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扭转乾坤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扭转乾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普通两名天阶者的战斗,没有能力摧破九重天罗,但双方在乾坤刀上的修为与领悟,已经超越寻常天阶,又是分自城内外出手,等若对天罗阵内外夹攻,联手一击,终于连天罗阵也承受不住,九重尽破。

砰砰砰的***声响起,阵法碎裂,破坏,这结果,是尚盖勇所预料的最坏可能,但情势所迫,不得不与司徒诲人作上一场,力拼之后,果然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一拚之下,司徒诲人退后数步,嘴角见红,尚盖勇也同样是内世界震荡,星辰破裂,彼此看似势均力敌,而尚盖勇的邪刀更崩溃碎裂,化为虚无,但他身后死士众多,别说随时生出一把,就是生出十几把也可以。

尚盖勇无暇细思,眼见九重天罗齐破,敌人首一波攻城的部队,几乎都被爆炸清光,但早已有备的第二波部队,如潮水般又抢了上来,队伍中更有几个很碍眼的存在,给着自己压迫感。

那几个人……表面看来没有异状,只是寻常的袁家、武家地阶,就算进行检验,恐怕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但自己一早感觉到他们身上那可憎的魔气。

运作道理不明,可这样的人物,之前已经出现过,他们的气息会瞬间暴涨,超越巅峰,以自爆为代价,打出等同天阶的一击,威胁不校

当初碎星团也曾经使用过类似技术,但只能贴近目标,然后自爆,等若一颗天阶,必须要巧妙布局,引诱妖尊、魔尊入陷阱,近身一爆,才能杀敌,如果对方先察觉,有了遁逃的念头,基本就是白白牺牲,效率不好。

不过,此时看着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尚盖勇顿时觉得讽刺,这出于碎星团的战术,现在居然用来对付自己,虽然说灭团之战后,自己就对报应这种东西,感到无比讽刺,可报应频繁过来,这感觉还是挺可笑的……

在之前的攻防战中,这些“同天阶战力”,能在自爆时,将本身血肉精气集中,打出一击,连同爆炸一起轰出,从单纯的人肉,进化成只能使用一次的人肉炮台。

单单只是这些人肉炮台,尚盖勇自是无惧,但如果还有同级的天阶者在场,这些家伙从旁偷袭或扰乱,就可以让战局的天平倾覆,非常棘手,更何况,刚刚拚完那一击之后,亢金龙的气息……更为浓烈了……

这是尚盖勇最在意的事情,他现在时刻警惕司徒诲人,还有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亢金龙,这家伙就是个阴冷的毒蛇,随时都能跑出来对着他进行攻击。

……司徒诲人不可能感受不到,但他没有退开的意思,也没有放下当前战局,转而追战这名灭他家的大敌,这些举措,都是为了他口中的大义和大局。

……什么事都找得出理由,这是人之本性,但什么事都拿得出大义来解释,还合情合理,找不出破绽,这种人……越来越让自己厌恶!

“尚帅!敌人的同天阶战力,出现在水德东南1

“江城的水道闸口,大批地阶从江底潜行,正在登陆,刑戚副队率众进行阻截,第三支队,战损三成。”

“武家的虎兽团,进攻汉昌永丰门,疑似有同天阶战力压阵……更正,已证实,永丰门连同三十米城壁,灰飞烟灭,四十三支队全灭1

“武兴正北出现……”

………

随着九重天罗被破,一个个紧急传来的消息,交错响起在尚盖勇耳边,虽然负责报告的盗拓,始终维持冷静,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支撑不妆,但身为主帅的尚盖勇如何不知,战况已经到了很凶险的地步。

没了九重天罗,天罗阵等若被破去八成,若单纯只有面上的进攻,碎星团还可以支撑很长一阵,可现在的进攻方,背后有魔界撑腰,天晓得还有什么技术被传了过来,战场上随时可能出现新变局,让胜负天平一下倾垮,届时,将再难回天。

……如果己方还有***的天阶者,哪怕只再多一个,都不用如此捉襟见肘!

城头破损,尚盖勇飘立空中,居高俯视,眼中映出司徒诲人的身影,他稳稳站在潮水般奔流的兵将中,看着刚刚造成的伤损痕迹,似乎非常心痛,但遥遥瞪视来的目光,坚定至不容质疑,摆出绝不善罢干休的决心。

……司徒诲人,你想来吗?那就来吧!

……这段时间吸纳大量众生之力,再以羲皇玺修行,进境甚大,解放力量一战,我未必就撑不住!

