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她全家死光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她全家死光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马冰心在青水的一弹,顿时音惊破天地,震耳欲聋,引起周围数百里的妖族一阵大哗以为又遭遇了敌袭,老半天惊疑不定,更有些两股颤颤,仓皇失措。

不过,由于没有后续,骚动也就自然平复,反正这种大规模的异象,自然有上面的大妖去处理,这里现在又不缺天阶者,哪轮到普通小妖烦心?与此相反,倒是打出这一击的司马冰心,很快就头疼、恶心,相应的就出现许多身体不良反应,最严重的是后头甚至吐起血来,莫名高热发作,身体承受不住,一下卧病在床了。

这结果让司马冰心着实郁闷,怎么自己打出那一击,身体就承受不住了,但自己倒也猜得为何如此,关于老妪留下的那篮子苹果,绝对不是普通东西,可能有着瞬间激增功力的效果。可以让使用者功力瞬间大增。

在自己的认知中,这一类的药物,就像催化剂,都是早先疯狂鼓催,但它们会带给**沉负担,事后更要付出严重的代价,所以根据这类药物的种种后遗症,自己现在的状况,可说丝毫不足为奇,但就是解释起来,非常不爽,非常讨厌了。

不出所料,霸天妖尊、霓苍翼君几乎是立刻赶来,自己前脚才躺到床上,他们后脚就进了门口。

看到他们两个,司马冰心一股子委屈、不甘、无可奈何的情绪,翻涌上来,真心想不见,可以想像当时的内心是多么的尴尬、纠结,可惜不待自己表示意见,朱雨、紫苏已心急如焚地把他们带过来,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检视圣女的病因,毕竟圣女的安危可是非常重要的,搞不好自己都会受到牵连与惩罚。

“***了?”

武苍霓对医理只是粗通,并未深入研究,但对服用各类禁药后的现象,却是滚瓜烂熟,一见状况异常,马上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已经不用打仗了,没事***干什么?不对,哪来的药?”

武苍霓原本是怀疑,可能司马冰心又在整理琼华的遗产,尝试调配出什么东西来,但温去病何等眼力,怀疑心起,便不会那么容易相信,目光扫视全场一遍,很快就停落在那篮子苹果上头。

“这是”

随手拿了一个苹果,便嗅出那里头不寻常的气息,温去病皱眉道:“太乙五罗金仙露?或者是类似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

武苍霓对药物识得不多,但这个名词却让她大吃一惊,因为在大战时期,那个人就屡屡拿出,服用后,配合神器,可以短暂打出两至三击的同天阶之力,但是,相应的它的副作用也很大,可是对**负担极其沉重,除了山陆陵,使用了之后并没有什么影响,***人用这东西,几乎是拿来同归于荆

当然,如今的冰心是妖体,又是堂堂半步,当初的碎星团少有人及,她来使用这催迫药物,应该不会有太大伤害,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仍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尽量要避免使用才最好。

“好手法、好用心。”青肤巨汉在手中转着苹果,道:“这是用五罗金仙露浇灌,滤除过强药性,使其自然平和,把**负担降至最低的仙果,和传闻中,佛门的大还丹蛋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大荒西朝时,温去病曾在典籍中读到,佛门有一支脉,以无上大还丹饲鸡,鸡只吞服丹药后,五内如焚,体温飙升到一百多度,在力尽倒毙前生蛋,所有狂躁药性留于鸡体,蛋性中正平和,以此服用,只享其利,而无其害,于扶伤救死,善莫大焉。是为上上策。

武苍霓不晓得这些,却听出了那个至关紧要的词,“仙果?这果子是来自仙界的?那些家伙出手还真大方,清偿因果到这里来了?”

“不好说,搞不好是和太一买的,也未必就是仙界。”温去病转过目光,望向司马冰心,“圣女,姑且不论这东西是怎么来的,按道理说这东西,应该不会只有这一件吧?”

适才那缕仙音,翻海穿天,除了本身力量,还要有能够承受力量的器具,自己笃定她手上另有别物。

“哼,你又知道了?”

司马冰心不想理睬,但终究忍不住想显摆一把的心情,加上也好奇那面琵琶到底有什么特性,就直接取出东西来,摆在桌上。便仔细观察起来。

“好家伙1

武苍霓一见琵琶,脸色不善,整个人阴郁起来,普通人送礼给圣女,要也是送琴,怎会毫无由来地送琵琶?这明摆着不是送给琼华,而是奔着司马冰心去的,对方知晓她的身分,换句话说,应该就是仙界中人,云中子的那一派。

温去病却倒抽一口凉气,伸手抚,道:“玉石之体,并非铸造,而是大妖遗蜕所化,四已经另外配过,是四兽之筋,分别对应水、火、风、雷,动四象轮转,世界创生。”

