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收买天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收买天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以他们都喊你是韦青天?”

尚盖勇的揶揄,让附近随行的碎星者都笑了,那笑容是一种自豪的笑,是不加掩饰的豪放的笑。

因为尚盖勇所言是事实,在韦士笔的治理下,短短数月,汉水四城的百姓,对韦士笔这位领袖的崇拜,简直疯狂,争相喊他是“韦青天”,感谢他带来的治世,更感谢他为自己带来的福祉。连带也对碎星团有了新印象。

治世名声,在百姓们的口口相传之下,甚至传出汉水四城,让***地方的百姓羡慕不已。

之前,帝国各地有零星的***事件发生,有人不断地上书朝廷,想替碎星团***,但这大多是六郡豪门在背后指使,用以向碎星团示好的手段,递出自己求和的橄榄枝,但现在,类似***势如野火,在帝国各处蔓延,真正成了他们自发性的行为。

很多在汉水四城之外的人都用眼馋的目光,看着俨然如同示纺城,生出了这样的念头:要是我们也能活在这样安稳又兴盛的地方……那该有多好啊!

碎星团辖下之地,能给老百姓这样的生活,当年如果碎星团不被肃清,而是被封赏各地,治理地方,今日的帝国岂非一片光明?

从如今碎星团所做出的实绩看来,当初帝国控诉碎星团的那些罪名,两边搭不太上,这让人觉得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应该要重新调查清楚,别冤枉了好人……

“……阿山错了,他走入一个盲点。”

韦士笔轻叹道:“他和武苍霓都认为,要替碎星团***洗冤,只能透过法治,因为法治具有大义名分,而这只有把李家整个推垮,自己建立朝廷后才能进行,实在是局限多多,但……其实有别种方法,人心不能被压迫,却可以被收买。”

“……像你这样的收买法?”尚盖勇皱眉道。

“当然,为什么不?”韦士笔理直气壮,“财务操作要懂得用杠杆,靠真金白银去收买天下百姓,这怎么可能?当然是砸大钱搞样品,制造美好愿景,然后买空卖空,这样杠杆开得大,一点本钱就能买天下,不然难道像你们一样,只懂得打打杀杀吗?就算灭世成功,杀遍天下,对碎星团又有什么好处?”

不只尚盖勇,就连在场的碎星团干部,听了这话也是相顾无言,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虽然从现在的实绩来看,韦士笔的论点没错,但能够做到他所谋划这一步的别说整个碎星团内再无第二人,就算放眼帝国,也未必找得出人来。

……这就是本事,让人不能不服气的本事。哪怕只是坐在轮椅之上,也能够指点江山于无形之中。

“……怪不得,那个人肃清我们之前,要先拔掉你。”尚盖勇点头道:“你有这样治世从政的能耐,若我们一早把你拱出来,哪还有李家小子混饭吃的余地?”

“不好说,我只是搞个样品屋而已,区域小,人口少,可取巧的地方多,才能够如此的收效,区区四城,小块地方,容易拿捏,哪怕是出了事情,也能够及时的挽救!若换了是整个天下,就没法这样搞了,非得想出更加得力的法子。但总之……也就是有没有心去做而已。”

韦士笔摸着下巴,怔怔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惊醒,“别净说我,你的情况怎么样?没有浪费机会修练吧?”

“我没问题,倒是你自己……”

尚盖勇目光担忧,望着他消瘦的身材,比起数月前,韦士笔又瘦了许多。

韦士笔每天出来接触民情,虽然是罕见的场景,倒还不至于如此出名,之所以变成汉水的名场面,其中一个很大的理由,就是他外形的急遽变化,从原本玉树临风的帅样,一天瘦过一天,最终变成了如今这个皮包骨的虚弱样子。四城的百姓都看得出,这位韦大人的状态极之恶劣,短短时间之内,都变成如今形销骨立的活骷髅模样,照这么下去,韦青天也撑不了多久了。

现在,四城的百姓,有不少都在家里供俸韦青天的长生牌位,为他祈福,希望他能活下去,继续庇护生民,为大家开创治世,毕竟,如果没有他,碎星团这群兵爷,会是什么走向,自己如今过的是什么样子的生活……那就很难说了。

