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命不由我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命不由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似乎只是单纯聆听,表面上显得非常地冷静,实则,温去并武苍霓都在飞快动念,分析着所听到的东西。并加以思考。

仙界大能不可能吃饱没事干,闲得无聊,然后专程跑来这里对陌生人爆料兼大揭密,而且还是经过妖族大能的阻挠,背后肯定有什么企图,但是到底有什么企图,或者需要他们的地方,但对方既然不急着挑明,自己也就乐得充愣,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样子,顺便多学学东西。多集情报不是坏事。

至于所得到的这些情报,加上自己的体会,固然能够释疑,但如果不想被对方看轻,觉得自己愚笨,甚至蔑视,那自己就必须举一反三,抢先从这些讯息中,分析出有用的信息,进而抢在对方开口前,先行窥出没出口的东西,然后告诉对方,否则,这么默默听着,就和坐以待毙没什么区别。对方也会没了讲下去的想法。

从现有信息看来,万古者神魂俱灭后,是靠时光烙印的维持力而重生,会在某个浮光世界中,有某个个体,因缘际会,循着相似的路线成长起来,承接因果,了悟前尘,重生苏醒。只要等到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就能够复活。

换句话说,万古者重生,需要一个道标,能够让他复活,或者说……容器?这个容器,要盛载万古者的因果,或者……有什么具体条件?有什么意向之类的。

妖界准备良久,琼华就是为了复生青女,所准备出来的容器?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让青女复活?想到着,温去病有些惊愕,但随即被掩饰了下去。

很显然,古叶真君打一开始就搞错了,后面更是一错再错,或者说,对面的小仙界,始终误以为青水中藏着霸皇的传承物件,而没有考虑***的,却不晓得物件属于青女,并非霸皇。所以说,对面的仙界的想法也一直是错误的。

霸皇焚灵自爆,紧接着,他的爱侣青女以身相殉,两名万古者同时殒落,万界都应该受到不了的冲击,破碎的内天地,冲击诸天万界,为此荡漾的余波,浮光掠影,不知诞生了多少小千世界,五藏妖界就是其中之一,所乘载的烙印并非霸皇,而是青女。这些对面的仙界应该也不知道,可…这位云中子呢?

妖族是早就晓得这一点的,所以,应该早就有所计划,可能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布局,更透过妖君黎鸢,动作频频,一直计划着,图谋着想要复活青女,而对面仙界如果晓得此事,估计根本就不会来参合,青女的传承,对仙人无用,青女重生,更对仙界没有半分好处。也许,仙界根本就不想青女复活,或者想阻止这一切。

但……这不代表仙界就没有在此事中插上一手,至少,这位云中子大仙,就不像是意外降临。一切仿佛都在计划之中。

“……有件事,两位道友或许还未晓得。”

云中子微微一笑,身后忽然出现一道虚影,似乎要分出化身,作为大能,这种身外化身的技巧,不算稀奇,连地阶都能修练,却很容易走上邪路,沦为旁门左道,若是想要真正要练出点什么,起码也要身成大能。证明面前的这位大能倒不是一般没有意志的人。

由云中子身后现出的那道身影,轮廓与本人基本一致,这是身外化身的基本象征,若是不熟悉的人,完全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但迎风一晃,相同的面孔、身形,却穿上一袭明黄龙袍,头戴珠冠,一身尊贵帝气,高高在上,却又有仙霞绕体,玄妙难测。温去病和武苍霓都有些意外。

云中子本尊是葛衣长袍,一派世外散仙的出尘之姿,和蔼可亲,没有半点高傲的姿态。可他化出的这个分身,却是高高在上的威严气派,与本身的气质相差太多,加上满身仙气,武苍霓脑中直接出现的名词,就是:仙帝!对,没错,完完全全的仙帝。

温去病同样认出了仙帝气派,这种气势自己并不陌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但更让自己讶异的,是这位仙帝的身上,更有一股特别熟悉的气息,自己曾经遇过,就在前往仙界的空间夹缝中。猛的,温去病想到了。

“你……”温去病讶异道:“你就是留下力量,与纵天女君合力阻止两个世界碰撞的仙帝大能?我曾经感受过你的气息。”

“善1

云中子一声称赞,后方的分身之影消散,重归体内,然后继续对着温去病说道:“转生,是修练分身的上乘妙法,而斩出分身,重归本体,是天阶中位一项极为极重要的修练,两万年前,老道恰好应劫转生,降在昆吾仙界,适逢其会,成为仙帝。”

……而后,澈悟前生,飞升上界后,回归本体,本体的修为也更上一层楼?有这般神奇?

……此法闻所未闻,但也有些说法,似与佛门的三尸之法,颇有相通之处,这又是一件极宝贵的情报。温去病将这些记在脑中。

温去病暗自咋舌,却摇头道:“只是应劫降生,适逢其会?恐怕不只吧?仙界对霸皇重生之事,完全没有想法?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万古者的重生,上应天数,非可强求,如果没有***外力因素,我们原本是不想介入的,但……”

云中子喟然一叹,眼神有些黯然道:“事有无奈,妖族着手复生青女,青女复生之后,以青女与霸皇的羁绊之深,霸皇极有可能接着复生,如果霸皇随之苏醒,将是七界浩劫,为了七界的安宁,我们不得不有所行动,…霸皇原就是神界出身、仙界之人,只是后来误入歧途,现在能重新拉他一把,也未尝不是全了当年之憾。”

温去并武苍霓口中无语,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看法,肚里却全都在骂,什么鬼主意,说得那么好听,事实上,这是彻头彻脑的馊主意,霸皇为人显然非常刚绝凶猛,早在很久以前,双方既已为敌,生死相见,哪可能还回过头,接受那一把?你们这一拉怎么可能有用,更有可能你们这一拉,小心被他连手都剁掉!

