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普渡众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普渡众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马冰心豁尽全力的一弹,力量远超本身负荷,登时受创,五指溅血,指甲喷射出去,奇痛攻心,腑脏也被撕裂,眼前发黑,连着几口血喷出去。

……这次,姑娘我也算任性一把了!

不顾安危,不理生死,执意干了某件事,司马冰心并不觉得自己很威风、很得意,只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干了一件很蠢很蠢的事。

然而,司马家人作事,不问代价,不理聪明还是笨,有些时候甚至不问对还是错,只问该不该作,一旦判定为必须得作,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完成,否则连觉也睡不着。

……为了一名妖族,这么豁出性命,非常不值得,但……总算对得起琼华,干了自己受她委托以来,一直想干的事了。

……眼前发黑,目不视物;腑脏受创,气力全无,豁尽一击之后,自己处于全然没有抵抗力的虚弱,照往例推估,大概要疗养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

玩音杀技的,就是有这缺点,一旦豁尽,就立刻需要队友的保护,否则分分秒秒给人趁虚分尸,自己如今有“霸气”罩体,是意想不到的天上掉烧饼,不过,当初对于自己可能会落入这窘境,并不是什么都没准备的。

……霸天和霓苍,不晓得怎么样了?黎鸢的气息忽然不见,他们动手了吧?

司马冰心从怀中取出灵丹,吃上三颗,镇住伤势,最重要的,是止痛。然后,已经恢复本来相貌的她,重新抱起琵琶,用已伤的手指弹奏起来。

……伤药造成的强烈麻木,让自己失了手感,弹奏上颇受影响,是乐者大忌,可若不这么干,五指的状况根本就无法弹奏。

背负着指伤,自然不可能弹什么杀伤力强大的激昂之音,从上所释出的妙乐,如涓滴细流,曲折蜿蜒,被战场上的激烈杀伐声给盖过,丝毫不引人注意。

周围的战斗,偶尔会波及过来,但都被血光护罩给挡住,赤武军的重将,也基本都以这血色光球为核心布防,不让敌人靠近,伤害圣女。

此刻的画面,让他们想到数百年前的那场大捷,当时,仙军布下千里迷障,不辨四方,混沌六向,赤武军陷入危机,多名重将被困,最后,是夺颜起坛,仗剑施法,圣女在高坛上抚琴,为迷失的将士们指引方向,这才开辟出路,穿越迷障,大破仙军。

大江之滨,美人抚琴,衣袂飘飘;羽士舞剑,光寒九霄,虽是战阵之上,杀声喧腾,却有说不尽的风流雅韵,让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妖族,记忆永烙,怎么都忘不掉那两位妖中龙凤的绝世风采。

此刻,音入耳,虽非琴声,却让赤武军的妖族回忆涌现,昔日景象,清晰如在眼前,跟着,他们都感觉到一股轻微的搔痒,当他们寻找这股痒感的源头,赫然发现,身上的伤口正在以缓慢,但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这种愈合,是以消耗自身元气为代价,在恶斗方酣的时候,这种交易未必划算,但……愈合确实在发生,有某种力量,正在为他们治疗。

“圣、圣女1

“是圣女1

赤武军诸将又惊又喜,感觉到蕴涵在音中的神奇力量,纷纷回头,望向血光中那个朦胧又陌生的身影,在连串惊呼中,也有妖兵低低说出心声。

“真……真是圣女吗?”

话一出口,就立刻被自己给住,不敢往下说,更引来周围同袍的怒目而视,只不过,在那一双双怒目中,也同样看到一丝心虚。

兵凶战危,但……从来都是铁板一片的赤武军,首次动摇了军心……

弹奏中的司马冰心,顾不上这些,只是专注在本身的动作中。

司马家历代研究音杀之术,同样也有人试图另辟蹊径,以音律来导气活血,治良伤损,只不过限于见识与能力,地阶以下,效果非常鸡肋,地阶以上……也就那样。

琼华和夺颜也研究过类似东西,还就妖族、仙界的技术进行交流,他们的研究心得,给予自己极大的帮助,在融会贯通后,就成了自己的一项秘密武器。

神器入手后,这项还没机会使用的密技,又得到提升,本来只能单纯用来治疗自己,可现在透过神器,真正变成广域***。

阵阵音远传,所过之处,受伤的那些妖兵妖将,一一都被拯救,有些仍然伤重而死,但也有些在生死边缘的,因此保住性命,普渡众生!

