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等不来的惊喜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等不来的惊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没人料到妖君黎鸢会有此一着,他是堂堂三重天阶的强人,力量足以***所有妖族,又脚踏在自己地盘上,背靠纵天女君余荫,就算来了大能,都未必可把他怎么样,他有什么需要叫帮手?而且,还是这种的……

黄澄澄的门形令牌,接受了法诀发动,发出一道道黑气,自高空落往地面,甫触地,就吸纳地气,迅速演化成形,成为一个个通体黝黑,狼首人身的怪物。

这些狼形怪物,身上没有生命的气息,死寂得令人心悸,碧绿的眼睛,燃着鬼火似的幽光;每一个都有两米高,脖子上、手腕、脚踝缠着黄金锁链;手里拿着一把黄金为柄的大镰刀,尖端闪着青蓝色的幽光,死意深深,杀气腾腾。

五藏妖界中,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狼妖,在场的妖军都是长年血战过来,一看已知道此物的不好招惹。

藏于暗中的温去病,更是大吃一惊,一下也没反应过来,不解黎鸢是怎么把这只在传闻中听过的东西,弄到此界来的?才在错愕,就听见黎鸢高声喊出他们的名字。

“……无坚不摧的冥皇卫队1

在这一声之后,狼首人身怪物眼中的碧绿鬼火大盛,集体昂首咆哮,挥动着手中的大镰刀,杀向妖宫外的赤武军与各部妖族。

“本帝君同样也不在乎你们是否被这人族蛊惑,因为你们今天全都要死在这里!冥皇卫队会把你们全都送入地狱1

高声狞笑间,浑身黑毛的狼首怪物,已经开始杀戮,他们个头高硕,力大无穷,手中镰刀又大,猛力一挥,别说可断奔牛,连房舍都会给一刀斩开,只见道道赤虹,伴随血雾喷洒,真个是当者披靡,势如破竹。

妖族也同时进行反击,两米高的体型,在人族确实是庞然大物,在妖族却只是一般,冥皇卫队力大方面的优势,在与妖族的战斗并不明显,但这些邪物悍不畏死,招招狠毒,每每受伤,都在痛嚎中激发出更强的杀意反击,即便死亡,也不过化为一堆腐土、一片黑烟。

遇上这样的对手,纵然是饱经战阵的赤武军,也闹了个手忙脚乱,紫苏、豪巴适上前指挥,稳住阵脚,抵御他们的进击,但***的各部妖族,可没那么好运,被杀了个人仰马翻,战况堪称惨烈。

“帝君,我等无心附逆,一心效忠帝君,你快让他们停手啊1

“我族是无辜的,帝君,你不能忠奸不分啊1

类似的惨呼声,在妖族各部中此起彼落,甚至还有妖族想要袭击赤武军,趁机表明心迹,踩战友上位。

但这些却只是少数,毕竟,如果一早都料到此次封赏,可能变成一场过河拆桥的***,却仍肯陪着赤武军回妖都,大部分的妖族都已经作出立场选择,就算要战,也不会退却。

然后,随着双方杀戮,阵阵血色雾气,上的黑袍妖君给吸收,黎鸢面容愉悦,十分受用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就连那些刚刚还在求饶,试图证明自己无辜的妖族,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咬牙与敌人拚杀。

……不只是兔死狗烹,这家伙简直贪到了极点,还要把这些苦战归来的将兵,血炼吸收,提升力量,作最后的利用。

……血炼之类的黑暗祭祀,对下手者并没有什么***,但亲手沾的鲜血,吸收时怨念随之缠身,杂质较多,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净化,因此,他才不自己动手,甚至没动到他手下的御林军,只假手于这批冥皇卫队。

……行血炼之法,最初会有些恶心、不快的感受,但次数一多,就会越来越舒坦,甚至爽快直透骨髓,看黎鸢一脸受用的模样,不知已经干过多少回这种事,刚刚圣女的指控,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生路已绝,不战即死!

