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封刀战鼓鸣(周一红包满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永乐的谋反成功,为局势的崩坏开了第一***,但在刚开始的时候,这仍未算一件大事,直到神都武家、江北袁家,连袂宣布脱离帝国,从即日起,自立做主,不再听从朝廷的命令,而鹰扬朱氏也迅速响应,大乱才真正开始,震动全帝国。

同一时间,黑道共主亢金龙,统合星月湖、易水坟、心魔阁、莽荒殿、无神铺残党,自号“黑帝”,掀风作浪,在帝国各地制造***。

这一刻,开始天下已经大乱,各路豪杰纷纷雄起,这已经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了,这已经是整个天下的大事儿。

为了抗衡九外道与碎星团乱世,封刀盟之主司徒诲人,行险登天,一举功成,与密侦司大统领龙晋涛先后证道天阶,自号“刀皇”。

天阶强人连续出现两名,大地上的局势骤乱,韦士笔苦心维持的平衡被打破,连接发生的,就是恶战连场,如今,汉水四城正被联军攻打,韦士笔不堪重负,呕血晕厥,高烧不起,全靠尚盖勇站上城头,抵抗各路来犯之敌。

情势急转直下,三天前,碎星者和神都武家的大军打了一场殊死战,双方受损均重,如今,已是危急存亡之秋。

“……详细情况,我大概了解了。”

司马冰心脸色凝重,刚刚听完的一连串事件,像一堆炸雷落在头上,炸得她惊疑不定,心中惴惴,抬起头,却看见司徒小书一脸淡然,好整以暇地看过来。

“看什么?我的……落难样吗?”话在嘴边一转,司马冰心将“倒楣”两个字,及时吞了回去。

司徒小书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与我预期的反应不同,我本来以为,会尖叫说我撒谎,然后转头跑走的……”

听此言,司马冰心顿时满头黑线,嘟起了嘴巴,气哄哄的表情。

耸了耸肩,司徒小书声音略带惆怅,“我们的关系不好,对我的话,一点都不怀疑吗?”

说着,司徒小书很是好奇地再次仔细看了看司马冰心,仿佛她脸上有什么花儿一样,看得司马冰心头皮发麻。

“哈!笑话,尖叫着跑走?当我是三岁小孩,遇了打击就只会哭吗?我可不是小孩子1

司马冰心插腰挺胸,虽然衣衫不洁,神情中自有一股昂然自傲,同时她也进一步解释起来,“是我宿敌,基本人品怎么样,我还是心里有数的,虽然很多地方我不齿,不过……总之我不是信,是信自己的眼光,连这点起码的人格都没有,怎配作我宿敌?”

这话一说,司马冰心顿时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赞,想着,这话说的真漂亮啊,我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这是我说的了,好激动埃

果然,就在司马冰心话音落下的瞬间,司徒小书眼中一亮,过往两个人的关系不好,尽管见面机会寥寥,但每次遇到,都有火花摩擦,可哪怕如此,司马冰心也从未将“宿敌”两字挂在口上,现在忽然这么说,似乎……是有了信心。

回想到刚才的短暂交手,再想到司马冰心离奇失踪一年多,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司徒小书益发肯定,无声点了点头。

“对了……刀皇?”

司马冰心皱起眉头,斜睨司徒小书,“令尊这是怎么回事?他过往可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奇怪了。”

众所周知,封刀盟主司徒诲人,谦和温文,低调朴实,从不张扬,虽然之前名列月榜第一,却从来闭口,不言武事,表示武道成就只是末节,重点在于修身、修心,仁者无敌。

这样的人物,如此一个谦逊有礼的前辈高人,登天证道不算奇怪,但自号刀皇什么的,还开始挑战各路英雄,这就很诡异了,说得简单一些是转了性,说得难听一点……

这就是突然之间发神经了不是吗?就好比一个淡泊名利的人突然之间受了***之后做了各种奇葩的事情,现在这刀皇就是这个感觉了。

以专业户的角度,司马冰心觉得这不是中二病烧脑,就是被人夺舍或附身!反正不在正常的理解范围之内。

“……自从当初剿灭白水寨,巫酋舍命发动降神……情况就变了,很多人就……都不太一样了。”

司徒小书着实感叹,远比***听闻此事的人,感触更多。

参与那一战的,都是封刀盟的菁英,不少都是她的长辈,或是交情很好的平辈朋友,朱家的那些人,更几乎都是舅舅、表兄弟,血脉相连的亲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他们生出的变化,至今仍让司徒小书心中纠结,愁肠难解。

