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奸谋败露?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奸谋败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对于身上肩负的责任,真是非常头痛,追究源头,还是东凰、琼华这对痴男怨‘女’惹的祸。。

……你们这对痴男怨‘女’,明明就是情意深重,当初有话不直说,硬是拖成死后遗愿,遗祸旁人。

……现在好了,夺颜让我们传达情意,可是能接收的琼华已经不在了,把这话对冰心说了,这能算数吗?

……要是不算数,那该怎么办?更进一步,‘吻’了算不算?或者实际上‘床’了,行不行?要是这还不行,总不至于要连孩子都生了,才……呃,想偏了!

温去病摇摇头,再想到武苍霓的态度,又觉得好笑。

……苍霓也进退维谷吧,事情闹到这样,指望她亲自上阵去泡妞,那是不可能的了,就只能由自己来。

……隐藏身分,把冰心丫头玩完就跑,这种事情,作为嫂嫂的她,绝不会坐视,肯定要替冰心出头!

……但玩完之后,难道自己要表明身分,负起责任吗?这种事情……恐怕她更没法接受,两者之间怎么选择,估计她也够头痛的,比天阶升等更头痛。

……看起来,还是别太把苍霓扯进来,先自己试试看把问题解决吧。

温去病心念闪动,先是回到大帐,没看见圣‘女’,稍微气息搜索,就发现司马冰心到了青水边,颇为僻静的一段河岸。

“……这丫头又在搞什么东西?”

略为皱眉,温去病一下闪动,直接到了那处河岸,看见司马冰心,周围没有别的妖族,显然是她屏退了左右,意‘欲’独处。

好端端的跑去一个人独处,温惹时糟糕起来,很大的一个可能,这丫头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而目标对象,自然只会是自己和武苍霓。

“……这丫头,怎么半点都学不乖碍…呃,司马家人,好像确实没有学乖这说法。”

温去病一下苦笑,身影瞬动,一下出现在司马冰心背后,粗声粗气喊了一句,“圣‘女’,干啥呢1

“哇1

突来声响,司马冰心大吃一惊,几乎跳了起来,骇然转身时,温去病看见她双眼通红,脸上有泪痕,似乎刚刚哭过,不禁眉头微皱。

再瞥向脚下,小姑娘脚边摆着几盏油灯,地上也画起了奇怪的符文,似乎在作施术准备,温去病眉头皱得更深。

“圣‘女’,怎么哭了?”

口里问着,温去病瞥了一眼地上的术式,自己擅长拆解术式结构,如果是道‘门’体系,司马冰心的微末修为,真不足以和自己较量,但她有琼华的经验与知识,妖族术式自己所知有限,就不太有把握了。

看这符文之形,似乎与冥府相关,开启什么黄泉之‘门’,勾连‘阴’魂……未完成的术式,已经‘挺’复杂,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没有碍…”司马冰心急忙擦脸,拭去泪痕,强硬道:“霸天,你正事不干,出现在本圣‘女’背后,故意吓我一跳,是想干什么?”

“圣‘女’,俺觉得不太安心啊1温去病压低声音,不怀好意道:“躲起来偷偷施法,还是黄泉之术,这想干啥啊?”

“谁、谁说这是黄泉之术?”司马冰心表情惊惶,目光一转,张口叫道:“哎、哎呀,我肚子忽然痛起来,好痛……像有好多刀子在割,我要休息……先走一步了。”

“圣‘女’,话还没说清,地上这些……”

“咦?地上怎么会有这些咒印的?”司马冰心眼珠急转,抢道:“这些、这些不是我画的,我是看到这里有画好的咒印,所以过来看看……哎,肚子太痛了,我先走一步,霸天你帮忙把这些给擦了吧,晚点见。”

话说完就想溜,可人才刚动,就给温去病一把抓住手,老鹰抓挟鸡’似的拎起来,“圣‘女’,撒谎是不好的,特别是那种蠢到可以的***谎话,真当妖尊都是***吗?”

温去病越想越不满,自己刚刚还在武苍霓面前,替这死丫头说话,结果她一回头就打自己脸,这么不知死活地‘乱’搞,早晚有一天会把命送掉,看来是该给她个教训了。

“啪1

重重一掴,少‘女’雪白的脸颊上,出现红手印,嘴角血线滴落,霸天妖尊的掌劲奇重,如果不是先握着对方的手,这一巴掌肯定打得司马冰心飞出去。

忽然挨了这一下,司马冰心被打懵,稍微回神后,司马家的倔强‘性’子发作,不管什么妖尊不妖尊,仰抬起下巴,怒瞪青肤巨汉,“你凭什么打我?”