众多妖族不再废话,拿出在青水打仙军的架势,狠狠与这批冥皇卫队交战,整座妖都顿时成为战场,血肉横飞,天愁地惨。

身在半空,黎鸢吸收着底下涌来的血气,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四下搜寻,冥皇卫队被召唤出来不只是为了杀戮,他们更有特殊的灵觉进行搜索,满城乱闯,自能把那两个人族找出来。

……传闻,这支怪物卫队直隶属于冥皇,活动于冥土深处,剽悍善战,更有诸多奇异之处,本质非神非魔,非妖非佛,极难针对。

……眼前这支卫队除了力大、体如金钢,不畏水火、毒素外,还看不出什么特别神异之处,但战力已是极强,虽然还奈何不了妖王,可妖王之下的各级妖将、妖兵,却都不是他们一合之将,很快就被斩杀,摧枯拉朽的力量,比仙军强悍得多,连自己看了也是暗自心惊。

“铮1

满场厮杀声中,一道清音,自大地之下闷响而起,破地而出,化为一只直上苍穹的仙鹤,振翅击天,袭向半空中的黎鸢。

黎鸢不当回事,连手也不动,目光到处,仙鹤形象迸炸粉碎,但余音袅袅,牵扯九天阴阳气,化为另一波雷电,披天盖地轰袭妖君。

冰心流仙曲雷霆战鼓!

刹时间,黎鸢如遭雷电暴流冲刷,不知多少雷光落在身上,他眉头微皱,因为这股力量虽非天阶之力,却已相差无几,有着威胁天阶一重的实力。

……她区区一个半步,怎么提升到这层次的?

目光扫去,大地裂开,一团血色光球从地下浮升上来,只见光球中朦朦胧胧,一名丽人,长发倾泻,怀抱冰蓝色的琵琶,手挥四,目光如电,凄清肃杀之中,别有一股冷艳动人。

她手中拨,与天上雷鸣相应,更有越来越快,越奏越强的趋势,但在激烈的弹奏中,血色光球内的人影,也随之扭曲,似在变化,身形一下高,一下又矮上几分,在身形的变化中,连体型轮廓、五官面容也频频变动,时而成熟,时而又化作清丽少女,只是因为全数笼罩在血光之中,看不真切,加上场面混乱,也没太多妖有余力注意。

司马冰心全神贯注在乐曲中,服用金仙果后,自己有能力弹奏“龟龙七星变神咒”,但越阶而为的负担,不光是**,还有精神力,从弹出第二个音之后,玉石琵琶就仿佛生出一股吸力,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精神吸入。

进入这状态后,想分神也做不到,全神贯注在琵琶上,手指忽快忽慢,专注演奏,顾不到汨汨鲜血从口鼻涌出,也顾不上体外琼华留下的形象,开始迅速崩解,只能专注于手中的这支琵琶,再无他物。

琵琶之声,益发激亢,不但天上雷鸣响应,更衍出沙场纵横,铁马金戈的意象,血色光罩周围,没有事物能靠近,赤武军的成员甫逼近,就被那轰雷般的音,弄到头疼、心悸,眼前发黑,心仿佛要跳出胸口。

冥皇卫队的情况更糟,前前后后数十个冥皇铁卫,挥着镰刀杀来,进入音范围,直接就给震为粉尘,连带手中镰刀,全数化为黑烟,什么也没剩下,让周围成为一片死亡空寂之地。

……琼华,我要为讨个公道!

……妖族的屁事与我无关,但我受所托,完成的牵挂,就该替把这股不平之气讨了。

……的父亲,当是个工具在用,想用就用,不好用就逼去牺牲,无情***,枉为人父!该有个人站到他面前,让他晓得这世上不能由他胡来;该有人到他面前,替狠狠喷他一脸!

……这是我向那两个上尊争取来的机会,虽然不可能打得倒父亲,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什么都不作,请在天之灵,帮我最后一把!

专注弹奏变天咒,司马冰心再无他念,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脑中最后涤净剩下的,只剩下祈求的意念。

自己和琼华不过一面之缘,算不上交情,却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把所有杂念都涤除,剩下来的就只有她一个!

靠着这份专注,司马冰心体内真气涌动,平时修练的道门冰心***,隐约出现突破的迹象,意外踏入一直寻而未得的空明之境,跟着,她罩体的圣女外壳,瞬间崩碎,然后又重新凝聚,聚合……不在外表,而在灵台,透入神魂。

身在半空,黎鸢注视着这一切,感到极度的不耐,自己明明有着***一切的绝对力量,却因为诸多顾忌,层层条条,弄到绑手绑脚。

比如底下弹琴的那女娃,自己弹指就可以消灭她,可如果灭了她,她得到乐谱与琵琶的那个陷阱,就无法发动,就坑害不到敌人了。

就因为这样,自己迟迟没有对她下狠手……这也都怪那老太婆没把话说清楚,她只讲这琵琶不动则已,一动就会是灭顶之灾,定能给自己一个惊喜。

可……现在想来,灭顶之灾是什么?一场大爆炸,炸死周围的所有妖族,连天阶都干掉?还是……

琵琶已经弹了一会儿,却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说好的惊喜……怎么是这样等了又等,等完再等的?这陷阱套住的……到底是谁啊?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