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永乐之变(周一红包满五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密侦司总部的阁楼中,龙晋涛阅读着手下整理出来的各地情报,了解着大地各处所发生的最新动态,感受着“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至少在这一刻,自己就有着掀动大地风云的能耐,自己就是大地的王者。

他威风凛凛却不动声色,一身的玄色衣袍,衬托出他坐在宝座上的身躯,也是那么的挺直、刚毅,此时,他心里尽是手中的这片江山,现在的自己,竟然是这个帝国的主心骨之一。

这个念头,过去只是在脑中想想,偶尔连龙晋涛自己都觉得可笑,但如今,已经不只是玩笑了。自己掌握天下,大权在握,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只在脑中指点江山的人了!

那场声势浩大的***,是密侦司统合李家支脉发动,***甫成,就处理掉了最具威胁性的晋王,这杀鸡儆猴的一招,让各方势力都心中有数,晓得谁才是真正当家作主的。

眼下,虽然面上楚王摄政,总揽朝廷大权,距离至尊之位只差一步,可说是居于万人之上,头顶无人,但明眼人都清楚,实则楚王说的话还没有这位密侦司大统领管用。

密侦司真正的领导者神妃,是一位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似乎立志把幕后黑手四字贯彻到底,自从皇城之战出过手后,就躲起来不见人,宁愿让人怀疑她身受重伤,闭关疗养,信心动摇,也不愿出来稳定人心,所有事务都是下指令给龙晋涛,由大统领代行。

神妃如此作法,自然使得龙晋涛大权独揽,成为整个朝廷的实质执掌者,而他更远比外人都要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神妃确实心细如发,思维缜密,布局缜密到令人害怕,但那仅是她的能力,不是她的个性!

龙仙儿的真性情,确实极为任性,哪怕是花费偌大心血建构的东西,随着她的兴趣消失,随手打烂,沦为灰烬是常有的事情;或者说不要就不要,被弃之如敝履。这种事情已经不只发生一次两次了……很多时候,她就是甩手大掌柜的角色,制定了方向,就甩手走人,把实质工作甩过来,让自己去忙活,等自己出色地完成,她压根已经把那道命令忘了……

……密侦司里,除了自己,没有人联系得到她,可以说是来无影去无踪,实在是让人头疼;但是另一方面,自己又觉得万幸,否则如果底下的人晓得顶头上司是这种人,自己都不晓得该如何约束底下人“有系统”地办事。

自己绝不会认为,少了自己,龙仙儿一个人无法成事,这个女人的才干太高,手段太强,哪怕没有自己,她也能只手创建出比今天更强的密侦司。只不过问题是……若没有自己从旁辅助,为她分了许多乏味无聊的部分,她估计会更早失去耐性,反手就把全盛的密侦司打得稀巴烂,然后……谁也不知道然后她会怎样?毕竟,这样的女人是寻常人猜不透的。

和这么一个女人合作,就是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性,让人心累,但双方目前利益重叠,在真正撕破脸、分生死的那天到来前,自己仍只能尽责善后,接下她甩过来的……锅!

……但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把整个帝国也当锅甩出来……扔给了自己。***掌权之后,大半年的时间,她几乎不露面,与自己的联络都只是留言,提前指示,然后一切由自己应变,遇到什么棘手点的事情,别说商量,就是想见她一面都难。

天阶者都追逐实力,越是能攀向高层的天阶者,这倾向越明显,个人实力至上,轻权势与富贵,是天阶者的一贯作风,龙仙儿作为天阶者,有这倾向不奇怪,但……如今她交给自己的这不是普通一份家业,而是……一个帝国啊!

……锦绣江山,万民生死,天下兴亡,权倾朝野,龙袍加身。这些……是多少人一世争夺的目标?登天证道求什么?求长生不死?要长生不死干什么?不就是永远享受自己得到的这些?她已把这些掌握在手,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她怎么都不热就扔了?

龙晋涛想不通这些,但这大半年,自己就是新帝国的半个皇帝……或者说,大半个!因为那个名义上的摄政王,伤势严重,掌握大权后唯一在乎的,就是寻觅良药良方延命,根本无心搞什么政争,更无暇处理政事,不过是运用手上的权力,多挣一分一秒在这个世上苟活的时间罢了。

自己敢顶天立地说一句:这大半年,新帝国要是没有自己,早就他妈的四分五裂,乱做一团,不知几人称孤、几人道寡了?

