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八章 心乱如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八章 心乱如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独处大帐内,司马冰心觉得很苦恼,在早先的战斗中,发生太多的事,让自己非常错乱。

首先,自己苦心整合的力气没有白花,融合琼华一生所学与自己所知,创出来的武技,杀伤力更在预期之上,让自己纵横沙场,大显身手,可喜可贺,将来回到主世界,定能稳坐半步天阶,和司徒小书旗鼓相当……呸呸呸,该是稳能赢她,怎么还能平分秋色?司马冰心,太没志气了。

除了自我的提升,值得肯定,***的问题就让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场战争中发生太多事,自己原本是藉机潜伏妖族,学习探查,兼大搞破坏的,如果理智的做法,应该是暗扯后腿,帮助仙军,让妖军大败,然后自己设法保住赤武军便是,如此,才不枉身而为“人”。

但一上战场,自己就打得忘乎所以,最后居然率领妖军,打了一个大胜仗,反过来将仙军杀了个片甲不留。这样已经很做过头了,更糟糕的是,战后看到死伤遍地的妖族尸骸,自己的感觉……非常不好。

他们当中,有不少都和自己说过话,自己看他们笑过、慷慨激昂过,尤其是那些妖王,信守了忠诚的承诺,跟着自己冲阵,用法身挡在前头捍卫,自己就看着他们在眼前血肉横飞,壮烈身亡。

妖族都是敌人,他们每死掉一个,对人族都是保障,自己这一战葬送那么多的妖王,心里本该乐开了花,却又为何……会那么失落?甚至……心酸?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同情敌人,在不该心软的地方心软,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犯错误,成为人族叛徒?

只要想到这一点,自己就觉得非常苦恼。

还有在战斗中看到的那些景象,似乎是属于琼华的记忆,牵动着她的心情,自己一直想要宁定静心,不为所扰,却怎么都静不下来,心绪剧烈起伏,胸中尽是缠绕一些莫名却强烈的情感,并且总浮现某个身影。

最开始,那是个颇为俊雅,中等身材,身具不凡气质的男子背影,简简单单在前头一站,却仿佛千军万马冲来,天崩塌、地陷落,他都有办法应付,身上的气质,不是那种万夫莫敌的豪壮,而是说不出的从容悠闲,这种闲适意态,让人觉得很舒服,很值得信赖。

然后,那道身影一下转过来,却忽然变得魁梧,宽厚的肩膀,仿佛能撑住塌下的天;坚实的胸膛,曾在暴浪狂涛中给自己安心;粗硕的手臂,搂着自己闯过危难:咧嘴大笑的白牙,憨厚带着几分孩子气,那个人……是霸天妖尊!

“糟糕1

司马冰心像是被电着,一下跳了起来,感受到脸上的热度,慌忙跑到梳妆镜前,看见自己双颊酡红,模样比平日还好看几分,起初欢喜,下一刻却惊出满身冷汗。

“我、我怎么会想到他就脸红的?太糟糕了!这不可以啊1

周围无人,司马冰心喃喃道:“脸红就是心动,心动就是喜欢,喜欢就是要在一起……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和一个妖尊在一起?老天,你这玩笑开太大了啊1

慌张起来,司马冰心在大帐内乱走,先是拼命猛喝冷水,过没多久,发现怎么喝都不够,索性举起壶来就往头上浇,浇了整壶,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仍冷静不下来,就向外头下令。

守帐的小妖们奉令,抬了几大桶水进来,满心困惑地退出去,司马冰心运转功诀,在水里凝出大量冰珠来,然后举桶便淋,亲身进行冰桶挑战,连续几桶下来,淋到嘴唇发紫,全身发抖,还隐约听见外头小妖窃窃私语,说什么圣女又不正常了。

……可笑!我哪有不正常?我只是……

想到霸天妖尊的身影,司马冰心不自觉地又耳根发烧,连忙用力甩头,猛挥着手,想把这不应有的念头推出脑外。

……这与我无关,肯定是受到琼华的影响,这些是她的念想,不是我的,对,一定是这样!

面对一个***的时候,通常用另一个***来抗拒,最为有效,司马冰心下意识地想起另一个人,另一个曾帮过自己,也让自己有好一阵子心绪不宁的人物。

那个姓温的奸商,贼笑嘻嘻的样子,自己前些时候,总为了他坐立难安,甚至还抛下与宿敌的对决机会不理,亲下岭南,跑到他家里去等,想说带他一起回大西北,共同建设家园……

一想起他,司马冰心登时觉得大事不妙,那种心头蹦蹦跳的感觉仍在,却弱了不少,反之,霸天妖尊的形象,则更深刻地烙印在心上,他勇猛无双地护住自己,战场上顶天立地的豪迈,只要想起,就是阵阵心头小鹿乱蹦。

“怎么办?我、我完蛋了1

仰八叉地躺平在地上,司马冰心盲目地看着帐顶,胸中涌现的,全都是自暴自弃的情绪。

……怎么会莫名其妙对一名妖尊有这种心情?

