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交错落子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交错落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整个五藏妖界之行,温去并武苍霓的最大感慨,就是一生命运皆由人控,哪怕是人中龙凤,看似处处都在人能胜天,最后别说是“天”,连背后的那双黑手都胜不过,苦苦挣扎,仍不免落败身死。

单纯看东凰与琼华,那就只是个故事,问题是彼此都很清楚,东凰、琼华的背后有一双手,自己的背后有没有?

……莫名其妙被引去五藏妖界,成为杀人之刀,杀了东凰,卷入霸皇重生的事端,看似自身的历险,其实从头到尾都在别人的棋盘上,成为棋子。

被卷入的人,还不只有自己……

同样莫名其妙被拉去的司马冰心,还有同样被拉进棋盘中的香雪,大家隔着时间与空间,相互碰撞,看起来像在联手搓一桌麻将,背后却是万古,甚至永恒大人物的较劲。

……你要重生青女,我就塞一个吸血半妖来顶替女君,让你功败垂成。

……我要重生青女,但棋子自毁了,不要紧,马上拉一个顶包的来接替因果,死马当活马医。

……你要医死马?那我帮手,扯一个带许多私货的人族女子过来,让你的计划支离破碎,再难败部复活。

……大家都别争了,我再扯两个二愣子过来,把霸皇的道标也干掉,让整个计画碎成一地渣子,谁也黏不回去,事情就风平浪静了。

诸如此类的猜测,在温去并武苍霓的脑中来来去去,自己当然不可能知道幕后黑手是何方神圣,只是有强烈感觉,这些幕后黑手,不只一双,也不光是双方对弈,恐怕还有伸来搅局的第三、第四双手,两不相帮,纯粹把事情砸锅。

身为棋子,任人摆弄,回头一看,背后空空如也,自己明明知道应该存在点什么,却什么也看不到、摸不着……没有能力去看见……想怒吼,也只能对着空气,这种感觉……东凰和琼华肯定都有过。

今朝,自己搓了这一桌麻将,赢了丰厚的赌金离开,却没有被赋予“不玩”的权利,天晓得当下一次又被摆上桌的时候,会是什么结果?

“……我觉得,倒也不用灰心丧志。”温去病笑道:“这世上,除了最顶端的那几个,其余就算是万古,又何尝不是棋子?就算是那几个看起来最大的,冥冥中有天数,恐怕们自己都不敢说没有被什么操控……不断想要挣脱出去,脱了一层,还有一层,没完没了,纠结这种事情,没意义的。”

武苍霓点点头,强颜一笑,“是这个理没错,但什么东西都*控,总是不舒服的。”

“讲这样,有本事别领薪水啊,全天下的受薪阶层,还不都是被老板操控的?至少在这个层面,只要老板按时给薪水,给得够大方,员工拿钱办事,我并不觉得这算什么不正常的操控。”

温去病耸耸肩,道:“至于卸磨杀驴这种事,我不记得自己干没干过,但若有必要,可能我也会干,如果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提升自己的价值,不要坐吃等死。”

……然后,随着自我价值的提升,终有一天,能够逆转过来,从棋子变成棋手,掌控自己的命运。

……彼此都是超卓人物,类似的励志信念,心里有数就行,用不着在嘴上大声嚷嚷。

……没事就让人知道自己想做大事,这种人往往到最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还有,我们回来了,冰心她会没事吧?”

“放心吧,那丫头好着呢,我们消失的时候,她也化白光消失了,肯定是被送回去了……等等,她来之前好像在我家,她跑我家去干什么?”

温去病皱起眉头,对这一点与其说是不解,更多的还是不快,自己家里隐密重重,虽然都锁在宝库里,还安装了多重反弹术式,防炸防撬防接近,但被陌生人住到自己家里,感觉还是很不舒服。

武苍霓则是一副看***的表情看过去……自己就不信这男人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他既然不挑明,自己也乐得装糊涂……

“对了,有一件事,我本来不想挑明说的……”

温去病语气忽然凝重,表情也变得严肃,武苍霓心头为之一紧,这种表情看来是要谈大事了……

“这话……不好说,但我该说。”温去病的拳头,握起又放松,旋即又握起,心情着实忐忑,“我们去的时候,关系还只是……嗯,懂的,但我们现在已经……咳,明白的……为了我以后,有些话我想现在就说好……”

武苍霓表面无事,实际却是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是这么重的分量。

……他该不会……是要求婚吧?