一面说,温去病伸指拨,虽只是轻轻动作,却用上了天阶之力,拨转轴,银瓶乍破,玉珠滚落,音远远传出,数里之内,清晰可闻,无数妖族停下动作,沉浸在其中,不由自主地聆听这妙音。司马冰心眼中异彩连连,又被大大震撼一次,想不到这五大三粗的木墩子,如此多才多艺,不但会念经、懂超渡,居然还识音律!尽管还没到登堂入室的境界,但技艺已不俗,让自己很想与他同奏应和

可惜,是个性取向不一样的。

自己不想和他做兄弟,也不想与他变姊妹。

武苍霓则是眉目含笑,偷偷看着温去病,内心欢喜不已,没有哪个女人会不乐见自己男人多才多艺,况且,这手琵琶乱,如雨骤急,如珠落盘,确实是不错。

温去病五指如飞,高速弹了一小段后,重重连挥三记,水、火、风、雷之气,顿时,音波冲开大帐,穿云破日,直入九霄,音更如同巨钟,震绝百里,重重敲在所有人、妖的耳中,传至心头,整个意识受到猛烈的冲击,刹时脑海一片净空。

“四齐响,透入神魂”

温去病的声音,传入司马冰心的耳中,她略一定神,睁开眼睛,只见琵琶上宝光流转,不住闪烁,仿佛有生命的异物,活了过来,而周围星宇浮沉,恍若置身苍穹。

“弹个琵琶,用不用这么嚣张啊?连内天地都拿出来现。”

司马冰心没好气地说着,却忽然反应过来,心中剧震,连说话都一下变得结结巴巴,“喂,这这该不会该不会是”

温去病笑着点头,“妖尊遗蜕所化,高手大匠改造,这面玉石琵琶是一件神器。”

说完,温去病手一挥,四再动,流转奇光的玉石琵琶,竟然从底部弹出一截刀刃来,同样是玉石之体,晶莹剔透,却发着沁人的寒意,好像稍微被砍到,就会血肉冻凝。

“还、还有这一手?”

司马冰心为之傻眼,自己已经把玩了老半天,却完全没发现内中藏刃,如此一来,这件琵琶的实战性增加不少,不再只能弹音杀敌,或是拿琵琶砸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居然是一件神器!

从来没听说有人送礼是送神器的,这么牛的东西,玉虚真宗里头是有的,自己也见识过,但整个司马家,却是一件都没有,神器。可谓神兵之利器,威力无穷,可神器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而往往盖世人物有着神器加持,意味着所向披靡,意味着金钱与权利,因此过往先人们不知付出多少牺牲,就想取得一件神兵、神器,作为家族根基,从来就未曾如愿,现在居然有人把神器当礼物送给自己?

同样都是世界,为什么差那么多?这边的人送礼表示感谢,出手都是大方到拿神器、神兵来送的?

“我我这是我以为只是宝兵而已”

结结巴巴,司马冰心的声音有些古怪,当帐内众人循声回望,却发现圣女不知何时,通红了眼睛,声音哽咽,用手着嘴巴,明显是在哭泣。账内众人不知发生何事,寂静无声。

“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就是忍不妆

司马冰心抹着眼泪,想要止住,但这一回却怎么也停不下来,虽然也可以强行插眼,把泪水停下,可那种非常欢喜,既兴奋又心酸的感觉,让她做不出这种“壮烈”的行为,最终不知怎么面对,便蹲在地上,把脸埋进臂弯,呜呜哭泣起来。

“圣、圣女?”

紫苏、朱雨一下傻眼,怎么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圣女忽然大哭起来,就连温、武两人都有些傻眼,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这丫头怎么忽然就情感崩溃了?实在是令人费解。

结果,还是武苍霓明白过来,因为她最熟悉司马家情况,曾经一度还在西北当过家,因此她非常清楚那边的资源匮乏,冰心虽然已经是资源倾斜的受益者,可这孩子始终心怀整个家族,感同身受说得实际些,就真是穷怕了。

温去病看着武苍霓的眼神,一下也懂了,那丫头此刻在想的,估计还不是自身,而是为司马家得到一件神器了,从此有了镇家门的根底,太兴奋了,所以激动到哭出来。

换句话说,这一点还真是让人想不到,若早知如此,主世界里那些总跟着她***后头转的各派英杰,根本不用那么费事,要是直接送件神兵或神器,这丫头保管抢着把自己卖了,有得嫁就立刻嫁,没有拜堂仪式也无所谓,只要有神兵、神器,直接洞房兼包生儿子都可以。真是甭管什么事只要有神器都可以干埃

不过,这也是没多大可能的,因为江湖上送得起神兵、神器来泡妞的人,也没几个就是了。

“圣女,区区神器,何必影响情绪?不必太过伤心,我相信,以后还会有很多的。”

温去病道:“能否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向我们解释解释,说说看这苹果和琵琶到底是怎么来的?”

“说、说得对1司马冰心抹抹眼泪,勉强镇定下来,“这肯定不会是我唯一的一件神器,将来我还会有更多呃,送我这些的,是一位很爱哭的老太太,命运特别悲惨,她***光了,家里就只剩她一人了等等,仙果?你们该不会说,那家伙是仙人变的?怎么可能!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