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八章 当面质问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当面质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马冰心的问题,温去病当然不可能去答,只是装傻打混带过,心里暗笑这丫头平时似乎挺***,有时候却也精细,看出了问题,这几天似乎是知道危机将临,在暗处加紧练习,想要在危机降临时,起码能够自我保护。

武苍霓来到身边,传音道:“夺颜死了,冰心的誓约怎么办?没法完成誓约,她怎么回去?难道一世都顶着琼华的样子,在这过活?”

温去病回瞥一眼,传音回答,“过了这关再想办法,我有预感,这一仗恐怕不如预期中好应付。”

“那当然,对方是天阶三重,理论上可以辗杀你我的存在,凭什么好应付?我都不知道你这盲目的自信从何而来?”

“……可能是天阶杀多了,有些中二吧,前阵子随便就杀了四个呢1

提到自己的得意战绩,温去病也不禁刻意夸耀几分,之前山陆陵纵然豪勇无双,却也不曾有过这样辉煌的纪录,更重要的是,还有战利品入袋。

击杀强敌所缴获的战利品,未必直接能用,大多都是需要处理的素材,换了落在别人手里,最大用处就是拿去给太一换金叶,但自己可不同,大多东西直接就能拿来造器,至不济,也能简单加工后,提高附属价值,回卖给太一时单价也高些。

……不过,那就要透过太一,进购补齐***的辅料,仍不免给它赚一笔。

念及此事,温去病有少许不快,好像在一场绞尽脑汁的斗法中,仍被对方咬了一口,这可令向来讲究成本的自己,总觉得有哪里没尽善尽美。

……妈的,将来有一天,老子变成大人物,拿根天阶遗蜕的骨头来雕刻,成不了神器也能当艺术品卖,卖的价钱比纯素材高个几倍,那才叫痛快!

神驰物外,温去病不禁想到自己作品被放在某个展览馆中,被围观群众指指点点,还个个都是买票入场的情景……

“喂!你在想什么?脸上表情好怪啊1

武苍霓看得心悸,忍不住出言打断,自家队长有时候会这么自顾自地诡笑,过去自己总以为他在算计敌人,才笑得那么阴冷,可对他有了解后,却益发觉得这笑容看来很猥琐……自己甚至都不太想知道他此时脑里的东西……

“迎接我们的队伍来了1

这是必须唤醒温去病的主要理由,凯旋之军已经来到妖宫外数十里,进入妖都范围,而妖都之内的欢迎队伍,也迎了出来,虽然是妖族,可有些礼仪放诸万界皆准,长长红毯从妖宫直线铺到城外,敲锣打鼓的乐队,喜声震天;老百姓夹道欢迎,脸上的喜悦表情,庆贺着战争结束,场面……让温去病感到非常熟悉。

满天乐声中,武苍霓一直注视着温去病,心情难以平复。

虽说古往今来,所有凯旋而归的部队,都经历过类似场面,放诸历史,毫不希奇,但自己晓得,当初的碎星团,也经历过相同一幕的。

那时,身为全团一份子的自己,和大家闹翻,没有参与,不曾抬头挺胸地和他们并肩走在帝都的大街上,经历那一段……无尽黑暗之前的最后灿烂。

队长他是经历过那些的,此时此刻,他又是什么感受呢?

想到队长此刻的心情,武苍霓就感到惴惴不安,却忽然听他开口,一声叹息,“真是没耐心啊,李家起码都还拖到了隔天。”

“什么?”

“没听到吗?刚刚来的使者说,让大家脚步快点,妖君在宫门口等。”

温去病冷笑道:“当初我们进入帝都,姓李的没出来见我们,只是让我们欢宴休息,等着封赏大典。”

武苍霓明白过来,既已决定兔死狗烹,在翻脸动手的那天之前,自然要避免风险,李昀峰忌惮碎星团,更可能心中有愧,就没有出来露脸。

妖君黎鸢的状况,和李昀峰不同,后者自始至终也不过是名半步,黎鸢却是堂堂三重天阶,半步大能,武力上有绝对信心,当然不想拖拖拉拉,节外生枝。

麒麟李家平碎星团,还要先让碎星者欢宴放松,好下毒、埋伏、暗算,黎鸢看来是打算强来,把那些麻烦的手段全都省了。

“……整个妖宫,妖都法阵,全都在他掌控下,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确实有把我们随意宰割的力量。”

