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一章 失控的开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失控的开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碎星团重出,韦士笔连横合纵,手法高超,足智多谋,很快就稳定大地各方势力,让七家八门,与众多外道邪派,投鼠忌器,一时间谁也不敢妄动。

毕竟,如今情势未明,碎星团手上又有多名天阶,实力摆在那里,之间的差距非是毫厘,如果他们没有主动进逼,谁也不想贸然把局势搅黄,生怕惹祸上身,成为众矢之的,还落得个***骂名加身。

只是,天下风云已动,局势开始变化。如果枯坐待变,只求安身立命,最终只是浪费机会,失去把握优势的时机而已。所以,明看各家各派表面不动,其实暗中无不力争机会,寻找能够增强自家实力的物或事。

重出的碎星团,无疑是当前局势中的最大变量,如果各家各派一早齐心,趁着碎星团局势未稳,群起围战,也不是没有机会分食这大块肉,但是各家畏首畏尾,当韦士笔打乱局势,重定平衡,在人们眼中,碎星团早成为一块难啃的硬骨头,眼下大家可以相互交易,却不该主动为敌,免得成了出头鸟,给旁人捡便宜。

不敢动碎星团,却又感受到他们的威胁,各大势力表面平和,暗地里却如鸭子划水,一直在暗中寻找契机,哪怕不能增强自身的实力,至少也不能让***势力把手伸进自家,又或是趁人不备来占自己家的便宜。

在这情形下,那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兴教派,看起来就格外讨人厌。

七家、八门、九外道,彼此间的势力地盘都早已划定,大家遵守着约定俗成的规矩,等闲不会为此冲突,可那些急于发展冒头的新兴教派,却肆无忌惮,行事乖张,他们往往无视成规,为了快速的抢夺势力地盘,在这强者为王的世界里立足,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虎踞、龟腾、鹰扬三郡的边境山区,尤其是这类抢着凝聚香火愿力之教派的重灾区,那边不但有许多村寨,封闭保守,易于凝聚同族人,为这些教派提供教众资源;更时与西南兽族互通有无,学到许多巫蛊、祭祀之法,对于蛊惑人心这件事做得尤其顺手,随便整整,很轻易就能拉起几百人,成立新兴教派。

“……借用愿力修行,是为香火神道,***神道比寻常打坐练气的效率高太多,但也有很多祸患,恐怕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一名封刀盟的中年高手,向队伍里的年轻一辈解释,“新帝国成立后,朝廷将香火神道打为异端,严加禁绝,只要查获,立刻剿灭……类似的东西,本来是灭得差不多了……”

封刀盟配合朝廷执法,或是缉捕悍匪剧盗,或是剿灭山寨、***,于是,消灭这种教派的征伐行动,这些年来确实没少干,盟里的年长者对于这些套路,掌握得是清清楚楚,但是新加入的年轻***们,就都有些迷惘。

“前辈,为什么我们要剿灭那些人呢?不是说信仰自由,他们信什么,关我们什么事?何至于要赶尽杀绝,不留后路给那些信徒?”

“嘿!你说的真是孩子话,以愿力修行,修行者功力进展虽快,却极难驾驭,很容易变成狂信、疯癫,难以控制……”

中年高手摇头道:“一旦愿力失控,***之人就会化为疯魔,这些人癫起来连自己爹娘都能撕碎吃下,全然人性泯灭,你说危不危险?该不该灭掉?若是任由他们发展壮大,岂不是相当于养了一群野兽1

一众年轻***闻言咋舌,相顾失色,众人心中皆是一阵悸动,没想到这种修练法门竟有如此隐患,果然是邪得可以,封刀盟持天地正气,自然要与这些***誓不两立!清剿那些狂信途自然是必然之事!

