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偿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偿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说,阿山去度假,什么时候去的?多久了?”

“记不清了,怎么都大半年了吧,不太清楚。”

“阿山那个漂亮秘书呢?还在那里?还在等他?”

“……说是回家去了,也不知是回哪,都几个月没消息了,也不太清楚。”

“阿山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也没个信,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难说,他走到哪里都有女人自动送上门的,这都不用想的,现在搞不好正醇酒、美人阳光、沙滩,爽着呢!我们在这里担心什么?”

“话也不能这么说,可能他很危险的,或许正处于危险之中,有武苍霓跟在旁边,我担心这女人把他给吃了1

“有女人吃,那多爽快,总好过像我们两个被扔在这里,都快结蜘蛛网了!也没个人来和我们玩。”

无聊牢骚,闲来抱怨,枯坐山头上的两人,是此刻只手掀动大地风云的两名碎星团巨头,但从面上的索然神情看来,全然看不出任何的紧张,也看不出任何的害怕,更难以想像,他们正处身在大地上各势力交锋的风口浪尖上,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数月前,碎星团打下汉水四城,作为根据地,所有人在这里驻扎,不待各家势力有反应,韦士笔便广发请帖,大会群雄,所有的都有邀请,不管是七家、八门,抑或是九外道,全都单上有名,成为座上宾。

然而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这一场英雄大会,挑动各大势力的敏感神经,虽然弄不清楚碎星团到底是何打算,想做什么,但也没有哪家愿意放弃这机会,纷纷遣使参与。

大会期间,韦士笔应酬不断,各方来使纷纷要求密会,要求私下再见面,见了面,几乎都是算帐兼讨债。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一点好话都不说。

往昔,碎星团为了拉拢战力,让自己强大起来,于是与七家八门九外道缔结许多密约,最后都成了烂帐,七家八门九外道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些帐固然算在整个碎星团的头上,于是让山陆陵、褒丽妲因此被追杀,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当时负责缔约的人,却是韦士笔,现在他亲身复出,各方债主哪有放过的道理?于是,赶紧一个个都跑来了。

这些债务,韦士笔自然是还不起的,想去***地方借更是不可能的,但债主上门,也是闪不掉的,没有办法,为了争取碎星团的生存机会,他使出浑身解数。

“这事是当初团长交代下来的,早就要求了的,我就一个奉命行事的,也只有按照团长的交代做,现在团长生死不明,我也没有办法,我就是有心帮你完成,也无力进行,必须先找到团长再说。”一脸无辜的说着,说道自家团长生死不明的时候,还很难过的样子。

……这是*裸的推诿。别人根本无法反驳。

“那件东西,本来说好要给你们的,现在当然也该给,该做的也都做了,不过碎星团覆灭,一切累积都被李家搜刮了去,我们也什么都没有了,这样吧,贵我两方,强强联手,讨伐李家,攻破京师,到时候,那件东西取回,我碎星团双手奉上。您看着怎么样?”

……这是可耻的连消带打。可耻,可耻中的极品。

“……那套功诀,出了点岔子,我们也派人找了原因,后来实验证明,它的各项指标都严重超标,是不能用的,要是用了会死的……当然当然,碎星团承诺的事情,怎么都不会赖帐,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不如这样,我这里还有另一套,虽然,功能没那么全面,但重在安全的货色,你先拿去用……什么?为什么只有前半部?你真不懂?好吧,等我攻破京师,再和你解释。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跟你解释。”

……这是典型的挖新坑,填旧债!

“……我坦白告诉你,事实是这样的,东西是没有的,当初压根就是骗你们,我目的已经达到,啊不然你们是想要怎样?你们能怎样啊?”