……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有了什么,就马上要用婚姻负责的人啊!

……那他……该不会要说,大家这么维持着,永远不可能成婚吧?

……他也不像是这么***的人碍…

心头狂跳,武苍霓如临大敌,手不自觉地握起,既想听到这男人说话,又希望他的话怎么都别说出口。

……究竟自己想听见他说什么,这一刻,却连自己也不清楚……

“我是想说,我们现在都这样了……不如……”温去病踌躇再三,最后仍提起勇气,一口气道:“不如等一下分好处的时候那份少拿些或是全部给了我吧1

“……什么?”

像脑袋被铁锤打了一下,武苍霓愣在当场,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可真不太敢相信听见的东西。

“我是说……”既然说出口一次了,温去病的话就流利许多,“又不会造器,太一的金叶,拿了也是买东西,与其被太一剥削,便宜了背后那帮神魔,不如便宜我吧!把金叶都给我,我拿去买原料,后头想要什么,我做给就是了,何必让太一捞一手?”

“…………”

“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温去病摇头晃脑,道:“这话以前我就想说了,但那时咱们关系不够,说出来好像占便宜,怕误会,现在我们关系够了,不怕有什么误会,我就和明白说了……还得现在说,不然等拿了金叶开始挥霍,那就不好了。”

“……不行1

武苍霓冷冰冰地一句拒绝,温去病双眼刹时圆瞪,骇然欲绝的神情,就是一副“想不到居然背叛我”的写照。

这表情……真让武苍霓想拿点什么,往他的头上砸去……

不过,自己早就不是天真小女孩了,既然大家要这样玩,自己也有大把手段应付。

武苍霓绽放微笑,自信而大方,摆出了女企业家的气势,“我看起来虽然是一个人,但底下也有一大帮子人要养,还得替我武家谋些福利,可不能这么随便花钱,队长你想要金叶,拿多少还多少,这些可得明文规定,不若我们来签个契约吧?”

“……契约?”

温去病苦着表情,这次远征五藏妖界,收获着实不小,除了任务本身所得的十万金叶,其余的战利品也多,都是天阶级数,武苍霓甚至还顺手拐了一把神兵回来。

自己虽然没得到什么器物,但对身为匠师的自己,素材远比成品重要,只有自己亲手设计、打造的东西,才最合自己的心意,这一趟自己布下大网,忍辱负重,又挨揍又***,好不容易把四名天阶集中在一起宰掉,并且把残尸入手,只这一点,就算得上满载而归。

其余的,黎鸢的尸骸,本来是自己一心想入手的目标,无奈被打得太碎,如果自己当时全力抢救,可能还捞得了一点渣回来,可自己全力去抢夺那只佛手,顾不上黎鸢,真让他成了粉尘,飘散不存,死无葬身之地。

……龙仙儿的手上,有十二神煞,组阵联合在一起,可抗大能,想要对付她,最好的办法,就是己方有人先一步证道大能,堂堂正正去攻破十二神煞。

……再者,十二神煞真正厉害的,是联合组成的阵式,如果只把这单纯看成某种强大的法阵,那以阵破阵,也是王道之法。

……自己构思的破阵法,其中之一,就是集天阶遗蜕,重新造出十二,甚至二十四、一百零八神煞,如果这边的实力更强,天阶遗蜕更多,到时候直接组阵辗过去,哪还怕什么十二神煞?

天阶者遗蜕难找,就算把主世界的敌对天阶者全杀光,也凑不到十二之数,但若游离诸天万界,到处猎杀天阶者凑尸体,那就……

“呃……还是算了,这想法过头了,越想越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变成恋尸狂人,这形象也未免太差了。”

温去病摇摇头,专注回当前的资源思考。

那把雷矛,与武苍霓的属性不合,但胜在本身是神兵,这点就很难得,神兵、神器是真正能负荷天阶者力量的器具,不晓得多少天阶者是拿着属性不合的神兵在战斗,反正有好过没有。

若可能,自己很想替几名老战友,全都凑齐一把神兵,这是短时间内,迅速提升集体战力的最好办法,自己已经成功制造过神器,虽然有些取巧,但也算有了经验,只要素材足够,未尝不能再试试,又或者……先用武苍霓那把雷矛来加工,练练手……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