……其实霸天妖尊挺不错的,可惜大家人妖殊途,如果他也是人族,就能认真考虑了。

……对妖尊有不当的情感,这算不算背叛人族,欺师灭祖啊?等回去了之后,自己有什么脸去见列祖列宗和师门?

……唉,想太多,也不晓得还回不回得去?

司马冰心坐起身来,烦恼当前的现实,自己接下的委托,无非是保住赤武军,还有传话给夺颜,但这边连最终战都打完了,夺颜仍未现身,说是还在疗养度劫时的伤势,看来果真伤得很重,搞不好……已经在哪个偏僻角落里伤重身亡了,若真是如此,自己接下的委托,该如何是好啊?

越想越头痛,司马冰心站了起来,决定干点实事,别再一直被小妖当成发神经病的上司,毕竟,身为一军主将,自己该做的事情,多如山高,根本没闲情在这里进行冰桶挑战。

首先要处理的,就是己方人员的伤损,这一战妖族虽然说是大获全胜,但委实说不上大胜,战损率高达五成,与役者几乎阵亡了一半,死亡数字相当惨烈,以人族的观点,这一战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欢喜之处。

还好,妖族的观念与人族差很大,他们服膺弱肉强食那一套,认为生生死死是常态,早死早解脱,上了战场,就别想着还能活着回来,只要打赢胜仗,告慰死者,不算白死,也就可以了。

也许,万界万族的生命确实平等,但妖族对生命的价值看待,是和人类不同的,他们也认可生命无价,不过,别人的生命更无价,反正不好算价钱,就干脆不值钱了。

因此,哪怕伤损严重,他们也仍欢天喜地,大开庆祝,全然没有哀伤气氛,这一点,赤武军中也是一样。

这一战,赤武军伤亡也不少,但可喜可贺的是,三大天王一个都没死,还有一个证道天阶,成了己方强力依恃,简直爽到可以放鞭炮。

豪巴适、紫苏则是伤重休养,前者被多名仙将联手围杀,靠着以伤换敌命的打法,幸运生存下来;后者却是被霸天妖尊一击打飞,筋断骨折,因此不起,相同状况的还有多名妖王,都是被霸天妖尊打伤。

虽然伤得不轻,但没谁有意见,如果不是霸天妖尊出拳,他们一早都死了,现在还多了个本钱,能向旁人夸耀:“我曾经挨过霸天妖尊一击而不死”,也算是大赚了。

在帐内,忽然又接到通知,有部分妖王喧闹起来,要去杀了那些仙兵仙将,却被朱雨妖尊所阻,发生冲突。

“……这票家伙,又搞什么啊?酒喝多了,尽是惹事1

司马冰心恼怒起来,却有些讶异,朱雨怎么会跑去庇护仙兵?妖族可没有不许虐囚的纪律或禁忌,小猴子这是干什么?她对仙军有好感?个人好感?太奇怪了!

困惑不解,司马冰心匆匆赶去,结果也算不上什么冲突,妖族是讲究力量的***,对面一个新晋妖尊,手中拿着大棒子,站在那边一语不发,这边哪个妖王敢不要命去造次?

“那个……我宣布,这批仙界的朋友,从此刻起,被视为我赤武军尊贵的客人,我琼华不念旧恶,以德报怨,大家尽弃前嫌,携手开创美好未来,谁对他们动手,我就灭谁全族1

这道命令一下,妖族哗然,但哗然也没什么用,对面朱雨妖尊拿着大棒子,望过来的尽是凶光,谁敢挑衅圣女威严,首先就会被一棒打到天边去,跟着,两名上族妖尊也到现场,支持圣女,这还有谁能说话?

问题就这么摆平,但司马冰心也开始头痛,就算一时自己可以保住这批仙人,但自己可不是妖界至尊,就算是,保得住他们不受群妖伤害,也保不住他们受妖气侵扰,后头又该怎么办呢?

仙兵们也为着同样的问题而困扰,眼看无解,霸天妖尊排众而出,用他粗豪如雷的声音,果断道:“俺负责,会让你们全部都平安回去。”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