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四章 大局铺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大局铺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手足们传回的线报,王家对朱家提出的警告,是白水寨有人暗通兽族,要行引神之法,所以,恐怕是阻止未及时,又或者这情报的本身就是个陷阱。”

龙晋涛精明强干,当情报在手上汇整,他已心中有数,趁着和上司报告,心头重新梳理一遍整件事,更为肯定了猜测。

“区区一个小寨头人,撒不了这么大的网,背后肯定有黑幕封神结界未破,但无形缝隙已生,恐怕那些神魔又一次把手伸入人间,为回归准备。”

连各式各样的时空门都出现,大批正道邪派之人藉着门,透过太一,与背后的神魔交易,缝隙只会越旯越大,那些神魔又一次把手伸来,在人间搅动风云,这些都没什么好意外的。

当年百族大战的开始,就是兽族乱用引神之法,打开了通道,把妖魔召唤到此方世界,如今旧事重演,有人想干类似的事,可以理解,就是不知朱长乐与那批人,还有多少自我成分,或者躯体之内的灵识,已经是别人了?

推论不错,是那些神魔在蠢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随着说话,虚空中隐隐浮现一抹淡绿色的身影,形象模糊,很不清晰,正是龙仙儿的形影。

看着这投影的模糊,还有那种随时都会消失的样子,龙晋涛益发肯定,神妃有很大的可能不在此界,才会连这么简单的投影都维持艰辛。

唔!

随着投影浮现,传过来的不只是形影,身音,还有一道神念,飞快扫过桌上的报告,瞬间完毕,室内短暂沉默,忽然,神妃幽幽开口。

慢了一步,棋差一着啊!

莫名其妙的话语,龙晋涛感到不祥,皱眉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一切脉络连贯起来,如果目标只是夺取朱家,随便找个人向朱永乐报信就行了,为什么要绕一大圈,透过王家来传话?王家的认证,有那么重要吗?退一万步说,朱家易主,重要性又在哪里?

连串问话,让龙晋涛有些跟不上,但顺着这些点醒,深思之后,他脸色也一下变了。

确如神妃所言,姑且不论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当前的大局里,朱家又算得上什么?

花费偌大力气,抢下了朱家,又能怎样?朱家本身的实力不算杰出,这次降临在朱永乐一系人马身上的神魔,力量足以血洗朱家***派系,夺取朱家,根本是脱了裤子放屁,还平白暴露在人们眼前,看似手段了得,其实根本是***。

如果说夺取沧溟龙家、神都武家,那倒是说得过去,可搞这么大动静,只拿下朱家,不成比例,不知所谓。

布局的黑手,岂会如此犯傻?

除非,目的根本就不是朱家,或者不只是朱家!

“不好1

龙晋涛登时醒悟,“新兴教派出现的范围,以虎踞、龟腾、鹰扬为最多,有能力引神,并且做到这种程度的,这几个地方都有可能,如果以朱家为表面烟雾,暗吞***家,现在恐怕已经”

你还漏了一个关键。

龙仙儿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份报告上。

当时与朱长乐共剿白水寨的,还有别人。”

报告书上清楚写着,封刀盟主司徒诲人亲自带队,与朱永乐共灭白水寨!

“我说老温他咳咳他都走多久了啊咳咳咳1

“我管他多久了!这家伙,该不会在外头玩疯,不回来了吧?一点轻重缓急都不知道吗?”

“别、别这么说他肯定肯定是”

仿佛用尽全身气力说话,韦士笔一边说着一边大声咳嗽,咳没几下,他就觉得喉头一阵腥甜,用白巾口,很快,洁白的手巾就被染成一片红,这一摊血迹在白色的手巾上显得如此突兀,刺得人双目生疼。

通常***这种事,是个技术活,出问题的器官要嘛胃、要嘛肺,要嘛就是中间的管壁,除非是这几个地方破裂,否则***地方伤再重,也轮不到***这一出。

自己这段时间咳的血,不仅是次数,甚至是量都越来越多了,不过至于到底是哪一处的问题,这连找医生来问都可以省了,不是自己爱自嘲,只是真实的情况就是九成五全破了吧!

