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军火库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军火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看了云中子一眼,然后道:“把我们引来五藏妖界,看来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我原本以为是仙界要找***,干掉叛徒,嘿,但看来……似乎不是这样。还有***的企图,或者所谓的计划。”

“不好说,不好说。”

云中子摇手道:“魔族、佛界、鬼界,都有插手的理由,这都是有可能的,就连仙界、妖界,都派系繁杂,重生霸皇、青女之事,本来就困难,细节之处更是复杂,更不是所有派系都同意,但表面上又不会显露出来,有人在关键时猛扯一把后腿,也不足为奇。这其实都是很正常的事。”

温去病微笑道:“道友适才说,太一系统有什么风吹草动,各家都会知道,不过现在看来,好像知道得也不是那么清楚。各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云中子莫可奈何道:“出手者刻意隐藏,很难找到他,途中又有诸多***力量乐见其成,帮着混水摸鱼,很多人都有可能参与,追查之下,个个皆有可能,就查不下去了,不过,现在虽然查不出,后头终究还是会现赦个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明白,买凶杀人,藏身背后,确实不好抓,但每个买凶者总是要付尾款的。”

温去病惊讶道:“但我们受雇,领的是太一金叶,对方藏身幕后,直接透过太一就把金叶给了,你们怎么查?这背后可不简单埃”

云中子摇头道:“东凰可不好杀,并非什么简单的事,杀掉东凰,破坏仙界两万载的布局,损失也不会小,岂是区区几万金叶能够偿清?如果此事没有万古者在背后,那还罢了,还能有些余地,但……”

……涉及青女,特别是还涉及霸皇这名万古存在中的佼佼者,那么事情就非常的特殊了,这甚至该是永恒者之间的博弈,背后怎么可能没有万古者?这么可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有又如何?这世界上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云中子道:“万古者开始,若想更上一步,靠的不光是累积时光烙印,进行回溯,更要清偿因果,必须步步为营,不得有一丝的差错,每一分因果未清,那么前行路上,就是重重阻碍,永远不会走到终点,终点只是在向你遥遥招手,所以,万古者或其以上的存在,没有简单的好,也没有简单的坏,只是因果必偿,利用什么人做事,报酬只会多给,绝不拖欠。就是这样。”

温去病笑道:“一切的宝贝、好处,就算再珍贵,又岂能和成道之缘相比?这些东西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这可以理解,看来温某人后头要成香饽饽了,哪家来送好处给温某,哪家就是嫌疑者……却不知,诸天万界,为何偏偏要扯我两人入局?我两人并不想加入这场计谋之中,为何又要成为别人的棋子?”

东凰虽然不好对付,不过比起能力来说,终究不是霸皇重生,诸天万界之内,能杀他的不知几凡,就算是不想惊动仙界,万古者、大能不亲自出手,找个小角色来刺杀,又怎么会找上自己?

温去病不信这一切只是巧合!明显其中有问题,不过问题出来哪里,温去病又说不上来。

“这个……”

被问到这一点,一直侃侃而谈的云中子,忽然露出为难神色,有些迟疑,而整个世界的微微晃动,竟也在这一刻,离奇地停了。世界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外头试图攻入的那位大能,似乎脾气暴躁又非常坚持,试图入攻虽然没有成功,但却一刻也没有停过。明知水火花篮一时间难破,却不住出手攻击,哪怕打不破,单纯发泄怒气也好,却在这一刻忽然停下,给予温去病非常怪异的感觉。怎么回事?

……那一位也听得见里面的对话?想听云中子说出理由?对吗?

温去病望向云中子,有些疑惑,但只见他抬起头,目光望向天外,眼光散漫,不知道在想些散漫,似乎看穿了这个世界,又似乎有万番感慨,望向那名攻击水火花篮的“老朋友”。好像又笑了笑,奇怪的动作。

“告知你倒也无妨,你知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东凰受到我们严密保护,你就算知道也没有办法,他身上留有多重手段,这个是连他自己也不知的,别说是大能,就算出动万古存在,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杀他,与此同时,更不可能杀了他却不惊动我们……”

忽然,云中子笑了笑,对着外面说,然后又对着温去病笑道:“唯有温道友,你身负奇点的传承……”

话辅毕,这同时,整个世界里,忽然旱天惊雷,出现了异样,一声强烈的雷震,响彻整个世界,盖去了所有,连温去病正开口问的一句“什么奇点传承”,都被掩盖在雷声轰隆之中。

这是照里不该发生的事,有些不可思议,水火花篮是神器,里头的世界,完全受到云中子操控,按照云中子的性格,只会风和日丽,外力顶多打破水火花篮,却不可能让里头出现惊雷,还这么大声,如今这情形,就像是触犯了什么禁忌,于是,苍天震怒,不让这讯息出来,所以刻意阻止。

同时,温去病更敏锐察觉到一点,在水火花篮外停顿的那位大能,原本安静地听着云中子说话,然而就在云中子开口说出“奇点”的那一瞬,飞速远离,离去的速度之快,即便以大能来算,也是快到异常,而且带着明显的惊惶意味,那惊慌的动作和神情,就好像……遇到什么致命危机,不顾一切地落荒而逃,仿佛身后有什么能够一口将他吃掉的东西追着他。

……真是夸张到恐怖的程度,这至于吗?这到底是什么?

……只是开口说句话,居然把一位大能吓得没命逃跑?真是厉害。

突然,温去病明白过来,原来那一位刚刚住手,安静的看着云中子,不是因为想听云中子说什么,而是知道云中子会说什么,于是,先收起自己的攻击,一待他真正说出,就立刻逃跑,有多远跑多远,一刻也不耽误。

……奇点的传承,有这么危险、这么恐怖?或者说,有这么犯忌?真的能让一位大能这么惊慌失措的逃跑?

