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不仁不义不慈不智之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为赤武军首领,司马冰心知道的比别人都多,但也不是全貌,进入妖都以来的一切,更不是她的手笔,而是早就与温去并武苍霓商量好的依计行事。

回答黎鸢的每句话,自然不是完美无瑕,但只要黎鸢一时三刻间查不出***,那就可以了。

事实上,照温去病的计画,只要赤武军能平安进入帝都,又止步在妖宫前,计画就完成了一半。

不过,这些仅是司马冰心也看得出来的部分,在温去病心里,看着这计画成功实施,心里也生出别样感慨。

当初,就应该这么干的。

碎星团衣锦荣归时,如果也这么干,把核心成员分开来,不要一口气入京受封,起码还能保住一半,成为扭转局势的力量,甚至四大武神若有一半没入京,敌人有所忌惮,说不定就延后动手了。

那时也不是没想过这风险,但总想着四大武神联手,再强的敌人也能面对,分散开来,很可能被人个个击破,这才同时一起入京,谁知道即便如此,还是被人个个击破了。

只能说,身在那个人的布局里,不管做些什么,都只是徒劳,但自己仍忍不住会想,想说如果没有那个人的所作所为,如果当初只是单纯碎星团与李家之间,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破局?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这些想法,现在就一一呈现了

“我管束不住那猴头,她已经成就天阶,不再是我属下了,至于***的那些,他们为何辞职解甲,帝君还不清楚吗?”

司马冰心环视周遭一眼,朗声道:“我赤武军为妖界众生而战,虽死无悔,但帝君对我们的牺牲视而不见,只顾玩弄权术掣肘,令妖齿冷!他们正是因为不齿被封赏,这才提前辞职的他们如果不走,难道等着今日在此,被帝君兔死狗烹吗?”

所有人都心里有数的话,被司马冰心*裸地当众说出,冲突再无转圜,黎鸢眉头微皱,睨视着这名与琼华模样相同的女子。

小小的一名地阶,随手可杀,但她还有利用价值,没让她弹一次琴就弄死,岂不是白白浪费那个圈套了?

既已决心杀人,黎鸢没兴趣作口舌之争,只是暗自恼恨,霸天、霓苍迄今未出,却让自己进退不得,就怕先手下错一着,被冷眼窥视的他们逮着机会。

不过,也不可能这样僵持下去,反遂了敌方的意。

这里是妖都,是本帝君的地盘,不是你们说藏起就藏起的,本帝君得道多助,有太多的筹码可以玩死你们!

黎鸢心中冷笑,却听见底下的司马冰心,像拼命想利用最后遗言机会一样,飞快说话,当着万千妖族的面,将妖君怒斥一通。

“黎鸢!你身为妖君,却一无是处,是我妖族的耻辱1

“你勾结仙界,以子民性命,行血炼之法,补益自身,是为不仁。”

“你薄情寡恩,损人利己,为得妖君之位,卖尽同门,是为不义。”

“你残害亲女,视她为工具,还逼她自尽,是为不慈。”

“你掌握这许多资源,牺牲了这许多无辜,连血炼之法都用上,还升不上大能,资质低劣,是为不智。”

“如此不仁不义,不慈不智之妖,你还有何颜面为君?有什么资格苟活于妖界?我若是你,直接就羞惭自尽,以谢那些你对不起的妖1

司马冰心一轮痛骂,狗血淋头,有些是温去并武苍霓教的,有些则是她自我发挥,慷慨激昂,骂得无比痛快。

在场的千万妖族,听着圣女藉大骂的机会,一通猛爆料,抖出连串秘辛,不管是妖王,还是普通妖兵,全部都惊呆当常

“亲女?”、“血炼之法?”、“勾结仙界?”、“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1之声,此起彼落,千万妖族震动,场面更混乱起来。

底层的妖族,被这一连串的质问兼爆料,震惊到无以复加,更有些生出一股怒意,随众鼓噪,让场面渐渐失去控制。

但对于顶层的那些妖王,则是为之错愕,因为黎鸢被这样痛骂,竟然不作反应?堂堂妖君的尊严呢?不容冒犯的威仪呢?难道他全都默认了?