最近可以明显感觉到,从各处脏器到中间的血管壁,都时好时裂,仿佛体内存在某种不稳定的破坏源,安定时毫无异状,动起来的时候,就猛爆而激烈地四处破坏,破损范围越来越大,就算不能目视,也知道体内定是成了血窟窿话说最近眼睛发黑,看不见东西的时候也变多了,这事可不能让老尚晓得

“咳咳1

韦士笔咳了两声,用手巾的折面,擦去嘴边的残红,想要从椅上站起,但失血却让他有些力乏,勉强用力一下,登时天旋地转,双腿发软,脚下不稳。

旁边的尚盖勇见此情形,连忙过来搀扶,他双手一个使劲,将险些倒下的人扶住,“你都这样了,还走什么路?老老实实坐轮椅上,让人推着走吧!不要自己逞强,然后给我添麻烦!哈哈”

“咳你不觉得我需要一点运动吗?”韦士笔边在尚盖勇的帮扶之下往轮椅上去,一边朝着自己的老友打趣道。

“动你娘亲!你照照镜子吧,现在到外头去随便找个人问,你这个活骷髅的样子,怎么看都比我更像鬼尊啊1

尚盖勇没好气地说着,一把将友人按回轮椅去。

近些时候,一幕行走的风景在汉水四城颇为著名,是碎星团两大头领的联袂出巡,这种***出巡视察,表现对百姓亲善的把戏,本不算稀奇,但韦士笔凭借自己出色的记忆力,与高度的执行力,却把这普通的生活剧,演***人期待的连场大戏。

每次出巡,韦士笔都会主动向百姓询问,了解大家对本地生活的满意与否,了解他们的想法,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并且清楚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无论是一面之交,还是深入接触过的,都会从这个细节里,感受到自己被尊敬,被重视。

没有幕僚提示,也不靠任何工具,韦士笔单纯靠记忆,背下了汉水四城所有居民的***资料,并且对见过面、说过话的人,过目不忘,每次谈话都能主动叫出对方的名字,说得出他家中状况。对于那些细微却又关键的环节,也总是能够说出来,使得众人觉得他韦士笔几乎就是行走世间的神人。

只靠这手小把戏,这些出巡就非常有噱头,不仅是其中的小细节,让百姓惊奇,而韦士笔每次聆听完百姓的问题后,大部分都当场处理妥当,少部分需要时间和程序的,也会在交代下去后,两三日内能够解决,如此高效的行政,自然得到百姓的极度推崇,他很快就成了偶像人物。

每天处理个两三人的问题,日积月累下来,服务过的人数就颇为可观,而一传十,十传百,这些服务能够影响到的人数更何止千倍、万倍?现在的汉水四城,几乎无人不知韦大人的定时出巡,也几乎无人对碎星团有半句怨言。

能快速的做到这一点,韦士笔并不是简单出来解决老百姓的问题,而是利用解决问题、牢牢地抓住了向老百姓展现自己和行政力的机会,和百姓说些话,既说给对面的人听,但更多的,也是让周遭围观的群众听见,用最浅白易记的言语,让他们听见,让他们回去以后转述,在每个***、酒酣耳热的言谈中,让那些自己想传达的言语发酵,影响更多、更多的人。

这些要传达的东西,一言以蔽之,就是“为民之道”,用浅白、不引人反感的文字包装,让人直截了当的知晓意思,话的内容基本都是些“朝廷已经为你们做了这些那些,你们就应当如何如何配合,做个顺民,不给***添乱,大家天天向上,携手共创美好的明天”之类。

“我真不懂,这么粗浅的***手***常的人都能一眼识破,”尚盖勇皱眉道:“而明明只是***而已,为什么他们一个个不仅被洗了,反而对别有用心的人还感恩戴德?”

“别说得那么难听,我这是教育,潜移默化,是正当的赢取民心之法,什么叫***?”

韦士笔没好气道:“牧民如放羊,草料无忧后,羊群的服从性就高了,但也容易胡思乱想,所以要适时的进行引导,让他们顺着上位者指的方向去走,影响的人越多,只要形成规模,队伍就越大,越不会有羊只掉队,只要大家齐心了,就没什么大问题,因为群居生物大多从众,这样就好治理了。”

尚盖勇笑道:“以前只知道你脑子灵光,但没看过你用这一手,没想到你在这上头还有一套。”

韦士笔笑了笑,叹道:“这里是帝国,有自己的一套模式,**政体下的老百姓,其实很好带,他们要得不多,给他们公平的税负、公平的法治,他们就不会有什么不满,接着体制就会安定,然后再给他们一些愿景,让他们抛开依赖,自己跑起来,维持体制不用花多少力气。”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