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七章 谁的主场(周一红包满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深陷杀局,雷矛贯胸,这是妖君黎鸢两千年来,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生死之间的冲击与紧张,让他精神高度集中,隐约生出两千年来未有的心灵震动,仿佛等待已久的突破,将要发生……

若因此证道大能,绝对是一件上上大喜,但黎鸢的当务之急,却还是眼前的逼命强敌。

手执杀器的霓苍翼君,只要一掌,就能解决,但对上青肤巨汉……这个诡变百出的强敌,黎鸢委实已经被吓破胆,他层出不穷,环环相扣的逼***段,天晓得若一下打得他重伤不死,他反咬回来的那一口,又会是何等致命?

黎鸢没兴趣亲身体验那滋味,所以,取出了一直暗藏的后手!

这两名人族,似乎对妖族的手段知之甚详,连妖玺都能够仿现出来,单纯用妖族的攻伐手段对付,太过吃亏,还是得换一换,才能收到奇兵之效。

那老太婆送的见面礼,是一项非常冷门的神通,虽然自己也只曾听闻,不曾目睹,却是在诸天万界都挂得上号的强悍,正好用来料理这个霸天!

黎鸢所取出的,是一截干枯的人形手掌,不知从什么干尸身上斩下来的,已经缩水得厉害,干瘪枯瘦,犹如鸡爪,但指间轻扣,如同拈花,落在眼中,有一股莫名气息,瞬息天地静,禅机深蕴……

“卑鄙狗贼,去死吧1

黎鸢一声怒吼,法印一催,打在那截断手上,一片祥和的金光,陡然释放,一股与妖界极不协调的气息,如潮水般蔓延四面八方,五色彩光流转,五香芬芳弥漫,金光所过之处,大地迅速生出百花,青草遍地,一片生机盎然。

“……佛气?”

首当其冲,温去病着实一愣,虽然知道身处异界,看到什么都不用奇怪,更不该被吓到,但……自己还是被吓住了。

……怎么会是佛门手段?

……黎鸢不可能会施佛门神通,就连持有相关物件,都很犯忌讳,他怎么会有的?在他的背后,有佛门的身影?那帮大人物到底想干什么?

许多念头在脑中闪过,温去病并不慌张,虽然没想到妖君能打出佛门神通,但有一件事黎鸢并不清楚,就是自己与佛门关系不浅,足足当了两年和尚,很多佛门的伏魔神通,自己都晓得内容,也想过破法,黎鸢拿这来对付自己,简直是搞笑。

金芒遍照,那一截拈花断手,忽然飞了出来,射向温去病,不算太长的距离,飞得却很慢,过程中,干瘪枯瘦的手掌,像是充了气的一样,迅速膨胀变大。

与此同时,金芒更盛,但周遭的妙音却瞬息寂灭,万籁无声;遍地鲜花枯委,青草化为黄土沙地;芬芳香气也由浓转淡,原本一片生机旺盛的世界,逐渐有了归无的寂意。

佛门讲究“空、无、寂、灭”,能和这四字沾边的,在佛门中都不是普通的传承,温去病不敢怠慢,思索可能遭遇的情况,自己很可能碰上破灭之道的传承遗蜕,走这种道路的,在佛门中其实不算少见,很多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淡金色的手掌,越来越大,遮天盖地,更渐渐化为一个旋转的星河,在这片星河之下,什么也停顿下来,空间停顿,甚至连时间都仿佛被停住,人们别说是动作,就连思想也好像要被截停。

温去病脸上笑容消失了,一段久远的回忆,刹时涌上心头……大战时期,那次的事,差点搞到碎星四武神折损其三,自己也束手无策,那时自己就见识过这一手……

“……截之道?截天之手?”

发出的声音,有若梦呓,温去病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虽然作梦都想不到,敌人会使出这个诸天万界,皆堪称冷门的传承,并且意识到自己该急谋对策,至少,也该要先逃,但……整个思维,被停顿下来,无可想,无可思!

截之道,只是三千大道中的小道,无关天地至理,也不善攻伐,易学难精,素来冷门,但如果有所成就,那就非常恐怖。

一手过处,什么东西都能被截停,什么东西都能被截出,天地两断,空间分隔,时光停顿,日月星辰,妖魔鬼神,无所不截,无所不分,虽非攻伐,却比什么杀着都要凶猛。

这一手,以温去病为目标,一旦发动,已成功将他自周围截出,不能再影响妖宫法阵;已成功将他与本身内世界截断,无法发动魔屋;已经成功将他从时光长河中,有限度截出,令他思维停顿,什么救命手段都不能动,甚至本身全然失神。

“……怎么回事?”

