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萧规曹随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萧规曹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仙儿已经成功凝结大日,或是正在凝结大日中,实力已是天阶三重,在力量的表现上,没有太多优势,具体的大道不明,还有所保留,不确定她的优势具体在哪里……”

汉水四城,尸体遍地,阴森血腥的气息扩散开来,四周被一股阴寒之气包围,面对着温去并韦士笔,武苍霓将自己早先的经历,略作说明,她从神都直接回来,速度奇快,话都快说完了,这件事的报告才传过来。

温去并韦士笔各自沉思与沉吟,考虑着这个情报的价值。

龙仙儿已经踏足天阶三重,似乎稳压在众人头上,这对于早晚要打入帝都的碎星团,当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对方没打算在这关头落井下石,也是一件好事。

“……未必存着什么好心。”韦士笔沉思片刻,脸色苍白冷凝,声音森寒道:“魔族入侵,抢占先机,威胁到的是全体人族,如果没有我们挡前头,她可能首当其冲,所以放着我们与魔族开战,她保留实力,隔岸观火。”

听此言,温去病抿了抿嘴唇,眼中寒光内敛,点头道:“等我们和魔族两败俱伤,或者某一方消灭了另一方,本身也伤损严重时,她再趁机出手,渔翁得利,这可能不协…不能太掉以轻心,再说,凭什么她示好,我们就要接受?一巴掌打掉她的妄想,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事吧1

这话一说,韦士笔脸色难看,侧目看了战友一眼,道:“你这叫家暴,不太好吧?我们是讲形象的啊1

见了鬼的家暴?谁和她是一家的?温去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转头瞥向武苍霓,“怎么说?”

“……肯定不干1武苍霓摇头道:“私人恩怨归恩怨,我们现在算不上压倒性优势,需要连横合纵的空间,一巴掌把她打跑,后头难道要我们自己上?”

这***大出温去病的意料,他瞪了一下眼睛,看见武苍霓表情平和,不显露情绪,好像在表示“就算我们两个现在有什么了,公事我还是会公办,可不会把存亡大事,当成争风吃醋来处理”。

……如此理智与气度,是值得赞赏的,问题是这么一来,岂不就显得自己小肚鸡肠,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理智了?

温去病才在***,肩膀就被韦士笔拍一下,“嘿,阿山,连个娘们都比你识大体啊1

“……这当然,要比大体,谁比得上韦大帅你埃”温去病哂道:“你吃那妖女的排头,满身是伤,不是我们去取宝替你解封印,你差点就要变大体了,还有谁比你更识大体1

“呃……”韦士笔表情尴尬,接不上话,好半晌才勉强应上一句,“这……不是还有老尚吗?他现在也就是半个会走路的大体……”

“喂!别拿不在场的人说事行吗?”

突然,一个粗重的声音先传来,能量波动扩散,同时,一道模糊的形影陡然在两人身前出现,刚开始是模糊一片,继而清晰,身影显化的瞬间,尚盖勇骂道:“我不过去周围巡看一遍,这也要躺***?妖女的帐,先搁一边去,那几块玉牌的情报怎么算数?”

说到正题,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温去病身上,要看报告,当然要交给专业人士,自己净出一双耳朵就好。

温去病把几块玉牌往地上一扔,里头内容早已经看完了,叹道:“不好办,魔族这回有备而来埃”

当年的入侵战,战况激烈,饿殍遍野,天地都为之变色,死伤无数,打到最后,甚至失去了理智,双方面对战争的结果都不满意,妖魔也各自拿出一些两败俱伤的手段,给这边带来很大的困扰。

魔军将一些重要人物、俘虏杀死,趁新死之际,施以秘法,将人化成魁儡,受术者“重生”后,保有之前的记忆与个性,一切举止如常,却会对魔族的命令百依百顺,

这样的结果是可怕的,被改造过的人,记忆性格没变,但却被控制了,随时可能翻脸背刺。

信任是最脆弱的东西,这直接造成了信任危机,同时也衍生出了更恐怖的后果。

妖军没有那么多诡变手段,不过,他们的技术也不容小视,将一些妖卵寄生在人族体内,宿主浑然无所觉,生活什么的一切正常,但妖卵汲取宿主的一切而成长,吸收血肉元气,分泌激素,影响宿主的判断,最终操控宿主的行动。