“我没事……好吧,不说废话,我事很大,但我不会死的1

尽管语气虚弱,但是韦士笔说出来的意志却是斩钉截铁,“在完成我的理想前,什么也杀不死我,你也别唠叨阿山,他迟迟不归,肯定碰上什么困难……封神结界还在,诸天神模的动作都还那么多,他去了结界外的地方,受到的干扰肯定更大,我……我很担心他……”

两人正说着,盗拓拿着最新的情报文书,急急而来,见到他面上藏不住的忧色,尚盖勇皱眉,走前一步拦下,道:“怎么了?如果又是刀皇的挑战,就不用报了。”

说话时,尚盖勇使了个眼色,直接让盗拓退下,但韦士笔却在同时推着轮椅过来,云淡风轻道:“遮遮掩掩,有意义吗?我就是专门干这个的,还有什么要避开的理由,有话直说吧。”

阻拦不住韦士笔的执着,尚盖勇唯有点头,让手下把话说出,但盗拓话才出口,尚盖勇就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了。

“尚帅、韦帅,就在一个时辰前,朱永乐带队,奇袭了岭南温家,一场大战之后,温府已成焦土……”

“什么?”

尚盖勇闻此消息,心神剧震,勃然大怒,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同样双眼圆瞪的韦士笔,颤抖地张开双唇,似乎想要说话,话音还没传出,他却大口鲜血喷出,然后脖子一软,整个人就像无骨的泥鳅,倒在轮椅上,没了气息。

“阿笔1

清醒过来的司马冰心,对眼前的这些状况,简直不敢置信,放眼望去,原本亭台楼阁林立之地,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被烧得漆黑的土地上,处处断垣残壁、没有一丝完好之地,如果不是自己所在的这片破屋废墟,情景一如失去意识之前,司马冰心肯定以为自己回来错地方。

……这里,是岭南温府!

地方绝对没弄错,司马冰心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这里当食客的时候,除了闭关弹琴,每日也会走出小屋,在这占地甚广的庄园中散步,看林园景致,欣赏当中的布局,遥想建造者寄托于此的巧思。

温家众人的做派像暴发户,但温去病却不是,亲手规划的温府,不但处处机关、禁制,保护着这座庄园,明面上也是到处有景,美不胜收。这里的每一片园林、每一座山石,从位置到形状,甚至窗花的方格,都是用了许多心思的,也只有同样有艺术涵养,学识也到位的人,才能品出其中真味,看懂此家主人做的每个嘲讽、开的每个玩笑。

走在温府中,看着窗花,赏着林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司马冰心仿佛在与设计者交流,读着他用心在说的东西,甚至是一些不经意间泄漏出来,那些设计者欲说还休的东西。

因此,司马冰心对温府印象非常深刻,他清楚明白感受到,这绝不是单纯暴发户盖得出来的,就算重金请来能工巧匠也不行,因为这就是一座用了心的园子!

……怎么,一转眼,这座园子竟给人烧了?

刹时间,司马冰心只觉疼惜,由于匆匆一瞥,没看到焦尸与血渍,没有太强烈的死亡气息,所以她没想得太严重,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温去病肯定会很伤心,他的那么多心血,就这么给人一把烧光光了。

跟着,司马冰心自嘲起来。要是自己遭遇这种事情,只怕会心都跟着一起滴血吧!

……也真是够倒楣了,走的时候发生建筑问题,回来又撞到***事件,自己霉运散播者的命运,扫把星的形象,看来是要如影随形了,幸亏五藏妖界发生的事,这世界没人晓得,否则自己的仙女形象,就要毁得干净彻底,以后也别穿白衣弹琴了,纸箱、公园、披头散发,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扫把星风格。

……呃!太恐怖了,我司马冰心怎么会沦落成那样?忘掉忘掉!那些是黑历史,回来就不算数的!

她用力摇头,甩干净不愉快的回忆,拿出少女该有的清纯,重新专注于眼前的残破,渐渐品味到其中的不对。

……是谁干的?

这里不会有意外失火这种事,就算有,也不至于把整座温府烧成白地,哪怕是真的烧完了,也该迅速重建,如今这边静悄悄的,完全没有任何动静,她判断肯定是遭遇敌袭。

“……死亡的气味不重,伤亡应该不多……没给人杀光,温府的人却不来重建,看来动手之人的势力不小啊1

司马冰心喃喃自语,很快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毕竟当过一军之帅,掌过大权,自己的见识在五藏妖界又增长不少,看事情能迅速找到端倪。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