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自己也曾怨天地不公,觉得李家人全是***,居然能登大位、掌大权,若自己得时运,一朝风云起,不但要夺龙家大权,更要起兵谋反,从此江山在手,成为帝国之君、人道之主!

即使是那时的自己,狂得没边,但内心深处,也晓得这念头近乎狂想,纵使自己成就天阶,但每个时代天阶何止一名,强者每天都在更新,仅凭一己之力,想开创帝国,成为人君,谈何容易?

……尽管自己想法多,但就从来没想过,那时的狂想,如今会以这样的方式呈现……

龙晋涛凭自己与龙仙儿多年相处的感觉得出,她对于手上的这个帝国,目的仅在维持,其实没有多大的兴趣,只要自己准备足够的好处,和她谈判,得到了她的支持,自己要废黜李家,改立新皇,由自己登基,她点头的可能也超过六成!

……她是真的没兴趣!

看她这副模样,有时候连带让自己也开始迷惘,思索这一生追逐力量、争权夺利,几乎沉溺于这个怪圈之中无法自拔,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需要力量,是为了更大的权势与富贵,而我得到了权势与富贵,就有更多的资源,让我追求更高的力量!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这个道理没什么好怀疑,我从来就坚信自己的道,纵死无悔!

……但,我追求力量、权势、富贵又是为了什么?当三样我都得到手,我快乐吗?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所做的事情,是否真值得我倾尽心血?

堂堂一代枭雄,虬龙野心比天高,没想到居然沦落到胡思乱想,寻找方向的地步,龙晋涛都觉得自己可笑,但……这些无聊的狂想,自己却不讨厌,也没什么反感。

更古怪的是,当自己开始思索这些荒谬又可笑的问题,暂时放缓了往日的疯狂修练,却发现……已经强到一个临界点的力量,没有再增长,而是开始提纯,自行纯化,像是久藏蛹中的生命,即将要突破到下阶段。

……种种迹象都向自己表明,天阶就在眼前了!

如若成就天阶,就不用被碎星团压得这么喘不过气了,届时,自己将有更多筹码去运作,对于整个帝国的把控,还有对局势的掌握,也就更加稳妥了。不过,此事自己并不急,说不定还能循序渐进,收获更多……

处于这样的心态中,龙晋涛忽然接到一份报告,是来自南方的特急件,当他拆开信件,阅读内容之后,最近渐趋平和的心态,刹那间骤起波澜,龙晋涛目光骤厉,盯着信中的文字,犀利的目光仿佛要将眼前薄薄纸片给插穿!

『朱永乐反叛,于家宴上刺杀长兄朱永明,斩其颅,夺其位,清洗朱家;

信中内容,言简意赅,却又直截了当,这是裸的杀兄夺位!

自新帝国成立,六郡豪门就不允许任何人靠这样血腥***的方式,抢夺家主大位,大家暗里怎么斗争不管,但不能这么野蛮、不能挑战制度背后的集体权威。

这种默契,早晚有一天会被打破,这是龙晋海早就知道的。同时这也是另一种共识,但……还是有众多的疑点令人不解,一来***怎会是此时此刻?还有,怎会是朱家?

有碎星团这样的强大势力搁在那里,与朝廷的冲突一触即发,帝国随时都有可能大变,此时各方势力都选择沉潜静观,不想在大变来临前成为出头鸟,被多方势力打压,后头无力去攫取真正的大好处。

朱永乐在这种时候***上位,招引自家内乱,是最愚蠢的作为,不仅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会使自己内外受敌,朱家的人莫非是疯了,才会如此鲁莽行事?

况且,六郡豪族当中,耀宇朱门最重财富累积,资本保持,也最有商人习气,比之***的贵族,少了那份累世尊贵与霸气,满身铜臭与市侩,这是其余各郡贵族,对朱家的共识。

他们若要争位,通常是用收买、耍诡计,等等暗中行事的方法,来达到自己目的。刚丧命的前任家主朱永明,还有他父亲朱洪武,两人就是公认的手段高明,善于筹谋、交易之人,凭此排除***竞争者而登位,虽然善谋,却少了几分果断刚绝,血腥刺杀这种事,与朱家历来的风格极为不合。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