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二章 出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出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名义上,这是战场礼节,不成文的默契,但都已经沦为鬼尊,还和人讲礼节默契,只是荒谬,真正束缚住自己,不能行动的,是来自底下的那道目光。

是的,这个时候,尚盖勇感受到了一道不同寻常的目光,看似平常,但是其中蕴含的威能,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就在天罗阵之外,一名灰袍男子,悠然站在万军之中,气息与天地合一,虽然站在那里,却更像一根耸立在那里的石柱,所有士兵都从他身旁十米处绕道行走,没人靠近,成为战场上格格不入的一个存在。

但就是这么个人,已经在这里默默站了几十天,动也没动一下,不言、不语、不食、不眠,平和含笑,双目却紧盯着城头,无声之中,作着最大的压迫。

“刀皇”司徒诲人!

敌方同样也有天阶者坐镇,这方出手,会引来对方也参战,为了避免战况失去控制,双方都不会轻易出手。因此,这个时候尚盖勇没有随意出手,而是静静等待着。

尚盖勇居高临下,又一次接触到那双目光,读出了内中的好整以暇,这家伙非常笃定,自己早晚会接下他的挑战,因为缺乏天阶战力的碎星团,就没有别的选择。

一个司徒诲人,确实给着自己压力,但还未够资格让自己感到畏惧,真正让自己裹足不前的理由,小半是潜伏暗中的亢金龙,大半还是自己本身。

自从联军到来,亢金龙就转明为暗,待得司徒诲人也到,亢金龙更躲得踪影全无,但自己仍就感觉得出,他的气息在百里内若隐若现,如果自己与司徒诲人动手,这狗贼肯定会从旁偷袭。

届时,不知司徒诲人又会否如此正派,退到一旁?或者直接和素有深仇的亢金龙联手,“摒弃个人私怨,为天下大义,先灭首恶1,人性的丑恶自己见得多了,不想把自身安危赌在旁人的善意上。

如果全力以赴,就算同时对上司徒诲人与亢金龙,自己也无惧,但如此彻底解放力量后,自己身上会有什么变化,就一点把握也没有,有很大的可能,自己将再也不是自己……源自胸中的不安,反覆提醒着这一点……

现在大家之所以死守汉水苦撑,是为了守护碎星团重出的果实,而只有自己晓得,所谓碎星团的新路,很大一部分是老战友为自己开铺,藉此集人道愿力,以人抑鬼的意图。

……我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珍惜的,但……阿笔和阿山,他们努力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我,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想到自己的兄弟,尚盖勇握起了拳头,他们是自己如今的光明,是自己仅有的一切,自己不能让他们的辛苦付出白费,哪怕忍受再多的屈辱都无所谓。

蓦地,尚盖勇目光一紧,注意到进攻队伍的不寻常,他们不是单单在攻击城壁,或是让地阶小队飞身而起,越入城中攻击,而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些鬼祟行动,其中的三支队伍,在层层掩护下,分三角逼近武兴的北门、东门和东北城壁,里头……给着自己威胁压力。

不妥!

尚盖勇指挥部属,急防该三处的奇袭,但对方却陡然掀开伪装,熟练地拼组物件,转眼之间,三支攻城用的巨木椎,组装妥当,上头满是莫名魔纹刻印,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破阵椎一显露,就由多名地阶护持,推着巨木椎体,猛往两处城门、一处城壁撞去,在十余名地阶武者的联手推送下,连车轮都不必,飞速向着目标撞去。

顶上碎星团的地阶见状不妙,纷纷出手攻击,但对方无惧伤亡,誓死也要撞过去,很显然……碎星团不及拦下。

……没办法了!

尚盖勇神色一紧,右手一翻,鬼气森森,三只鬼火组成的巨掌,分别在三处位置出现,铺天盖地,拦向破阵椎。

但也几乎在出手的同时,一道刀气,浩浩荡荡,如江河涛浪,自城外逆袭而来,直攻尚盖勇,要将他的出手给截下!

……终于等到你了!

