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二章 家乡逢故知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二章 家乡逢故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刻的温去病,站在那几个连锁法阵之前,闭幕沉思,深吸了一口气,清空脑海中的杂念,口中念咒,运转体内的能量,手捏法诀,连连将符印打入,催发五彩仙火,炼化着碎星者们送来的各种材料。

此时,仙火之上,一个十人桌大小的巨鼎,犹如一个小船在巨浪大海中航行,被强大的力量给弄得不住凭空翻滚。巨鼎接受仙火的淬炼,更不住吸收那些被炼化的材料,补强自身,渐渐成为符合要求的一件仙家法器。

单单只是这样,没有什么问题,但温去病的扮相,就很糟糕了。

不是魁梧霸气的巨汉模样,温去病回归真身,就一个瘦瘦高高的普通青年,看起来很虚弱,露在外面的双手皮肤白的有些吓人,他脸上带着兽形面具,遮住上半张脸,整个人外头套着一件黑斗篷、包得严严实实,看起来……就是那种暗地里搞风搞雨的阴谋家,完全不是一个有实力的强者的模样。

周围的碎星者,知道内情的寥寥无己,见到温去病的模样,顿时纷纷都投来好奇的眼光,他们心中开始猜测温去病的身份,是哪里跑出来的外援?是什么黑道阴险份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身份什么的?

甚至,还有***着胆子问了一声,想知道这是何方神圣,但是没想到,他们却得到韦士笔一句没好气的一句:“碎星团的深层内幕”,就此打住不问。

而此时,和温去病并肩站立,隔绝声音外泄,与他一起看着炼器过程的韦士笔,眼角扫视了一眼那些有些喧闹的人群,叹道:“我说啊,你这么搞,有意义吗?山陆陵就是温去病,这件事就算别人不知道,死曜那边肯定清楚,现在他们没有拿着大喇叭,满世界嚷嚷,无非想找对象待价而沽……你等到他们有一天喊出来,有意思吗?”

听此言,温去病停下动神作书吧,笑道:“这么说也没错,就是有点……”

话没说下去,但从面上神情,韦士笔一下也明白了,温去病对山陆陵的英雄形象,一直是很轻慢、反感,恨不得早日甩开的,觉得那全是假装、虚伪,但在很多人心里,山陆陵是他们一生向往的形象。

温去病的形象,相当复杂,干的是人口贩卖与猎头,平时放浪形骸,猛把脏水往身上泼,就算不是人人唾弃,也是毁誉参半,忽然要公开说这个“温剥皮”、“温千刀”,就是山陆陵,他本人或许无所谓,却不知有多少碎星团的支持者,要为之崩溃,觉得世界崩塌。

想想那种画面,温去病就觉得心疼他们,而那些人对于山陆陵,不是单纯的偶像崇拜,其中还有许多平实的好人,因为被山陆陵救过自己或亲人,一世也铭志不忘,哪怕朝廷查禁,还是变着方法,偷偷为山陆陵立牌位,说是祭山神,其实是拜山陆陵,温去箔…不想让这些人天塌地陷。

提到这个话题,温去病抿紧了嘴唇,眉头深深的皱起,形成了一个深刻的川字。

见此,韦士笔拍拍友人肩膀,“你还真是没变,看起来刚硬,其实总为人着想,算了,那就拖一阵吧,死曜如果有动神作书吧,我来想想办法。”

“不了!又不是三岁小孩,注定不行的事,拖又有什么意义?”温肉两三天,替我办个晚会,我自己直接把这问题挑破了1

韦士笔点了点头,待要说话,温去病的动神作书吧忽然顿住,猛地转头,望向神都的方向,韦士笔随之看去,却没有生出什么感应,困惑道:“怎么了?苍霓遇到危险了?”

“……不。”

温去病摸着下巴,道:“我怎么觉得,遇到危险的那个……好像是我1

身为黑道一代枭雄,武苍霓也是喜怒不形于外的人物,不是随便由人挑拨得动的角色,但龙仙儿的这一句,委实狠辣,如刀直插心窝,刹时痛辣,她几乎立刻就克制不住要出手。

这一刻,那句话对于武苍霓来说就是一把利剑,就是晴天霹雳,直刺心头,让她完全能够不顾一切的暴起杀人。

但怒意一起,理智马上就泼来一盆冷水,武苍霓看着对面的女人,深深呼吸,在心中不停提醒着自己,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她是龙仙儿,是一手覆灭掉碎星团的女人,在她面前不理智,自己很可能走不出这个家门口!

