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九章 自己去问(周一红包满五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妖君黎鸢会动手,这一点妖族各部毫不意外,而赤武军今非昔比,既有夺颜隐而未现,又有两位上尊背后支持,绝不会束手待毙,换句话说,这次妖军凯旋受封,绝不会平静不少妖王都有了这样的预期。

妖君要动手,必在妖都内,必在妖宫内,而赤武军若要反抗,必在妖都外,必在妖宫外,否则,进了黎鸢的主场,死路一条,就算有上尊撑腰,也难回天。

赤武军顺从指引,不作反抗地进入妖都时,跟在后头的妖王们还有些困惑,但当两名上尊忽然消失,那些懂得动脑、心中有数的妖王们,就在暗呼:要来了!要来了!

等到赤武军在将入妖宫前止步,停留在大门外,这些妖王的心头变“格登”一下,晓得等待的事情已经发生,该来的终归要来!

然而,确实谁也没想到,跟着来的,会是这么个形式,圣女琼华竟然一反先前的恭顺与忍让,以顶撞甚至是冲撞的姿态,强势质问妖君。

“我们在青水死战,陛下您不闻不问,从不曾给过我们半分援助,这是为何?五藏妖界不是您的领域?我们不是您的臣民?”

“我们奉您的谕令,在青水抵御仙狗,几千年来,死伤几何?您问过一声吗?他们死得有如草芥,您管过他们的家属与后人吗?”

“我们苦战的时候,您没有给过任何的帮助,从不回应我们的呼唤,还在我们即将胜利的时候,调琼华回来软禁,又派两名妖尊刺杀上尊,暗助仙族,您这样也算妖界的守护者?纵天女君的传承人?”

声声字字,随着内力震动,远传出去,司马冰心悄然用上了雷霆战鼓的运劲,不光是周围的赤武军、妖宫守军听得清楚,就连整个妖都的百姓,都听得清清楚楚。

最开始,那些妖王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圣女会拿这来开头。

弱肉强食、胜者为尊,是亿万年来妖界的铁则,上位者独享一切,不用负任何责任,下位者就是卑贱如泥。

这样的制度,看似不合理,但能亿万年存续下来,就有其道理。上位者看似什么也不关心,其实所有精神都放在实力提升上,恐惧有一天被底下的妖族追上、超越,自己不但失去所有,更会死得惨不堪言。

下位者,被踩在脚底,虽然不得不服从,却也是满腔怨与怒。那些没志气的,自甘沉沦,但只要有点出息的,都是加倍锻炼,期许有朝一日以下克上,成为上位者。

在这情形下,居于上位者,***下的不是王座,而是一锅沸汤或烈火,不但要锻炼自己的强大,还要强大到无人能敌,最好还是能以一力敌所有的程度。

妖族历史上,出现过不少远超同时代竞争者,独***翻整个世界的强大存在,就是这么***出来的。

不管好与不好,这就是妖界延续亿万年的铁则,妖王们谁都知道,却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满,因为黎鸢是这么做,黎鸢之前的历任妖君是这么做,假若他们有一天上位成妖君,做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既然都是这么做,那有什么好怪的?拿这来质疑,与其说是质问妖君,还不如说,是在质问整个妖界!这是要翻天吗?

事情如果弄到这一步,那就大大不好了,幸亏圣女最后一问,把话从天空扯回了地面,说到了正事。

大战将捷,扣押主帅,如此亲痛仇快,当然是犯众怒的;有上尊在此,居然阴谋暗害,想要刺杀,更会惹怒上界。

这些行为,如果黎鸢够强,在弱肉强食的法则奉行下,没什么不可以,大事可以变小事,可若他不够强,扛不住惹来的祸端,那就是大事了,尤其是惹怒上尊这点,上界如果追究,别说他一介妖君扛不住,就算整个小千妖界,都可能是灭顶之灾。

众家妖王,瞬息无声,只是静静看着最前头的圣女,等着妖君的反应。

上位者的尊严,不容挑衅,既然圣女当众质问了,妖君如果没有反应,置若罔闻,势将动摇统治根基!

“哼!一派胡言1

一声怒哼,将司马冰心刻意鼓荡的雷音镇下,更镇得各路妖王耳中嗡鸣,眼前发黑。

这便是力量的绝对差距!

