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全无意义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全无意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妖、仙两界,各自进行计画,妖界协助青女重生,或许还只是协助,可能有操纵意图,也可能没有,不管怎么样,但仙界针对霸皇的图谋,就很*裸了。没有丝毫遮遮掩掩的。

如果说,妖界为青女准备的道标,准备的容器,就是圣女琼华,那么,仙界也肯定预备好了这个道标,作为盛载霸皇的容器。

青女与霸皇是同生共死的爱侣,不管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分离,无法阻止他们在以前。从关系来推,圣女身边的人物,形形*,性格有很多种。只有夺颜,而要成为容器,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要求应该很高。不但要本身资质超凡,还要有类似因果,才能承接道标,并非想像那么简单。

霸皇出身神族,自身实力非凡,加入仙界后,因为爱上青女,要与青女在以前,又叛变堕为妖魔,这番心路历程,说起来倒是与夺颜的路有些相像。

“……东凰负责卧底妖界,投身妖族,这原本是上代仙帝与他的密谋,但我想,其实不只如此吧?还有更深层的秘密吧?”

温塞卧底成不成功,这个并不重要,你们在乎的,并不是昆吾仙界的胜利,也不是别的,而是要藉他的投敌,完成因果的衔接,最终承接道标,成为所谓的容器,最终成为霸皇!他和琼华研究的那套因果秘术,也并非他们研究出来的,其实是你们与妖界的引导,他们相信这样可以开启青水之秘,然后一直在研究,却一步步配合你们的谋划,把自己变成了道标1

……但夺颜最终真正叛变,斩杀上任仙帝,这里不对啊,这是计画出了岔子?或者,这也是计画的一部分?还是计划不在掌控范围之类?

“盛载万古者时光烙印的容器,不是那么的简单,不但要因果相衔,本身还必须要是万中无一的资质、体质,天阶是起码要求,这些要求越高越好,稍微差一点,沾染万古者气息就立刻粉身碎骨。”

说道这里,云中子停了一下,然后叹道:“至于想要保持自身意识,这种更高境界的,就必须在万古者回归时,仍能不被吞噬,持续抗衡,甚至反客为主,做到这些,所需要的更不只是天阶,必须是……”

武苍霓听到此,已经明白过来,连忙接口道:“天命所锺,亿万中人无一的气运之子,对吧?”

……要以自身薄弱意识,抗衡最顶尖的万古者回归,需要的已经超越力量、技巧,完全是开了主角模板的气运之子,才有可能做到的奇迹!然而,这个奇迹真的能做到吗?

“……霸皇之事,兹事体大,关乎整个世界,我们不敢有任何疏忽,更不敢有任何差错。”

云中子目光变得严肃起来,继续道:“霸皇殒落至今,已逾万古,在这一段时间里,真正有他传承的几个世界,一直我们监控中,在那几个世界中,我们却没有丝毫道标苏醒的征兆,于是我们只能在青女这边找寻线索,这才在两万年前,发现妖族在此界的布局。”

“两万年前?那个时候就开始计划了?”

温去病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沉声道:“妖族在五藏妖界的首次计画,属意的道标是纵天女君?”

两万年前的那一幕,过去了好久,没想到在此刻才明白其中含意,也真是觉得有些可惜,纵天女君一路征伐,没有遇到情敌,都是旗开得胜,衔接因果,到了关键一刻,不出现什么差错,只要承受青女的时光烙印,就能形神合一,青女将从时光长河中苏醒,完成重生。然后便是霸皇重生,然后这个世界。。。难以想像。

……但,计画显然出了岔子,这不可能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在最关键的那一刻,纵天女君没有承接烙印,于是青女也没能复活,她选择了抗拒,所有图谋功亏一篑,妖界计谋了这么久的计划,为什么……她会选择拒绝?为什么会拒绝时光烙印,妖界筹谋那么久,这本是不该出现的意外,也是不允许出现的意外,又为何……

“……纵天女君成道的那次,我们有所疏忽,我们察觉太迟,不及插手,但还好有第三方从中作梗,事情才有转变,最终令妖族功败垂成,未能完成计划,也让我们重新捡了个插手的机会。”

云中子口中的第三方,会是谁?而且会对付妖族,温、武两人都是将信将疑,脸上都是一脸疑惑,不知是否真有?亦或者只是故弄玄虚?但若此言属实,干出这件事的,令妖族酝酿了这么久的计划失败,又不晓得是哪方势力了?

“机缘只有一次,必须把握这一次,纵天女君断却前因后,就无法再盛载时光烙印,迎青女回归,这时,青女回归只好暂且停下,妖族唯有另觅机会……足足过了两万年,才等到有近乎点化异能的人物,降生五藏妖界,承接青女因果。妖族这时都非常的兴奋。”

云中子摇头道:“这段时间里,我们也一直耗着,没什么大动静,青女的道标不出,我们亦找不到机会重生霸皇,更还要防堵霸皇提早重生,自行归来……好不容易,倾注资源,栽培出了东凰,一切也进行顺利,东凰身为气运之子,天生就有些灵气,于是辛苦打入妖界,取信妖族,过程中,遭到百般试探,我们不知花了多少力气,一次次营救他,才保住他性命……”

说到这里,云中子一下苦笑,眼光飘向了远方,似在感叹过程中付出的辛劳,但不知为何,这抹笑温、武两人看在眼里,但总觉得有那里不对,不可能这么简单,似乎……这笑里还有什么别的意味?有些摸不着头脑。

温去病整理思绪,道:“妖界高层,没发现你们的计画?或者……他们也需要你们,所以没有全力下***?你们早算准了这点?这也是计划之中?”

