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天理不容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天理不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所给出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自己开个传送阵,跨界传送,把这一干不请自来的仙人都送回去。23US.COM

这些话说起来简单,真讲出来,却把这边所有仙妖都吓到,传送阵可不是普通法阵,其理至简,想要运用却很难,更别说横跨世界的大传送,就算是天阶者,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妖族的阵道技术,远不如仙界,但连衍圣真君听到此事,都一副“你脑子被雷劈过了吧”的表情,就没人敢相信,这位霸天妖尊当真有此能耐。

“你们可以看不起俺,但不能看不起俺的祖先1

温去病淡淡说着,所有妖族这才想起,这位上尊出身青木部,而青木部正是妖族中极其少有的阵道、机关学大师,青木妖圣的辉煌成就,铄古震今,霸天妖尊只要有先祖十分之一的本事,跨界传送就不费吹灰之力。

一个问题,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解决,但新的疑问又冒出来,阵道强调精密计算,一个善于阵道的术者,照理说不会那么五大三粗,打起仗来全在横冲直撞,而若霸天妖尊真是阵道学者,那……怎么好像从没看他用过?

“啊,这个你们都不用担心了,俺会证实的,如果有谁对俺没信心,直接出来,吃俺一拳,就什么都明白了。”

一句话摆平了所有质疑,这是要死干到底的节奏,只那些伤重疗养的妖王,就晓得是怎么回事,当时人家还是拿捏力量打的,尚且如此,如果不留力,直接挨上一拳,下场是怎样,谁都能想像。

司马冰心不太放心,私下拉过温去病,低声道:“真的可以?趁现在没人,你私下告诉我,别大忽悠啊1

温去病笑道:“趁现在没人,我也私下告诉,我还真不是忽悠,只是需要点时间,没法说干就干,要花几天时间计算与定位。”

司马冰心闻言,心下大定,“那就没问题了,几天时间,怎么都稳得住,喂,你怎么说话变来变去,一下俺,一下我的?”

温去病道:“看心情说话啊,需要扮文青的时候,就说是我,要充男子气概,就说俺了。”

司马冰心一怔,“那我怎么知道你哪时候是男子汉?哪时候又是心机狗?”

温去病微笑着拍拍司马冰心的肩膀,不语离开,走向武苍霓。

武苍霓正和衍圣真君说话,彼此言语不多,但真正想说的,全都在目光中。

道友,承蒙相助,多谢。

不用客气,我会全力护你们周全,后头一路平安。

看得出来,衍圣真君还有很多话想问,但场面不合适,彼此也没那份交情,光是确认对方有那份善意,就足够了。

温去病来到武苍霓身边,使了个眼色,武苍霓点头会意,跟着一起离开,一同走向圣女。

看着他们两人的动作,感受到那份超越言语的默契,司马冰心一愣,陡然间生出一股复杂的感受,不太舒服,可……连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感觉从何而来。

两人来到司马冰心面前,双双一拱手,道:“参见圣女帝。”

司马冰心瞥了两人一眼,表情不快,挑剔道:“尔等为何不跪?”

这个态度,反过来让温、武两人都吃一惊。

……这丫头,之前都吃过苦头了,还不学乖一点?摆那什么领导架子,真以为老虎不会咬人的吗?

不用目光相对,两人已有默契,就在群妖众目睽睽下,武苍霓昂首,傲骨向天,道:“莫欺少年穷1

温去病也同样鼻孔喷气,抬眼向上,冷哼道:“俺命由俺不由天1

两大妖尊的态度,让群妖都为之傻眼,换了在别人身上,这种动作与发言,就是标准的无脑屁孩,但换了这两位,那就是妥妥的强者风范,哪轮到旁人来说话?

温去病拱了拱手,道:“女帝,有个问题,想私下请教一下。”

“啊?什么?”

虽然困惑,司马冰心还是跟着温、武两人,先回到大帐,设下层层封禁后,私下说话。

冷静下来,司马冰心略感紧张,之前自己和这两位提案过,联手共同探勘青水之秘,结为盟友,可现在青水之秘已经不了了之,这个诱因没了,后头这两位会是什么态度,就很有问题了。

“别担心,我们没打算拆穿。稳定大局还需要,而且也别以为赤武军的危机就这么完了,他们还有点手尾,需要领着他们度过,这是的责任。”

温去病道:“一句话,琼华是怎么死的?”

司马冰心讶道:“啊?”