而在这一声之后,一道巨大的身影,拔空而立,羽冠、黑袍,面容阴骛,身带强猛威煞,冷目一横,群妖丧胆,纷纷跪倒,正是本代妖君黎鸢。

对于司马冰心的质问,黎鸢不屑一顾,威严的目光居高临下,只在寻找值得关注的目标。

打一开始,余子皆不足畏,值得关注的对象,仅有那两名人族天阶,唯独他们有威胁到自己的可能。

区区人族,竟然敢来妖界掀风作浪,背后还没有靠山,如果不将这两人狠狠虐杀,怎能消这口心头恶气?

他们为何不见了?弄什么玄虚?

对霓苍,黎鸢并不重视,天阶一重的人族,在自己眼中不值一哂,倒是那个霸天,很有可能是扮***吃老虎的强者。

自己派出的两名妖尊与帮手,还有透过石矶圣母请来的龙宸***,四名天阶联手伏杀两人,却连霓苍的衣角都没碰到,直接在与霸天的战斗中,一战除名。

这战绩,是个普通的天阶一重能做到?哪怕他身负力之大道都不可能!个中***,迄今不明,细思恐极。

而后,自己更亲身体验到这人的强悍,他那一击,越空而来,竟然将自己的手击伤,至今未愈,那一击虽然是远距离,但撼动空间,在高度集中之下,瞬间有着不下天阶三重的威力。

换句话说,如果自己被这股力量,打中要害,是有可能内世界崩毁,身殒道消,这个威胁不得不防!

黎鸢目光扫视,隐约感受得到两名人族天阶的“妖气”,虽然位置不清晰,却可以肯定尚在妖都,只是以莫名技巧藏起妖都大阵,对两人位置浑然无所知悉,这倒是不意外。

那两名人族天阶里,叫霸天的那个,在阵道颇为擅长,只怕他一入妖都,就能破坏大阵的运作,唯有诱他进入妖宫,再以手段***,才能让他做不了怪,帝君慎之。

那名老妪,曾经做过这样的提示,并且许以厚利***。

这也是一次考验,只要帝君铲除那两名人族天阶,为我方出了力,老身就会向帝君明示来历,嘻嘻,届时,帝君可以选择加入我们,我方将助帝君成就大能,共谋诸天大事。

这是对方的承诺,而对于这一点,黎鸢嗤之以鼻。

本帝君再怎么渴望证道大能,却也不是人人来调个诱饵,就会咬饵上钩的!

之所以和虚以委蛇,只因为你们够慷慨,提供一堆前定好处,不拿不白拿。真以为没有了你们,本帝君就灭不了这两个人族?

等待消灭了他们两个,再来看看你们是何方神圣,若非妖族,那就是翻脸的时候,堂堂妖君,岂能为别族所用?

心中冷笑,但有强敌窥伺,黎鸢也不得不慎重起来,而当他目光扫过底下群妖,更确认了一点不妥。

那只新晋的妖猴尊者,自己一直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果然不见踪影,压根就不在这里。

赤武军的人数,少了许多,在这里的数目不过应有一半,这是怎回事?

“大胆!本帝君命你们回朝受封,你们非但在宫门前哗变,还存有异心1

黎鸢的怒吼声,有若雷鸣,震动天地。

“那只妖猴呢?赤武军为何只有这点数目?妖都到哪里去了?”

妖君的喝声,也正是许多妖族的疑问,这一路回归,大概从三天前开始,见不到朱雨的身影,赤武军也是越走数目越少,不知跑什么地方去了?只是赤武军一直巧妙操作,看起来好像数目不是很多,直至来到妖都,走在大道上,这才让人明确察觉,赤武军只剩下一半了。

知晓其中***的,恐怕只有赤武军的高层,就看圣女琼华不慌不忙,昂首道:“众家兄弟,对妖界心灰意冷,如今大战已了,不再需要武夫,他们不贪荣华富贵,***解甲归隐,我已经全部都准了。”

此言一出,哗然之声,震动整座妖都,所有妖族听了这话,首先的反应就是果断不信,但沉吟片刻后,又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赤武军与***的各部妖族不同,是跨部族组成的势力,妖族素来以部族为活动的中心,既然战争结束,赤武军原本也就会各自四散,回归本族,或是重新创立新的部族

“可笑1

黎鸢严声道:“大战结束,本帝正要大行封赏,有功者各有所得,他们为何不愿接受这份荣耀?定是御下无方,从中挑拨!说他们都解甲归隐,普通妖族也就罢了,那只妖猴,堂堂天阶,难道也会归隐?”

“唉,帝君有所不知。”

司马冰心一脸无奈,耸肩道:“那泼猴素来不服管教,爱去哪就去哪,我又怎么管束得住?帝君若有机会见到,亲自问她好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