……我晓得,刚刚拚的那一刀,同样也不是你的真正极限,你还有保留、还有隐藏,下一击,就让我看看你这刀皇的称号,有多少真金含量!

尚盖勇的手掌,一把抓握在胸前的古玉上,预备将之扯开,这动作落在司徒诲人眼中,让他意识到了某些事,心头更是一震。

……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尚盖勇居然还有保留,未尽全力,幸好,战争在此时爆发,如果再多给他几个月、半年,恐怕真的势大难制……

司徒诲人手握刀柄,持续蓄势,预备再次拔刀开斩,但就在两名天阶者将要出手的刹那,一道亮光,划破天空,以惊人的高速飙来,犹如流星,直直落向汉水四城的正中央。

……敌袭?

尚盖勇吃了一惊,司徒诲人更是皱起眉头,对于这道来得莫名的流星心里没底,不明白这是什么变量,又或者是何方神圣横加插手?

两人当中,尚盖勇最是紧张,这道流星直落城中,又是九重天罗皆破的此刻,如果是天阶者趁隙奇袭,一击发出,乾坤定矣!

事情似乎真往这方向发展,流星落下,在触地的一瞬,不可免地泄漏气息,尚盖勇、司徒诲人面色同时一变,竟然真是天阶者侵入,事先隐藏气息,避免被阻截,此刻侵入城中,想要再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但……会是什么人?哪一家的天阶者?

……如果是碎星团一方的天阶者,一早就应该潜伏城内,似乎没理由从外入侵?

司徒诲人闪过这样的疑问,但瞬息间,里面的气息释放出来,却见尚盖勇脸露喜色,司徒诲人面色则是一沉。

……晚了一步!

一阵强光,从四城的核心位置透发出来,化为一阵光之涟漪,迅速由内往外,直透八方,涟漪光波所过之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当光波扫过四方城壁,到达外部,已经崩溃的九重天罗,重新恢复,稳稳罩住四城,挡下一切入侵的事物。

天罗金刚阵.重启!

一下子,战局整个被扭转,攻入阵内的部队,连同当中的高手,整个被内外分隔,连转头想逃,都逃不出去。

很显然,出手的这一位,不但是碎星团这边的阵道高人,还高到有些异乎寻常的地步,随手就把破损的九重天罗修复,神乎其技的程度,超乎司徒诲人的认知。

“和碎星团有关,意外就特别多碍…”

面容平和,看不出一点气馁或挫败,司徒诲人身在混乱的战场,却完全像个不合群的异类,仿佛一切到他身边都平静下来。

而经过权衡,司徒诲人下达了命令。

“……退兵1

当温去病的气息一释放,尚盖勇立刻就认了出来,特别是这种节骨眼上,他的回归堪比大能,短短时间内,便把九重天罗修复。

比阵道方面的研究,当世无出萧剑笏其右,但若考验战场上的紧急修理,三个萧剑笏也未必有一个温去病好用,百族大战时,不知有多少次,面对不到十秒就要开炸的器物崩毁,温去病嘴里咬着钉子,手里拿着锤子,满头大汗,就这么风风火火冲进去,以必死的觉悟,十秒内把问题修复。

换了是萧剑笏在此,就算能修复天罗金刚阵,甚至修得更好,却绝对不可能有温去病的速度,几乎是流星才落下去,不足十秒,就让九重天罗再现,说一句神乎其技,实至名归。

这手段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让所有攻击的人都心惊胆战,他们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自然,这种快到不合理的修复速度,肯定不正常,内中必然有诈,尚盖勇知道、司徒诲人也猜得到,恐怕是用了什么代价极大,只能短时间支撑的手法,紧急把九重天罗撑起,利用这惊人的效果,试图吓退敌人。

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够拖延战场上战斗的时间,只要对方消耗不起,那这个战斗就会提前结束,但是,如果联军一方够本钱,够耐心,耗得起,持续等待一阵,说不定这勉强撑起来的九重天罗,直接不攻自溃,届时,汉水四城真正无险可守,彻底崩溃。

这种福祸相依的状况,就是现在战场的写照,可以说,让人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了。

然而,正因为长期与碎星团协同作战,熟知对方的老底,司徒诲人才更加犹豫,顾忌碎星团最为拿手,专坑聪明人的“二重陷阱”。

……你猜到我只是勉力支撑,摆空城计虚张声势,在外沉住气,守株待兔,那我就更进一步,利用这一点来下套。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