会忽悠的大骗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然也懂得耍***,满地打滚的***不可怕,怕的是***背后有天阶虎视眈眈。一直有人盯着,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要翻脸就翻脸,今天谁硬要这笔债,我就杀他全家!对,杀他全家,谁要翻脸?来翻脸啊1

尚盖勇冰冷地说着,脸色也不太好,他被要求到场之后,说这一句话,只说这句,别的都不用,然后……

韦士笔拔出***,望着在场的所有人,然后一下插穿自己的手掌,鲜血横流,却面不改色,大声地笑了几声,然后瞪大了眼睛对着他们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些血,还你们的人情,所有的人情,这些血全部都还清楚了,今天谁再说一声欠字,我看等一下怎么走出这门口?”

不要脸到了极点,就是直接打劫,不过,享受得到这待遇的,反而不是主流的大势力,都是那些中小规模,态度极硬,要不到债就开始耍横的派门。所有,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真正的大势力,都把利益放在面子前,面子是最基本的,更有余力图谋长远利益,不会轻易破脸,永远都是以长远的利益为主,即使是刚刚被夺了领地的沧溟龙家,使者龙六朝也是笑嘻嘻的,没有一丝愤怒出现在脸上。和韦士笔大笑相拥之后,推杯换盏,直至大醉,全然看不出兵败失土之恨。反而像是胜利归来一样。

在这些大量的应酬中,无数新的盟约与密谋,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但也同步推行……至少,人们是这么相信的,那个满肚子都是阴谋坏水的“百难臆度”,见了那么多人,在层层封禁中,谈了那么久,要说没有勾结,谁都不会相信,这种观念早就产生了。

六郡贵族的立场,也不一样,而且基本都与碎星团不睦,以“官”的角度在俯视“民”,但不介意与这群草寇有利益往来,一如他们对待九外道的态度。不远不近,刚刚好。

八门之中,金刚寺原是碎星团的坚定盟友,一直以来,两方都相交甚好,但此时尚盖勇的鬼尊身份,暴露于世,已然不是秘密,碎星团在他掌控下,更是让金刚寺众僧态度审慎,虽然遣使来贺,有些不同,态度上却不见特别亲密,更顾忌引起尚盖勇的疑虑,位份最高的弥勒***,不曾到来。

封刀盟的处境也很尴尬,不是一般的尴尬,他们曾经与碎星团一路共行,那个时候,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密切,却在碎星团被李家打为叛逆时,一路追杀,坚定立场为国除害,如今碎星团重出,再一次开始,他们原可继续拥立正统皇权,偏偏皇室内斗,如今坐在位子上的那名摄政,名不正,言不顺,封刀盟落了个两头空。

两边都是无奈,没什么办法,不得不采取观望,最终碎星***出少盟主司徒小书,以个人身份前来,也是从她口中,群雄得知封刀盟最新的动向。

“本盟所获得的情报,最近数月以来,偏远山区出现了不少成长迅速的新兴教派,怀疑是试图吸纳香火,行人道之法,有些不同寻常,而本盟扫荡奸邪,责无旁贷,家父已率队前往***,还请各位江湖同道谨防。行事都小心些。”

司徒小书侃侃而谈,落落大方的态度,着实是宴会上的亮点,但众多非议,也在她背后响起。各种不满的声音也都在此刻响起来了。

“……司徒无视已死,封刀盟一蹶不振,再非从前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是还有司徒诲人吗?那个人也不差啊,堂堂月榜第一,不可轻视啊!得小心行事埃”

“狗屁第一,就他那个样子,他先败于山陆陵,后败于那个什么龙的邪道之主,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他实力根本就不行,也就是平时装得一副高手样,其实就是个金玉其外的二世祖,绣花枕头!比个狗屁还不如。”

“现在都已经是天阶时代,地阶不算什么,这个大家都知道,月榜已经没有含金量了,一点用处都没有,就算排第一又如何?又能怎么样?就是个摆设而已。”

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说着自己的想法,都是对封甸语,司徒小书自然听得清楚,也听得明白,却将所有心绪波动,隐藏在胸中,表面平和,冷静地看着大家,一切行事不偏不倚,就连面对素来抱有好感的碎星团两武神,都不敢太过亲近。

