水四城周围,人人摩肩接踵,挤得水泄不通,连抬手的空间都没有,还打个什么鬼仗?

不久,当整个被榨干体力的温去并韦士笔、尚盖勇,好不容易将失控的九鼎阵修复,三人一起摊在地上喘气,城外的豆子兵才快速消失,让这片土地归还寂静。

“……从、从没有打过这样的仗……”

“累……累死了……”

“阿山……你之前不是说……呼呼……用这套撒豆成兵……呼……我们只要看,什么力都不用出,是……最省力的战法妈?”

“……阿笔你还不知道他吗……阿山的保证可以信,屎……屎都能吃……”

“也是啊1韦士笔拍了拍温去病肩膀,笑道:“刚刚好像有个人,要用性命担保,说什么……说什么来着?”

温去病没好气道:“姓温的以性命担保,我的设计和制作绝对安全,如果不是有***队友扯我后腿,就绝对不会出问题!***,我问你豆子有没有,你说有五千……”

韦士笔点头道:“是啊,然后你不是说全给你?我就让他们全搬来了啊1

“浑帐1温去病怒道:“我以为你说的是五千斤,谁知道你是五千袋?而且你那五千袋后,不打一声招呼,又胡乱倒下去的一堆红豆、花豆、毛豆,这些又是怎么回事?”

“呃……这有问题吗?”尚盖勇惊奇道:“你撒豆成兵,不是有豆就好,还挑豆子品种的?”

“那当然1温去病重重一掌,拍裂地面,愤然道:“你们也太不尊重专业了,这是仙法啊!你们以为是江湖骗术吗?要炼豆成仙豆,是很有讲究的,不但品种必须是青豆,数量更有***,不然仙妖交战,仙界直接推***亿豆兵,辗过五藏妖界,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盛怒开骂,温去病有所保留,自然不会提及自己的责任,坦承自己因为想要偷懒、省力气,所以改了法阵流向,汲取地脉能量,自行运作,不用自己出力。

云中子曾在说明书中告诫,地脉能量混杂,这么干会影响豆兵的活动时间,如果遇到意外,失控的豆兵将势大难制,而且,地脉能量牵连四方,后果严重。

自己对这些危险心中有数,只是自觉已经掌握,不会出事,就直接干了,没想到两个***队友乱加东西,术式承受不住,果然失控,城外的乱局姑且不论,扰动的地脉能量,释放宣泄,冲击大地。

如果不是三名天阶,倾尽全力,稳住术式,还不待城外人满为患,这边就要直接完蛋,汉水四城起码有三分之二,会随着大地,被失控的能量一起轰上天去,成为一场浩劫。

“……高等的技术,果然不能乱来1

韦士笔苦笑一下,抹去额上的冷汗,这次连名军师也糗掉,在他而言,着实是一件黑历史,不过……

“既然我们要的是震慑效果,这一趟……应该也算达到效果了吧?”

朝城外遥看一眼,韦士笔的一笑,异常犀利,“现在还有谁敢再来攻打的吗?”

人,会惧怕无法用理性解释的未知事物,当压力过大,理智会崩溃,事实上,当压力大到一定限度,会崩溃的不只是人,连魔族也一样!

汉水四城外的一场荒唐之战,藏在阴影中的魔族黑手们,原本成竹在胸,反正不管怎么打,碎星团怎样善战也好,就算把三家联军杀个精光,折损的也不是魔族,纯粹是人族自身的内耗。

只要碎星团杀戮一多,手上染满鲜血,后头不管摆什么姿态,与各方势力都不可能再真心合作,更失去了号召天下万民的大义名分,杜绝碎星团持续壮大的可能。

正是为了这个目的,魔族做了这一切,设计了一切,当然,如果三家联军,能成功将碎星团消灭或重创,这也是大大好事,在魔族正式归来之前,有效削弱碎星团的力量。

碎星团是他们上次失败的原因,他们绝对不能让碎星团再次崛起,要将它的崛起扼杀在摇篮里,永无出头之日。为此,他们设计了眼前的一切,而他们设计的一切,非常的精妙。

不管怎么算,这都是一条两头不吃亏的好计,他们本以为,他们会得到最后的胜利,但是,他们却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会演变到这幕荒唐收场,碎星团明显得到仙界的助力,而荒腔走板的一场意外,把各方人马给打懵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