“凭的愚蠢,凭的无知!凭我的有眼无珠,我以为是个聪明人,结果发现蠢得可以1

温去病道:“不自量力的事,反覆干,以为可以不用付出代价的吗?面对强过的敌手,不绷紧神经,放低姿态,把握每一个可能杀敌的机会,只是这么儿戏挑衅,像个屁孩一样上窜下跳,凭的是什么?动不动就豁命出去换本?把自己的价值,就看得那么低吗?就没有勇气,留着自己,将来为自己的种族创造更大价值?”

一边说,手上随之加劲,司马冰心被捏住的腕骨,喀喀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碎裂,司马冰心自知没法挣脱,也不抵抗,冰雪般的冷眸,仿佛要喷出火来,沉默地直视着青肤巨汉。

就在腕骨即将碎断的前一秒,司马冰心周身红芒闪动,血魔甲护主发动,化光罩住司马冰心,挡住了施劲。

血魔甲的发动,原就在温去病的估算中,他藉此下台,佯怒哼一声,松开了手,“就算有天赋霸气护体,也不够格成为耍***的资本。”

……更何况,根本没有啊!

话出口,温去病有些懊悔,这丫头似乎是真以为有天赋霸气在身,这才自命不凡,横冲直撞,干出一堆鲁莽事来,自己如果要她清醒,是不是该据实相告,把她不切实际的幻想戳破比较好?

“……我没打算要对付你们……”

温去病思索中,司马冰心忽然开口,冷冷抛出话来,却让温去病一怔,“不想对付我们,偷偷来此搞这些东西是干什么?总不会说,自己一时兴起,在这里随手涂鸦吧?”

“那是因为……”

司马冰心‘欲’言又止,似乎非常难以说出口,特别是被对方这么瞪着,怒气上涌,真是宁愿被他几巴掌打死,都不想做半点解释。

然而,想起之前战斗时,被他搂在怀里保护,那种温暖的感受,心又硬不起来,咬了咬牙,这才缓缓道:“我……想……送他们一程……”

“送他们?他们?”

没头没脑,温去病也一时糊涂了,但看得出来,这丫头不是撒谎,每当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她就不可能说谎话,因为本质上,她其实是个高傲到不屑说谎的‘女’孩子。

“……在战场上,他们……很多都为了掩护我,战死了……我是人族,和他们不是一起的,也不是圣‘女’,但他们不晓得,还是为了掩护我而死了,我……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断断续续,司马冰心说得不快,语气也尽量表现得平静,但边说着,泪水就从眼眶滚落下来。

那里头,一半是出于伤心,还有一半,是被冤枉的愤怒、委屈,还有莫名屈服后,对自身软弱的气恼……

太过复杂的情感,温去病也未能全懂,但听了话,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看了看周围,道:“在悼念那些妖王?想替他们……超渡?”

大规模战争之后,怨念郁结,兵凶煞气缭绕,化凡土为绝凶处,可能绵延千载、万年,甚至永恒,无数亡灵被困当中,永难超脱。

这情况在人族很常见,在妖界更是如此,不管生前是什么妖王,有多了得,死后也就是孤魂一缕,承受多番苦楚。

道‘门’有洗涤战场怨气,***怨魂之法,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后遗症颇多,真要说净化亡灵,再入轮回,始终还是佛‘门’最有手段,只是以往主世界的佛‘门’传承残缺,僧侣们念经消解亡魂怨气,效果不彰,需时日久。

这个问题,在自己取经传道后,已经有了大改变,如今的主世界佛‘门’,以金刚寺为首,已经有了诸般佛‘门’所应有的手段,超渡亡魂入轮回,不在话下,可是,司马冰心不可能会,而她所用的手段……

“……琼华生前‘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她怜悯妖族亡魂悲苦,又没有佛‘门’传承,一直想找出方法,解除亡灵的束缚,送他们入冥府……”

司马冰心缓缓说着,温去病可以想像个中情况,青水之战两万年,琼华创立赤武军,不晓得有多少部下、朋友丧命,死后化为无主孤魂,风吹日晒如酷刑,何其凄凉?会有点想法,很正常。

但……超渡之事,包含佛‘门’对灵魂、轮回的所有理解,永恒者创道在先,不知多少万古存在、大能的智能倾注,哪是一个全无传承的妖族圣‘女’,能够凭空创出的?

温去病刚笑了一下,瞥见地上符文,表情一变,“地上的这些是……”

“琼华和夺颜一起研究了很久,有了一些结果,本来快要成功了,可琼华却出事了,我想用自己知道的部分,帮他们补完……”

司马冰心低声道:“我以为很简单的,可是……就是很难,我一直想啊想的,却连琼华本来想好的部分都开始忘了,我拼命想,但……就想不起来,我……一点用都没有……”

语到后头,重新带上了哭音。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