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坏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坏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里的人,虽然看起来一切如旧,其实已经完全不是了,魔族手段千变万化,如果掉以轻心,后果就是万劫不复。

大半天的观察、聆听,武苍霓得到不少讯息,家族里从老到少,不知多少人在商谈时拍桌,怒骂碎星恶贼居心险恶,挑动天下大势,造***族内乱,为诸天神魔作内应,不灭不足以安人族。

话的道理很荒唐,但说话的人都很认真,情绪激动,自己在旁聆听,感受得到他们的愤慨、怒意,不管他们的逻辑怎么不通,至少他们都是认真的。

这也让武苍霓开始头痛,如果是这状况,自己如何判断这些人是单纯受挑拨?还是遭受魔灵附体?总不能听到有人对碎星团抱持恨怒,后头就把这人杀了?

换了别人在此,可能真的会被难住,但武苍霓又岂是寻常女子,单纯观察得不到结论,她果断采取行动。

这一趟,之所以没让温去病来,坚持独自先来,不是怕温去病来了施辣手,让自己左右为难,而是打一开始就想定主意,不想弄脏自己队长的手。

魔族手段诡秘,等闲的观测,未必能看出什么,恐怕得要进一步,作侵入性检测。而百族大战时,被碎星团这么检测过的人,可不是每个都能活命,如果发生这种事,自己将来面对温去病,想到他手上染了自己亲友的血,肯定心里有疙瘩……还是亲力亲为吧。

没花太多力气,武苍霓就透过读取记忆,弄清楚了那天的事故与具体名单。

一个***,率领教众秘密潜伏至神都附近,意欲攻袭神都,实行大规模血祭,武家家主武伯谋得到紧急讯息,连忙亲率家族中的高手,先发制人,结果撞到那边开始举行的“降神”仪式。

战斗时间不长,最终以武家人的大获全胜作结,但当这批武家高手凯旋而归后,武家的气氛就变了,没多久便挥起大军,远攻汉水四城。

很显然,这次攻伐行动出了问题,而武苍霓已经拿到了与役的高手名单,既然单纯的观察不起效果,那就更进一步来。

堂堂的天阶者,出手要擒地阶,根本是易如反掌,全然不会惊动什么人,武苍霓牛刀小试,两名武家的地阶高手就无声消失,直接被弄晕擒住,跟着,在无人之处,开始被检查。

武苍霓不是技术人员,相关手段并非强项,但百族大战时期,魔族使过类似手段,让人族风声鹤唳,处处疑兵,最终碎星团在那个人的指引下,开发出检测手段,所有高级将领都要学习,武苍霓也学习过,这回故技重施,也是轻松容易,就是不晓得魔族那边,有没有来个“技术革新”,让旧手段无用。

输气入体,如针如刃,逐寸探索经脉,武苍霓眉头皱起,一番搜索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二次搜索,加上了神魂内视,这一回,在心房部位发现了异常,心脏上似乎有个囊肿,面积很小,乍看过去没有不对,只有以天阶层级的神识扫过,才会察觉到上头若有似无的魔气,而且,两名受检人的身上都有。

……是这个吗?

武苍霓想要进一步查探,却骤生警兆,有人靠近。

自己选择的藏身地点,是府内的一处柴火堆放点,位置偏僻,周围无人无屋,烧起来也不怕波及,而自己下了神识干扰,所有靠近这里的仆役,都会下意识选择去***堆放点搬柴,自行远离,现在却有人直直朝着这小屋来,不受干扰,这……很不寻常。

只要不是***,就能立刻明白,这九成九是冲着自己来的!

武苍霓心中一凛,将两名受检之人封住,自己也做好了准备,却看那人来到门口,推开了门,就这么简简单单走进来,不带一丝敌意与杀气,身上穿着武家的仆婢服色,一身素青,就好像哪个武家的婢女,来这里抱柴回去……那动作、那神情、那外表……谁都会这么想。

但武苍霓却一下双眼圆瞪,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竟然与她在自己家里狭路相逢!

……龙仙儿!

这个一手掀动大地风云的女人,如今大半帝国的实质掌控者,怎么会跑来这里?

“武家姊姊好。”

进门后,青衣丽人就当武苍霓设下的视觉屏障全不存在,欠身向她行了个礼,好像上次大家见面,从来没有大打出手一样。

虽然身上是仆婢服色,但龙仙儿穿上去,益发显得空灵秀美,不染纤尘,连武苍霓都眼中一亮,但心头随即生出更强的警兆。

……这不是一个可以大意的对手!