尚盖勇看见封刀盟一行人,眼中神色幽暗难明,本来想要上前,才迈出步子,却被韦士笔拦住,然后被拉到后头,不了了之。

有别于封刀盟,玉虚真宗则是来了几名教御,备了厚礼,满面春风地登门祝贺,这对比起来没话说,当然他们也受到韦士笔毫无保留的盛大欢迎,他亲自踩着红毯,出城去接,排场之大,堪称第一,就差没有放烟火了。看得***人有些眼红。

百族大战时期,玉虚真宗与碎星团的历次合作,合作了许多次,负责接头的,当然不可能是对玉虚真宗抱持明显厌恶的山陆陵、褒丽妲,更不会是不喜作伪的尚盖勇,自然只会是韦士笔。于是合作的也是十分融洽。

双方都是多年熟门熟路的老对手,重新见面,简直像是失散的亲兄弟相认,这一刻,激动地又是拥抱,又是流泪,让旁人目瞪口呆,都是怔怔的看着他们,一副傻愣的样子,至于流着眼泪的当事双方,心里的活动,心里具体是怎么想,那就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了。别人是不会知道,也一点都不会猜到。

天斗剑阁方面,有自己的作风,于是维持一贯的傲气,对于不愿友好的对象,不想合作的对象,她们连虚以委蛇都不干,压根不派人来参加……当然,也没人问碎星团到底有没有送那张帖子?

剑阁的缺席,固然令群雄失望,没能看到些什么,但未算意外,反倒是在皇城之战中,已经表明立场的鲲鹏学宫、十字庵,居然不约而同地遣使到来,向韦帅道贺,更摆足正道领袖的架子,一本正经地嘱他率领碎星团,当以人族为先、以正道为念云云。众人也都是看着,不说话。

相比封刀盟,这两派引起的非议更多,江湖人纷纷摇头,私议不绝。都知道他们的底细。

“皇城之战,都说萧宫主、月光神尼都站在李家这边,帮着打了碎星团,没过去过多,现在一转眼就站到对面去,这算什么?又是什么个意思啊?”

“两边下注呗!你懂什么,这全是套路,名门正派不都这样?不这样能成名门正派吗?你***信玉虚真宗只支持碎星团一家?”

“是啊!玉虚真宗做得,难道十字庵、鲲鹏学宫就做不得?真是搞笑1

名门正派,尚且如此,那么九外道就更不用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碎星团的邀约,他们没一个在怕的,虽然六年来,每一派手上都染过碎星者的血,可接到韦士笔的帖子,全都派出重要人物过来讨债,其中还有不少是韦士笔的个人债务,来势汹汹,没话说。

星月湖讨陈年嫖资,于是让欢喜院的几位天女来讨情债,其余讨钱、讨人情的都有,还有来讨正名的……简直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一堆债务缠身,全靠韦士笔长袖善舞,一一化解,正常时候他未必有那么能,但是当所有债主齐聚一城,全部都在讨债的时候,这些债主彼此间更大有私怨,各派也有各派的恩怨,这便给了他极大的周旋空间,灵机一动,便拉一打一,藉由某派的存在,让***的门派有所忌惮,不敢大造剩辞,进而利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不当我朋友,我就与他为友,联合来打你”的道理,妥妥化消旧债,让场面不再那么难堪。

英雄大会的气氛,有些与众不同,虽然盛大,却不平和,原本七家八门之间,就未算和睦,在这样的场面,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行动,与九外道之间更多所摩擦,现在全搅和在一起,城内何止暗潮汹涌,稍有碰撞,就化成激流。有一种随时都要打起来的感觉。

短短数日内,发生过的武力冲突,多达百起,大多都由碎星团出面调停或***,***人都在忙着自己事,更别说管别人了,在这些行动中,更凸显了碎星团的份量,凸显了碎星团的能力,落在明眼人的目光中,不由得感叹,百难臆度果真手段高超,只要与会,就落入他的算计……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