武苍霓边说边看向温去病,敌人的底气不难理解,但这也是碎星团的强项,过往不乏遭遇同样占据地利的敌人,可碎星团总是不动声色地入局,利用对阵法的专才,悄悄渗透,改写阵势,不着痕迹,把地利抢占到手,反将敌人一军。

……运气真好,能做这种事的专才,就在自己身边,否则自己打死也不敢进入妖都。

“……奇怪,可能是因为不想惊动我们,妖都的法阵完全关闭,没有任何异状,我已经改写部分回路。”

温去病没有试图夺取妖都法阵的控制,这里毕竟是人家地头,仓促间自己未必能参透法阵中的所有暗手,万一打早惊蛇,让敌人有了戒备,反而不美,还不如只是单纯改写几个回路,破坏比建设容易,小小的窜改,敌方除非立即发动,否则绝对察觉不到。

“不过,妖宫那边,我进不去,黎鸢选在那边见面,应该是有倚仗的。”

哪怕对本身才干自负,温去病也不会狂到以为能随便侵入妖宫的法阵。

妖都、妖宫,一字之差,难度可是天差地远,皇城这类地方,素来是整个皇朝资源汇聚的结晶,有什么后手、什么底蕴,定然毫无保留用在里头,除了法阵,天晓得里头有多少神奇宝物?先贤手段?

冒冒失失撞到那里头,就与送死没分别,温去病自信,可以一面战斗,一面趁乱入侵妖宫法阵,可要在全无混乱的十全状态下侵入……那除非旁边有大能保驾。

武苍霓道:“历代妖君,都是纵天女君的传承,维持此界秩序,说不准,女君有什么遗留力量或手段,不可不防。”

这是很基本的推测,武苍霓早就想到了,但不知为何,每次提起,温去病对此都是不置可否,似乎不太想提这事,让武苍霓觉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从队伍还没进入妖都开始,就可以看见那尊巨大的纵天女君石像,高耸宏伟,气派不凡。

纵天女君飞升,都已经是两万***,据云中子所言,女君飞升后,也早已亡故,可现在远观着那尊巨像,非但仍能感到强大的威压,甚至连自己这个天阶,都为之阵阵心悸,若说这石像没有威胁,纵天女君飞升前没留下什么手段,守护后人,谁都不会相信……

“好了1

看着队伍的最前端,越来越接近妖宫,温去病点点头,道:“时间差不多了,依计行事。”

语毕,温去并武苍霓的身影直接消失,从队伍中不见,引发周围群妖的阵阵惊呼。

身为来自上界的妖尊,温去并武苍霓的身份之尊贵,犹在圣女琼华之上,甚至比妖君黎鸢都只高不低,于情于理,应该走在队伍的最前头,接受百姓的欢呼与赞美,但两人却一早推拒了这尊荣,与妖将们行走在队伍中段,为的就是像此刻这样,忽然消失。

只是普通的障眼法,不值一文,但在两人的天阶之力推动下,附近的妖将们谁也察觉不到,都在错愕两名上尊为何忽然消失,招呼也不打一声?这是功成身退?还是发生意外了?

中段发生的这个骚动,并没有传到前段去,前头是清一色的赤武军,温去病一早打过招呼,自己会来这一手,所以无论是司马冰心,还是紫苏、豪巴适,都晓得会有此变,毫不惊慌,持续领着队伍往前进。

顺着红毯走,整个赤武军的队伍被拉得很长,如果两旁房舍内,忽然出现大批***手,或是被人从中段突袭,就会伤亡惨重,但司马冰心等人都没当回事,迄今都没收到霸天妖尊的警讯,表示妖都大阵,没有运作,攻击不会在进入妖宫之前出现。

最终,司马冰心领着诸将,来到妖宫之前,接受仪队的引领,准备穿过妖宫的气派正门,先向伟大的纵天女君行礼,再进入大广场,谒见妖君黎鸢,接受封赏。

但就在一切井然就绪时,队伍最前头的司马冰心,忽然一举手,喝了一声:“停1

令行禁止,这道指令一下,所有赤武军全数停步,没有一丝错愕,每个成员都知道圣女会有这道命令,也都在等着这道命令。

反而是赤武军之后的各部妖族,对这情形全然状况外,骤然停下,大多收不住势,队伍乱了起来,只有少数较为聪明的妖王,对这意外心中有数。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一片乱哄哄的吵杂声中,只听见圣女琼华扬声吐气,远远传了出去。

“琼华谨代表赤武军与妖界军魂,一问帝君:为何我们为了妖界而战,帝君身为主宰,却对我们不闻不问?弃我们如敝屣?”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