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他乡故知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他乡故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干掉黎鸢的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归太一的神魔空间,从星光柱中走出,武苍霓顾不上别的,先向温去病弄清楚这一点。

“别急啊,先把伤势处理一下。”

温去病皱眉看着武苍霓染血的半身,黎鸢的一掌逆袭,着实打得不轻,若不是力之大道传承者的防御出色,换了普通天阶者,这一下可能半身都被打碎。

在地阶的时候,太一似乎还会帮着治疗伤势,但成就天阶后,似乎因为成本因素,这种服务就消失了,武苍霓带伤回归,她本人不在乎,温去病却舍不得,第一时间要先料理伤势。

“……力之大道,打起来都是横冲直撞,直来直往的,说什么攻防无双,打多了也都是满身伤,结果就是整天都在那里裹伤和抹药,这是我之前人生的最大领悟。”

为武苍霓上绷带、施以针灸、药石,温去病的治疗手法无比熟练,看不出是个半调子的医者,“我自己是厌恶极了,真不想看到你们当中有人还走这路,结果却给我跳下去1

“我觉得挺好1

武苍霓干净俐落地截断了温去病的抱怨,一面穿回上衣,一面道:“我们又不是生在和平年代,这世界永远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战斗总是要的,这条路总是需要人走,由我来走,好过需要的时候没有人,更何况你不能否认,力之大道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倒也是,虽然号称攻防无双,但纯以攻伐手段来说,追求战力的人,主选只会是破灭之道、战之道,不会是力之大道。”

温去病道:“力之大道的优势,在于三十六先天大道之一,晋级成道的难度比较低,是战力与前景兼备下的最好选择……唉,就是辛苦了些。”

“你忘了,以前队长你还对我说过,战场上只有活人和死人,不分男女老幼,怜香惜玉可不是沙场美德。”

武苍霓笑道:“能活得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我深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所以队长你可千万不要婆婆妈妈,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埃”

听到这话,温去病只得苦笑,诚然武苍霓的话没有错,但自己更晓得她没坦率说出来的那句。

力之大道,确实是当前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之一,但武苍霓选择力之大道的理由,却不只如此,有很大的一部分,出自她对山陆陵的向往与崇拜,为了要更贴近那份感觉,她才会选择这条路的……

人各有志,勉强不来,彼之仙草,尔之糟糠,自己虽然看不惯、舍不得,却没有权利去拦人家的道,武苍霓如是,那位迄今不知身在何处的友人亦如是……

武苍霓道:“我应该没有感觉错,那一瞬间的气息,是……她吧?”

“……嗯,在两界夹缝调查时,就感应到了,大概只有三成把握……”

探勘青水,进入时空缝隙时,温去病曾受莫名力量牵引,看到纵天女君的成道之役,堪称奇缘,当时,温去病就赶受到些许异常。

纵天女君的气息确实强大,半步大能的威煞,远远传来,让自己都快喘不过气,但,也不只是如此。

当纵天女君双眼闪现紫光,似乎身体状况有什么不妥,自己也在其中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香雪的气息!

多少年一起出生入死的老战友,自己搞错谁的也不会搞错她,但纵天女君有来历、有出身背景,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人物,也不太可能冒名顶替。

“……女君寿过千载,一路走来的历史清清楚楚,本身实力高绝,要说小妲能随便干掉她,扮成她的样子,顶替身分行动,我是绝对不信的……当时我考虑的,是小妲该不会被吞噬掉了?她来到五藏妖界,然后被女君吞噬……妖族之间,是有这种行为的……”

武苍霓没有接话,温去病的这段话,已经把足够的线索给出,如果自己没有与他一起见过云中子,现在肯定会有与他相同的困惑,然而,有了云中子的说明,自己已经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

……又是一次接枝转嫁。

纵天女君已经死在数千年前,她的过去,只余下历史中的时光烙印,她又不是万古者,不可能从时光烙印中重生回来,正是上好的嫁接对象。

在某次纵天女君的生死大险,本身力量降至低点的瞬间,把来自外部的生命封入,同命共生,使用顶替时光烙英因果的相同作法,不着痕迹地完成代换。

表面上,那仍是纵天女君,但内部却是双灵共体,甚至已经被取代,这种仿佛寄生虫噬尽原主,外表似乎全然无损,内里渐渐被啃食血肉,吞噬灵魂,最后只剩下一个表面的空壳……

这情景,武苍霓思之不寒而栗,有什么比这还恐怖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温去病才那么有底气,因为一手留下五藏妖界王脉传承的纵天女君,是自家老战友,自己等若是历代妖君的祖宗人物,他们的后手、底蕴毫不足畏,跑到自己的主场战斗,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更别说……敌人还搞不清楚状况,以为那是他们的主场,有什么比这份错误认知更好的骄兵大礼?

