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五章 抓重点(周一红包满五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一出,温、韦两人都暗叫不妙,这个问题的***,以武苍霓的聪明才智,又哪会不知?她提问出口,自是心内方寸已乱……

这可不是好现象,此时,正是关键时刻,任何人都要保持高度警惕,一点儿问题就可能万劫不复,所以此时感觉到武苍霓不对劲,几人脸色都不好看。

“可以说这是魔族的技术精进了,我们需要时间追赶。”温去病长叹道:“但真正核心的关键是,出手的层级不同了。”

之前入侵的魔军、妖军,地阶为主,天阶有限,撑死了也就是大能,但这一回,明显出手的层级高了,换句话说,碎星团要面,更为强大了,所以这回……束手无策。

这些是说得出口的理由,还有最关键的那个,却是大家都心里有数,只是谁也不想说出口的。

过去碎星团面对困局,屡屡创造奇迹,这固然是因为众人的努力,但在这背后,众人每次面对困局时,也都有一个底气可以安心。

……拼了命去干,凡事靠自己,如果自己不行了,天塌下来还有那个人在!

哪怕全团人也知道,那个人不可靠,是靠不住的,但每每事到绝望,只要那个人跨出来,天大的危机,到他手里都能收拾掉。

现在,碎星团仍有着创造奇迹的本钱,但却没了这份奇迹造不出后,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底气,那些预想中的“最坏结果”,一下子增添了许多真实感。

“……你们干什么都哭丧着一张脸?这种事情,我们第一次遇上?”

尚盖勇语气中带着一丝森寒,“我觉得,当年我们就作得挺好的,那个人订下的策略,现在也仍然能用,就算魔族的技术长进了,我们要面对的问题仍一样,照着来,不行吗?”

这一句带着寒意的话,让讨论瞬息沉默,众人回想到的,就是当初碎星团的旧事。

那时候,面对妖族、魔族的大规模渗透,碎星团内处处疑兵,仿佛举目皆敌,没有谁能够安心。

这种渗透战术,真正的威胁不是刺杀或破坏,是整体信任的崩溃,当明白妖魔采用这样的战术,周围的人可能就是妖魔潜伏,人们的理性几乎崩溃,眼中看到的每个人,全都像是奸细。

谁也不相信谁,谁也提防着一手,身边的每个人都可能忽然捅一刀过来,自己不管作什么事都有可能出纰漏。

……人类的***,想要正常运作,信任是不可缺的一环,很多时候都必须要彼此相信,才能有沟通基础,在这基础上才能合作与共事,一旦这基础不存,最基本的信任没有,那就真的什么事也别想作了。

这样的干扰,比什么刺杀、破坏都厉害,针对的是信任,目标明显,却防无可防,是裸的阳谋,哪怕看得到,也防无可防,给碎星团造成极大威胁。

想到那个时候的艰难,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都有朋友就此消失。

后来,温去病和香雪联手,非常大胆的行动,完全不顾自身安危,又是冒险解剖搞尸研,又是潜入敌阵刺探兼抓俘虏,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识别法,并且知道怎样提防,以药物配合禁法施行,总算暂时止装感染”情况的恶化,但对于那些已感染者,如何处理却是***烦。

人类是感情动物,即使只是第一次接触,也可能产生难分难舍的感情,何况是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好兄弟,曾经并肩作战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却要面临刀剑相向,任何人的内心都无法忍受,无法形容的悲伤情绪开始弥漫扩散,泪水,是这时最廉价的发泄。

各方面确认的情报,基本是没有可逆性,没有治愈可能的,但这些人不受操控时,仍有着正常神智与人格,该如何看待,着实让人头痛。

而在关键时刻,跳出来决策止血的,就是团长本人。

“……我不要听见多余的废话,从现在起,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不要……也不允许有人叽叽歪歪的。”

蓝衫男子一脸森然,道:“所有感染的人,都已经不是原来的人,这是你们唯一要有清楚认知,也必须要相信的东西……做不到的,撤下去!哪个意见多的……清理掉。”

对于这个裁示,最初碎星团中没几个人意识到它的凶险,甚至认为这不过是危言耸听,都不太以为意,但这确实成为之后碎星团的主方针,凡是受到感染,已经或可能行为失控的,无论还保有多少自我意识、有没有可能治愈,一概不当作原来的人看待,进行清理。

