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八章 过河拆桥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过河拆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五藏妖界,雷声轰鸣,水桶粗的电光,划破长空,在天上留下深深的光印,妖宫中的诸多大小妖族,都被这雷霆之威,震得一阵阵心悸。然后,都没有了睡意,百般无聊地看着外面。

随着天阶者的内世界越来越强大,本身气机无时不刻影响外界,周遭环境也会反映出天阶者的心情,随喜怒而变化,此刻天象,正是妖君黎鸢的情绪映照。

早先青水大战,黎鸢御驾亲征,想着能够胜利归来,不料却铩羽而归,更被伤了一臂,回归妖宫时,虽然乌云卷身,遮蔽形影,但鲜血掩藏不住地洒落,狼狈的模样,妖宫中的所有兵将,谁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都只是安静的看着。

居然被这样创伤,更当众丢脸,妖君的愤怒程度,可以想像,大小妖族想到此事,就忍不住簌簌发抖,不知妖君现下是何等震怒?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然而,确实有太多事情,是这些大小妖族所不知的,毕竟他们也不能知道太多的东西,于是他们不知道妖君此刻的愤怒,更不知道,黎鸢此刻所感受的,除了怒,更还有惊恐、焦急。那种害怕别人更是难以体会。

“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和我的约定,不是这样的!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

层层禁法封绝的密室内,黎鸢的怒吼,满室回荡,虽然是三重天阶,大能有望的人物,这一刻,怒吼声中的恐惧、不安,却是怎么也藏不祝反倒特别的清晰。

“当初明明说好,我助你们取得青女传承,让青女复活,你们就会支持我成就大能的,完成我想要的,结果那根本不是传承,你们拿我当***耍!那么都在骗我1

在黎鸢的对面,是一面三米高的水晶壁,壁面不算平整,有许多凸棱之处,连带晶壁内的身影,也模糊不清,只依稀看见是一名中年女性,雍容华贵,头上戴着好几支金簪,长袍大袖,衣上有许多山岳、奇石的图腾。整体看起来十分的奇怪。

面对一界妖君的震怒,投影晶壁的她,恍若未闻,没有惊讶,也没有害怕,似乎还正自顾自地做着什么事,看也不看这边,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什么你们啊?”

“就是石矶圣母,和身后的那位大”黎鸢一下子差点说出来了。

“嗯?”

一声轻哼,似漫不经心,音调却陡然拔高,一双杏眼更转看过来,无言无语中,又似乎说了许多话一般,一股铺天盖地的威煞,跨界而来,穿透晶壁,让黎鸢气息一窒,没法把话说下去,怔怔的看着她,有些出神。

“黎鸢你要记着,本座身后,没有别的妖,也没有什么大人物。”石矶圣母缓缓道:“就连你,身后也没有本座,什么也没有,从来没有!不要再说这些话了”。

黎鸢脸色一变,听出话中的意思,这是要把过河拆桥进行到底了。真是有本事。

坐在***的位置上,一种坐着不腰疼的样子,各种过桥抽板、鸟尽弓藏的行为,这辈子不知道干过多少回,但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身上,黎鸢却怎么都没法心平气和,怎么都没法认命。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你说,那不是青女的传承?青女不复活?可笑!你这就是在骗本座,那本座问你,不是传承又是什么?残魂夺舍?亏你想得出来!真是不可理喻。”

“是”

黎鸢张口结舌,非常想把自己心中的说出来,却是说不下去,当初自己所知道的,仅是青水中封印着昔日青女帝的一件随身物,得到并且融合后,就能继承昔日青女帝的力量与神通,但此物不是随随便便能接触,如果不是符合条件的命定之人,***人碰了,立刻遭受万古者的余力反扑。永世不得翻生,所以,自己也没有去接触那个东西。

这是自己所知的一切,分别来自妖君世代相传的纵天留言,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还有眼前这位纵天女君飞升上界后的好友,石矶圣母的提点,但日前所见,明显与自己所知有偏差。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甚至可以说相差甚远。

青女帝的遗物,竟然现出了本人形影,到达了雷同的地步,显然不是单纯的力量传承物,这其中并不简单,更接近残魂夺舍之类的寄物,但传闻中,青女帝万古之前已然神形俱灭,而那日所见,也与自己所知的残魂情况不同,到底是怎么回事,着实令己不解

万古者的重生理论,原是诸天万界的大秘,不是上面人都能知道的,位份不够的人,根本没机会接触相关知识,黎鸢虽然身为一界妖君,所知不过普通妖尊、大能层次,又如何能介入万古存在的层级?虽然觉得有问题,却说不出究竟哪里有问题。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自己百分百被人坑了,而且自己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傻愣愣的

“我已经尽力执行,若不是那两名上界妖尊降临,掺和这件事,计画也不会被打乱,更不会出现后面的事”

黎鸢心有不甘,但是也没有办法,虽然古叶真君居心叵测,但自己何尝没有后手?如果不是那两名妖尊恣意妄为,逼得古叶提前发动,然后所有计划都提前,然而自己的准备尚未完全,怎么都不会搞到这田地,仓促施行,诸般筹谋配合不在一起,功败垂成。计划了这么久的事,就这么毁于一旦。

“你这后辈,简直不知所谓”

石矶圣母没好气地开口,瞪了黎鸢一眼,非常的不满意,如今大事成空,之前很多顾忌节外生枝,一直瞻前顾后的,不愿多说的话,现在都不用保密了,对于纵天的这个后辈,她着实有许多的不满,皱了皱眉头。

“你掌管一界,都这么久了,怎么见事如此不明?早在琼华自戕,找来替身的那刻,你就应该知道,这个计划就几乎宣告失败,至于后头拉来个顶包的,不过亡羊补牢,在做无谓的挣扎而已,最后失败早在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太多的惊讶。”

石矶圣母说完,皱眉沉吟,“但怎么会拉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族?这个的确是有些奇怪,计划中没有这个,难道有哪方背后出手,牵引因果?还会有什么后续的事情发生?”