黎鸢没想到自己一下分神思考,全没在意脚下蝼蚁的声音,竟然阴错阳差闹出这尴尬情况来,正要开口,陡然见到司马冰心将手一举,一道雷电破空而起,如同烟花,在这雷电之后,整个妖都一下剧震,运转中的大阵,竟然渐渐停下。

司马冰心高抬下巴,高声道:“黎鸢!你不是想问那些士兵去哪了吗?告诉你,他们趁着我们入城,吸引注意的机会,占下了妖都的重要据点,夺取大阵的控制权,现在,你的大阵就要用来压制你1

配合着这声宣告,妖都大阵运作,半空中云气蒸腾,狂风飙起,雷电莫名聚合,一道道怒雷,轰向妖君黎鸢,瞬息间暴闪起的无数亮光,令底下妖族睁不开眼,强大的雷煞,更连妖王也心惊肉跳。

但这些威力万钧的雷电,却没有一道能够伤及黎鸢,甚至连侵入他百米范围都作不到,他稍微一动念,就将雷电拒诸于外。

“无聊的把戏!絮絮叨叨,说上半天,能拿出来的就只有这种小孩玩意儿?怎么会傻到相信,就凭一座区区大阵,便可威胁到本帝君了?”

黎鸢气极反笑,觉得这一切真是无比滑稽,妖都规模的大阵,对付一重天阶,确实可收奇效;对二重天阶,压制效果就很有限了;至于用来对付三重天阶的自己,简直就是笑话!

更何况,自己感觉得到,妖都大阵并未全力运转,赤武军确实入侵了据点,但尚未完全夺取大阵控制权,小丫头不过虚张声势,想吓唬人,但这些其实都不要紧,重点是

如果自己再等着那两名人族天阶出手,迟迟不动作,就只能持续耐着性子,看着丫头耍些无关痛痒的把戏,连带自己也变成大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

心念一动,黎鸢放声大笑,隆隆之音,天地共鸣,不但整个妖都都随着这阵笑声而震荡,甚至连帝都大阵都反被压制,空中一片乌云凝聚,越聚越多,可雷电却始终落不下来。

以个体之力,***整片天地!

底下的司马冰心,倒抽一口凉气,这哪里是自己能挑衅的对手?不过,计画都已经进行到这里了,就算敌不过,也不能丢人,只能相信自己身上的“霸气”确实厉害,还有那两名妖尊言而有信了。

“在本帝君面前大放厥词,自以为是,本帝君只觉得非常有趣,全不生气,知道为什么吗?”

黎鸢语带轻松,但望向司马冰心的眼神,充满肃杀之气,任何人都明白,妖君将不再忍耐了。

“因为,根本就不是本帝君的女儿,不过是一介人族,假冒琼华,装神弄鬼,阴谋挑拨,真以为本帝君不知吗?”

厉声沉喝,像半空中响起了一个炸雷,震得所有妖族骇然失色,不光是因为怒声中的威煞,更为着话中的内容。

圣女,是人族伪装?

怎么可能?

赤武军上下,都被这消息震得不轻,连司马冰心都暗冒冷汗,不过,她也镇定得快,既然霸天、霓苍都可以看破自己的身分,黎鸢是堂堂妖君,当然更有这能力。

琼华施加的伪装覆盖,是她残余执念所化,效力会随时间减弱,先前在妖宫黎鸢没看出,不等于现在看不出,自己早就想过这可能,现在也没啥好怕的,反正已经破脸,知不知道***他也不会放过自己,可惜自己不能以琼华的身分,好好替她向这没良心的兽父讨债

“你胡”

司马冰心开口,想要驳斥,继续打口水战推延时间,但已有决断的黎鸢,压根不给她这机会,凌空伸手一指,一道力量轰袭而去,纯正的天阶力量,不光灭人,更要将她周围的妖族也杀掉一***。

惊见妖君动手,赤武军诸将仍想挺身护卫,替圣女减少伤害,但一道赤色血光,却先他们而现,血红色的光罩,一下出现,将司马冰心整个人笼罩在内,与轰下来的力量对撞。

炸响声中,不知多少妖族遭波及,血肉横飞,粉身碎骨,当中的司马冰心更连同血光,直接给轰到地底去,只余一个黑黝黝的深洞,不见***。

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但黎鸢的表情却一下变得难看,手上的感觉告诉他,这一击未能得手,那个人族小丫头竟扛住了这一击,这是全然没理由发生的事,而以自己的见识,当然也晓得为何如此,晓得那道血光是什么

“苍穹血魔甲?”黎鸢待哪里来的这种神物?”

青水之战的大部分时间,黎鸢只是遥遥感应,很多细节没能捕捉,竟错漏了这关键的一点,现在知道人族小丫头的身上,有如此神物,不由得贪欲大炽,预备把人捞出来,杀人夺甲。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把两只藏头露尾的老鼠逼出来

黎鸢手一翻,掌中出现一块黄澄澄的门形令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还有浓烈的刑狱煞气。

“本帝君的筹码之多,这回就轮到你们来体验!以五藏妖君之名,我召唤无坚不摧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