尤其是,封刀盟主动与碎星团敌对,参与了对汉水的***,这让司徒小书进退不得,被夹在中间,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司马冰心一看这脸色,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哂道:“不就是里头换了个人吗?那个引神仪式,不晓得到底引了什么东西下来,现在那家伙也不知道还是不是爹,又说自己是刀皇,又领着你们东征西讨,到处除恶……好像天底下除了你们身子正,***不是歪就是斜……”

司徒小书沉默无言,被这些话说中心坎,不自觉地点头,更讶异司马冰心仿佛亲眼所见,知晓得清清楚楚。

更不料,司马冰心两手一摊,持续道:“事情也不是绝望,爹武功那么高,说不定还保有自我意识,偶尔还能清醒,要是将来找到方法,驱出体内异灵,就能恢复正常……”

“对1

仿佛听见救赎之音,司徒小书猛然抬头,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大声叫道:“冰心姑娘,怎么知……”

开口唤名,司徒小书心里的距离,一下被主动拉近不少,但头一抬,却看见司马冰心居高临下,满满蔑视的目光。

那眼中明晃晃的鄙视,司马小书相当做看不见都不行,这个时候,司马小书只觉得心塞不已。

“作梦1

仿佛知道司徒小书要说什么,司马冰心一手插腰,不客气嚷嚷道:“像这样的,我看多了!放弃那些不实际的幻想吧,那些被侵占神魂的人,都不可能再回来了,哪怕偶尔还能表现一点清醒,都不过是浮光掠影,只是给你们的假希望,让你们越陷越深,最后成为他们的牺牲品1

“……呃,话说归说,为什么要站那么高?难道你不累吗?”

司徒小书看着对面,司马冰心站在一根冰柱上,高过自己一米多,清风徐来拂衣裙,仙气飘飘,像是月宫仙子临凡,美得令人心动,就是动机令人不解。

“蠢!我站高点,说话才有气势,才镇得住嘛!连这也不懂?”

司马冰心一跃而下,双手直接拍上司徒小书肩膀,神色凝重,“可以不信我的话,但当断不断,将来一定没好下场,那些身不由主的傀儡,要还当他们是原来那个,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早晚拿着刀,踩在愚蠢的尸体上,耻笑不知所谓的正义1

话的本身并不怎么样,却说中司徒小书数月来深藏心底的恐惧,刹时间,心神动摇,瞳孔骤缩,喃喃道:“难、难道……要我背弃他们,改去帮助碎星团,这样才……但我怎……”

“什么?碎星团?”

司马冰心眼珠一转,连忙摇手,“抱歉,刚刚说得太急了,有些话没想仔细,说得过激了,当我没说吧,仔细想想,伯父这样满好的,刀皇卫道,斩妖除魔,很好啊,就坚定志向,好好继续这份很有前途的事业吧,我看好唷1

说着,还在司徒小书肩上用力拍两记,用以示好,但敷衍的态度、毫无诚意的语气,让司徒小书哭笑不得。

“喂喂,两段话差那么多,到底哪段算数啊?”

“神经!都这么大个人了,自己的路要怎么走,还问道旁人,不能自主做主?”司马冰心没好气道:“这样不知所谓,还想证道天阶?”

同样只是随口一句,听在司徒小书耳中,却又是一股触动,眼前人是与自己一路竞争过来的对手,如今更与自己相若,都踏在前往天阶的半步门槛上,她来说这话,非常有份量,对自己……也是一股不小的冲击,仿佛一巴掌打在脸上,胸中燃起炽烈斗志。

“……似乎……真的变了不少,以前……不会对我说这些。”

司徒小书感觉挺复杂,之前两人都是彼此认定的宿敌,自己甚至以她为目标,矢志要在得意宴上败她,但其实……两人见面次数寥寥,交谈过的言语不足百句,毫无交情可言,顶多只是存着竞争的默契,现在能像个熟朋友一样说话……真是诡异。

司马冰心摇摇手,“纯粹是看一副不争气的样子,有感而发而已,好了,自己的麻烦自己看着办,我先走了。”

……大地纷乱,局势未明,自己得先回西北老家,看看家里情况,然后再南下师门,忙得可以,哪有时间在这里瞎磨蹭?

“等一下1

一道凛冽刀气,横拦在司马冰心之前,阻住去路,同时层层封禁展开,将这片山头整个封闭,俨然是关门打狗的节奏。

“……什么意思?”

司马冰心的声音变了,阵阵寒气,从体内往外冒,也进入了战斗状态。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