事情莫名其妙,又无迹可寻,石矶圣母虽然怀疑,却证明不了什么,只能暗自纳闷,但初听到这些的黎鸢,却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石矶圣母。

“什、什么?琼华自戕?何时发生的事?我为何完全不现在的这个,是个假货?还是人族?什么意思?”

惊惶错愕,黎鸢也是枭雄人物,心随念转,马上就想到了问题所在,接着道:“琼华是假的,那夺颜定然无法容忍,他”

“他早死啦!就发生在你地头上。”石矶圣母冷笑道:“又什么好可惜的?你还指望能继续利用他吗?”

“夺颜死了?怎会?他可不简单埃”

黎鸢瞠目结舌,“他本身力量不弱,你们更赐了他十绝阵图,就像如虎添翼,我不亲自出手,谁能杀他?就连伤害他都很难。”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别妄自尊大。自从他被召到碧游天,向我们投诚后,就受到妖界的秘密保护。”石矶圣母道:“没有我们点头,十个你都杀不了他,仙界也不能1石矶圣母有些嫌弃地看了黎鸢一眼,然后冷笑道。

“那他为何还是死了?谁杀的?”

黎鸢毫不客气地顶回去,心中满是怨怒,非常的不满,琼华早亡,夺颜也死了,能牵动整体大局的最关键两人,早在计画正式发动前就双双缺位,计划不能照常进行,等若让自己撑着一把千疮百孔的伞去顶雨,偏生自己还懵然不知,自以为准备周详,接过一直蒙在鼓里,这种滋味,真是憋屈埃

而这个女的,她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说,也不告诉自己,摆明顶着自己往火坑跳,顶着自己去死!

暗自咬牙切齿,黎鸢却不敢表露太多,虽然身为一界之君,但这位哪怕在大能之中,也堪称强悍,哪是自己一介天阶三重能招惹的?更是憋屈了。

恼怒中,黎鸢心念一动,“且慢,夺颜既然早就给杀了,那两名上界妖尊又是怎么”

夺颜早死了,却有两名上界妖尊说是他好友,还说他只是功成闭关,会在关键时刻出来,前言不对后语,很明显,他们两个九成就是凶手!然后再放出假话。

这是任何人都会有的判断黎鸢怒瞪向晶壁中的投影。不满的情绪有一点表露出来,当初,都是告诉我,那两名上尊身份没有问题,不用怀疑的。老子才一点都没有关注,你现在又跟老子说夺颜是被他们杀的,你这马后炮。

“圣母,那两位妖尊”不过,黎鸢也不敢过多的表现自己的愤怒,探头对着晶壁中的投影说道。

“妖什么妖啊!那是两个人族,你一介妖尊,辖下不严,好好一个小千妖,一堆人族说来便来,乌烟瘴气,真是无能得很1石矶圣母瞪着黎鸢,嫌弃地说道。

“什么?”黎鸢更加蒙了。

连接被打击,黎鸢几乎失声嚎叫,到底还有多少“基本”秘密,是自己该知而未知的?

心中想骂的话就要出口了,都是你跟老子说这两名上尊身份没问题的,现在不仅是出了问题,而且问题还很大,你还一副你早就知道的样子,竟然还不告诉老子,真是受够了。

“那两个人族,与计画无关,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没告诉你了,现在随你的便吧?”石矶圣母解释道。

“就、就这样?”

黎鸢紧握双拳,禁不住满腔愤恨,不能接受自己就这么被打发了。承受他的目光,石矶圣母也是心中有怨,但当初自己向背后那位请示时,所得到的***,何尝不是模糊不清?唉,真是烦躁啊,难道是自己太笨了?

那两个人族,不是为了霸皇之事而来,也不是为了青女之事而来,纯粹是来打酱油的,与我们的行动没关系,更没有破坏外面的行动,莫要去理,且由他们自行其是,说不定,还能把他们身后的黑手揪出

“打酱油的”,这话自己还真没脸对晚辈说出口,而追问之下,也就说了出来,自己才从那一位大人的口中,约略知晓了奇点的存在。不过也只是一点点。

那是诸天万界的禁忌,连知道都不被允许的禁忌,非常吓人的,稍微知道内情后,自己更是懊悔,为何要执意追问,一早糊涂打混过去,不就好了吗?何苦多事?现在连自己也有事

刚刚和云中子老贼动手,这个杀千刀的老东西,不知死活一样,居然大剌剌地说起奇点之事,一点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幸好跑得够快,否则自己甚至不是万古者,没有被天地***的资格,万一当场殒落,岂不是好冤枉?还好跑得快,心中暗叹道。

越想越不妥,只是隔着晶壁说话,都似乎不太保险,石矶圣母挥了挥手,道:“罢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助你成大能的事,后头再说。先不说了。”

语毕,晶壁砰然炸碎,彻底断绝了联络,黎鸢堂堂妖君,怔怔地站着,被纷射的碎晶石喷了一头脸,只气得浑身发抖,外界雷声轰隆,电光大作。心情差得不得了。

这真是彻底的过河拆桥了!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尊们的垂怜,果然不足倚恃,但还好自己也不是没有后手。也没有什么毫无保留。

一把阴恻恻的苍老女声,伴随着黑烟袅袅,低笑着在黎鸢身后出现。

“早说过,这些上尊没一个能信的,信他们只会被骗的更加厉害,到最后,君上你还是只能接受老身的帮助”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