司徒诲人的微笑,益发幽深。

对于司徒诲人,尚盖勇过去颇有些交情,虽然说不上是知交好友,但大家都是好行侠义道,又没什么利益冲突,甚至有时候,遇见事情,彼此颇多合作,关系不坏,但也说不上刻意结交。

这种关系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只能说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目的而已。

然而,碎星团覆灭后,封刀盟和司徒诲人的立场,就很让人玩味,特别是尚盖勇身成鬼尊后,看待事物的角度大变,很多事情在他的心中,早已不是本来模样了,心中充满怨毒,对封刀盟就没有什么好感了。

重出江湖后,因为温去并香雪的承诺,尚盖勇自我设限,压抑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尽量不与封刀盟敌对,但什么事也有个极限,如果对方一再进逼,自己也不可能忍气吞声。何况此时,完全让人忍不下去了,疯狂的杀意开始弥漫。

司徒诲人抵达汉水后的对峙,可以说刚好踩在那条界线上,虽是逼战,却是温和进行,他也仅仅站在那里,不走不退,让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动摇士气,***就没有任何实质破坏行为,让尚盖勇还忍得下去,未有妄动。

但该打的仗,始终还是避不了,既然决定要打,尚盖勇决定给对方一份大礼,看看是谁收谁的下马威!

同时出现三处的鬼手,面对同样斩向三处的刀劲,选择了退避,刹时消失,取鬼手而代之的,是横空而来的一刀。

这一记破空刀气,没有刀光,无声无息,横空而来,更无鬼气随附,不过,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招,却让战场上的封刀盟***为之震动。

……竟然是乾坤刀!

技法圆熟老辣,刀劲雄沉,内中更有自身对刀道的理解,这不是普通天阶者的触类旁通,是真正浸淫在刀道中,虔于刀者,才能斩出的一刀。

这一刀,惊天地泣鬼神,震惊了无数封刀盟***,他们不敢置信,心中惊呼。

尚盖勇竟然会使乾坤刀?

年轻一辈的封刀盟***,对此了解不多,但是看着这幕,也都被这个事实,吓得倒抽一口凉气,但司徒诲人一派淡然,甚至那些走过大战时期的老人,都只是冷笑,无惊无诧。

……寰武四绝,本就是碎星团的团武,碎星者会使四绝武技,有什么可稀奇的?

……当年,四大武神之中,山陆陵修练金刚身,韦士笔通晓双极轮,褒丽妲精研苍穹闪,而擅长乾坤刀的,正是“迅雷神盗”尚盖勇!

……在帝都殒落,沦为半人半鬼之前,迅雷神盗就是以盗术、身法、刀艺扬威大地,只是和他“神盗”的盛名相比,刀艺部分就比较容易被忽略,可若手底没有点硬底子,普通盗贼一早已见不到隔日太阳。

……这一刀,再是合理不过。

司徒诲人身不动,手不抬,无形刀气随念而转,直接将袭身而来的这一刀,瞬息化消。这动作,让人看得震惊不已,纷纷为了他们各自的实力而震惊。

“……尚兄的乾坤刀……”

比拚一记后,说些肯定对方的场面话,应该说是战场礼节的一部分,但尚盖勇对这一套似乎全不感兴趣,没待司徒诲人把话说完,“刷刷刷”连续三刀,刀气凌空斩落。

……装模作样,老子如今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人!

……今日算你走狗运,阿山远游未归,否则哪怕你已入天阶,他败你也不需要三招!

……你更不走运的是,被你克死死的阿笔,如今重伤在床,奄奄一息,你有乾坤刀了不起吗?

尚盖勇心中有怒,刀气连发如潮水,在有心较劲之下,他完全不用得自鬼族的诸般奇技,纯以乾坤刀拚胜负,司徒诲人则如海中古岩,巍然不动,或挡或拆,将所袭来的刀劲一一化解。

乾坤刀的路子朴实无华,两名乾坤刀者的比斗,也是无声无息,即使尚盖勇暴雨狂涛般的连斩,也都被司徒诲人见招拆招,***尚盖勇刀式中的破绽,以力破力,或是以巧破招,从容拆解。

明明是两名天阶者的战斗,却斗得没有一点烟火气,足见两人的实力高超。不明究理的人看了,还以为战场上杀声震天,两个中年男人分别站在城头、城下对望,没有任何肢体动作,表情也平和,不见杀气,与周围兵将的浴血厮杀,显得极不协调,乍看上去,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就是基情四溢。

但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尚盖勇斩出的每一刀,都被司徒诲人破去,可后者的眉头却微微皱起,周围也不住有风卷起,风势还越来越大,莫名吹乱战场,飞沙走石。

他们之间的比拚,也不自觉地声势浩大起来,甚至最后影响了下面的正在拚杀的兵将们。

正在拚死厮杀的双方兵将,惊愕于这阵来得突然的怪风,不知风因何起,只有尚盖勇、司徒诲人彼此心中有数,论刀技,司徒诲人稳稳占着上风,但尚盖勇的力量不按常理来,一刀一斩,劲道大得出奇,司徒诲人虽然破去了他的每一刀,却渐渐消解不去他的无俦大力,化为强风,吹乱周遭。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