武苍霓点头道:“不错,说是被圣女用最后力量召唤而来,圣女当时已经命危,或者说,已经死亡,要死总有个死因。”

司马冰心为难道:“这个……我答应过琼华,要保守秘密,不对人说的。”

温去病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们两个***起来都不是人。”

武苍霓白了温去病一眼,道:“看不出挺讲义气,这么说,是誓死保护琼华的秘密了?”

司马冰心高抬下巴,道:“当然,我说出的话,一言九鼎,别看你是天阶,有本事逐根骨头把我拆了,我要是哼个一声,以后跟你姓1

言出掷地有声,武苍霓还真不敢怀疑她的这份坚持,温去病则从旁插了一句,“别这么说,还是让霓苍跟着姓吧,这样听起来顺耳一点。”

连遭揶揄,武苍霓忍耐不住,一脚就往温去病踢去,后者跃起闪过后,怪笑着对司马冰心道:“非常好,我最喜欢讲义气的人了,因为做到我们都做不到的事。”

司马冰心紧张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去病道:“嘿嘿,既然不肯出卖琼华,那我们只好出卖了,现在我们就到外头腮有妖族的面拆穿,的伪装功亏一篑,完不成琼华的委托,结果仍然是对不起琼华。”

“这……”

“想清楚了,是被琼华召唤来的,如果没法完成琼华的委托,可能一辈子都得顶着琼华的模样,回不了家喔。”

被温去病一说,司马冰心脸色变了,沉默数秒后,道:“好吧,那我就说了,其实,我是反对隐瞒这件事的,那群畜牲真是太浑帐了1

武苍霓皱眉道:“怎么回事?”

司马冰心道:“琼华是被她那个无良老爸,也就是妖君黎鸢,给活活逼死的。”

圣女琼华的死因,温、武两人都有模糊预感,未算讶异,但司马冰心的话,仍让两***大讶异。

温去病惊愕道:“圣女是黎鸢的……”

“对!老爸逼女儿去送命,天理不容1司马冰心正色道:“琼华是黎鸢的私生女,生在民间,后来才秘密相认,但黎鸢当她是工具用,逼她去祭炼神珍铁,精血枯竭,以致绝命。”

武苍霓拳头捏紧,忍不住恨声逸出,“狗畜牲1

温去病道:“怎么知道的?琼华告诉的?”

司马冰心道:“没有,但也差不多,琼华的记忆片段,记录的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她被叫进宫,说她拥有的唤醒异能,是万年前纵天女君的特有妖技,唯有她才能炼化女君留下的神珍铁,成为镇界神柱,之后琼华就持续不断耗损精血,直至命终……她留下讯息,希望我把这件事保密。”

温去病心念急转,司马冰心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但此事颇有蹊跷,黎鸢不是笨人,更需要赤武军来替他打青水之战,在这之前逼死琼华,无异逼赤武军走极端,夺颜也不会善罢干休,黎鸢要铲除异己,怎会用如此无脑的方式?

“等等。”温去病皱眉道:“黎鸢如果要琼华的命,那看没死,又怎么会放过?”

“他当然想啊,但我装重并装失忆,装了好一阵子,他们把这列为最高机密,一堆人秘密照顾我好一阵,大概……怕走漏风声,后头就没再动手了。”

武苍霓暗自叹气,这丫头还真是命大,一被召唤来,就遭遇这样的险境,差一点就没命了,不过,这丫头在说到巧骗过妖君时,眼中隐约闪烁得意之情,这有点古怪。

“喂1武苍霓揶揄道:“表情不对,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司马冰心镇定道:“胡说什么呢,我知道的都说了。”

“是吗?”武苍霓益发肯定,“满脸报了一箭之仇的样子,在装病的那段时间,做了什么?破坏工作?”

“……见鬼,怎么会那么了解我?”司马冰心骇然,但在对方不怀好意的目光下,老实道:“好吧,看你们和黎鸢也不是一路的,就告诉你们吧,我在妖宫周围地下,埋了四十九颗紫霄赤光雷,只要我一念咒就会引爆,就算我不念咒,时间到了也会爆。”

武苍霓有听没有懂,温去病却一下瞪眼,紫霄赤光雷是道门旁系,炼出来的法雷不光具有雷震效果,更还伤蚀魂魄,受者不入轮回,异常凶残,妖界照说不会有这种东西,这丫头是怎么弄出来的?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