手指上的痛楚,随着麻木的感觉一起减弱,司马冰心庆幸伤势好转,有余力环顾周遭,看着不久前还繁华壮丽,气派不凡的妖都,一下子变成了血肉屠常

那些狼头怪物,所针对的不是妖军,而是一切有生命的活物,妖都中所住的民众,全都遭殃,怪物们杀入民宅,见妖就砍;妖族各部抵御源源不断的冥皇铁卫,也处在下风,异常吃力,打得凶性大发,更顾不到什么无辜,对本地妖民波及甚重,前后还不到一刻钟,城中已尸横辨地,血流处处。

司马冰心看着这些,这一次顾不上悲天悯人,而是莫名想起了六七年前,帝都的那一夜。

……情形有点像啊,同样都是凯旋了之后,上位者兔死狗烹,大杀功臣。

……不过,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在这里,纯粹是妖君私心作祟,铲除没利用价值的手下兼修练提升,而在碎星团,则是他们坏事做尽,李家堂堂正正,以律法审判制裁之,恶贯满盈。

……除此之外,两边还有什么共同点吗?好像没有,这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唉,如果黎鸢一上来,先宣读赤武军的十大罪状,把赤武军打成十恶不赦,或许会更像一点,这个妖君实在太不专业!

……咦?

司马冰心回想起来,似乎不是黎鸢没那么干,而是自己压根没给他这机会,一上来就宣读黎鸢的罪状,把他打成十恶不赦。

罪状的内容,是自己想的,但主动这么干,却是霸天和霓苍提案的,这两个家伙倒像是妖界的***能手,深知如何抢占时间,倒打一耙……

忽然间,司马冰心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如果那一年,碎星团入京之后,不是去放松享乐,等待封赏,而是立刻宣读李家不仁不义,七大罪、八大恨、九当诛,抢占到大义名分后,果断揭竿,那会否……

……现今的一切是非善恶,可能都会不一样,如果碎星团推翻了李家,自建王朝,坐稳江山,掌握国家机械,什么宣传系统都在手里,铺天盖地去洗白、上粉,人民心中的谁正谁邪,可以整个被扭转过来。

自己可不会天真到,认为历史都是公正的,只要手握写史书的权力,太阳不但可以是方的,甚至可以是八角的!是非在乎实力,公道从来不在人心!

……嗯,但就算人民会被蒙蔽,本姑娘也绝对是清醒的那个,碎星恶贼是怎样的,本姑娘这一生都会牢记在心。

暗暗对自己说着,司马冰心觉得自己好像领悟到什么,忽然,半空中一阵波光闪动,妖君黎鸢的身影,重新浮现在空中。

“……不好1

一见黎鸢重现,司马冰心狂叫不好,虽然霸天、霓苍没和自己解释,要怎么对付妖君,但看黎鸢刚才的消失,大致也能想像,是把黎鸢拉到封闭的异空间,趁机围殴暗算兼死斗。

如果成功,黎鸢直接在异空间中***掉,没机会回来。这战术危险性很高,甚至有些一厢情愿,三重天阶的强者,哪是这么好封禁住的?得手机会不会超过三成,但……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越级战的最好办法。

黎鸢能回来,就表示这个战术已经彻底失败,霸天、霓苍凶多吉少,而他更不只是回归,还回到一个最糟糕的地方。

妖宫!

这不只是黎鸢的主场,更还有历代妖君的经营与加持,不知多少后手深藏其中,只要不离妖宫,黎鸢甚至可以短暂抗衡大能,并且藏在其中保命,至于对付不如他的低位天阶,更是来多少杀多少,如辗蝼蚁。

想要***妖君,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能让他待在妖宫,这些是琼华遗下的知识,也是历代谋刺妖君的行动,决定胜负的核心。

……被黎鸢逃回妖宫了!

……完了!

司马冰心遍体生寒,却还没有放弃希望,也许事情到了这一步,没人能再阻止黎鸢,但自己却可以,当初偷偷埋下的三十六枚紫霄赤光雷,仍在妖宫,随着自己的回归与靠近,已经可以感受到它们。

只要自己进入妖宫范围,以精神意念将之引爆,就能破坏妖宫,有一定的机会干扰黎鸢,但这么进入妖宫,九死一生……

……等等,我就算不进去,待在这里,又安全到哪去?八死一生和九死一生,有差别吗?

理性作出判断,司马冰心趁着黎鸢刚回归,尚未开始行动,全速冲入妖宫,意识凝聚,甫跨过宫门,来到结界之内,立即凝练意念,正要把引爆指令传出,忽然,天边一阵波闻抖动,霓苍翼君的身影出现。

……呃,怎么你没死啊?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