想到这一点,武苍霓立刻冷静下来,不为所动,该干什么干什么,完全不去理会龙仙儿,开始寻找方向,心中开始不停提示自己。

……不能被情绪所扰,也不必回嘴,所有恨意、怒气必须深藏,否则只会被***牵着鼻子走。

……龙仙儿怎么会离开帝都,跑到这里来?是冲着自己来的?她想做什么?刺杀?交易?或者……

在思索各种可能性的同时,武苍霓同样也估计各种可能性背后,直接导致的后果。龙仙儿想神作书吧什么?能神作书吧什么?翻脸了之后,最大的代价是什么?

前后短短两秒,武苍霓从将要爆发的怒浪,一下子平静下来,脸色迅速变成了温和。速度快得惊人,也让龙仙儿对她刮目相看。

武苍霓笑得优雅高贵,淡淡道:“神妃远道而来,看来今天我家不死个三五千人,是不够资格送客了?”

“呵呵。”

武苍霓的变化,龙仙儿都看在眼中,笑了起来,暗自佩服眼前这个女人,刚才自己的挑衅,明显是起到效果的,但对方立刻就冷静了下来,强行把怒火压下,重归理性,并且开始多方面设想……她不可能明白自己的来意,却在顷刻间,方方面面都考虑过了一遍,并且盘算出最差的结果。

……无论怎样谈崩,最坏的结果就是动手,不管怎么开战,武家势必被波及,她迅速神作书吧出这个结论,并且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评估出武家大变,会折损的人数,也扣去了所能抢救的数目,最后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她承受得起这样的损失,也预备好要承受这些损失,无惧一切。

……这是一个可和自己比狠辣的女人,能爱能断,坚毅决绝,这份心性委实了不起,怪不得能在天阶道上,高歌猛进……

“……虽然彼此立场对立,但我衷心感谢神妃。”

武苍霓双手抱拳,直直一揖,“我家队长,被照顾得很好,他今天能成这样铁铮铮的汉子,多谢的启蒙1

“……哦?”龙仙儿眼神变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变得幽静。

“自己要走的路,自己要有觉悟!神妃的话,让我发现自己内心还有破绽,还有软弱,还有未能直面自我之处。”

武苍霓看着碧发丽人,一字一字道:“今朝得神妃点醒,日后苍霓在天阶路上有所进益,当拜神妃所赐,苍霓谢过。”

“……不愧是左道一代枭雄,武帅令妾身刮目相看1

龙仙儿淡淡一声,收起先前的戏谑与挑衅,对方既然已经上了心灵武装,等闲的挑拨,刺***厚厚的装甲,自己也就不用枉神作书吧小人,像三姑六婆一样,说那些刻雹恶毒,却肤浅的言语。

“武帅今天不该来。”

龙仙儿一句破题,武苍霓不以为意,淡淡道:“是因为来了会遇到神妃吗?若早知有这一出,我确实该多带几个人来,我们那边有几个同伴,非常想与神妃叙叙旧。”

“不!妾身是想说,武、朱、袁三家,武帅为何先来这里?”

听见这句问话,武苍霓神色骤变。

对于自己家的状况,武苍霓确实是感到十万火急,不想别人插手,并且有了相当觉悟的。

但是此时的情况,不容乐观,一切都变得扑所迷离了,而她也谨慎起来。

能谋、善断,这个人格考语并非虚言,一但有了决断,武苍霓心狠手辣的一面,同样也能表现出来,但被龙仙儿一点醒,武苍霓猛地一震,抿紧了嘴唇,拧眉,暗骂自己关心则乱,神作书吧了愚蠢的判断。

……遭到依附的,又不是只有我武氏一家,我首先跑回自己家干什么?

……又不是有什么大好事,要调查、要找分析对像,大可从别人家去找,我拿自己家人当检体,岂非愚不可及?

敢拿刀子往自己肉上砍,面不改色,叫神作书吧勇,但随便拿刀子往自己肉上砍,那就是愚勇,而且还是最蠢的那一种!

武苍霓发现自己思维的盲区,一时间在心中大骂,连骂愚蠢,但此刻双方的立场有别,自己当然不可能为此向龙仙儿表示谢意,更何况,自己也不知道,龙仙儿为什么要来说这些?

疑惑,谨慎,忐忑中,武苍霓淡淡道:“想神作书吧什么?”

……既然为敌,怎么会善意提醒?又专程跑来神都堵人,说这只是随便路过,谁信?

……不过,自己才刚回来,一回归立刻直奔家乡,却在这里被她堵上,这是意外碰巧?还是他把握住自己行踪了?

武苍霓开门见山,不想被对方大绕圈子,而龙仙儿的回应,更是直接了当,纤手微抬,流光异彩,刺眼光芒之中,几块玉牌飞射出来。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