“……怪不得,盟主他没有领着大家讨伐九外道,为总部报仇,而是立刻赶来山区,清剿那些狂信徒……”

一名年轻***,说出众人心声。

封刀盟大难之后,虽然整体伤损甚重,但因为主战力都随盟主、少盟主外出征伐,得以保全,说句可耻的话,封刀盟现在就像藉着残败老叶滋养新枝的大树,老弱伤残被汰尽后,封刀盟的实力反而更为精进,一个空隙,调养之间,就可成为参天大树。值此天下大势变换之际,正该狠狠挑掉几个邪派来立威,在风云变幻之际,站稳自己的脚跟。之前司徒诲人也隐约透漏这个想法,兵指九外道,要一雪灭总部之恨。

然而,皇城事变,司徒诲人伤于亢金龙之手,归来之后,忽然转了先前拟定的方向,不再针对九道外,而是移师西南,第一时间铲除那些狂信徒所在的小教派。

这对于封刀盟来说,不是什么艰钜任务,那些新进的小教派成立时间都短,大多只是某些村寨,集体信奉自家头人,奉之为神明,仓促间搞起来的,一般的规模大概几百到上千人,信众就是自家寨民。虽然彼此间血脉相连,忠诚可信,毕竟实力有限,哪怕打起来个个勇悍争先,但没什么规模和规划,又怎么是封刀盟精锐的对手?

由于这个缘故,封刀盟与这些信徒、寨民们的连续十多场战斗,其实算不得什么正儿八经的战斗,根本是单方面的***,封刀盟的战士们,对于这种总拿大刀拍苍蝇的战斗,感到不耐与厌烦,自己一身的本领却要用来对付这些宵小,怎么也让人难以接受!封刀盟中正有许多流言传开,却不知其中还有这样的

刚说着,不远处一队人马迅速靠近他们驻扎之地,为首者身着朴实灰衣,腰间配一把宝刀,正是封刀盟之主司徒诲人。

一见盟主到来,原本正席地坐于林间修整的战士们,纷纷起身,向盟主弯腰行礼。司徒诲人在封刀盟内素有威信,哪怕几次战斗失利,近日领导形象连遭打击,但是常年累计的威信,使他仍是深得盟内敬重,特别是这些实战部队的刀客,基本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子弟兵,从最初的毛头小子,到现在的实力大将,都离不开他的培养,众人对他这位老长官的爱戴与尊重,甚至犹超过司徒无视。

“各位辛苦了,”

司徒诲人拱手向在场的数百名战士,深深行上了一礼,虽然是盟主之身,身居高位,掌控着封刀盟的权力,但他从不摆架子,亲民而深得人心。

“剿灭新兴***,危险度虽然不高,但战场上刀光剑影,难免变量,请各位当心,你们都是我封刀盟英才之辈,我不想损失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1

每次开战前、开战后,司徒诲人都会亲自与战士们说话,但是不同于***人对自己下属的威压,也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单方面训话,而是走入他们之间,聆听他们的想法,听取他们的意见,为他们的困惑释疑,安慰战士们的伤痛,消除他们的恐惧。

战士们都很看重这样的接触,首领将自己像家人一般对待,自己才会更加的感念其恩德,愿意为之效死,但今天的状况不太一样,因为除了司徒诲人,他身后还跟了一串朱家的高手,为首的一个,甚至是朱家的二号人物“碧眼金”朱永乐。

见此,战士们都感到此番围剿,看来不寻常,单纯清剿这些村寨之中的狂信徒,光是封刀盟就绰绰有余,如何还需要朱家也动员?如此的兴师动众,难道……今天要攻打的这村寨,有异常?所以才需要特殊规格的准备?

“……昨日永乐兄与朱家的弟兄们带来消息,白水寨头人罗桑,在皇城之战时,侥幸得了江山龙气,这数月来行神道之法,邪功进展迅速,底下的狂信徒也是数量甚多,如若任其发展,将成大祸,我们要在无可挽救之前,先将之诛灭1

司徒诲人刚毅道:“大家整装,半盏茶之后,出发1

一声令下,封刀盟的战士们令行禁止,快速的各自进行准备,司徒诲人则向身旁的朱永乐拱手,半信半疑道:“永乐兄,你们的线报确定无误?罗桑当真值得你们大张旗鼓而来?”