“或者……还是更喜欢我称武家妹子?”

龙仙儿纤指掩口,说着让对方高度不悦的玩笑,双方相差了六岁,虽说天阶者驻颜,但谁长谁少一眼可辨,说这话就是恶心人了。

见对方这等作派,武苍霓反倒笑了出来,“龙家妹子怎么称呼,并不重要,因为我从不在乎死人是怎么看我的。”

“哦?”龙仙儿似感惊怯,大大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动,点了点头,道:“原来姊姊压根不在乎司马樵峰是怎么想的,明白了,明白了。”

话说完,还立刻从怀中掏出小册子跟笔,开始笔记,而对面的武苍霓,脸色一下煞白,心情激荡。

“1

“怎么了?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龙仙儿笑道:“光这样,就要炸了?那……怎么够格和我玩下去?”

水德城头,碎星团员不住运送材料,送到上头的一个大型法阵中,这是一个炼物造器的法阵,当中有一个大鼎,特有的青铜色,散发着阵阵仙气,是一个让人看上一眼,目光就被牢牢吸住的宝贝。原是城内一所破庙的弃置物,应温去病的要求,抬到城头,搬入法阵之中,开始施工改造。

五藏妖界之行,与仙兵仙将对垒时,温去病见识到了仙界的战法,对那种无数机巧器械,还有让人出其不意的武器,那些勇猛异常的兵将,层出不穷,省人手更省力的战术,极其羡慕,一直希望多弄点资料带回来,方便后头发展。

为了达成这目的,在执掌赤武军兵权时,温去病没少假公济私,让妖军们把缴获的仙军器械,哪怕只是残孩碎渣,通通都交上来,供自己研究。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现在温去病掌握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和东西。大大的丰富了异界的战争资料。

“……你知道吗?研究知识的感觉超级棒,就像你是一块干海绵,被扔到水里,尽情吸收,太痛快了。”

温去病握拳道:“比这更痛快的,是假公济私的感觉,比单纯的不要钱更过瘾,一切***买单、公家背锅,自己享受……你都不知道,当一只蛀虫是多么美妙的感受1

韦士笔点头道:“我大概理解了,幸亏你在温家是家主,不是财务,不然你岭南温家大概很快就要倒了。”

温去病悻然道:“是啊,太不愉快了,我是家主,所有钱都是我的,所有开销也是我的,不省不行啊,话说碎星团重新成立后,由你继续管财务,我就照旧发请款单给你了,你要挺住啊1

韦士笔大方道:“行,兄弟一场,你要什么,尽管开口,我打家劫舍也给你凑到。”

温去病微微一怔,从前的韦士笔可没这么豪气,碎星团的财务本就捉襟见肘,从来也不曾富有过,自己每次搞什么新武器、新研究,开销都是韦士笔要负责,那时的他为之愁眉苦脸,每次都是自己威逼利诱,他才长叹着想办法去石头里榨油,有时候还会哭丧着脸,说实在搞不定,求自己改用便宜材料,或是另谋他法。

想到那个时候的场面和画面,温去病现在仿佛还能听见那些个声音,韦士笔哭穷委屈的样子,仿佛近在眼前,温去病想了想,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然而……

……这回,居然这么阔气了……

这种意外情况,让温去病诧异,迟疑,甚至是疑惑,他很想问为什么,又怕问了回得不到真正的***。

“对了,如此说来,这些法阵和炉鼎,是你***后研究出来的?”韦士笔道:“你画法阵的速度很快,改造这个炉鼎也不见迟疑,成竹在胸,已经完全吃透了?”

温去病笑道:“那倒不是,云中子老道送了我一本图录,里头是昆吾仙界各类法器的制造说明,再配合我前些时候的研究心得,就大致吃透了。”

韦士笔讶然道:“一本武器大观?那岂不是送了个***库给你?”

温去病笑着点头道:“不错,以时间来说,我怀疑是仙界那边看魔族蠢动,于是送这东西给我,扶植本地原住民,回来之后,制衡魔族的扩张……这份大礼够份量,就不计较被人当***使了。”

韦士笔道:“明白了,不过……题外话,你看看周围人的眼神,再看看你自己这副样子,你……真不觉得你自己这样有问题?”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