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何不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何不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盖勇摇摇头,“你还看这些?百姓不过墙头草,民心向背如水,他们之前出卖我们,现在看我们强了,对我们露个笑脸,后头只要我们稍有弱势,这些贱种马上又当我们是落水狗打,你今天为着讨好了他们而笑,小心明天连哭都哭不出来。”

“哈哈哈,那还不简单?只要我们一直强下去,永远强势,不给他们翻脸踩的机会,不就可以了?”

对友人的质疑不以为忤,韦士笔坦荡大方的态度,让尚盖勇也无言反驳,虽然说人无千日好,但弱肉强食这一套,碎星团素来也讲究,如果自己没法维持强势,少了竞争力,被时代淘汰就是活该,没什么可怨人的。

“再说,民心所向,也不是一句空话,是有实际好处的,百姓支持我们,物资什么的姑且不论,光是愿力汇集,就是最大的资源。”

韦士笔笑道:“以万民愿力行人道的方法,你是堂堂帝王之后,又有羲皇玺在手,定能抢占先机……那些边荒部族搞出来的新兴教派,都有些不上道的小神,妄自尊大,你没理由比他们差啊1

闻言,尚盖勇一顿,像是明白了什么。

“你……搞这些东西,不只是为了新的碎星团,不光是为了想要应证不一样的路,你是想助我……助我……”

“相辅相成而已!干任何大事,单单一根支柱都不足以成事,得要多方撑起,一个善谋者,行出每一步,都不会只有一个目的,只摘一颗果实,一箭多是基本要求。”

韦士笔道:“我们越强,老百姓越支持我们,我们以他们的信仰支持,行人道之法,就会越强,更能稳固他们的支持……唉,这原本就是最正统的人道皇途之理,当初给阿山用得不伦不类……”

宝相金身,原就是利用愿力的法门,只是被团长窜改,既非传统的天子皇道,也不是香火神灵,搞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英雄”之路,虽然受到的束缚与***少得多,但能量的运作效率却糟糕,别看山陆陵威猛难挡,其实大多数的愿力都虚耗掉了。

“你不是正在化消李家的龙气吗?单纯只是强吸硬化,效果不好吧?这还与你如今的体质有冲突,动不动搞个内伤什么的,效果更差,现在我帮你架个梯子,堂堂正正行人道,这……该是一个解法。”

在说到解法两字时,韦士笔格外语重心长,尚盖勇也听懂了,友人为自己准备这条后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人道与鬼道互克,鬼气若盛,就能玷人道之光;人道气息若占上风,也能蒸腾化消鬼气,自己如今半人半鬼之身,想要逆转是绝无可能,但如果正式走上人道皇途,以一方之主的身分,承受万民愿力,却未尝不可化能腐朽为神奇,把鬼气压到最低。

这条路不易行,更有极大痛苦,但自己已经开始走了,现在,友人更默默地了一双鞋过来……

穿这双鞋在脚上,心里确实有股暖意……

“好,阿笔,作兄弟的,我定替你杀了妖女与亢金龙,为你报仇1

“……我还没断气咧!你别一感动,就只想要杀人报仇来谢我,可以谢我点别的啊,比如什么***之类,我要***的啊1

韦士笔没好气道:“比起这些,不如干点正事,这次上真.封神台,会惊动到别人,我不算意外,但死曜那票人,来得太快了1

真.封神台位于无穷高处,到底在不在这空间?处于怎样的一个状态?都还得两说,锁定真.封神台的那一手,几乎无迹可寻,韦士笔肯定地阶以下,绝对察觉不到,顶多就是尚盖勇飞向无穷高处的行动,可能惊动天阶,引来阻截,可只要速度够快,就算有人阻截,也来不及干涉。

但死曜众人来得太快,甚至几乎抢在尚盖勇的前头,双方遭遇,爆发一场激斗,这个却不在早先的预期内,韦士笔事后回思,越想越觉得不对。

“被阻截也就算了,被人抢在前头就太诡异了……不对!他们也在探索真.封神台1

韦士笔眉头深皱,“他们怎么会知道真.封神台的位置?不,真.封神台的存在,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尚盖勇摇头道:“还用说吗?肯定是龙仙儿那妖女,她能请动亢金龙出手,两边早就勾结在一起,妖女有那个人的资源,知晓真.封神台的存在和位置,就出卖给了亢金龙。”

这番推论,合情合理,就是武苍霓、温去病在此,作出的推测也会是如此,但韦士笔想也不想,直接摇头道:“不可能,那妖女不知道位置,更不可能把这秘密出卖给亢金龙1

斩钉截铁的果断态度,反倒让尚盖勇意外,“阿笔,你怎么那么肯定?”

