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八章 一年的变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一年的变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年多?

司马冰心瞠目结舌,自己去五藏妖界,最多也不过半年,那个一年多的夸张数字,是怎么变出来的?

听到这话,司马冰心有些懵逼,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同时她也觉得事情有些玄幻。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两个不同的世界,或许存在时光流速的差异,从那边留学回来,时间有差异,不算奇怪,还好没搞出“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尴尬局面,否则自己就麻烦大了。

……一年多的时间,从初入地阶,到半步天阶,也不算亏,大多高手累积这一步,二三十年都是常事,六七十年也不稀奇,自己其实大赚,不过……那个遇害了是怎么回事?

司马冰心并不愿从宿敌口中得到情报,但此时,她很难压下那迫切的心情,让她等待不下,道:“我遇害?怎么回事?我好端端的,谁杀得了我?你具体说说是什么情况,我真的挺好奇,我这大活人在这呢,怎么就被传死了呢。”

“我也想问,这段时间,上哪去了?”司徒小书道:“在温家失踪,司马家问责温家,如果不是弥勒***出面担保,力证此事与温家无关,司马家的军队早就踏来鹰扬了。”

“……乱七八糟的,这都什么啊?”

听了这些,司马冰心头皮发麻,她没想到自己不在,给温家惹来这许多麻烦,唯一庆幸的,是还好有叔祖他老人家主持公道,否则就冤枉好人了。

……自己也够无辜了,那里又不是自己想去的,琼华抓人也没事先打招呼,否则自己起码能留张字条什么的。

“那……温家被抄家,该不会是因为……因为我吧?”

司马冰心声音颤抖,她觉得自己最近衰过头,如果这事当真因己而起,那真就没脸再见温去病了。

“不是的,与没关系,虽然在温家的罪名清单上,有列一条诱拐少女,指的就是,但……反正罪名什么的,也不重要。”

听此言司马冰心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司徒小书叹道:“这一年多,确实发生很多事……”

司马冰心道:“还能有什么事?李家皇帝在那里,还能有人***了不成?”

这句话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司徒小书听了,目光骤变,像是看一个***、一具刚出土的僵尸一样看着她,而且保持了这个姿势,好长一段儿时间,久久才道:“这一年多,到底去了哪里?好吧,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当初司马冰心失踪,是房舍倒塌,残骸中却找不到人,这个诡异的状况,众说纷纭,不知道的人想破头,但有过与太一接触经验的,却都往这上头猜。

利用时空之门进入太一空间交易者,并没有接任务的权限,但那些直接被太一拉入的,很多都有穿越异界经验,比如司徒小书,一听说司马冰心离奇失踪,就首先想到太一。

当初自己被弄到大荒西朝,去与回来都在相近时间,照说这就不该有失踪问题,但操作时光成本高,说不定太一小气起来,砍了这项服务,司马冰心就这么“失踪”了。

话没有挑明,但司徒小书的最后一句,已经表明了这层意思。

司马冰心皱眉道:“最后记得的……就是房子塌了……对了,得意宴我没来得及参加,刚刚打得不算,早晚我要和再拚过一次。”

“……果然1一听到这话,司徒小书深深叹道:“什么也不知道,得意宴无疾而终,李家皇帝早已驾崩,现在的摄政王也命不久矣,至于***的……从碎星团到神都武家,干类似事的真不少,指哪一家?”

“碎星团?这群……还在?”

司马冰心着实吃惊,险些脏话就出口,但话到了嘴边,她想起自己也才刚刚干过反贼,还连妖帝也宰了,不好听的言语便出不去,只是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纯粹表示惊讶。

“这个世界,缺席了很多东西。”

司徒小书开始简单叙述了得意宴上,碎星团杀前任天子,亢金龙与外道群魔联手夺龙气之事,跟着,就是碎星团的大队人马自海外回归,拿下汉水四城,韦士笔大宴英雄,掀起风云。

这些内容,都够写成一本话本儿了,真够精彩的,听的司马冰心心潮澎湃,心中也是跟随着这些内容而不停的起伏。

“……碎星团自海外归来,温大哥的营业范围,也多是海外,又走私***,还私藏一堆研究物,连这次朱家能造出狮鹫,据说都是从他的研究室中找到关键资料。”

此时听到这些,司马冰心脸色变幻,而与之相反的,司徒小书微笑道:“也因为如此,朱家条列温家罪名时,就认为他勾结碎星团,双方有关系,嫌疑重大。”

听此言,司马冰心迅速点头道:“逻辑性我可以理解,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为啥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副很嚣张的样子?难道还有什么你没说的,还是你做了什么事情,却不能说的?”