武苍霓与司马冰心,都看出情况不对,自从黎鸢掷出那只淡金色的断手后,青肤巨汉就整个愣在那里,如同木雕,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却知情形肯定不妙。

被黎鸢重击创伤,武苍霓正摔跪地上,不住呕血,正试图靠本身的不屈意志站起,却根本没有出手的能力;司马冰心则是强提一口真气,拨弹音,攻向黎鸢,哪怕自己力量微不足道,能替同伴争取点时间也好。

但这一击却整个落在空处,黎鸢根本不愿意和小喽纠缠,既然这只断掌成功制住了心腹大患,自己唯一该做的事,就是不计代价,立刻将他干掉。

截之道,不善攻伐,并且属于佛门,就是因为它本身没有半点杀伤力,修练者通常也都持杀戒,所有的“截”,都是以可复原为前提,并非“断”之道,当效果过去,青肤巨汉只会恢复原状,半点事也不会有。

因此,这难得机会绝不能放过,如果再让霸天动起来,鬼才晓得他有否什么逆天后手,届时,就轮到自己性命不保!

数千年来,黎鸢从不曾面对过这样恐怖的对手,明明力量不如自己,却不住把自己给削弱,拉近双方实力距离,最后堂而皇之地辗杀自己……

他肯定还有什么未现的后手!自己感觉得出,他还有所保留!

若不杀他,自己必死!

黎鸢生出这样的强烈预感,飞身飙出,一掌动风雷,三重天阶的强悍力量,凝于一击,要一举把青肤巨汉粉碎。

在场的千万群妖,武苍霓、司马冰心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各方人马都有各自的心思,但没有谁出手,也没有谁来得及出手,改变那个结局。

一个意外的变因,发生在瞬息间,没有别人注意到……

出手中的黎鸢,陡然惊觉,那只横断天地的大手,如花盛而谢,竟开始萎缩,前后时间不过五秒。

……那个老太婆明明说过,此物虽只能使用一次,却可以使用三十息!

……三十息是五秒吗?这也缩水得太厉害了,果然出自不速之客的礼物,就是一点都信不过!

……对付天阶一二重,还只是一点小失误,如果自己真照老太婆的劝说,当成是对付大能的手段,很可能因此把命给送了!

黎鸢心中大骂,又看见随着佛手的萎缩,青肤巨汉的眼珠开始转动,似已有了知觉,更不敢大意,在这一掌击出的同时,法界展动,大日浮升,光与热遍照八方。

佛手萎缩之事,还没有人察觉,各方只看到妖君祭起法界,使出了全力,阻止任何的干扰,务求一击杀敌,跟着,一道妖异的紫光闪起,在各方人马意识到之前,打崩了大日,贯穿了黎鸢的法身,将他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啊啊啊啊啊啊矮~~~~~”

惨嚎声,横越万里,响彻整个五藏妖界,在场千万妖族全数愣在那里,哪怕亲眼目睹,他们仍无法理解,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已陷入绝境的霸天妖尊,到底是用什么逆天手段,反败为胜?又是什么样的手段,斩杀一名半步大能于瞬息间?

就算亲眼看见,他们也看不清楚,理解不过来,甚至就连黎鸢本人,在死亡前的最后时间,都没法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败的?怎么死的?

身为半步大能,自己还感觉得到,那一记打崩自己内世界,贯穿法身的妖力来自何处,并不是霸天的手段,而是……而是一个自己至死都无法相信的地方。

……纵天女君的妖像!

女君飞升上界之前,一手造起这妖像,并且将力量贯注,交代下言语,明示日后若遇到危机,石像中所蕴藏的力量,将会庇佑后人,度过危机……

这是历代妖君口耳相传的绝秘,自己也一直将之当成底牌,看成是最大的倚仗,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在最危急时都没机会用上的后手,竟然以这样的形势,“用”在自己身上。

……这事……怎么可能那么荒唐?

法身起火焚烧,黎鸢口唇微动,很想可耻地说一声“打错了”,却与前头的青肤巨汉打了个照面,接触到他的眼神,还有他细几难闻的一声叹息。

“我不喜欢打没把握的仗,之所以敢来杀你,敢来这里杀你,是因为有一件事,你打一开始就搞错了,这里……不是你的主抄…”

温去病摇头叹道:“是我的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