“因为我和你不同,我重视理论和动机,你这推论毫无根据……”

“哪里没根据?你的说法才没道理咧,你……”

“原来如此1像是明白了什么,韦士笔重重一拍掌,牵动伤势,又是一番剧咳,但眼中却充满锐气,甚至是杀气,“是那些神魔,他们开始动手了1

尚盖勇皱起眉头,想起一些事,之前自己也隐约得到消息,亢金龙等死曜成员,已经与诸天神魔的某一系有了连结,但至于是哪一系,鬼族不清楚,总之不是鬼族,而自己也没太当回事。

……鬼就是从不老实的,大家关系又不是很好,你们说不是就不是?搞不好就是你们干的,故意在我面前撇清,我那么容易上当吗?

除此之外,那边也试探过,希望这边能帮忙出手,摧毁封神台系统,只要封神台一崩溃,鬼族就能大举入侵,先前百族大战,它们原本要大有作为,却被这系统挡在外头,受尽了鸟气,不爽到极点。

破除封神台的压制,对鬼族至关重要,但传来的讯息,只说“封神台系统”,没指名“真.封神台”,似乎对那个人的具体布置,并无所知,情报上处于弱势。

不过……鬼族也不可能和自己讲真话,彼此只是相互利用,搞不好他们什么都晓得,只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不知而已。

尚盖勇沉吟道:“外族还没进来,已经有人抢着在当引路人了。”

“唉,人族的习性,每个时代都不缺主动替侵略者开城门的,出现这种只是早晚。”

韦士笔看了老战友一眼,从某层意义上来说,尚盖勇也是这样的人物,他以自身不完整的内天地,打通鬼界,登天成鬼尊,成了鬼族入侵了此界的门户,令封神之战的惨烈牺牲成空,天晓得封神台的崩坏,是否与这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是危害整个世界的大罪人……

这些话,想想就行了,韦士笔自然不会蠢到说出来,当下只是道:“诸天神魔,不但把手开始伸进来,还想要动手提前开门……他们知道真.封神台的重要,也把目标放到上头……如果让他们得手,我们会非常被动。”

“……但我们不可能为了死守而死守。如果把防御比喻成守城,守城无非是为了以拖待变,或是等待援兵。”

尚盖勇皱眉道:“我们没有援军,而这是一座早就注定要破的城,耗费代价死守,是为了什么?”

“关于这个,我有些想法,阿山走之前也和我提过,要拉援手……但现在不是说出来的时候。”韦士笔道:“总之,在阿山回来之前,我们不能让亢金龙得手,这一点,你要助我1

“好1

友人的委托,尚盖勇不会多想,更没理由拒绝,既然韦士笔都替自己铺好了路,在温去病归来之前,自己必要有所表现,让他回来时有个大大的惊喜……

赤武军与妖族各部,自青水开拔,向妖宫凯旋,这是两万年来的首次,之前哪怕曾经因为战事不利,妖军连连败退,离开青水,时间也不长,仙军没法久待,很快撤走,妖军又趁势打回去。

两万年来,这是第一次,妖军以凯旋之名,大举离开青水,集体回归妖宫,一路欢欣鼓舞,闹腾不休,犹如庆典。

在这股庆典气氛之中,妖族仍谨记尊卑之分,被高高捧起的,自然是队伍中的天阶者。

朱雨这名新晋妖尊,会是赤武军的铁杆重将,只听圣女的命令,别人拉拢不动,示好也没意义。

相形之下,两位妖尊的价值就高多了,青水已经偃旗息鼓,两位上界尊者即将回归,若是能得他们提携,日后的好处无可***。

不晓得多少妖族想要巴结两位上尊,要不是碍于尊卑有别,贸然上去讨好,说不定会被随手轰杀,温去病和武苍霓早就被团团包围,连路都走不动了。

尽管如此,温去病也仍然苦恼一个问题,就是妖族也开始生出疑心,朱雨也不只一次的问起。

“***,我们都打赢了,仙军也跑光了,为什么夺颜还不回来呢?”