武苍霓惊奇问道:“就算真是妲队长,你又怎么知道她在妖宫中留下后手?她不可能连这都和你商量好。”

“商量是不可能的,但有些事情本就不用商量,她和我合作多年,受我薰陶,早就养成习惯,不管到哪里都要开个后门……咳,我是说,留个后手。”

温去病轻咳两声,道:“女君证道大能,到她飞升上界,时间并不算长,我只能赌,如果一直是小妲,她留在妖宫的石像与后手,很可能就有后门……我能利用的后门。”

武苍霓如梦初醒,点头道:“所以,你才特别交代,那枚令符……”

温去病笑道:“一切都只是我的假设,如果你那枚令符丢下去,妖宫没有半点反应,就是我推测错误,那便只能立刻带冰心逃走。”

事情若真演变到那一步,温去病也不知该怎么收场,或许,以天狼魔卷轴增幅,力开十绝阵,***无法掌握的妖宫,先扳个平局,再让武苍霓、朱雨联手,豁命去牵制黎鸢,争取一炮搞定他……

这是或许可行的方案,但真实施起来,不确定性很大,甚至可以说过于一厢情愿,哪怕实现,也不可能没有损伤,非常下下策。

还好,事情不用走到那一步,从令符接通后门,接过妖宫掌控权的那刻起,主客形势易位,胜负已无悬念。

妖宫是纵天女君所建,两万年的传承,是纵天女君所留,在女君的意志前,历代妖君都只能服从让路!

黎鸢至死都想不到,他的败因,早在两万年前就已经种下,他如果不打出最后那一击,温去病最多也只能操作妖宫法阵,可他打出了那一击,直接威胁到站在女君肩上的友人……

以香雪的个性,她的老战友,在她跟前被人揍,这不是打自己脸,什么才是打自己脸?脸被打了就要加倍揍回去,黎鸢被一击致命,实在半点也不意外。

“……且慢1

武苍霓骇然道:“根据云中子所言,纵天女君已死,那妲队长岂不是……”

“这倒不用担心。”温去病淡ヌ媾佑〉氖惫庥Ω妹挥泻***ぃ裨颍运浅羝⑵裉焖啦凰老炔宦郏辽傥颐翘降模换崾亲萏炫绻鋈〈换峄褂谜饷帧!?script>CNZZ_SLOT_RENDER("169298");

“但……”武苍霓皱眉道:“纵天女君的那一战,已经是两万年前的事,纵然两个世界的时光流速可能不同,妲队长又是如何……”

温去病道:“晋升万古存在后,就正式涉及时光之道,两万年的时间,万古者回溯历史,不是做不到,太一是什么料,很清楚的。”

武苍霓面色凝重,“那个人曾说,回溯过去,改变历史,时光长河流向变动,干扰者必承受反噬,一个不小心就殒落了,所以,非到万不得已,万古者也不轻易出手改变历史,那就表示……”

……事情的背后,有永恒者的亲自出手!

……这和单纯有某方势力透过太一来搞鬼,或者永恒者示意手下某大能来活动,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永恒者,那是诸天万界之顶,真正的顶峰人物,他们亲自下来参与棋局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温去病对这个结论,全然不以为意,显然早就心里有数,笑道:“该不会以为,她是胡乱被塞来这里,胡乱顶替某个妖尊的吧?就算人、地点都是碰巧,那个时间也是碰巧?”

武苍霓整个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妲队长被放到五藏妖界,顶替纵天女君,也是为了……霸皇之事?”

……事涉霸皇,这万古存在中出类拔萃的第一人,也就难怪永恒者出手了。

温去病冷笑道:“青女第一次重生机会,就是这么被破坏掉的,说不定,原本的历史已经被改掉,本来……或许不是这样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