与魔族的手段异曲同工,但后果同样可怕,同样造成大量伤亡。

这两种不同的魁儡,被放回人族阵营后,玩刺杀、泄漏情报、挑拨离间,着实给碎星团造成好大困扰,遭遇重大危机,险些让碎星团解体,但最终仍然被摆平。

不过最后,碎星团开发出检测手段,根据各自种族的特点,设置的装置。魔族的魁儡身上带有死气,妖族的魁儡体内有二重生命迹象,只要可以检出,就能进行处理,没什么东西是真正的无迹可寻,哪怕魁儡自身都不晓得受控,仍可以透过手段,一一揪出。

“……这回魔族的手段比上次要猛,他们好像从妖族那边学到了很多,袁家、朱家的人身上,都发现了寄生体,这是妖族的手段,魔族却学去了……”

温塞们的脏器,都有魔虫寄生,表面看来是肉囊,其实是虫类的卵,里头寄生着过万条魔虫,成熟之后,囊破入血肉,流窜体内各处,可以操控人,也可以瞬间就把一个啃食干净。”

只要是个人,都不会喜欢听这些虫虫虫虫的事,韦士笔、武苍霓表面脸色如常,他们的脑海中想像出来那种画面,那种千条万条虫子在体内生存,甚至攀爬,啃食身体的景象还有那些咀嚼的声音,心里却都涌出极不舒服的作呕感。

温去病摸着下巴,沉吟不语,自己对这件事倒是别有滋味在心头,什么虫类成熟后,蔓延身体,寄于血肉,听起来好像很可怕,但自己这些年来,不也一样是与乙太尸蛊共生?也没觉得特别崩溃啊!

当然,自己的情况和那些傀儡被控制的情况肯定不一样,所以无法带入那种感觉,连脸色都没变。

……如果云儿那丫头在此,就会对此说些话来宽慰,从最坏的事情里,尽量想些最好的可能来劝解人,虽然是有些乡愿,但有时候人就是想听些正能量的东西来自我疗愈。

……那丫头不知哪去了?一段时间不见,还真挺想她的,回来之后,还没机会见着她,是和***家人一起被带去西北了吗?该找个机会上西北接人……

疑惑中,温去病陷入了沉思,神色莫名。

“阿山,既然是虫,就能杀吧?”韦士笔皱眉道:“有没有办法找些什么打虫药,把那些虫给灭了?”

“目前没有,以后也许有,要试试看才知道,但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这些虫如果是什么特异血脉,生命力顽强,能灭虫的药,人是扛不住的。”

温去病叹道:“更何况,这些虫还不是最麻烦的,玉牌里的检测结果,很多地阶都发现了神魂异变的情况,这些虫属于外力,能够驱除、杀灭,可已经扭曲的神魂,这你要怎么解决?”

武苍霓抢道:“如果神魂异变的源头,是***神魂的植入或冲击,那么,将植入的东西移出,能否……”

“没搞头1

温去病两手一摊,装作很不以为意,尽可能把这话普通点说出,却几乎不敢面对武苍霓的眼睛。

这不是一群人在讨论事不关己的话题,也许对碎星团来说,只是己方的一个压力源头而已,但至少对武苍霓而言,武家是魔族入侵的重灾区,她又不是那种不重骨肉亲情的人,此刻的平静,不晓得是用怎样的意志力在压!

亲情是最难割舍的感情,不只是武苍霓,就算是任何人,都无法放弃自己的家人,所以此时,武苍霓脸色特别的阴沉,心情特别沉重。

温去病真不希望担任宣告死刑的脚色,无奈眼下除了自己,这黑锅也没别人能扛,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没事人一样说话,不然,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情景和话语去说这件事情。

“我们对神魂的理解还不够,试问知道怎么把一个人的神魂抽出,塞入***个体之中吗?连第一步都莫名其妙,怎么作第二步了?况且……打碎坛子容易,要把碎坛子复元如初……这个把系铃人找回来也没用。”

温去病叹道:“魔虫什么的,有传染性,如果不想办法打住,恐怕会蔓延开来,但这东西,更多的还是分散我们精力,让我们疲于奔命的手段,真正的威胁是神魂异变那边,玉牌中的调查结果,凡是那些修为高的、资质好的,都有神魂变异的现象……”

武苍霓眉头皱得死紧,好半晌才冒出一句,“为什么之前我们能想出办法来?这次,我们不该太早就放弃,也许……还有些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