朱永乐相貌出众,且容颜长驻,虽已年过五十,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却没有白发与皱纹,与二三十的青年才俊一般无二,他身穿锦袍,手戴金玉戒,衬得英姿勃发,犀利的双眼迸射出炯炯目光,整个人堂堂威仪,立于人群之中,甚是气派,绝对不负“碧眼金”之名。

“确实无误。”朱永乐神情凝重,传音道:“好教诲人兄知晓,参加这趟征伐时,我们也是得了密报,那个罗桑原本就秘密修练神道,基础颇深,又在皇城一战中得了大好处,近日潜于白水寨,以神道之法炼化龙气,进展奇速……哼,若只有如此,那也没什么,仅仅数百人规模的寨子,他罗桑纵***成神,也是万千尘埃之中,一个不上道的小神,可他丧心病狂,竟然为一己私欲,秘练兽人的引神之法1

“引神?”

司徒诲人一震,明显被这个消息吓到,朱永乐一早料到他会有如此的反应,点头传音,“不错,正是兽人的引神之法,封神战后,这等邪术只能招引阴魂,不三不四,但在这局势动荡的关头……”

“确实,诸天神魔已经开始回归,次元封断出现裂痕,这时候使用引神之术,正常来说招不到什么东西,但万一……”

“就怕万一1

朱永乐急切回答,表示了本身的焦虑,百族大战时,朱家曾因为这件事遭逢危机,险险灭门,此后对于类似问题格外重视,朱永乐一得到消息,就立刻放下本来事务,急急赶来。想在事情发展严重之前,直接切断他们的根源,将这类事件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最好是能直接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明白了。”司徒诲人点点头,对于事情的严重性,心中有了判断;“但为了慎重起见,鄙人还是要确认一下,这个消息的源头是……”

朱永乐理解司徒诲人的慎重,如果消息源头不可靠,任凭对手随便放个谣言,就把己方一行人引入陷阱,导致伤亡惨重,那该怎么办?封刀盟主的江湖经验丰富,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再三确认也实属正常,但自己也绝非信口开河,轻易被他人蒙骗之人。

“……消息是天府传来。”

“王家?”

司徒诲人显得很吃惊,但随即点了点头,“天府王家长于卜算,不出门而能知天下事,既然是他们传来的情报,那绝对可靠。”

确认这一点后,司徒诲人更看出来,在朱家人马当中,有两名文士打扮的白衣高手,此二人不是***,正是天府王家之人,想来是朱家特别请来的技术人员,在众人动手时隔绝外界,防止意外。

一切安排妥当,众人立即出发,以狮子博兔的强势,直攻白水寨,封刀盟众英才与朱家所带来高手的混编队伍,快速杀入白水寨中,毫不费力地瓦解了这群乌合之众的反抗,甚至在混战之中,还有余力做到只降伏而不杀,众人听令将那些疯狂杀来的寨民***、***,但是却不伤性命。

众人冲进白水寨时,寨中罗桑等人正在举行仪式,茅草搭成的大棚中,头人罗桑领着手下祭司,焚香顶礼,已然三日,身上刺满符文,披头散发,手舞足蹈,跳着邪魅的祭舞,有若疯癫。

司徒诲人与朱永乐,在前面战士的带领之下,轻而易举就瓦解了周边防御,进入大棚,两人所携来的战士都是精锐,实力非凡。他们甚至没有出手,底下人就已经把一切反抗瓦解,铺好了一条大道,让他们长驱直入。

凋败的大棚中,正有熊熊火焰烈火焚烧,四周烟气缭绕,而满身符文印记的罗桑,端坐火中,双手持咒,见到众人气势汹汹,走了进来,原本在做法的祭司被斩杀倒地,血流成河,非但不慌不忙,反而大笑。

“你们来了!但是来得太慢了……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响震周遭,似乎向众人宣告着强者的来临。

闻声,司徒诲人脸色立变,一声不好,当先从人群中跃出,挥刀便斩向还在狂妄大笑的罗桑,但出人意料之外,那一道道血光,却散得更快,在司徒诲人还未来得及斩杀之时,刹时间遍照大棚,吞噬掉所有侵入草棚内中的身影。

……这一场无言的腥风血雨,就是天下大势失控的开始。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