那绝对是一场惨烈的大***,所有人要维持高度的理性,半点情感都不留,那个时候什么亲情,什么友情,什么爱情,各自感情都压在心底最深处,每个人都变成了只知道杀戮的机械,疯狂,无情,只有这样才能硬着心肠,把那些面容如旧,曾与自己有过亲密往来,哭叫着求给机会的亲朋故旧,杀个干净。

杀伐持续了很久很久,鲜血染红了大地,尸体堆成了山峦,血腥恐怖的气息弥漫扩散,每个人身上的都被鲜血碎肉染红,仿佛地狱中爬出来的复仇使者。

这些工作,主要是由尚盖勇率领的第三大队在进行,温去并武苍霓更多时候是在旁观,静听身旁血雨腥风,哭号悲泣,疯癫杀伐,面上装作平静无事,口里喝着茶,心里……却也是为之颤动的。

……我们正在作的事,真的对吗?

类似的动摇,不只一次在心里出现,但第三大队那边处理的状况,却不断为这信念板上钉钉。

执行过程中,有些碎星者狠不下心,觉得尚有余地,不该过早下***,结果却被那些无辜的“感染者”背后捅刀,白送了性命。

类似的事情,不止一起,也非个案,此起彼落地频传,最终让所有人硬下心肠,理智至上,将所有感染者视为异类,不管是否发作,一概清除。

人始终是感情的生物,没有谁可以理智得像机械,毫无所觉的做着任何事情,甚至无情无义的什么都不在乎,如果硬要做到,就肯定要经历常人无法想像的折磨。

这一刻,颠覆了众人的认知,血腥的杀伐刚刚开始,就让人心惊胆战了,而心软是绝对要不得的。所以,任何人动手之前都是不忍心的,甚至是心中不愿意的。

温去病无从想像,负责挥动屠刀的第三大队,还有指挥着他们的尚盖勇,心里到底经历了多少折磨,但他们确实是抢着把脏活、累活都干了。

眼下,尚盖勇会站出来,重申当初碎星团的处理原则,温去病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才会懂得…不是谁都能动手的,不是谁都能扛得住那种压力。

……那时,第三大队硬着心肠,没人性地挥下屠刀,不是因为他们残忍好杀,只是他们都相信,这是唯一能拯救世界的作法。

……如果今天的乱局,不能比照办理,大家说什么人道、人性、好生之德,那岂不是把第三大队的牺牲当成傻瓜?这是尚盖勇无法容忍的事吧?

……但对家人受到波及的武苍霓,这要求也过于残忍了。

“……我反对1武苍霓冷冷道:“无意义杀戮,不是我们现在该做的。”

这是众人都毫不意外的一句,尚盖勇更立刻怒容满面,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可不待温去并韦士笔开口,武苍霓就摇摇手,道:“别误会,我家在这次的事件中,受害最大,我是关系人,但也不至于就失去发言权吧?有些问题,希望大家先想想。”

武苍霓说话的态度,非常理智,就连尚盖勇都不得不安静下来,听听她要说的东西。

“壮士断腕是为勇,但壮士乱断腕,那就是头***!在开始之前,我希望各位先记得这一点……”

武苍霓面色平静,缓声说话,心情有些异样,因为如果不是龙仙儿点醒,自己也险些当了***,说起来,自己该谢谢这位强敌,不过这话是绝不会从自己口中出来的。

“现在的情况,与当年不同,当年我们起码已经止住了渗透的扩散,才向内部挥刀,清除受控者,现在……我们作到了吗?”

武苍霓厉声道:“如果不先做到这点,胡乱挥刀,杀完了这一批,然后呢?再杀敌人制造的下一批,我们最终的理想,难道是杀遍天下,直到再也没半个活人吗?”

义正词严,自有一股气势,震动全场,强烈的威压之下,每个人都难以回应。温去病为之沉默,晓得这锅是砸在自己头上了,要先遏止住源头,那除了自己,更还有谁?

韦士笔一脸偷笑的神情,大咧咧的拍在尚盖勇肩膀上,后者一怔,跟着两手一摊,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怒意消失,无言地坐了下去。

……第三大队的付出,不容抹灭与否认,但这女人说的话有道理,自己若坚持,就是无理取闹,这种小气事可不是大老爷们该干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