温去病望向云中子,想问他,后者抬头,看看天空,摇头道:“为天所忌啊,这话还不是说的时候……”

说着,云中子忽然举手掩口,却没来得及,晚了一步,一下重咳,鲜血呛喷,染红了白须,温去并武苍霓见状,自然不好再问些什么。

“且慢1

武苍霓制止,然后接着道:“琼华是妖族计划的重心,既然要她成为道标,又怎么会弄到她意外身亡的?难道这也是计划之内,但是这不合理。”

“哈哈哈。”

云中子擦了擦血迹,似乎非常欢愉,笑道:“琼华承接纵天女君的力量种子,炼铁登天,原本是这计画的关键一步,所以,这一步更是要小心谨慎,没有天阶,又如何承接青女归来?却谁也想不到,妖族自作聪明,以为自己很厉害,反而让计画提前破局……个中详情,等你们到了妖宫,自然会明白。”

说着,云中子身影闪烁,形影渐渐淡化,似要消失,不过太来这里说了半天,却压根没提他为何现身,又为何要交代这些事情,武苍霓眼看留不下人,急忙问道:“我家冰心怎么办?一个人在这里,她被召唤过来,怎么回去?接下来该怎么做?”

“司马冰心被妖界召来,自然是有事的,而然后面自然由妖界负责,堂堂大能,想来还不至于扣着小女孩子不放。”

云中子起身,向两人拱手,“昆吾仙界的军士,全赖两位保全,足感盛情,今朝特来道谢,空口白话不足为谢,一点薄礼,还请两位收下。”

话说完,温去并武苍霓眼前陡然一亮,整个天地,消失在一片强光之中,待再看清楚,两人已经回到正常空间里,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云中子连同水火花篮,都已经消失,离去远走了,仿佛刚才就没有来过。

突然,两人发现,在两人面前,犹自漂浮着几团光,光亮中可见,是一本书册、一块玉、一支卷轴。

武苍霓看着这些,皱眉道:“这是什么?”

温去病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谢礼吧,你没听他刚刚说,大人物最重因果,欠了我们的人情不还,将来要遭报应的。所以就当这个是谢礼吧。”

武苍霓不以为然地道:“这些大人物,高高在上,底下人的死活,他们全都不在乎的,哪会觉得欠什么人情?更不会为这个送礼给我们,这没道理。”

温去病看了武苍霓一眼,然后笑道:“说不定,也许原本人家就是来送礼的,欠人情什么的,不过是找藉口。”

“好端端的,为什么人家要主动送礼给你?”

“不晓得,可能因为我英俊吧。”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脸皮了?”

“大概因为我完成了生命中最伟大的一次征服吧。”

“征服?开什么玩笑?刚刚明明是我在上面的1

“………老虎***啦。”。

这似乎不是个好接下去的话题,争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双方也不纠结,先看起云中子所留的礼物,防人之心不可无,温去病先仔细检查,确认三件礼物之中,别无后手,这才将之触碰开启。有些期待地看着。

最先打开的是卷轴,看清楚内中的东西,温、武两人都表情很怪,那是一份琴谱,名为“龟龙七星变神咒”,内中记载指法与旋律,最后更有配合的行功口诀,明着是琴谱,实际却是仙家法诀,直指大能。两人都有些震惊。

“……听闻极北之天,有神兽名为龟蛇,有荡魔神通,成道之后,化为真武龟龙……”温去病沉吟道:“七星,也象征北方,这首仙曲以龟龙为名,上应天象,大气铺开,堂堂正正……唔,还真是送了好礼。看来真的是为了感谢埃”

“这是重点吗?”

武苍霓没好气地应了一声,这份礼物虽是送给两人,但真正的收礼对像,不是他们两个人,只会是司马冰心。

云中子送来的谢礼,竟然连司马冰心的份都预先备好,可见目标明确,早就准备好了绝不是临时起意的感谢,说什么要感谢。

“我看看那块玉。”

温去病首先拿起了玉,不为争抢,而是担忧,怕出现意外,通常这类玉中所存放的,不是简单的东西,大多是***秘诀,更有极大可能是意念所载的真意传承,比寻常文字图形贵重百倍,越是珍贵的东西,也最容易被做手脚,被内中的意识所依附,还很难靠外部检查发现。当然要先抢去试。万一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呢。

“呃,这内容……”

温去病只匆匆一瞥,就整个被吸引住,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痴迷地在那里看着,直到武苍霓担心出事,于是连忙唤了几声,这才如梦初醒,发现刚才的入迷,匆匆道了一声“没事”,就把玉抛过去。

武苍霓好奇心起,意识投入一观,登时动容,这赫然是一份不完整的“***开天九重图录”,即使残缺不全,最高只能练到大能,可若能悟通,终点却直指万古。这其中的能力不可估量埃

据说,***巨神大霹雳开天地,渐渐演化出七界,虽然说,这套图录当然不可能是***真传,只是仙界先贤遥想所传,却已是非同小可的秘传,更与力之大道相合,远远比龟龙琴曲要贵重得多。可见,着分礼物更加贵重。

武苍霓皱眉道:“仙界拿这东西送我,到底是什么意图?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平白无故,敌友未分之下,居然送***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沉吟中,两人都在思索,然后温去病打开了最后的那本书册,一看之下,这就不得了了,脑里“轰”的一声,完全愣在当常表情更是夸张。

……这……这是***库啊!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