然而,突然想到,仙界也不是傻瓜,定然不会贸然行动。既然要做,肯定有什么依恃……

温去病脑中盘算,万古者的重生过程漫长,更充满变量,会不会有什么方法,趁机在其中做手脚,掌控重生之后的万古者?或者,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个方法。

正思索此事,天地骤然一阵晃动,温去病有些不安,强烈的冲击,撼击这个世界,虽然经过阻碍,传进来的力量已经不大,却可以想像,外部的攻击力量是何等强大!武苍霓也有些疑惑。

忽然,温去并武苍霓都心下雪亮,有人正在攻击这具水火花篮,而且用的力量十分强大,很有可能是妖界大能,其目的……可能单纯针对云中子,也有可能……是为了不让云中子说这些话。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些。

对于外部骚动,云中子看也不看一眼,冷静地道:“老朋友到了,也不等一下,也有些急了,不过,老道虽然不善攻伐,却对制作法器颇有心得,这种程度的攻击,还侵入不进来。你们可以放心。”

温去病不绕圈子,开门见山道:“你们有办法操控重生的万古者?想操控重生的霸皇?”

云中子淡淡看了温去病一眼,道:“万古者几乎立于诸天之顶,于所以人之上,历劫过来后,更有可能证道永恒,想要打败都是难上加难,岂是外力能够操控的?”

这是应有之理,寻常的天阶者,都已元神凝练,不易受操控,更何况万古存在?可温去病也同样深信,对方的话之后,肯定有一句“但是”。果然,温去病刚想到这里,对方变说出来了。

“但是……”云中子饶有兴味地望向温去病,“道友可知,老道刚才因何故提起转生?”

“转生?”

温去病皱眉沉思,外面那位是转生的?思索当中的关系,却听云中子缓缓道:“转生的情况有很多种,大部分的状况,此生终了,经过一段时间后,进入轮回,清洗记忆,开启新生……”

“但少数的例外状况呢?”武苍霓很清楚,这才是重点。于是,赶紧问道。

“极少数的状况,轮回过程出了岔子,不会进入轮回,转生者会保留记忆,甚至……”云中子看着两人,语重心长道:“会转生到某些刚断气,世人都以为他死了,或者将死未死的人身上,形成夺舍,或是……一体双魂。”

武苍霓微微一怔,有些惊讶,这种情况,通常伴随穿越现象发生,自己虽然见识不算多,却也知道这类事,不知为何提起这个?难道,这与青女或者霸皇的复活有关?

温去病却脑中“轰”的一声,紧跟着,脸色一下子白了,脑中想到了许多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司徒小书,她在大荒西朝时,魂穿到独孤剑的身上,便是这样的状况。

司徒小书穿越的背后,是太一在进行,换句话说,无论神魔,都能够操纵这种形式的转生,而这与万古者重生的关联……

温去病严肃地沉声道:“应死而未死,续其原生,承其因果?”

云中子恍若未闻,然后自顾自说道:“如果原本命中注定,躯体的原主已亡,后继者承担因果,开创出新生,打乱命数,天机重排,徒然骤添一番混乱……”

武苍霓旁听至此,没有了先前的疑惑,若有所悟,晓得这老道的说话风格,重点永远都放在未出口的地方,便接着道:“那如果躯体的原主未死,身体完好无损,只是遭遇致命危机,昏迷假死,却被人趁虚而入,鸠占鹊巢,那又如何?”

白发白须的老道人,安静地摸着自己的胡须,没有回答,只是凝望着天空,若有所思的样子,又像在感应着外界的冲击,一时不语。

虽然他没有回答,温去并武苍霓却已都想到***,为之遍体生寒。都觉得有些惊悚,但是都抑制住了自己的内心,没有将这些表现在脸上。

躯体原主未死,又塞了一个新的灵魂进去夺舍,自然就是一体双魂,相互争夺意识主导权,一个躯体做事难以容俩魄。谁胜谁负姑且不论,赢了的那个也不会没事,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点影响,心性变动,不足为奇。输的那个就更不必说了。

温去病心里估算可能,假若司徒小书顶替剑公主后,一直在剑公主的身体中,未曾回归,一直继续下去,将来大荒西朝史册中所记载的独孤剑,就是司徒小书,所有的时光烙印,也尽数被这个新剑公主所顶替,原来的那个人,就等于是被消灭了被无声无息地消灭,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武苍霓道:“所有因果被顶替,重生回来的那位万古者,会不会有些变化?或者有些相似,还是原来的那个吗?”

云中子看着武苍霓微笑道:“日新,又日新,日日新,人本来就在无时不刻变化,没有谁的今日之我,会等同旧日之我,两位道友此刻的状态,和昨日、前日,又岂有相同?”

……只要趁着霸皇还未重生,就做好准备,先一步用准备好的“容器”,承接其因果,顶替掉所有的历史烙印,这个重生过来的霸皇,不仅不会继续爱恋青女,甚至有可能根本不记得他昔日的爱侣,并且将站在仙界这一边,甚至,受到仙界的操控!就相当于刚才所说的那个方法,意思是操控万古者,也就能够实现的。

……当然了,这件事肯定没有说起来那么容易,这前前后后细节之处肯定只多不少,万古者的因果,哪是这么容易承担?但怎么困难也好,细节多,风险大也好,仙界就是这么干了,趁着妖界要重生青女的机会,同时进行重生霸皇的计画。并且让霸皇为之所用,将来也会在大有用处。

“……原来如此。”

温去病略为沉吟,目光一下变得锐利,看着面前的老道人,缓缓道:“夺颜,不,东凰,就是你们准备用来重生霸皇的容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