……若非如此,东凰区区一介天阶,也不是很厉害,别说身为气运之子,就算是大宇宙之子,要是一个没把握好,一样要死无葬身之地。

……涉及万古存在,背后可能是永恒者之间的博弈,连这位云中子都只是个喽小人物,东凰卷入这样的风暴里,怎么可能不死?真当妖界无人了?还是本身就有些目中无人?

“……霸皇的道标无踪,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唯有利用青女的道标,才可能人为塑造霸皇的道标,让霸皇得以重生,但反过来说,又如何不是?有过纵天女君的那次失败,妖族再次准备,让圣女琼华作为道标的可能,大大降低,已经非常勉强,若东凰能成为霸皇,相互牵引下,琼华成为道标的成功率也会大大提升,让青女能够复活,妖界就算怀疑,未有确凿证据前,也下不了死手。最多就是试探试探。”

能让敌人恶心,却又莫可奈何,只能看着恶心,这是非常过瘾的胜利,胜利者的得意也不会少,说到这里,云中子的微笑,增添了几分得色,不过得意没维持多久,这表情很快就凝在面上,瞬间,又化为一片自嘲的苦意。云中子摇了摇头。

“但可惜,关键时刻前,出了点问题,棋差一着,诸般图谋,终究成空。”云中子自嘲笑道:“幸好,也不是我们一家吃亏,妖界同样没占着便宜,出谋划策了这么久,就等着成功这一天的;来到,可惜啊,我们两家都当了大傻瓜……”

温去并武苍霓都是聪明人,云中子感叹的不是“人算不如天算”,而是“棋差一着”,那是谋算不如人,被人破局了。

深思一层,武苍霓脸色陡变,整个青水大局姑且不论,仙界重生霸皇的图谋,在东凰真君殒命的那一刻,就注定破灭,至于后头的青水大战,虽然激烈,却已不关仙界什么事了。也就不再考虑了。

但东凰之所以殒落,就是被自己二人所杀,假如说这是什么隐密黑手的图谋,那也就是说……

温去病一派淡然,但还是恭敬道:“这就算是……摊牌了吧?”

诸般线索揭晓,到了这一点,已经触及到那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要说下去,就等于是摊牌了。

云中子拱了拱手,笑道:“温道友、武道友,两位来得意外,本是界外之人,却一下破了我们的多年布局,哈哈哈,来得好,来得好1

一面说,白发道人一面举掌,重拍着石桌,自己在那里哈哈大笑,笑得异常欢愉,却是温去并武苍霓全然不了解的意味。这是什么意思?

……多年筹谋,一朝成空,明明应该很难过啊,这有什么好开心的?他到底是在爽什么?而且还这么高兴。

当然,比起这个,另一个问题才是真麻烦,自己两人的妖尊伪装,这么久了,等若完全暴露了,也没有伪装下去的必要了,虽然在五藏妖界,还没有谁知晓,却根本瞒不过那些大人物之眼。

武苍霓忽然觉得,五藏妖界、昆吾仙界的人非常可悲,他们认真地活着,认真的过着每一天,为了消灭对面势不两立的敌人,打着必须打的战争,而这些战争也从未停过,足足两万年,为此无数仙妖丧命,牺牲惨重,但到最后,这些战争……全都是没有意义的。这种认真,最后却发现毫无意义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不但这两万年里的妖君、仙帝,各有算计,将底下的兵将、生民,当作修练耗材来利用,***的一切不管战争胜负对他们全无意义,一切只是棋盘游戏,到头来,甚至连他们自己也不过是更大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所有的人都是这其中的一颗棋子,从全局来看,都是非常的渺校

那些仙界、妖界的大人物,何尝不是拿这些仙帝、妖君当道具用,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自始至终,这些妖君、仙帝未必知晓多少***,更多的恐怕都是听命行事,唯唯诺诺。不敢出半点差错那些藏在幕后的真正黑手,对他们而言,妖君、仙帝是否行邪道,血祭生灵来修练,一点也不重要,他们毫不关心;青水之战,妖仙两万年的拚杀,他们也全视若无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他们在乎的,只是制造出战场这个环境,衔接因果,制作引导青女回归的道标。让青女复活,达到自己的目的。

死的那些仙、妖,算什么?大概什么都不是吧。他们是深信自己在保护家族、守土卫疆,才为此把命丢在清水,尸体倒在青水的土地上,连魂魄都不能安乐……这一切,保家卫国毫无意义,最终……只是为了成为某个大人物重生的……肥料?而且还失败了?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但是他竟然笑得这么高兴。

……那他们的死,他们的卫国之心、他们的军魂,又算什么?这样做又值得吗?这两万年,都是闹剧一场吗?一场精心设计好的闹剧吗?真是觉得不值得。

身为一名军将,此刻,武苍霓笑不出来,更多的是愤怒,拳头更不自觉地紧握起来,正自激愤,旁边一只大手伸来,握住她的拳头,抬眼看去,只见温去病投来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愤怒的情绪登时平复。表面又恢复了平静,等着后文。

“……看起来……”温去病表面上一派云淡风轻,笑道:“你们在太一里头,使力不少啊!也用了不少心血埃”

云中子点了点头继续道:“这个自然,太一协议,原就是万神、万魔、万仙、万佛、万鬼、万妖所共构,大家谁也没少往里渗水,什么眼线都往里边安,里头有什么风吹草动,一点细微的小动作,各家都会知道,就算当时不知,事后追踪查证,什么都会清清楚楚。”

温去病笑道:“组织过度庞大,参与的人越多,就有庞大的坏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有点私心,想要利用组织做什么事,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诸多掣肘,事未必能成,但如果反过来,想要让人家做不成什么事,乃至整个计划都破灭,那就个个有把握。”

云中子哑然失笑,点头道:“道友所言甚是,否则,又怎会让你干掉了东凰,我们这才如梦初醒?”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