光是这个问题,已经足够头痛,但更头痛的,还是那个不时会来到身边,轻声低语的司马冰心。

“……老实说吧,霸天,夺颜回不来了,对吗?”

大致理解了一些歧,理解什招致不,所以在正式明一下。

自人物形成,我司樵峰色是有保留的。小埋的伏,他武霓出的意,全是她不可能成功的招,看起来好像是自己的程度也不高,但如果是存心呢?

一好人,未必是全方位的好人,一有著崇高理想,道德感也高的人,不等於在感情上有手段或想法,司樵峰就是,一一,拆了武霓的台,最後得到原本不於他的幸福,在最娶到身心俱疲的武霓,他心是高的,但也是愧疚的,是原本不於他的西。

不得到的西,始是要的。

妖都之,司樵峰挺身而出,想的西不是大或信念,而是:我是来的!

武霓不是他得的,他有一段,然後和武霓最常聊的就是自家,有,也足了。

妖都之,如果能活著回来,或就是老天也同了自己,可以有下去,如果回不来,就是把不得的西回去,加上利息

是司樵峰的想法,最他能回来,在人生的最後,他希望他子所的人,能走在一起。

他的份心思,不好,他本人已不在了,***人也不好代她,一直有能交代出来,不武霓是懂的,小中,她以酒祭,感其你我都是傻瓜,一句,不知道有有人出来的意思?

意思就是:你傻瓜,何必呢?你可能不是我生命最的那,但既然在一起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啦,何必急著往外推呢?

另一不好交代的事就是,武霓,仙来,感情很重要,她可能了自己的情而付上性命,但在生命中,感情同重要的西有很多,性命也同排在那些西之下,其是情很重要,不如,自己的命不怎重要。

因此,武霓很山陵,意追著他耗大好年,但不到也就不到了,不是非要嫁他不可,著份,嫁司樵峰,日子才是真。司樵峰死了,她根也想守寡,早晚改嫁,是她心早就有的事,改嫁只是因遇到更好的,如果遇到了,她心根本的,所以,她和武豪也,事情告一段落,自己改嫁人的。

所以,我是不太理解那些拿樵峰事的人,在想什。我来,樵峰和霓根本就什事,年一子五六次婚的都大有人在,不就是客,峰呼,都是仙一踢上去的,得人之情人的,粹想太多。

他有趣,可以同人,但至少,在世界,他就不是你想的那子,我留下了很多蛛,只是不好行挑明而已。

另外,也奉拿小女事,什金庸可以避小女被暴,故意的情来心者,是自趣。我想,的者,走哪都活被心的,神,本就不是你的者看。

小女的存在,她的受辱,是把人物空洞拉拔起来的一步,不是什可可不,心者的情,而是唯如此,打破一不染的仙女,她逆境下的光月,坦坦,真正入世,成了人,是小女色,化人的一著。

恩仇的香香公主,到神的小女,同天真漫,又美的女子型,可以看的,是金庸的成,他的色越来越有人味,於是恩仇走到神。

一作者是逐步成的,是一作者的必程,的人物,越来越像人,想要抗拒程,除非是文界的那王者,才能做到。

以前,我的一位老告我,但凡作者,都自我成,著年增,更深的西,原有者,走向新的者,唯有少撸碛腥f中一的才能,可以抗拒程,的西十年如一日,永住那年,才能是成文圈王者的必件!

我想,金庸是有才能的,所以他能雄代,但他走的路,我是看得懂的,也希望走在能看得懂的道路上。

而且,得我故意把武霓定成来心者的,是不是搞了什?

碎星第一集,我了什?

如果只是每天上班上很累,想放爽一下,因生活的不,在中求取慰藉的,千不,因部作品的意,就不是了一爽字,而是人每色的悲合,看他一路走来的感悟成。

是我一就的,和大家作的定,迄今,我有背!

我有特追求爽文,也不是那死命要虐主角的型,要我不上不下,或是吧,不本来我就打算走左或走右,者的中肯定也有一路。

碎星,到目前止,都是我很喜的故事。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