“……完全没有这样的事,误会了。”

司徒小书正色否认,撇清干净,但其实,她在暗地里却吐了吐舌头。

……温大哥就是山陆陵,自然与碎星团有关,只是朱家还不知道这点,也拿不到具体证据而已,这事我知道,能住温家却不晓得,与他的关系还没有我近呢!

“英雄大宴后,迄今不过数月,但这几个月里,又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

说着,司徒小书面上一层黯然,“说起来,不光是,连温大哥都失踪整整一年了……”

“……一、一年?”

温去病处于高度震惊中,身旁的武苍霓脸色铁青,紧咬着嘴唇,双拳紧紧握住,同样处在难以置信的错愕中。

英灵殿对外的联通被断,对外头的人来说是大问题,但对想从内里出来的人,却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一手设计整个系统的温去玻

如果没登天阶,难度还高一点,可晋***阶后,连道具都不必用,直接回到太一的神魔空间,由那边脱离,回归主世界。

并不是每一个天阶都作得到这一手,但温去病接触过源自太一的时空之门,破译解码,对里头的时空座标已经摸透,要经过太一去***世界,这个还力有未逮,可单单只是往返太一与主世界,这就没有任何问题。

温去病领着武苍霓回归,归来的地点是鹰扬郡内,甫一脚踏实地,两人就觉得有些不对。

“……军气……鹰扬郡内,有部队在行动,赶赴边境……什么状况?这边有军事活动?”

这一刻,两人都觉得不妥,朱家素来忌惮战争,避免军事行动,怎么会搞到和人开战的?这情况明显不对劲儿啊,而且,看这动静,杀气腾腾,阵仗不小,不晓得另一方是什么人?好奇中,两人更加关注此事了。

“……不只是这边,更远的地方,也有军气腾动……太远了,不太清楚,已经是别郡的事。”

温去病感应到的东西,武苍霓也是一样,这表示……主世界目前处于战争中,这对两人都不是好消息。

很轻易可以得到的结论,如果距离两人出发,已经一段时日,海外碎星者自然回归,这群人就是战争的导火索,把帝国搞得烽火四起,血流成河,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有阿笔在,情况不至于太恶劣。”

想起战友,温去病稍感安心,他知道,这是一个值得自己放心托杠,换了是尚盖勇就不成,信得过他的信义,但能力是致命伤,他很可能非常重情重义,把所有弟兄领上死路,因为运筹帷幄和大局观,绝对是尚盖勇的死穴。

为了确认状况,两人就像初抵五藏妖界时一样,迅猛出手,如同闪电一般,随便抓了几个人,读取记忆来弄清楚状况,结果还不用读取记忆,光是看个月历,就把两人吓得不轻。

这一走,竟然足足一年,在这么紧要的节骨眼,自己竟然离开了一整年?那这天下还是原来的天下吗?韦士笔该不会已经伤重亡故了吧?

想到此,两人更加紧张起来,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都能看出眼中的沉重。

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往往能够让人措手不及,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后果就真的严重了埃紧接着,这一年来的重要大事,都被一一读取出来,碎星团攻打汉水四城,韦士笔善结八方,英雄大会安天下,营造出大好局面的事,令温去病又是震惊,又是欢喜。

“……真是作梦都想不到。”

武苍霓仿佛身在梦中,对韦士笔,自己始终不是太放心,他能谋善断,心思未明,当初一开口就要毁封神台,自己委实担忧,碎星团落到他手上,会有什么极端之举,没想到,他竟然能在困局中另开新天,只手扭转乾坤,把一盘死棋渐渐走活了。

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被拱为“韦青天老爷”、“救世主”的他,肯定能把碎星团领到一片光明底下,而若当初帝都那一役有他主持,根本就不会有那个满载着黑暗与悲伤的结局……

不过,同时期发生的***消息,就不是那么好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